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黑斗篷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黑斗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闻言,苏青立刻将灵玉簪中的木之精华取下,然后嵌入一朵并蒂花,这一手艺还是她从胡柞那里学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支嵌着鲜花的灵簪出现在她手里,之后,又迅速从怀里拿出一块平时她出摊放置灵药的兽皮,又拿出几件自已之前在各地淘来的首饰玩意儿摆上。

    她刚整理好这些个首饰玩意儿,那两个女修便循灵气而来到苏青面前。

    那位身材娇小的女修一眼看中那支嵌着并蒂花的灵玉簪。

    “老道儿,这簪子怎么卖?”那名唤玉辉的女修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里的灵玉簪,这通身由月白色灵玉雕成的簪身大方雅致,最精巧的是在簪头嵌着一朵色泽灵润,栩栩如生的淡绿色的花朵,显得十分清雅。

    而且,这簪身所用的灵玉也是难得一见的上好籽玉。

    更为关键的是,这簪子通身隐隐溢收一丝丝盎然灵力,让人爱不释手。

    苏青见这女修十分中意这支并蒂花灵簪,微微一笑道“若贫道未猜错的话,两位可是修仙之人?呵呵,能得仙子赏识,是贫道的荣幸!若能得仙子赐下仙家一灵物,老朽就感激不尽!”

    玉辉从怀里拿出一块下品灵石仍给她道“老道儿,你这簪子做的精致,这一块灵石拿去罢!”说完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将那并蒂花簪簪入发间,转头笑着问身侧的师姐“你看这簪子怎么样?”

    其师姐细心的将她头上的簪子整了整,退后一步认真打量一眼笑道“恩,玉辉你生的娇美可人,带上这灵玉簪更显动人。”

    玉辉闻言不由妖嗔道“师姐,你又打趣我!你看这老道儿这里有不少有趣的玩意儿,不如也选两件用来把玩?”

    那容长脸的女修有些羡慕的扫了眼玉辉头上灼灼闪光的灵簪,意兴阑珊的摇摇头道“除了你入手那灵簪,余下的都是些俗物,不看也罢!”

    待那两位女修远没入人群之中后,苏青从袖底拿出一朵于那灵玉簪上一模一样的淡绿色花朵。

    这正是并蒂灵花中的一朵。跟簪子上所嵌的乃一枝并蒂而生。

    这并蒂灵花本是苏青在上塘村偶然所得,其村中人世代以此花为结成夫婚之信物,苏青出于好奇随手采集了一些带在身上。

    此花之所以名为并蒂花,除了每枝上只花并蒂两朵之外。更重要的是,若将两朵花分开,只要一朵枯萎,另一朵也同时衰败。

    这并蒂花被苏青以灵潭水时时滋润,又跟木之精华一起日夜浸染之后。苏青发现每两朵双生之花间可以相互通传信息。

    那名为玉辉的女修看中的灵簪上所嵌着的正是跟她手里这朵并蒂而开的花。

    苏青将那朵淡绿色的花朵收起,然后朝那两个女修消失的方向而去。

    循着手里并蒂花的指引,苏青出了洛阳城,径直奔身西北方向的朝阳门而去。

    朝阳门本来也是修真界一个大门派,流传至今也有上千年。据传,当年是由一位东皇派出身的弟子所创。

    也曾因其立派掌门晋阶元婴,在修真界盛极一时。

    不过,自那位元婴真君意外陨落之后。朝阳门便日渐衰落,如今门中更是连一位结丹真人也没有。

    其宗门所属的灵脉资源屡被附近其它修真世家,中型宗门所夺。

    当年蔓延整个朝阳山的宗门。如今只剩下其开山祖师所创的立宗之本脉,更它灵脉仙峰都被其它修真世家,宗门所占。

    苏青自出洛阳城后,一直行了二个多月方才到达朝阳门所辖下的一个小仙镇。

    这个名为朝阳镇的地方紧挨着朝阳门仙山,虽然规模很大,但镇上往来行人却不多,看着有些萧条。

    那斑驳的城墙似是许久未修,有些地方已经坍塌。原本十高大浑厚的城门大开,无一人驻守。

    苏青信步来到大街上,只见宽阔的青石街道两边。只有半数的门面作为各式铺子开张,多是卖些世俗人所需之物品。

    看得出这个依附朝阳门而建的仙镇,也曾繁华一时,如今随着朝阳门的败落而萧条至此。

    苏青随意寻了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客栈住下。连日赶路,风餐露宿让她身心俱疲。叫了一大桶热水,洗去一身风尘之后,苏青从怀里拿出几块灵石摆在房间各处,布上一个简单的禁制,试着打坐修练。

    自从在上塘村村顿悟通神之后。苏青一直试着再次引灵入体以期恢复修为。但一直都没成功。

    不过,今天打坐半个时辰后,却感觉到一丝灵力入体。苏青顿时惊喜不已!她试着将那如游丝般的灵力引入丹田。

    谁知,这一丝灵力未及游走一个小周天便被经脉所吸收!

    见状,苏青继续辅以心法入定修练。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灵气通过其发肤进入经脉,但无一例外被经脉所吸收。待到苏青收功之时,已是第二天破晓时分。

    她竟然整整入定十个时辰之久。

    苏青从床上座起伸了个懒腰,顿时感觉身子无比清爽舒适,一扫之前那种犹如沉涸在身之感。整个人灵力充盈,生机盎然。

    许久没有体验到这种属于修士才有的身轻体健之感,苏青心情不由大好。

    说来奇怪,此次她虽身受重创,险死逃生。丹田被毁,灵力尽失,但却未伤及灵根。更重要的是她一身筑基修为并未因此而跌落!

    也就是说,苏青现在丹田虽无一丝灵力,也无法动有法术,但她还属于筑基修士。没有像之前遭雷辟时修为跌落,这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就连当时救她的莫言真的也曾大为惊奇。

    所以,这一年多来,虽无灵力在身,苏青仍然无丝毫松懈。每日里都会配合心经打座入定。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得一丝灵力入体。

    虽然无一丝灵力得入丹田,但苏青依然十分兴奋。收功之后,决定在这个萧条的仙镇逛逛。同时,看看能不能采购些灵草。

    如今。她身上所有的灵丹均已用尽。却因没有灵力,而无法进入仙果园空间。她所收的大部灵草都在其中。所以,苏青想入手些灵草,炼制一些聚气丹服用。

    朝阳镇虽然已不复昔日盛景。但由于朝阳门还在,时不时有弟子下山来售卖些灵草,法宝。所以,在镇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修真坊市。

    苏青很快将炼制聚气丹所需的灵草卖齐,正准备离开之时。突然发现一个十分眼熟的身影。只见那人全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一件黑色抖蓬之中,从坊市从匆匆出来。

    苏青本欲跟上探个究意,一想起自已如今状况。于是生生忍住好奇之心。

    回到客栈之后,十分意外的发现自已对面也住进一位一修士。想到自已准备开炉练丹,在这人来人往的客栈之中很不便,于是准备出去租个小院。

    今天苏青在坊市外面看到有处专门租给修士居住的小院子。

    苏青刚到大堂,一个全身裹在黑色斗蓬里的人从身边走过,直冲二楼而去。那股熟悉的感觉更重,她不由朝楼梯那边望去。

    “这位道爷您是也是要入仙山拜会吧!刚进去那位就是要进朝阳门拜会隐玄仙人呢!”掌柜的见苏青一直看着那黑斗蓬背影,不由出声搭话。

    苏青一愣。微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位施主是要入山拜会?”

    掌柜的呵呵笑道“看来道爷您是第一次来朝阳镇,还不知道朝阳门每逢初一都开坛**吧?”

    见苏青摇头,那位热情的掌柜接着说“看你这模样,是要退房租住有仙气的宅院吧?呵呵,不瞒您说,道爷您也别费那功夫,莫说您没有那仙家的灵石。纵然有,也租不到了!”

    想到今天已是月底,苏青不由释然。遂顺着他的话赞道“掌柜的果然慧眼如炬!呵呵,贫道本来还想沾沾仙气呢。看来那些个仙府都住满了。那贫道就还在此住下了。待明日也去见识见识仙人开坛讲道。”

    见她还继续住下,掌柜自然欢喜,十分热心道“要说道爷你首次来咱们朝阳镇,一定不了解仙山的规矩吧?”

    见苏青点头。那掌柜锊了锊有些花白的胡须说“您刚才不是问我为何得知那位行踪神密的客官是来朝阳仙宗拜会吗?”

    经他一提醒,苏青方才又想起这茬,不等她开口问。那掌柜的便道“因为这位客官自两年前,隐玄仙长开始开坛**,他便每个月都会前往听道。而且,每次都住在小老儿的店中。我也是因些才打听到朝阳仙宗开坛之事。”

    听到这里。苏青有些好奇的问“朝阳门开坛,镇上人都不知道吗?怎么一点动静也不显?”一般宗门开坛,特别对外修士开坛讲道都会弄的十分隆重。这样才会有各方道友前来听道,同时交流各自心得体会。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彼此交换丹符法器以及灵草阵法之类。

    这样的话,自然要排场越大,慕名前往的人就越多。不过,朝阳门倒是奇特,开坛讲道一声不响的,若不是这掌柜的说起,她还不知道明天朝阳山会开坛讲道呢。

    “道爷想必你不知道,虽然朝阳门开坛讲道充许仙门之外的弟子参加。但是,却需要在月末之时,前往拜山。若被朝阳门选中方可入山!”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眼楼上,然后压低声音道“刚上楼那位,两年前每个月末都前往拜山,但却从未成功进入仙山。”

    “哦?是吗?看来拜山也很严格,一般人很难有机会进入朝阳门听道?”苏青有些释然。看来,这位隐玄道友倒是位真性情之人,其开坛讲道可能仅为交流道法。

    这样倒可以说的通,为何没大张旗鼓的开坛讲道。

    谁知,听她这般说那掌柜却摇摇头道“仙山的规矩我也不懂,但想要入内听道倒也不是很难,只要能得了仙宗的缘法便可。至于怎么得其缘法,小老儿一介凡人,自然无从得知。不过,我观道爷您一身仙风道骨,明日若去拜山必能得仙宗的缘法。”

    “呵呵,借掌柜你吉言!”苏青冲他一笑,接着道“若是掌柜家能迎娶一位主木的女子,必定会开花结果,瓜瓞绵绵!”

    看着苏青消失在楼梯上的背影,呆立半天的掌柜方才回味过来刚才那道士的一番话竟然是再点化自已!

    想到这里,他不由欣喜若狂!

    原来,这撑柜已年过五旬,开着偌大一间客栈,镇外还有上百亩的良田。膝下却只有一子,如今已年过三旬,却无得一男半女。至今独自一人呆在镇外田庄。

    原来也曾先后娶过三房妻室,但都只成亲不年三五载便早早亡逝,其子心灰意懒之下便不再娶妻。

    掌柜本想着是天要他绝后,早已认命。没想到今日这道士好心点化。

    看到掌柜叫来小二看住客栈,自已慌忙出客栈。苏青不禁莞尔一笑这撑柜虽言语爽朗,看似心情敞亮,但一双眉间却有着三道极深的皱纹。显然是因长年不顺积郁而成。

    苏青再看他山根处发乌,隐有陷入之感。从手上拂尘传给她的感觉可知,其一定子孙不利,故尔方才点化于他。

    抚着手中雪白的拂尘,苏青心里不由涌上一股感激之意若不是胡家那位莫言修士,她早已化为一堆枯骨。

    赠于她的这把拂尘不但可以趋吉避凶,竟然有预知世俗人命运之能!

    至今,苏青方才明白莫言真人的一番苦心怕她骤然失去灵力无所适从。才会给她这把拂尘,让其以卜算道士之名行走于世间,以解其心中愁苦。

    感慨一番之后,苏青将随着带着微丹炉再出来,准备开始练丹。她本以为只要手法娴熟,又有封了地火的丹炉可用,没有灵力也能练成灵丹。

    谁知,身无一丝灵力,竟丹炉都激发不了,更别说练丹了。

    折腾半天之后,苏青感到腹内一阵饥饿之感。(。)

    PS  今天家里停电,只得到朋友家传文,为方便两章合为一大章传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