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进入朝阳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进入朝阳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信步走出房间,正欲出去寻些吃食,突然见对门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面若桃花的女子娇笑着从房里出来,在半门的一瞬间,苏青瞄到一角黑色袍子。没想到那黑斗蓬竟然住在她对门。

    看着那步子虚浮的女子,苏青不禁眉头一皱!

    她按了按手里有些燥动的拂尘,神色郑重的看眼楼上跟自已对门的房间。瞬间没了一丝胃口。

    苏青下意识尾随着那女子来到一家楚楼外,看着楼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凭空熄了一腔热心,苦笑着摇摇头离开。

    漫无目的的在朝阳镇上逛了良久,苏青方才有些踟蹰的回到客栈。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对门紧闭的房门,悄然叹了口气回到房间。

    刚一坐下来,便听到腹内轰鸣声。才想起刚才在外面转了半天,竟然没忘记买些吃食回来。

    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块点心就着灵潭水吃下后。苏青拍拍后开始打坐入定,但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苏青只得合衣躺下。但却无法入眠,只要一闭上眼,她眼前就会出现那黑色的斗蓬,以及那异常熟悉的感觉。

    她一遍遍的默念心法,方才控制住自已想要去对门一探的冲动!

    当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棂照进来时,苏青方才勉强合上眼。正欲入睡之时,听到对面开门的动静,她立刻从床上起身,冲到门口方才停下。

    听着蹬。蹬,的下楼声消失之后,方才缓缓将门开了一条逢,盯着紧闭的对门良久,方才转身将门关上。

    苏青看着镜中映出自已苍老的脸容,自丹田被毁之后。她因筑基而显的年轻的脸庞如枯萎的花儿一般老去。

    一年多来,她不愿面对自已苍老如五旬老姥般的脸。虽然实际上她已年过六旬。但因她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一直心存慕艾之意,所以不愿姿容老去,成为垂幕老人。

    所以。她才一直扮成游方道士形像,游走于世。

    苏青对着镜子良久,最后又拿出那些易容之物,慢慢的将自已化成年约五旬的道士。

    从客栈出来之后,苏青直奔向朝阳门山门而去。

    朝阳门的山门不同于一般仙大门那样建在山腰处。而是建在一处绝壁之上,前面乃是一道数十丈的深渊。

    听闻这道终年云雾不散,散发着癛然之意的深渊是当年朝阳门的开山祖师,破丹成婴之后,被东皇派所招揽之时,为表与其决绝之意,一剑辟出来的。

    至今,除非元婴大能,其它修士若无朝阳门同意,一概无法通过这条鸿沟而进入朝阳门内。

    看着面前宽数十丈。深不可测的深渊,苏青不禁大开眼界。她曾听说过元婴大能有移山倒海之力,如今亲眼所见真是法力非凡。

    “那老道儿,可是前来拜山门?”一位练气二层修士自对面飞渡而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青问道。

    “贫道华盏,前来叩拜山门!”苏青忙冲他远远施礼应道。

    那弟子冷哼一声问道“老道儿,你因何前来我朝阳门,又有何供品奉上?”说完有些嫌弃的看了眼她。

    苏青心里冷笑一声,暗道这弟子也真势力!

    面上却愈发虔诚道“贫道因仰慕隐玄仙尊布道授法,特来叩拜瞻仰!老道手里收着一枚仙家灵玉。乃我观历带相传之物,特献于仙山。”

    苏青从怀里拿出一块上品灵玉递给那位朝阳门弟子。这弟子没想到苏青会拿出如此上乘的灵玉,一时有些愣怔。随即从空中落下,语气也客气很多。

    苏青跟着这位朝阳门子一起来到一面平整如玉的山壁前面。抬手轻轻扣了两下。只听里面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是谁来叩我山门?

    那弟子恭声答道“世俗道家居士华盏。”

    说完,转身对苏青说“华盏居士,你且上前去应山门吧!”说完,便退到一边。

    苏青只觉得眼前一暗,仔细一打量才发现自已置身于一个漆黑的孤岛上面,这岛也只有几丈大小。四周全是汹涌的浪花。

    “华盏,你认为道是什么?你又为何入道?”一个缥缈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苏青一愣,这种感觉跟她当年筑基之时心境拷问十分相似,她收敛心神沉声应对“道乃天地万物所衍生之法则,莫可违逆。在下因仰慕道法玄妙万千,不似世人狭隘忙碌只为生计,财帛,名利,方因大爱而入道。”

    她清朗的声音消失在暗海之中许久,四周静仍然静寂一片。只有那涛声拍岸之声不时入耳。见状,苏青倒也不惊慌,依然保持着平静清和的心境。

    突然,一个涛天巨浪向她打来!

    苏青起身手持拂尘决然而立,迎上那挟重重威势而来的巨浪。

    谁知,那巨浪堪堪飞溅至其面前,又颓然消去。苏青轻呼一口气,转身面南而立。突然之间感觉到一阵天玄地转!此间,她一直抱守归元,心神宁静。

    待她再次回过神时,已至朝阳宗山门之前。那个接引她的弟子一脸谦恭的说“华盏居士,请随我来。”

    在此界中,世俗道士虽然也以贫道自居,但一般不为修真者所承认。但却也不会多加排斥,甚于有些修士也会在世俗世开观建宇,但却不会称其为道友,而是以居士相称。

    苏青跟着那位练气二阶修士径直来到一座漫山茶花的山峰前,恭声禀报“李师兄,世俗华盏居士已叩开山门,得隐清师叔令前来李师兄峰内待客。”

    其话音刚落,只见一位练气九层的男修自峰内出来道“原来是华师弟亲自前来,掌门人可好?”

    引苏青前来的弟子恭身施礼应道“掌门人已准备就绪,今日午时过后会开一场小论道会,引见各位叩入山门的道友居士相识。”

    得了消息之后,那位李师兄方才注意到一身世俗道士打扮的苏青,随意冲她招手道“华盏居士,请随我来吧!”

    见苏青一路上都在打量这漫山姹紫嫣红的各色山茶花,李师兄颇有些轻漫的问“华盏居士可是首次入仙山吧?”

    苏青微微施礼应道“贫道只曾随仙人见识过浮云仙山。”她对从心底看不起的这位李师兄,也有些反感。故尔才如此应对。

    “浮云——山!华盏居士果然见识广博,难怪会为掌门看重,由我亲自出面招待……”这位李师兄自听她说进入过浮云派,对她态度不由大为转变。一路上滔滔不绝的跟他讲起朝阳门内之事,同时也隐隐炫耀其一人独占一座山峰为洞府之荣。

    苏青则一直表现出十分感兴趣,又有些艳羡的模样仔细倾听他的话。一来想多了解一番这个没落的仙宗,最为重要却是想从其口中得到些关于隐真的消息。

    但令她失望的是,这位李师兄跟他吹嘘了一个多时辰。却只字未提隐真。苏青正欲开口相询,只见一位六七岁模样刚刚引气入体的童子跑进来。

    “师父,师父,玉——”那童子一入直接冲到李师兄身边,刚一开口便被其师父阻止道“没见为师正在会客吗?你先出去罢,有事待会再禀。”面上却是一副急于得知的表情。

    苏青十分识趣的起身告辞,刚一步出那间如同世俗王宫般的洞府。就听到那位李师兄压低声问“怎么样?你见到玉辉师叔了吗?她收下那灵玉佩了么?”

    本来,苏青无心打探他的私事,不过她身为筑基修士,虽然如今无灵力在身。但耳聪目明自然远非常人所能及。

    一听到‘玉辉’两个字,她心下一动,往前行了几步。装作欣赏这漫山花海的模样,侧耳倾听洞府内的动静。

    原来,这位李师兄一直仰慕那个娇小玲珑,顾盼生姿的玉辉师妹。特地差了手下小弟子送上灵玉佩以讨心上人欢心。

    “你怎么没把这灵玉佩送出去?”李师兄有些生气的责备道。

    那童子有些怯怯的声音传出来“玉辉师叔洞府有位师叔祖在,我不敢进去!”

    “师祖?你可知是哪位师祖?”李师兄好奇的问道,整个朝阳门也就七位筑基修士。除了掌门掌管门派事务,其它几位均很少出来在人前,难不成是掌门人去找玉辉商议开坛之事?

    “就是那位门中师姐。还有一些师叔都喜欢的那位师叔祖——”小童的回答大出李师兄的的意料。

    “真的?你没看错?真是隐真?他去寻玉辉干嘛!”李师兄打断小童的话,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隐真!门派中最受女弟子喜欢的筑基修士!听到这些,苏青心头一跳!本来意外听到隐真的消息,让她有些惊喜。但是一想到他手中的载着那邪法的黑魔玉,她心里不由沉重起来。

    “华盏居士,你在这里啊!师父让我带你去主峰呢!”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苏青耳边响起。正是刚才那个童子。

    苏青捋了捋了手里的拂尘笑道问煞有介事在前头带路的童子“不知仙童入道几年,竟然已踏入道门,成为真正的修仙之人。”

    闻言,这童子不由转身好奇的看着他问“你一个世俗居士。也能看出我已经入道成为修士了?”

    苏青温和的笑笑说“你生的灵气逼人,身上仙气缭绕,气息不凡,定然脱出凡胎入的长生大道之门,这点眼力贫道还有的!”

    这童子才懂事便被选入山门,一直以来都宗门严加教导。如今刚引气入体不久,虽为师父所喜,但却一直当他待童使唤。从未有人像这位居士一般称赞过他,突然间对这位世俗居士好感大增。

    这样以来,话自然就多起来。不管怎么说,他都只是个不足七岁的孩子,说话根本不设防。所以,苏青从他口中得到不她想要的消息。

    可能因为其师父心仪玉辉的原故,他对玉辉的事知道的很多。

    但是,对于隐真却不甚了解,只知道他是门中年纪最轻的筑基修士。长得也最为出重,是以很得门中女修喜欢。

    “我觉得玉辉师叔也喜欢隐真师祖,你可莫要跟我师父说啊。”那童子小心移移的对苏青道。

    苏青装作十分感兴趣的问“你怎么知道这些的?那玉辉仙子不喜欢你师父么?”

    那童子如故作老练的叹口气道“我觉得她不太欢喜师父吧,连带也不喜欢我呢。哼,要不是师父命令,我才不去她那洞府哪!一股怪味,呛死人!”

    两人边走边聊,两刻钟后方才来到山下

    只见那童子十分熟练的冲空中招了招手,随即一只灵纸所折的灵鹤从天而降。

    当灵鹤飞起的一瞬,苏青突然想起自已三十多年前,首次入仙山听道。也是跟一群童子一起御灵鹤而行。

    自此之后,她得了一只玉舟后就再也未曾乘过这灵纸鹤,没想到时隔几十年,再次乘坐代步,而且又回到身无灵力之境,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主灵鹤速度很快,不到两刻钟时间便飞到一座灵气异常浓郁的险峰外。

    苏青抬眼望着那高耸从云的仙山奇峰,不由感叹朝阳门气势非凡。这仙山纵然是一等一的大宗门也没有此等气势灵力。

    “居士,请随我来!”一位练气三层修士自峰内出来,落落大方的对苏青道。

    此时,跟苏青一样为主峰气势所摄的小童方才回过神,有些紧张的说“这位师兄,我,我是带华盏居士来——”谁知,不等他说完,那位师兄便带着华盏居士转身向峰内而去。

    “多谢仙童为在下带路,回去一路小心!”正当他心情沮丧的准备回峰之时,只见那位很可亲的华盏居士回头很认真的对他道。顿时,小童紧绷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颜。

    这孩子倒也聪慧,只是没有遇到一个好师父。希望以后不为长歪了吧。苏青见那小童驾鹤离去,心里暗叹道。

    跟着前面那位练气三层修士沿着一阶阶石阶拾阶而上。(。)

    PS  最近网络有问题,一直在朋友家传文,为方便期间,都是四千字一章!

    望大家见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