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惊变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惊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直行半个时辰方才看到头顶云雾缭绕之处有座极辉煌的仙宫殿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巍峨缥缈的宫殿,竟是比浮云派山门大殿更加有仙意,灵气更浓郁。

    来到大殿之后,苏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这座大殿竟然全部以灵玉铺就而成!所用之物皆为灵品!

    没想到这朝阳门底蕴如些之丰厚!难怪在修真界屹立上千年而不倒。

    “这位居士可是华盏?”一个清朗中正的声音自殿内传出。

    没等苏青答话,引她上来的修士恭身施礼回道“禀掌门师尊,正是华盏居士前来拜访!”说完,转身对苏青道“华盏居士,掌门人已在主殿等候,请——”

    “多谢仙人指路,在下这便前往。”苏青朝那修士施一礼,从容踏入大殿之内。

    一进入大殿便感到一股让人十分舒服的灵力袭来,苏青忍不住深吸一口。

    结果,随着其呼吸入体的灵气没有立刻散去,而是直接渗入经脉。更加让人惊喜的是,这些进入经脉中的灵气直接进入空虚已久的丹田。

    苏青只感得腹下一股灵力窜过,身子顿轻。心绪更加明静。

    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立刻张开全息,贪婪的吸收着附近这浓郁异常的灵气,不知不觉间已进入大殿深处。

    “华盏居士请入座”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苏青方才恍过神。抬头向主座望去,只见一位年约五旬的筑基中期修士坐在上首。

    在他两边各坐着十几位修为在筑基中阶以下的修士,世俗道士等。只见首位那位筑基中阶修士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苏青感觉到失态,忙就近寻了个空着的玉椅坐下。

    坐定之后,她下意识的打量一番在座诸修士,未曾发现那着黑抖蓬之人,心里不由一空。

    刚一坐下不久,只听身过那位同为世俗道士打扮的老者低声道“可是被这仙山的排场恍住了?我第一次有幸拜入山门时,也跟你一样以为真的置身仙境呢。”

    “是啊!我从未见过如此对景仙地,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苏青随口附合道。

    如今论道还未正式开始。首位的筑基修士毫无高阶修士的架子,随意翻着一册竹简,时不时跟身侧的两位筑基修士说两句,其它在座的修士也都各自跟身边之下低声交流。

    “老朽出自别云山的三清观。道号芥子,不知华盏居士在何处修行?”

    可能见苏青跟他一样都是世俗居士身份,所以这位道号芥子的道士对苏青很是热情,说起来他已经是第三次叩入仙门。

    听闻苏青第一次拜山门就成功进入仙山,芥子十分佩服的说“华盏你果然道法精深。自两年前听闻仙山开坛讲道,老朽就一直呆在朝阳镇,每月都前往拜山。也只得进入仙山三次。”

    接着,便开始跟苏青说起其拜山门的经历,以及在仙门的所见所闻。原来,坐在上首的那位筑基中阶修士便是朝阳门的掌门隐玄。

    开坛讲道时间长短不定,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几天都有。只是每次论道结束,朝阳门都会送这些前来参加之人一些灵丹仙药。

    所以,很多前来参加论道的修士都冲着朝阳门的馈赠而来。比如。苏青身边的芥子就是如此。

    午时正时分,只听一声清脆的钟声响起,殿中立刻静寂起来。坐在上首的隐玄起身向众修士点致意后,开口道“好,现在开始论道。我先进一段朝阳门经典心法,大家领会之后,开始论道,如何?”

    在座众人自然无有不从,于是身后童子将其身后椅子撤去,拿来蒲团放下。接着。进来几十个小童将诸位的椅子全部换成仙草织就蒲团。

    “得道于天者,必得天眷,得天眷者,其行必艰……”在隐玄清朗的声音中。苏青不知不觉入定通玄,无数的灵力随着其不由自主放开的发肤,口鼻涌入身体经脉,最后汇入丹田。

    一种无比轻松,清灵之感传遍周身。久违的感觉又慢慢回来,苏青整个心绪都十分清和愉悦。隐玄那如清流般的声音,像涓涓细流般滋润着她久未入道而干涸的心田。

    隐玄真人此时,也进入一种通玄之境。随着自已对道法解理更深刻,澄明,感到周身衍生出一股勃然生机。

    同时,久未平静过的心境竟然慢慢宁静下来。那如置沸水般翻滚不已的心绪也缓缓平息下来。

    他一直沉侵在这种安心的感觉之中不愿醒来,一直以清朗的声音不眠不休的讲解道法。一日后,有些世俗居士因体力不支而悄然退出大殿休息。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无法支撑,退出去休息之后又重新垂听道法。也有些人因无法理解而离开。

    当苏青感觉到丹田内灵力满溢之时,悄悄收住功抬眼一看,只见四周无一人影。只有上首隐玄居士正含笑看着她。

    “仙人,请问您的道场结束了吗?”苏青有些尴尬的朝隐玄施一礼问道。

    只见隐玄缓缓从蒲团上起身,行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接着,他招来小童,端起一杯灵茶一饮而尽。

    之后,来到有愣怔的苏青面前,示意她一起出去。苏青刚无意间看了眼大殿一侧所刻的历法。原来,她已经在殿内闻道整整半个月!

    隐玄随着她的视线看了眼历法,不由顿住身子。良久,方才退后一步,冲苏青深深施了一礼!

    不明就里的苏青忙弯腰回礼,结果被隐玄一把扶住。

    苏青莫名其妙的被神色激动的隐玄带着,来到一房布置的十分简洁的房间。随手从书桌上拿起一技灵笑写道“多谢华盏居士一直陪我渡过心境之劫!”

    看到这个,苏青方才发现隐玄身上灵力比之前凝实久多,应该是因心境稳定之故。

    见苏青好奇的盯着他,隐玄以为是苏青疑惑他为何不开口呢,于是指了指自已的喉咙,飞快的在纸上写道连日布道,我的嗓子已不能言。

    随即,他转身从身后的放着宝物的博古架上拿出一个水晶琉璃盏送给苏青。然后在纸上写道这只灵晶流水盏乃当年开山祖师所用过的洗笔之物,如今我作主赠于华盏居士聊表谢意。

    本来。苏青一眼就喜欢上这只呈流水之状的水晶琉璃盏,虽看上去毫无灵力波动。但其形态却十分讨喜,晶莹剔透,让人心生喜欢。

    可一听说这是极难得的灵晶所制。还是朝阳门的开山祖师所留下的珍宝,苏青连连推辞道“这宝物太珍贵了,在下难在受之有愧!”

    谁知,隐玄非要将此宝赠于她。苏青百般推辞之下,他方在纸上写道华盏居士。且莫再推辞,若无你在身边我怕此生难过此劫。

    见苏青不解,隐玄犹豫片刻,方才提笔疾书。只见他走笔如龙不到一刻便将整个事情诉诸于纸上。

    原来,在三年前隐玄突破筑基初基进阶中期之时,渡心境劫之时错手将其道侣杀害,故尔虽然最终进阶筑基中阶,但却一为心魔所困。终日不得安心。

    苏青看他在纸上写道若不是因为要撑起朝阳门,我一定会随她而去。从而不再受那无尽的加煎熬。

    从这些字里行间,苏青能看的出。他对道侣的一片深情,不由感叹命天道弄人。

    写到这里,隐玄顿住笔,叹了口气才又在纸上留下这么一段话为除去心魔,我前往天机门,千方百计救得门主一卦。其指点我回朝阳门后,每月月初开坛讲道,广纳入眼之人前来论道,定然有有缘人出现。

    难怪在两年前朝阳门才兴起叩拜山门之事,竟然还有这番渊源。

    华盏。你就是我的有缘人!隐玄力透纸背的写道。看到这句话,苏青不禁脱口而出“听您的道法也让我受益匪浅!仙人您也于我有通灵之大恩!”

    说完,苏青从口袋里拿出一瓶灵清淤灵药递给隐玄道“仙人您为布道**伤以至伤喉,贫道身无所长。只会制些药膏,这算是在下的一点心意。”

    隐玄没想到这世俗居士还能送他东西,十分高兴的收下后,随即饮下。

    结果,一股清凉无比的灵液划过灼痛无比的喉咙。那如烈火灼烧般的疼痛竟然减轻很多。一喜之下,又饮下一口。不到片刻功夫便感觉喉爽利很多。

    “多——谢!”他张了张口,竟然可以发出音来!

    隐玄没想到一介世俗居士竟然有如此之能,不过想想他一直陪布道半个月不食不眠不休,便知其非同一般。

    见苏青根本没有告辞离开的打算,因祛除心魔的隐玄便安排她再主峰一间洞府住下。

    对此,苏青自然是求之不得。

    三天过后,在浓郁的灵力滋养之下,苏青开始慢慢恢复修为。可能因苏青赐药的关系,隐玄真的当她如知已一般,闲暇之时总来寻她论道。

    这天,两人一起论道至子时,看起来十分豁达的隐玄突然失声痛哭。

    苏青有些无措的看着一介筑基中阶修士,在她面前不顾形像的大哭不止,不知如何开解,干脆一言不发。

    过了两刻钟,隐玄方才止住哭声,叹了口气对苏青道“三年前的此时此刻,玉妍为成就我修为,甘愿死在我的掌下。华盏,你说我一直坚持的无情寡欲之道,是不是错了?还是当年我就不该跟玉妍结为道侣?”

    苏青轻叹了口气道“其实世间哪有绝然之事?无情至极乃深情,寡欲之至为大爱,只要您心里坚持这个道理,只要不有违于天道,对得起自已良心即可。”

    见隐玄神色稍缓,苏青接着说“看来仙人您修的必定是有情有义之道,只是自已会意错了,方才遭此惨祸!既然你的道侣为成全您的道,甘愿陨身,那么你一定要认清本心了!”

    听苏青说完,隐玄突然向前踉跄一步跪倒在一株格桑花前失声道“玉妍,是我错了,我真的是错的离谱啊!你当时之所以不出手,其实是在怨我吧?”

    那本来显得有些焉巴的格桑花突然枝叶伸展,开出一朵灵花来!

    苏青不由惊叹不已!见状,隐玄也是惊喜不已,他上前视若珍宝的捧信这朵灵花喜极而泣“玉妍,你真的还在!我一直都倾心于你,当年结侣也并只奉师命,而是我真的心仪于你。”

    随着,那朵灵花开的愈发娇艳!

    接着,在苏青惊讶的目光下,那株格桑花竟然以看以看的见的速度生长开花,不多时开出一技头的繁花!

    “小心!”苏青大喝一声将隐玄一把拉出房间!

    只见房中那株花突然暴涨,一朵朵花间生出一张张美人面!此时,那美人正张着血红大口冲二人扑来!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无比浓郁的血腥气!

    苏青将手里的拂尘一甩,朝着隐玄大喝“这是妖邪,根本不是玉妍之灵魂!醒醒过,想想朝阳门还要靠你支撑呢!”

    可能是苏青的话唤醒了一直沉侵在自我世界中的隐玄。在格桑花即将把二人困住时,他挟起苏青飞身而起。

    到底是筑基中阶修士,只一动便将那妖花困住,无注再肆意暴长。

    看着花心中那一张张面目狰狞的美人面,隐玄立在大殿之顶,目含悲伤之色,嘴色揿动良久方才问道“玉妍,你真的如此恨我吗?”

    回应他是那美人面愈发扭屈的脸,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声。

    位身着道袍的筑基修士,立在正对着主峰的一座巍峨仙山之上。面朝着主峰方向,一动不动。

    月光下那道俊眉显的异常冷厉!

    苏青看着被禁制困住的妖花一直在侧殿内肆虐生长,许多定物被其毁于一旦。不禁大为心疼。不过,见身侧隐玄一脸悲悯的神色,只得将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看来,他这真的对这玉妍用情至深吧!

    “华盏,玉妍她心里到底是恨我的,她化魂于这花中不愿离开,为得就是向我讨回公道吧!结侣几十年来,她一直默默的呆在我身边……”隐玄喃喃自语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