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四章 焚元大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四章 焚元大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接着,那血渍竟然化成一朵朵鲜花,迅速没入隐玄体内!

    随着他一声大叫,苏青立刻激发木之精华除去加诸自已的禁制,直冲隐玄扑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那妖花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刚要上前。却被木之精华发出的精纯灵力所摄。

    隐真好像被此事吓呆了一般,张着一双手立在原地,任由那妖花将隐玄缠住。待苏青近前之时,却踉跄扑倒在地大叫“玉妍,真的是你吗?为什么,你不愿带我一起走!你还是念着师兄啊——”

    他这一扑正好阻住苏青前路,无奈之下,苏青只得再次激发木之精华,将那妖花击退。方才越过隐真将已口鼻出血的隐玄救起。

    突然,她感到身后一股巨大的灵力袭来,抱起隐玄躲开的同时大叫“仙人,你莫要再出手,这妖花华盏还应付得了!我虽为世俗中人,但我师父承恩结丹老祖门下,那拂尘便是老祖赐下之物!”

    言毕,冲空是一招,那拂尘几下将妖花绞除,迎上那股暗自袭来的灵力。

    结丹老祖出手的灵器果然不凡,不过是一招便对方击灵力溃。转而自行飞入苏青手中。

    待苏青往隐玄口中灌下一瓶灵回春液护住其心府,方才转身。却发现本来还有一线生机的妖花已被连根除去。隐真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玉妍,对不起,不能看着你伤人而袖手旁观。”

    苏青挟着已陷入昏迷的隐玄正欲出声,好似刚看到他们的隐真立刻扑上来。苏青不着痕迹的将手里的拂尘一甩。隐真身子微不可察的顿了顿方才冲上来惊叫道“师兄!你怎么样了!?师兄——”

    “隐真仙人,掌门人他只是服用了贫道的秘制灵药暂时昏睡过去了。不如,我们先回主峰如何?”苏青悄然往后退一步将拂尘横在两人中间道。

    隐真眼神一暗连声附合道“看我,见师兄这样,还以为他遭了不测,一时竟然没了主意!华盏你说的对,我们先回去再说。”

    说着,便准备激发灵器。这时,昏迷许久的隐玄竟然又睁开眼。深吸了口气直起身子神色懵然道“我这是怎么了?那妖花被除去了吗?”

    看上去好未曾受到重创,隐真神色非常惊喜的说“师兄,你真的没事吗?太好了!玉妍她刚才试图暗中伤害华盏居士,被我彻底——”他好似十分痛苦一般。再也说不下去。

    隐玄沉重的点点道“我们回去吧!华盏,你受惊了!”

    说完,便率先跳上那已激发的灵器。

    一路之上,隐真御使着灵器一直对苏青赞不绝口,同时。对隐玄关怀备至。一直问他到底伤如何,可有内伤,隐玄只是淡然回答因有法衣护体,只受些许皮外之伤。

    不过,很显然隐真并不相信他的说辞,不过见身后一直很镇定的苏青,眸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色。

    来到主峰之后,隐真竭力请苏青前往他的清玉峰一游,被苏青婉拒之后又设法留在主峰。最后,被隐玄以身份相压方才将其送去。

    看着隐真的身影远去之后。隐玄突然喷出一口心头血!苏青忙上前将他扶到长塌上躺下。

    “华,华盏,隐真他心怀不轨之意,此次想借那妖花之手将我除去。多亏得你相助,我才能死里逃生!我看的出来,你并非世俗凡人,应该也同道中人吧?”隐玄紧握住苏青的说手道。

    苏青点点头,惊剔的向外望一眼道“我本是结丹真人门下之徒,筑基多年,这段时间修为无所长。便扮成世俗居士出师门游历……”

    只见殿外人影一闪而过。隐玄气若游丝的对苏青说“扶我去大殿后面右侧殿!”说完,便合上眼睛。

    苏青依言将他扶到那间看起来十分平常的侧殿,隐玄闭着眼断断续续的说“去,去东面墙上。那,那幅画下,叩,叩三下——”说完,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苏青扶着他行到东墙,小心掀开那幅古松图轻轻扣三下。只听一阵咯咯咯之声。接着,他们便置身于一间十分富丽堂皇的大殿中。

    这大殿四周竟然嵌满了中品灵石为墙,顶上更是以一块极品灵玉遂雕成的神鹰为灯,上面镶着数颗巨大的南海灵珠照明。

    整个大殿亮如白昼,苏青一时间竟被这殿中的宝气晃花了眼。

    她小心行走在由上品灵玉铺就的地板上,感觉到一股冰凉的灵力从脚底直窜入体内。

    寻了张装饰的异常华丽的寝殿将隐玄放下,苏青立刻将丹炉拿出来,开始炼制回神丹。

    她从仙果园空间取出所需的灵草处理好之后,用那个清泉师兄赠于她的封了地火的丹炉开始练制回神丹。

    随着一阵十分清新的丹香传入识海,隐玄抬起沉重无比的眼皮。见华盏刚收起一炉灵丹。他正欲开口,华盏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似的,捻起一颗清香无比的灵丹塞入他微张的口中。

    一股无比清凉的气息顺着灵丹华开传遍四肢百骸!直接将被撕扯破碎的元神一点点修复,竟然是可以正接修复元神的极品回神丹!

    但凡修士自晋升筑基可开辟识海,而晋升筑基中阶之后便可凝出由精神力以自身灵智所形成的元神。

    只要凝练出元神,只要元神不灭纵然肉身灵根被毁还可舍夺重生。若夺舍之人灵根出众,不出二十年便可继续修至筑基。

    但修真界中很少有直接攻击元神的功法,纵然有这类功法。只要对方有所防范,将元神融入丹田,那么也很难直接打击的到,除非在斗法之时将对方完全压制住,打得其神魂俱散。

    但若是这样,手法未免过于阴毒,很可能会在晋阶之时召来天谴。

    苏青一开也未曾想到那妖花竟然会伤害隐玄的元神,还好她如今已恢复一些灵力,可以进入仙果园空间取灵草出来开炉练丹。

    “没想到隐真竟然修练了焚元**!”服下极品回神的丹隐玄一脸痛惜的对苏青说。

    苏青好奇的问道“这部功法可有何特殊之处?”边说,边将挣扎着欲起身的隐玄扶起来。

    隐玄深深打量苏青一眼道“华盏道友可真是不出世的奇材,竟然能夺天地灵力练制出极品回神丹,本来我以为元神被毁。空留一身修为只能为哪个师弟所用呢!”

    说到这里,他突然紧紧抓住苏青的手激动的说“玉门主说的没错,你就是我命中的贵人啊!华盏,请受我一拜!”

    说着。便要下倒拜倒,被苏青一把拉住道“从自听了隐玄道友的道法之后,于我也大有裨益。而且朝阳峰灵力浓郁非常,这些时日我灵力大增修为也有所突破还未曾谢过你收留呢。”

    听苏青这般说,隐玄方才坐下对苏青道“华盏你是不是感觉若我就此放过隐真。显得太过仁善可欺?”

    苏青不假思索的点点头,此事明摆就是隐真特地设局,意图谋害其掌门人。按说,隐玄怎么也不能当这些没发生过,就此放过他。

    隐玄转头望着大殿正中问苏青“你观此殿可比得上一般宗门山大殿?”

    苏青打量一眼地上铺着上等灵玉叹道“大殿如此之华光宝气,若说其它,就是这上等灵玉,纵然是天玄门也不舍不得拿来铺地吧!”

    隐玄惨然笑道“是啊,先祖留下偌大的其业,因后辈无高阶修士支撑门面。不得不将这宝殿封起以防为其它大势力所觊觎。”

    对此,苏青自然十分理解,就好比一个十分强大的家主,死后留下万贯家财给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稚子一样。若显露出来,一定会被周围更强大的家族所吞并。

    隐玄神色沉郁的看着这华丽异常的大殿说“这才是当年开山师祖所建的主峰大殿,自他老人家意外身陨之后,当年的掌门前辈便下令将此殿封存。”

    “尽管朝阳门在修真界一再收敛自身势力,但随着门中三位结丹长老先后坐化,那些个依仗着门内有高阶修士坐镇的宗门,以及修真世家皆想来分一杯羹!”隐玄神色凄凉无比的道。

    “无奈之下。我师父只得拿一条灵脉献于大宗门求得护佑,方才保住朝阳门主脉这一点基业,因门内无高阶修士支撑,我师父在世之时明令我们师兄弟几个一定要同心协力无论如何也不能反目。”隐玄道出苦衷后。长叹一口气久久未语。

    对于其师父生前所言,苏青自然也能理解,但却无法认同。

    不过,这到底是朝阳门内部之事,苏青也不想卷入其中。他只要从隐真那里成功拿到那黑魔玉即可。

    见隐玄一幅心情低落的样子,苏青不由转移话题问道“你刚才提到那焚元**有何不妥之处?”

    隐玄听到焚元**神色一震“当年我们开山祖师便是修此**而成名于修真界。曾被誉为同阶无敌!可是他最终也因此法而陨身!据闻当年师祖在修练之时元神分裂后误伤元婴致死。所以,后世祖尊便明令朝阳门弟子,禁止修行此法。”

    原来是这样!苏青本来就很疑惑当年朝阳门开山祖师一代元婴大能,怎么会突然无故陨身?原来却因功法之故。

    “这部功法虽法力巨大,但却也十分霸道,很容易走火入魔!”隐玄无不担忧的说道。

    他没有说的是,这部功法并不完善,若是修习坚定的毅力很可能会被功法所所反噬。故尔自开师祖师亡故之后,朝阳门首位掌门人决定将此法列为禁法。

    苏青叹了口气问道“隐玄,你是否一直怀疑那妖花根本不是玉妍所化?”犹豫半天,她终于问出口。

    隐玄有些赧然的点头道“一开始我并非起疑,因为那妖花上确实有玉妍的气息。但自从我请你帮忙超渡玉妍,而那妖花却因此开始暴发攻击你开始方才感觉到不妥!所以,我才决定放它离开,想找出幕后布局之人。”

    说到这里,他神色凄然的说“没想到竟然会是隐真师弟,当年他也曾心慕玉妍,后来虽然玉妍以师命相挟与我结成道侣。他当时并未有什么异议。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对我们有怨,所以,平日里对他多有补尝,没想到他——”

    隐玄说到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自他以大师兄之名接管朝阳门之后,几位比他早筑基成功的师弟一直心怀不满,明着暗着跟他作对。

    而当时未曾筑基的小师弟隐真一直站在他身后支持他,对于门中分派的事务也很积极,而隐真筑基之时还是他亲自为其护法。

    苏青对朝阳门内的事务不清楚,但也知道其中不平静就是了,主要还是隐玄修为不足以震摄一众师弟。

    难怪他当初冒着心境不足可能走火入魔之险也要强行突破筑基中阶。看来,前些日是自已小看了他。

    想到这里,苏青不由心生敬意,隐玄以一人之力撑起这么大的没落的宗门当真十分不易!

    “华盏,你说隐真他为何要这样做?当年,他也曾心慕玉妍,如今为了对付我竟然以她的魂魄催生那妖花,真是其心可诛!”隐玄恨恨的说。

    苏青叹了口气道“只怕是野心不小罢!既然会选择那焚神之法,其心力自然不会多仁善!”

    只是,不知为何隐真得到黑魔玉后,一年多时间并非修练鼎炉之法,这倒是有些奇特。

    “华盏,你这手练丹术堪称夺天地之造化,既然可以开的出三阶极品丹,一定也筑基有成了吧?不过,丹田可是受过重创?” 得知苏青同为修士这后,他便有些怀疑在跟妖花缠斗之中仅以拂尘护身御敌并且曾动用法术。

    不过,看上去又不像是不屑出手的模样,更想是身遭重创伤及根本无法出手所至。

    没想到隐玄洞察力这般强,通过这段时间相处,竟连她伤及根本之事都能猜的出,想来心计也非人所能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