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被吞并危机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被吞并危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想到这里,苏青郑重的点点头道“我确实在寻宝之时跟人冲突,斗法之时丹田受重创,幸得身上携带着灵丹方保住修为,不过丹田内灵力尽失!”

    隐玄恍然笑道“所以,你才扮成世俗居士前来我朝阳门听道,哈——果然如玉门主所料,我们是有缘人啊!”

    苏青但笑不语,她虽然入朝阳门的初衷并非如此,但听了隐玄的道法之后,确实对她恢复修为大有帮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隐玄,有件事不知当问不当问,朝阳峰下灵脉可有何奇特之处,为何我自丹田重创之后,无论如也不能引气入体,一来到朝阳峰丹田便可存纳灵气?”

    隐玄十分惊讶的问道“当真有此事?我还从未感觉到朝阳峰有何与众不同之处。难道——”

    他看了苏青一眼,将已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苏青心下了然,看来朝阳峰的确有什么机密,不过这到底是人门朝阳门内之事,既然不方便为外人道,她便也不再纠结这个。

    “呵呵,我只是随口一提,丹田可以重纳灵气于我而言真的大有裨益!朝阳峰真是个贵地,我还要再借住此时日。掌门人可莫要心生嫌意赶我出仙山才好!” 苏青半真半假的笑道。

    闻言,隐玄方才松了口气,十分爽朗的笑道“我巴不得华盏你多留在朝阳峰些时日呢!若是能加入我门就更好了!”

    心知隐玄动了招她入山门之心,但苏青已入浮云派且拜玉阶真人为师,断没有叛出师门之意,只得婉拒了隐玄的好意。

    隐玄本以为自已元神被重创,同时全身多处经脉受损,很可能熬不过这一劫,没想到苏青竟然一手便连制出极品回神丹。

    所以,两人只在这间宝气盈然的故殿待一天时间便又回朝阳峰外。隐玄刚一出现在大殿,便有弟子来报说是各峰长老听说掌门人受伤都前来探望。

    隐玄冷笑一声吩咐道“既然是各位长老的一番心意,那么请他们进来吧!”

    见状。苏青十分识趣的告辞离开。

    隐玄本想留她在大殿,但一想到自已那些各怀心思的师弟们,又有些不想让外人得知门内如些不和睦。

    结果,苏青前脚刚离开大殿。只听隐真一声焦急的呼声“掌门师兄,你真的没事了吗?那个华盏到底给你用了什么东西——”

    隐玄听不得他将污水泼到一心救他的华盏身上,不由冷冷的喝止他道“莫要胡言!若非华盏赠我一枚上品回神丹,现在我还真没精力招待诸位师弟呢!”

    接着,他又换了语重心长的口气道“隐真。华盏本来也是修真之人,因受重创灵力不济方才扮作世俗居士前来听道,你莫总是小看了他。”

    他话音刚落外面进来一行五位筑基修士,其中一位年过四旬,身子圆滚滚的修士笑道“哟,掌门师兄看上去气色很好嘛,不像重伤在身的模样。如今还能中气十足的教训人呢。一早小隐真小师弟还焦急的给我们报信说你被一株妖花所伤,伤的很严重的样子。”

    听了这番加枪带棒的话,隐玄淡然笑道“隐晦师弟多虑了,昨日应隐真师弟所邀。带我跟好友华盏一起往朝阳沟观景,岂料刚坐定未久,一株妖花华化成玉妍的模样直冲向隐真,我情急之下迎上去救他。结果元神受了点小伤,回来之后得华盏一颗上品回神丹,如今已经无碍!”

    一直呆在侧殿的苏青不由为隐玄这一番话叫好!不但将隐晦影射他待师弟不仁慈之意驳回,同时也讲明了自已已无大碍。

    最重要的是将其受伤之责归于好事的隐真。

    “掌门师兄果然是机缘逆天,当初为冲击筑基中阶小师妹甘心赴命,如今师妹她想讨回公道又被好友帮忙将其诛杀!唉,大师兄你这运气。真让人自叹弗如啊!” 一位留着美髯,年约三旬的筑基初期顶峰的修士讥笑道。

    隐玄冷笑一声道“隐灵言之过重了!这些年来我一直为心魔所困,整日不得安神,也是这位华盏老友前来倾力相助方才渡过此劫。如此又为我解得这元神之创,他还真是我的机缘。”

    接着,其余三位筑基修士都淡淡的表示了对掌门人的关心之意后离开了,这些人中竟然无一人指责引发此事的隐真,相反一个个的都明里暗里针对本身受伤害的隐玄。

    苏青看着神色极疲惫的隐玄回到后殿,忙提醒他服用回神丹。

    “华盏。你都听到了吧!我的这些师弟们都巴不得我出事,他们好争上位呢!一个个的争着上前挤兑我,真是——”隐玄心力憔悴的摊坐到苏青身后的长塌上。

    “也许是隐真许了他们什么了不得的大机缘,所以才这么一致对付你吧!”正在埋头处理灵草的苏青接过话道。

    “隐真会给他们什么机缘?焚元**?”隐玄不由猜测道。

    接着他又摇摇头道“若说隐灵有可能会为此心动,但隐晦一向圆滑胆小,也非意志坚定之辈,当年能修至筑基都是因师父偏爱用上品灵丹堆成的。不会为一部禁法而为其所用的!”

    苏青暗自笑笑心道肯定是那载在黑魔玉上的鼎炉之法!

    难怪这隐真一直按捺住鼎炉之法的诱惑,原来却是在暗地里寻求门中众长老支持排挤掉隐玄以坐上掌门之位。

    隐玄见苏青见着他的面有条不紊的开炉练丹,不由惊讶万分。他从未有见过哪个丹师会旁若无人的在别的修士面来开炉练丹。

    苏青倒没想这么多,他见隐玄体内经脉隐有崩溃之兆,若这想下去,纵然保住元神,修为必然大降。

    所以,她才趁起在殿外跟众位朝阳门长老打机峰之时,从仙果园空间拿出不少灵草为其开一炉二阶上品碧络丹。

    当苏青将一炉十二颗上品碧络丹全部给隐玄时,他感激不尽的道“华盏,今日得你鼎力相助,今后若有所求。隐玄赴汤蹈火一定在所不辞!”

    听他这么说,苏青心里一热,差点将隐真身怀黑魔玉之事告诉他。但转念一想如今朝阳门之般模样,正是百废待兴之时。若是身为一宗掌门的隐真得知此法,未尝不会起那修行之念。

    是以,她只是淡淡笑道“华盏只求之后身陷危难之时得道友相助便可,还有就是希望朝阳门能多收留我些时日,以借贵地灵力恢复修为。”

    见苏青不曾挟恩图报却也没有直接拒绝其一番心意。而让他欠下一个偌大的人情,从而结下过深的因果,隐玄不由对其更加欣赏。

    在苏青极品回神灵丹调理之下,不到半月时间,隐玄元神之创彻底恢复,只是还有些被妖花损毁的经脉未能修复。

    这天,两人正一起在侧殿论道。突听到外面弟子禀报说玉隐仙宗的落月前来拜访。

    隐玄忙起身对苏青道“我先出去接待玉隐宗的落月道友,华盏你先请自便。”说完,不等苏青应答转身向出门直奔大殿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隐玄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回来。

    苏青忙收了功法起身关切的问道“隐玄师兄。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自半个月前隐玄跟一众师兄打过机峰之后,便于苏青以师兄弟相称。

    “华盏,玉隐宗想要将我朝阳门直接归于仙宗,特派落月前来于我相商。”隐玄对苏青道出玉隐宗的打算,满目的颓然之色。

    对于这件事情,苏青也无能为力。根本帮不上一丝忙。

    “华盏!你可也是大宗门弟子?为兄冒昧问一句,你师从何人?”隐玄双目拼发也一丝希望之光,紧紧拉着苏青问道。

    苏青愣了下方才郑重的说“我本出自浮云山玉阶真人门下,道号,清华!”

    “清华!你就是传闻中。丹术鬼才玉阶真人最为神密的天材小弟子!难怪有如此逆天之能,果然是名师出高徒!”隐玄激动的抓住苏青的手道。

    名师是真,玉阶真人一手出神入化的丹术确实在修真界享誉盛名,只是自已这个挂名小徒弟之名竟也传到朝阳门这里了吗?

    苏青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她不管为人处事一向低调,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人将她的事迹当成传奇来讲。

    “哈哈,果真是天助我也!华,不清华,求你助我朝阳门渡过一劫!”隐玄突然向她屈身拜下!

    苏青忙拉住他道“若能帮的上,华盏一定在所不辞!”可能自称华盏太久。她一时竟然没改过来。

    闻言,隐玄一脸希冀之色如潮水般骤然退去!他颓然坐倒在长塌上低语“是我想的太天真,华盏你屡次救我于危难之间。我不能将你拉入宗门之争中——”

    见他如此说,苏青不禁有些于心不忍,同时对于玉隐宗的以势迫人也有些不满,不由沉声应道“隐玄师兄,既然叫你一声师兄,朝阳门如今面临大难清华也不能袖手旁观!这样,你先跟玉隐宗周旋些时日,待我了却一桩事务之后,回去跟师尊报备一声如何?”

    听她这么说,隐玄欣喜若狂,如果真的能得浮云派的庇佑。说不定真的可不为玉隐宗所收,可以保住祖师留下的宗门基业。

    况且,玉隐宗身为修真界的五大宗门之一,也不能无任何理由突然将一个传承千年的宗门无故收归已有。一定会通过商谈一段时间,然后迫使朝阳门自动来投。

    再落月刚一离开大殿,便被一个生得十分俊秀的练气二层朝阳门弟子叫住。

    那弟子年不足双十年华,生的唇红齿白,狭长的桃花眼,在眼尾处微微上挑更显的风俊俏,让人观之心喜。

    落月的目光一下子粘在这小修士白晰如玉的欣长玉颈之上。久久未曾移开。

    感受到落月那炽热的目光,低垂着头的修士唇边绽开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

    落月自筑基之后,很少出宗门。一直在门中闭关修练,很少有人知她一向喜欢少年修士。

    而她所修的法术也以双修为主。

    很显然这俊俏少年已入了她的眼,果然,落月微笑着叫那一直恭着身子行礼的小修士问道“是谁谴你来寻我的?”

    对于朝阳门内部几位长老均欲取隐玄而带的心思,她也十分清楚,故才有此一问。

    岂料那小修士抬头飞快瞄她一眼道“前辈随我一起来便知。” 说完,又状似羞涩的悄悄看她一眼,立刻回转身去。

    落月则早被这俊俏的小修士挑拨的甚是意动,立刻媚笑着跟上去。

    身为筑基女修,落月自然不负其道号,生就的一幅闭月羞花的美貌。是以,在宗门也很受那些少年修士倾慕。

    跟着那看似因羞涩匆匆而行的少年来到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山峰前面。只见峰前立着被誉为朝阳门第一修士的隐真。

    “落月道友远道而来,失礼了!”隐真落落大方的向落月施礼道。行动间一派君子磊落风度,玉面如仙让人心折不已。

    落月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一番,只见他只着一身简单的月白色道袍,显的长身玉立,挺拔如竹,不由眉开眼笑“几十年未见,隐真修了一身荡荡君子之风啊!”

    闻言,满脸微笑的隐真眉间闪过一丝厉色,当年他未曾筑基之时,落月曾随其师长来过朝阳门一次。当时,刚筑基有成的落月一眼便看中英俊不凡的隐真,还曾出口向其师讨要过他。

    没想到事隔几十年后,再见到落月,她依然是一幅贪图男色的模样,既然如此——

    想到这里,隐真面上笑容更盛,接着落月的话道“落月道友还是一如往昔般年轻,容色更加国色天香。”说着,便上前去扶住已笑得花枝乱颤的落月。

    有曾经心仪的美男自动送上前,一向风流的落月自然不会拒绝。

    正当两人欲成就好事之时,突然洞府外传来一声巨响。震的整做山峰都在晃动!隐真正欲起身察探,却被动情的落月拉住手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