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六章 离开朝阳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六章 离开朝阳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立在对面一座小山峰上,紧皱着眉头望着流云峰随着暴炸之声跑出来的朝阳门弟子乱成一团,却独独不见跟那落月勾搭上的隐真现身,不由心底一沉!纵身掠向流云峰而去!

    此时,隐真跟落月正滚成一团,还未曾真正开始双修,隐真看着落月动情的模样,守住心神开始默然运行那神玉之上所载奇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正欲入巷之时,突然一道灵光挟着巨大的毁灭之息冲二人飞来!

    落月一把推开隐真,自床塌上飞身而起,倾刻间衣衫全部上身,只堪堪躲开那道灵光!

    “什么人潜入我朝阳门欲行不轨之事!”被破坏好事的隐真怒喝,飞身而出!一直立在原地的落月见他出去,却悄然张开手心。

    一枚小小的灵符出现在她手心中,上面只有一行蝇头小字。

    落月缓缓将手里的符纸燃掉,侧头向窗外看了眼。轻轻冲立在外面的一位身着朝阳门弟子服的修士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将手紧紧握起!

    待隐真一无所获的再次进入洞府欲继续成就好事时,却被落月断然拒绝!

    “落月道友可是怕有人会再次打扰我们?放心,我刚才已经在洞府外布到三层禁制,不会有人——”隐真说着便笑着欺身上前欲搂落月,结果被她闪身躲开。

    落月冷冷的盯着他道“你引我来里,到底意欲何为?”

    隐真愣了下,以为她是因好事被人搅乱生气,语气轻挑的说“自然心慕落月师姐,想约你相会——”

    落月冷笑一声道“约我来给当你炉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默念采补之法!”说完突然出手袭向隐真。

    苏青摸了摸华林的头慈爱的说“慢点吃,别噎着了!”

    华林伸了伸脖子将口里的点心咽下叹道“华盏师叔,你做的点心真好吃!”

    说完,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小心移移的问“师叔,那位叔祖没发现你去流云山捣乱吧?”

    苏青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你这个小机灵鬼,若不是你及时跑来跟我通信儿,还办不成事呢!”

    原来。今日苏青正跟隐玄在后殿量商朝阳门如何向浮云派寻求庇佑之时,华林突然跑来告诉苏青隐真坐下最受其宠爱的弟子今天在主峰将落月带到流云峰去了。

    当苏青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隐玄口中得知,那座离主峰不远的流云峰并非隐真的洞府,而是当年隐玄曾修练过的洞府之时。顿时感觉隐真可能有什么不轨之心。

    于是向隐玄提出自已亲自前往监视,正好解了隐玄因经脉之伤未愈无法前往之忧,两人一拍即合。

    苏青刚一回到主峰,只听隐玄开怀大笑道“华盏果然好本事!哈哈——”

    原来,刚有朝阳门弟子到主峰来报。说是隐真见色起意,试图对落月行那不轨之事,结果被其打成重伤。

    得到这个消息,苏青一时不知是喜是忧。

    喜得是那落月够狠辣,竟然将隐真男根废去,看来一时也修不成那邪法。

    忧的却是被落月得知有采补之法存世,那黑魔玉不知是否被其夺去!若是真的被她所得,后果不堪设想!

    这落月也是太不将朝阳门放在眼里,将隐真打成重伤之后竟然连只会一声也无,便转身飘然离去。看来玉隐宗对朝阳门真的势在必得了。

    一想到这个,苏青便替犹自为隐真倒了大霉而高兴不已的隐玄发愁,若玉隐宗非要收朝阳门的话,实力相对较弱的浮云派纵然插手也无济于事。

    况且,以苏青对玉阶真人的了解,他多半不会参于这此事。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黑魔玉到底是否还在隐真手里。若真的还在他手里,那么趁其重伤在身就是夺取的最好机会。

    因隐真受创之因太过难以启齿,所以,门中所之人并不多。其他几峰师兄虽然也从各自的渠道得知。可能因之前跟隐真所达成的协议有关,一个个都没有大张旗鼓的过来看他。

    只是悄悄得在夜深人静之时前往,苏青正好借此机会扮成隐晦一个随从弟子的模样进入隐真所在的落霞峰。

    一进入落霞峰,隐晦便急匆匆直奔隐真平日修练的洞府。也顾不得交待其身后一众弟子去向。所以,苏青就随着一他们一行人直接来到隐真洞府内外,方才被拦在外面。

    落霞峰的执事弟子十分热情的将一行人引到洞府侧面一间偏殿安顿,苏青趁着夜色消消隐入夜色之中。

    “哎,王师兄怎么没进来?”隐晦的一位随从弟子环顾一圈偏殿诸弟子,放下手里的玉杯问道。

    一位练气三层的随从弟子随口应道“他没跟来!”

    接着。别一位弟子皱着眉头道“刚才我明明感觉他一直在我身后啊,怎么一进来就不见人了呢?”

    那位修为最高的练气五层弟子道“我发个传讯符一问便知,你们都莫要疑神疑鬼的了,师尊挑这个时候过来就是不想太多人知道,自然不会带这么多人。”

    不到一刻钟,那传讯符便已传来那位王姓弟子因临时有事,并非跟他们一起前来的说辞。

    “可真是见鬼了~我明明感觉身后王师兄跟着——”那位最先开口的练气二层弟子小声嘟囔道,可在座的众师兄都当听不到无人应答。

    再说被错认为王姓朝阳门弟子的苏青借着夜色隐身于一丛灵茱萸中,此地正对着隐真洞府内唯一的一扇窗户。

    从窗棂上透出的身影可以看的出,隐真跟隐晦正在密谈什么。不过,由于他们设了隔音结界,所以苏青听不到其谈话内容。

    但从隐真的神态可以看的出他对落月的憎恶,以及对隐晦的极度不耐烦。

    苏青正打算冒险激发木之精华时,只见一位练气一层的弟子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经过此地,苏青灵机一动,立刻闪身出现在其身后,一个手刀将其击晕在地后藏在茱萸丛中。

    然后,自已扮成那弟子的模样。端着两壶灵茶一碟子灵果进入洞府,一见苏青端了茶果进来。可能这弟子也是平日里常在隐真面前走动的,所以阵法自动将其放入进去。

    “来,师兄。你来这么久,还没捧上灵茶!真是失礼。小音,给你隐晦师伯奉茶!”隐真见苏青端着茶果进来,立刻先自斟一杯灵茶端起来做势要喝,眸中闪过一丝赞赏。

    隐晦这个老狐狸。明知自已所受之伤无法对人言语,还一个劲的求证自已手里可修至高阶的圣法,是否就是从胡家流落出来的鼎炉之法。

    哼,没想到这家伙鼻子这么灵!他当然不能承认!谁不知他心慕那胡家的嫡小姐胡慕容多年,会不会拿自已的机缘作人情!

    正当他急着脱身之时,小音这孩子倒是有眼色见,正好端来灵茶果子。

    隐晦见他已端茶做出送客之意,也不便多呆,于是告辞出去。心里却疑惑其手中的所谓圣法是不是已经被落月抢走。

    落月虽然在修真界没什么花名,但隐晦确是知道她最是爱美男子。当年一见到隐真师弟便移不开眼。此次来朝阳门不会不过来见他。

    隐真有意跟她好合,落月只怕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说什么因隐真对其心怀不轨之意才恼羞成怒将他打成重伤?

    若说是落月欲对隐真心怀肖想还差不多!一定是二人在约会之时,被落月发现其暗藏圣法,从而想据为已有,两人大打出手,以至于实力不济的隐真身受暗伤。

    且不说隐晦满腹猜疑的回峰,再说立在隐真洞府侍奉的苏青顶着小音的脸。受了隐真一块灵石的赏之后便被打发出去。

    苏青在转身之时,悄然将一片木之精华放在一株剑兰之上。

    来到那丛灵茱萸中悄悄将小音放出来,她则继续守在此地。结果。她刚伏下身子隐匿了气息,便通过木之精华听到隐真一阵如困兽般的怒吼。

    苏青不由暗爽,这隐真也算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本来一心想采补落月后嫁祸给隐玄。没想到却因此被落月废了命根子,真是恶人自有恶报!

    “落月,你这个妖女,来日我若不亲手宰了你,我隐真世不为人!啊——到底是谁要玩我,竟然让我空有圣玉神法而无可修!……”隐真将洞府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大声咆哮道。

    隐身于茱萸丛中的苏青心里却是一喜!听他此言,那黑魔玉应该还在隐真手里!她有此后悔刚刚急着从那洞府出来。

    现在想要进去,想到这里,她心下一转刚才她扮成小音之时,悄然将其腰间的玉牌留下了,握着手里的玉牌苏青下定决心待黑魔玉一现形,她便进去将其抢出来。

    结果,隐真一直在洞府发了休脾气,直到清晨方开始疗伤打座,根本没将那黑魔玉拿出来的意思。

    苏青在茱萸丛中整整伏了三天,才算见到满脸憔悴的隐真慎而重之的将那块被苏青一口心头血染成血红之色的黑魔玉拿出来。

    隐真正在沉侵在对这圣玉奇法的惊叹之中时,却突然见小音进来。他正欲将这圣玉收起,只见小音突然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手里的圣玉抢去!

    “小音——”他刚发出声音,只见身侧的剑兰突然化为一根根灵丝,将他牢牢缚住!而他眼里只有那让人心怀荡漾的小音。

    苏青看了眼中了知音果花粉之惑的隐真,握紧手里的黑魔玉心中一阵畅快之意!

    待她心得意满的向隐玄辞行这时,已是三个月后。此时,苏青已完全恢复修为。

    从朝阳门出来之后,苏青扮成中年男修模样,御器直奔宗门而去。结果,刚行些洛阳附近,便被两个筑基初期修士拦住。

    “道友请留步!”一位年过五旬,长髯飘飘的修士开口。

    苏青礼貌停下灵器立于空中问道“不知道友拦住我有何要事?”

    这时,另一位满面红光的修士阴笑道“我们乃跟胡家结盟的上官家,在此查找从胡家盗取圣法的贼子苏青,不知不道友可有所耳闻?”

    苏青闻言故作好奇的问道“苏青?这个名子在下从未听说过,不知胡家遗失了什么圣法?可是修士界盛传的可修至元婴的那部?”

    那长髯修士冷声道“正是,看来道友也知道此事,那么请配合一下我们师兄弟吧!你且拿出身上所有的储物袋给我察看一番,可有圣法之息!”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心下了然,看来这两个借替胡家帮忙之名在此公然行抢劫之事啊!不由怒从心生。

    以出其不意之势催动灵剑袭向二人!

    瞬间,那两人还来不及激发灵器,便被一阵剑意所包围!只见四周全都是一道道癛然剑影!不得已只下,两人只得以灵盾护体。

    到底是配合过无数次的师兄弟,这两人经过一瞬间的慌乱之后,立刻开始联手反击。只见两人各自祭出一个哑铃状的灵器,同手激发出手。

    苏青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吸力自身前传来,知晓是那位修士合力的设的灵器阵,于是将手里的灵剑舞得更快。

    那灵器在如雨的的剑影之中左右冲击,一直搜寻不到苏青的位置,因为她出手实在太快!“真是晦气,今天竟然遇到一位同阶剑修!”那年纪稍轻些的修士不由出声道。

    闻言,那长髯修士知道师弟已起了退意,他也觉得今天碰到硬茬子了,决定先抽身遁逃,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收回灵器。

    只见剑网之中暴出一阵巨大的灵力波动,两位筑基修士连手向南遁逃,苏青冷笑一声,将灵剑脱手,那剑如同自有灵智一般向二人追去。

    这师兄弟见那灵剑紧追不放,无奈只得一直全力逃遁。

    三天后,灵力耗尽不得已方才祭出灵器迎上,结果一击之下那一直追着他们的灵剑化为一道流光消逝在空中。

    “我们被那个剑修给刷了!真是晦气!”那个满面红光的修士气急败坏的叫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