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失邪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再失邪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位长髯修士呼了口气道“遇到同阶剑修我们能从其剑下逃出来就不错了,莫再意这些了!看来那人也不狠绝之人!”

    再说苏青一道疾行,三日后方才来到翠微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翠微镇本来就属于浮云派辖下的仙镇,苏青决定去沁竹园看看,然后收拾一番再回浮云山。

    进入翠微镇后,她直奔向沁竹园。

    打开上房房门之后,苏青依例先向丹房而去,结果一开门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背影!惊喜之下竟然不知如何开口。

    “你叫苏青是吧?把圣玉给我!”那张跟孙仪生的一模一样的脸上,那似笑非的表情却让苏青一下子想到一个人!

    “苏青,我怎么看你有一丝熟悉之感呢?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那人一身气息收敛的极严密如若枯木一般,他饶有兴趣的打量苏青一眼道。

    若是在前世,这样的话很可能会被误认为搭讪之意,不过,从这位跟孙仪一胎同胞的兄长身上却不合时宜。

    他们却是见过面,只是这位未曾注意到苏青罢了!当年,在东皇派附近的小山涧里,苏青还曾摆了他一道。

    没想到这人今日会特地在此地等她!想起他之前的所为,苏青不禁为孙仪担心起来。

    孙义自筑基有成悄然离去之后,一直杳无音信。如今私下里欲将他除之而后快的胞兄却莫名出现在沁竹园——苏青不敢再往深处想。

    这一切念头只在转瞬之间,那跟孙仪如同生着同一张面孔的修士已欺身上前。一脸玩味的看着苏青道“怎么,不愿将圣玉还我吗?”

    苏青正准备向后退一步,结果却发现自已根本动不了!

    一种十分危险而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界域!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深陷对方的界域之中!

    想当初那青衫人也只是特定的地方才能开启界域将算已自困住,而这个人竟然可能随地开启界域。

    见苏青一幅十分平静的表情,那张跟孙仪生的一样的脸上现出一摸异色“呵,你这个筑基女修还挺镇定的嘛!年过一甲子方才筑基,四灵根!”

    说着说着,他脸上现出嫌弃的表情“若不是这资质,修为太差。就冲这份定力我也——”说到这里,又看了眼苏青那张经过化妆易容的脸不由摇头“这容貌也太入不得眼!”

    虽然知道他并非孙仪本人,但是从生得跟心仪之人一模一样修士的口中听到这些话,苏青还是忍不住伤心失落。

    她心慕孙仪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近四十年!

    “你特地在这里等我,就是为我手上载着鼎炉之法的黑魔玉吧?”苏青努力平绪翻涌的情绪,自以为沉静的开口。

    但她那语气中依然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怅然若失之感。

    身为法力强大远超筑基的修士,那人自然可以感受的到,他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不是深痛鼎炉之法吗?怎么为这般舍不得那圣玉?”

    说完。突然仰天大笑“是啊,圣玉为我,恩,为天所眷之物,怎么会有人欲毁之而后快呢?不过,你对圣玉可真执着啊!不但以心头血相饲,没了灵力还千里追袭——”

    苏青没想到这些他竟然全部知道,不由惊然问道“你如何得知这些的?”

    “自然是你手里的拂尘了——”他笑着指了指苏青手里的拂尘纵声笑道。

    苏青难以置信的盯着手里的拂尘问“你对莫言真人作了什么?他——”

    那人好笑的看着苏青问道“莫言?胡家那个迂腐的结丹修士?他还好好呆在胡家呢,我怎么会对他如何?”

    说完,他突然脸色一变沉声道“快把圣玉拿出来吧!我知道你手有两块!那初在洛城林家那块一并给我!”

    一开始听说自已手里有两块黑魔玉时。苏青心里一惊暗道这人也太神通了,竟然还知道在洪家庄所得的那块黑魔玉也在自已手里!但没想到他说的竟然是洛城林家。

    “我手里只有一块从刚从朝阳宗隐真手里抢来的黑魔玉,至于在林家确实曾见到过一块类似的黑玉,不过未从洛城便被人神鬼不知的盗去了!”苏青看着他神色平静的说。

    说完,心念一动,那闪色妖异红光的黑魔玉便从其怀里冲出。正欲遁逃之时被那修士一把握住。

    只见那黑魔玉一入其手,上面的红光咋然没入其体,那散发着强烈妖异之息的黑魔玉骤然变得如同普通黑玉一般!

    没想到这人竟然能直接吸取黑魔玉中的邪异之法!

    那人一边把玩着看上去已失的宝气的黑魔玉,一边若有所思的盯着苏青问“你手里当真只有这一块圣玉?遗失在林家那块被谁得去了?”

    当年,本来是孙仪无意中在林家捡到一块黑色玉佩。当时他曾说过这玉佩不一般,想必就是这个口中所说的黑魔玉。

    那黑色玉佩苏青也曾见过一次,现在想来,上面确实有股跟黑魔玉一般无二的气息。只不过要淡的多。

    她不愿孙仪牵涉其中,只对其深不可测的胞兄讲当初是自已无意间捡到那玉佩,后又在洛城无故失踪。

    “你说你看到一只黑猫曾破禁进入过院子,然后,你的圣玉就莫名失踪了?”那人神色凝重的盯着苏青。

    “正是如此!说实话那块玉佩相较这一块差了太多,又无功法记于其上。连这个我都给你了,没道理独拿着那个于我无用的玉佩。”苏青神十分坦荡的说。

    那人盯着她看一息,突然将手覆于其顶,不过几息功夫便和颜悦色的对她说“果然没骗我,没想到你这个小修士还颇有些身家嘛,身上除了灵石就上品灵丹啊!”

    当他的手覆在自已顶上之时,苏青心一阵狂跳以为他要对自已施什么邪术,却原来只是以此探查自已的身家。

    还好,身已自怀仙果园空间之事没被察觉!

    想着想着,只觉得眼前一花,再醒过来后发觉自已竟然伏在丹房的长几上睡着了!

    苏青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腕。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她立在丹房想了半天也没想到。

    她从发髻上抽出那根从不离身的桃木簪,回到卧室在门外布上阵法禁止,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

    进入空间后。她环顾上仙果园空间仍然一如往昔般灵果飘香,青鸟正在不远处奋力啄着一颗红艳的朱果,见她进来只回头看了眼。

    原娇依然如缩在其本身那截柳木之中。

    灵药园中已有不少灵草已可以入丹,田边还整整齐齐放着一堆已成熟的灵草。比之前扩大许多的灵潭边上生着那棵千年紫灵芝。

    “苏青,你不是已寻到上半部鼎炉邪法了吗?怎么没带进来跟这半部一起销毁?”青鸟吃完朱果。飞到她跟前问道。

    闻言,苏青只觉得头脑中一阵锐痛,她感觉自已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就是那块自已千辛万苦寻来的黑魔玉!可当她将那个最贴身的储物袋拿出来时,却发现本应该在里面的黑魔玉不见踪影!

    “怎么会不见了?我明明从隐真手中抢出来了!”苏青将身上所有的储物袋都番了个遍也未寻到那块载着上半部邪法的黑魔玉。

    青鸟一改往日暴燥易怒的脾气,破天慌的没骂她而是幽幽的说“魔将归位,得而复失,看来天意如此啊!”

    接着,它竟然安慰起一脸茫然的苏青“你也莫太在意那黑魔玉了,至少它们不在寻常修士手里的话,那鼎炉之法一时还兴不起来。”

    说起来黑魔玉虽然霸道异常。但却有一点好处只要记载其上的法术,无法再拓下来记于其它地方,修行此法的人只能自已修行,无法直接将此法传于他人。

    只有以黑魔玉现身才能修行此法,这也是当时为何胡原一定让其子当面行那鼎炉之法,为得就是如此。

    所以,每一部刻于黑魔玉上的功法,其法力都无比强大。有些甚至十分逆天。

    现今,苏青纠结的并不是去寻黑魔玉良久却无功而返,还差点失了修为。而是她根本想不起来那黑魔玉是怎么不见的!

    苏青拿起那枚被青鸟衔到一颗灵果树上放着的黑魔玉沉思良久。决定先回山门将朝阳门之事回癛师尊之后,再寻黑魔玉的下落。

    一直热心撺掇她寻黑魔玉的青鸟倒是一反常态劝她先将此事放下。

    待苏青在空间改换成女装出来之后,正好现见玉天枢慌慌张张的从处面奔回来。

    “原来是苏青!怪不得我闲来无事卜了一卦占出沁竹园——今日有贵客降临,没想到却是苏青你回来了!”玉天枢看到苏青从上房出来。十分惊讶的说。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突然记起自已回到沁竹园时,那黑魔玉还在身上。结果,在丹房睡了一觉便不见了踪影,难不成那黑魔又自已逃遁了不成?

    鉴于上次亲眼见到黑魔玉逃遁,苏青越想越觉得有此可能。看来。那邪物可能是感应到自已欲将其毁灭之意,竟然自行逃跑了。

    只是不知它到底会落到何人手中。

    “苏青,你这两年来可真是名声大振啊!”玉天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

    苏青愣了下问“此话怎讲?”自已这两年来历经九死一生,差点修为不保,怎么扬名立万的?

    玉天枢突然靠近她神神密密的问道“听说你从胡家得了一部可修至元婴的神法?”

    “这事儿你都知道了?!胡家为那邪法可真下不小功夫啊!”苏青不由冷笑道。

    听她这么说玉天枢有些云里雾里“到底怎么回事?什么邪法?胡家难道有邪修?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几乎整个修真界都在找你呢!”

    苏青苦笑着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说“那我岂不成了大家眼中的恶人?胡家修士在修行采补之术时被我撞破,结果导致那邪法遁逃。可能那修士为了逃避责任才将功法丢失之事栽赃到我头上吧!”

    玉天枢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事情的真像竟然是这样的?这胡家人也真能颠倒是非!我还以为是什么神功仙法可修至元婴呢,原来竟然是一部鼎炉邪术!”

    接着,他紧张打量苏青一眼说“苏青,外面那些不明真像的世家,宗门都在到处找你,为安全期间,你还是先回宗门躲躲吧!”

    苏青点点道“多谢你一番关心,我也正有此意,我这就回宗门去。你最好也莫将胡家修鼎炉之法的事情说出去,否则修真界怕是——”

    玉天枢连连点头“我自是晓得,若真是传出去不知多少修士明里暗里掂记着呢,到时候找你麻烦的人怕是更多。”

    刚从翠微镇出来,苏青正准备激发灵器,只见一位练气八层的修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喊“那位妇人留步!将手里的玉簪拿来!”

    苏青看了眼手里本来打算用御行的雪玉灵簪失笑道这修士倒是识货,自已刚拿出这雪玉灵簪,还未曾激发他便跑来讨要。

    她谈然看了眼那近至身前的修士,哂笑一声御器而去!

    “哎,你——”看着空中已不见人影的女修,这修士突然想起前些日子修真界流传的那位盗取修仙世家胡家仙法的女修,也是平日灵力毫不外露之人!

    想到这里,他立刻激发手里一张灵符。

    再说苏青看着巍峨的浮云山,心里不禁升一起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之感,这两年多,因那黑魔玉,她一起在外隐姓埋名,特别是失了修为的那段时间犹为难熬。

    如今,不管胡原怎么恨她,也不敢公然到浮云山来要人。

    就在离浮云派只有一箭之地时,苏青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三位筑基修士向她追来!其中两位筑基初期,一位筑基中期修为。

    哼!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胆大,敢在浮云山前打她的主意!

    于是,苏青不由加快御器速度。刚行至山门前那片小树林,便被那三名筑基修士拦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