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 情愫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八章 情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看了眼以树林布成的隐灵阵法,不由心下了然:原来这些人本来就打算在此地截住她,在次,借着小树林为隐以对她下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想到这里,苏青非但未停下,而是直接向前冲去。那位筑基中阶修士见状,挥手一张巨大的灵网朝她扔过来。

    另外两个筑基初期修士她祭出灵器冲她而来,苏青冷笑一声,将那异火凝于指尖,随手一划,那灵力凝成的灵网被从正中破开。

    就在破开灵网的一瞬间,那位筑基中阶修士手持一把灵剑已欺身近前。苏青身子向后掠正欲躲开,正好入撞入一位筑基初阶修士的缚灵环中。

    看着那把离自已越来越近的灵剑,苏青正欲遁入仙果园空间,只见那灵剑堪堪停在眼前,那位手持灵剑的筑基中阶修士看着她开口道“你就是苏青吧?我师兄弟今日并不想与浮云派结仇,只为救取胡家那绝世功法而已,苏道友不会为难我等吧?”

    “像你这样把人堵在我浮云山前,手持灵剑相逼迫浮云派弟子,可是要与我浮云派为敌不成?”随着一声清朗的声音传来,洛阳手持一把火红的灵扇自天而降!

    接着,只见四周一空,那由小树林所形成的绝灵阵法,立时被打开!浮云山山门大殿立时出现在眼前,只听掌门人一声清斥“何人来我浮云山外叫阵?!”

    那位手持灵剑指着苏青的修士不由双眼发软,收了灵剑夺路而逃!洛阳见状,将手里的火灵扇激发,只见一只斑斓大虎呼啸而出,直冲那逃遁的三人追去。

    “多谢洛阳师兄及时出手相救!”苏青冲已赶到跟前的洛阳深深施一礼道。

    洛阳将手里的火灵递给她说“大家都是同门,既然看到了就不能任由外人在宗门大门口欺负你。”

    苏青抚着灵力充盈,品阶更上一层的火灵扇欣喜不已“洛阳师兄,这火灵扇你祭练完成了?对了,那角虎——”

    她突然想起追着三位筑基修士而去的角虎之魂,不由出声问道。

    “那虎魂可追敌于千里之外。这些人也太胆大了些竟敢在此对你不利,给他们些教训也好!”洛阳看着她轻笑道。

    闻言,苏青方才放心,两人并肩往宗内行而去。

    一位头戴轻纱帷帽。身着黑衣的女子隐在小树林后,看着那一双如谪仙般的修士拾阶而上,往浮云派行去。

    身姿挺拔,气非凡的男修微微侧向那背影欣长挺秀的女修,两人不知说些什么。不时的相顾而笑。

    可能跟着洛阳一起的原因,自进入山门起,门中弟子无不对她行注目礼,一路走来,苏青感到十分别扭,急于回云中涧。

    偏偏洛阳一直不急不慢的跟在她身边,对身边那些上前见礼的弟子视若未见。

    “苏青,你去桐城胡家,到底所谓何事?外界那些传言——”一路上洛阳向她讲了不少她离开后宗门所发生的事情,见附近没有旁人。他才终于问出口。

    苏青暗自失笑,他还以为洛阳不知道她去胡家盗取功法之事呢!本打算回到洞府之后再告诉他,没想到他也早已知晓。难怪一直跟着自已,看来也是好奇心作崇吧!

    想到这里,苏青从发髻上抽出雪玉灵簪道“此事一言难尽,不如洛阳师兄你随我去云中涧,我再细细跟你述说?”

    “那好,我正好近刚出关,去你那里透透气也好!”洛阳十分爽朗的应道。

    待二人一起行至灵草峰时,洛阳提醒苏青道“你既已从外面游历归来。待回去梳洗过后,先来拜见下玉阶真人。”

    听他这么一提,苏青突然想起她曾应过朝阳门之事,于是便对洛阳道“洛阳师兄。不如我这就去拜会师父——”

    “也好,这样也显得你心诚,一回山门立刻前往师尊处报备,我正好许久未曾拜见过玉阶师兄跟你顺路一道前往。”洛阳十分随和的应道。

    苏青本来还以为她突然去灵草峰拜见师父,洛阳师兄一定会心生不悦,从而识趣的先行离开呢。没想到他竟然也打算拜访师父。

    谁知,两人来到灵草峰大殿后,却被告之玉阶真人正在闭死关,不见任何人。

    “这位师弟,你可知师父他此次要闭关多久?”苏青叫住一位守在大殿外的弟子问道,那练气五层的弟子立刻恭声道“回清华师叔,当日峰主闭关时有谕令道,多则五年少则三年方才出关。”

    苏青一听,心想她答应朝阳门之事,可能是不成了。

    不过,她还是接着问道“我一直在外游历,不知师父他何时开始闭观的?”

    “回清华师叔,峰主自半年前开始闭关修行。”这位弟子的话让她对援助朝阳门之事,彻底失的希望。

    若无师父这个身为一峰之主的结丹长老支持,宗门根本不可能听自已一介筑基弟子之言,冒着开罪玉隐宗的代价去跟朝阳门有所牵连。

    见苏青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刚进入云中涧那熟悉的小院,洛阳忍不住关切的问她“苏青,可有什么为难之事?”

    苏青叹了口气把朝阳宗欲投诚宗门以求庇佑之事跟他说了一遍,末了才问道“洛阳师兄,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揽下这等大事?可是那玉隐宗做事也太过霸道。”

    洛阳沉喑片刻方才郑重的说“你也没有错,既然遇到了就是你的因果。况且,你也只答应帮他们问过师尊而已。至于此事成于不成,哪就不是你一个筑基弟子所能决定的。纵然朝阳门最终为玉隐宗所收,你已为之做过努力也可以问心无愧!”

    听他一言,苏青郁结的心事不由豁然开朗!

    一直以来,她都为自已当初没有一丝把握便答应隐玄求浮云派庇护而隐忧。其实,她自已对此事根本无一丝决定权。

    但她见隐玄为此激动不已时,心里更加害怕万一此事不成,害他白欢喜一场。

    如今听了洛阳所言,她才明白,当日隐玄心知若玉隐宗真的动了将之收回之心,纵然有浮云出面。也不可能逆转。

    只不过从苏青哪里得到此念想罢了。

    一个连结丹修士都没有的宗门,若被有几位元婴大能坐镇的大宗门盯上,除了被招安,只有被灭门。

    “你说什么?胡家竟然修练鼎炉邪法?那胡原还因此结成金丹?”听完苏青关于盗取胡家神功传闻的解释之后。洛阳惊然问道。

    苏青点点头道“正是如此,不过此法霸道异常,若无功法在手,纵然修过此法之人也无法授于其他人。”

    “这样也好,只是那法术难不成生出灵智?竟然会自行遁走!”洛阳依然感叹不已。

    苏青叹了口气道“这次真的是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一时是不会现身,只怕又有不少女修被祸害了!”

    洛阳挑了挑眉关心的问“我听外面盛传你从胡家结丹长老洞府盗出那邪法,苏青,当初你一定也身受重创吧?”

    苏青淡然一笑道“恩,若没有得到——哎,若不是气运好,说不定早已陨身了!”她本想说若无贵相助,可刚一想起莫言真人,苏青突然觉有些莫名的赌心,不由改了口。

    自从沁竹园出来之后。她总看着莫言送的拂尘有些别扭,干脆收入储物袋中不再拿出来。

    虽然苏青说的轻描淡写,不过洛阳能听出其中的惊心动魄九死一生!看着苏青用淡然的口气将自已所经历的惊险轻轻带过,不禁有些心疼。

    “苏青,你最近还是呆在宗门不要出去了!”洛阳心思转了转由衷的劝道。

    苏青沉思片刻方才开口“若无必要我也不想出去,无端招人算计,不过当初应了朝阳门之事,总要对人家有个交待。”

    闻言,洛阳微笑着说“正好我过些天准备出去游历,不如顺道前去朝阳门一趟。替你传个口信如何?”

    “洛阳师兄你意欲往何方而行?这样不会误了你的行程吧?”听到这个建议,苏青确实有些心动。

    其实,短时间内她也不想再出宗门,一来是外面盛传她盗取胡家圣法。只身出去可能会招致许多危险。

    更重要的是她修为刚刚恢复,也需要一段时间用来稳定修为。

    洛阳十分爽朗的笑道“我此次出去游历,主要是为了开阔心境。近些年一直在宗门修练,一直未有出去过,感觉心境有些停滞。至于游历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去朝阳宗传个口讯还是可以的!”

    闻言。苏青十分开心的说“那就有劳洛阳师兄了!你若见了朝阳门掌门人替我说声抱谦。”

    两人就此事达成共识之后,苏青突然感觉从心底轻松了不少。

    洛阳只在云中涧停了一天便匆匆赶回主峰,望着他远去的身影,苏青突然感觉自已一个守着偌大的地方实在有些孤单。

    不禁有些怀念当初洛阳还是王师弟时,两人相依为命的时光。

    不过,自从洛阳筑基之后,由王师弟变成王云洲起,他们之间那种感觉好像一去不复返了。

    他又恢复往日天之骄子的身份地位,而苏青筑基之后也成了一峰之主的亲传弟子,两人都成了宗门风云弟子后,交集反而越来越少,她心里还是很怀念之前的那些平淡温馨的日子。

    可能因为拥有两世记忆,年过三十方才入道的原故。苏青跟一般修士个比少了一份锐气,多了份平和之心。

    也许正因为如此,在经历数次生死劫难之后还能保持一颗初心不变。

    比如,虽然曾在洪家庄被骗过一次,但在洛阳城再次见过黄宛时,苏青依然愿意相信她。同时慷慨赠于极品灵丹。

    也因此而得知那黑魔玉的下落。

    提到莫名消失的黑魔玉,苏青虽然一直对自已及他人说是它自行逃遁,但心底却一直不这样认为。

    她内心深处隐隐感觉回去沁竹园后曾发生过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从而导致黑魔玉消失。但如今她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在她莫名睡着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苦思良久无果后,苏青暂时抛开这件事,准备先闭关一段时间稳定下修为再说其它。

    在闭关之前,想起自已出去两年多,不知那灵草园如今怎么样了。于是,起身前往后山灵草园。

    她看着一畦畦灵气浓郁的灵草,如一队队列兵一般十分整齐干次,无一丝杂草。心里不由对洛阳多一份感激之情。

    想来在她不在日子,洛阳一定经常过来帮忙照料灵草园。一缕微笑不期然绽放在苏青嘴角,她将可以入丹的灵草采集下来。同时,将一些需要分株的灵草移入仙果园空间中。

    在灵草园忙活一个多时辰方将一整园子的灵草收拾好,刚回到小院便收到王师弟发来的传讯灵符,说他准备明日午时出山历练,问苏青关于朝阳门之事还有何要交待的。

    想到师父如今还在闭关,朝阳门之事,她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苏青叹了口气随手回一张传讯灵符给洛阳,交待他按原定计划把话带到即可。

    “师姐,你看,那位前辈不是洛阳师叔吗?”一位练气七层的女修指着一位在山门前徘徊的筑基修士对身侧一位同为练气七层的弟子说。

    “是啊,洛阳师叔都在山门前快两刻钟了,看似在等人呢!……”旁边一位女弟子应声道。

    几乎整个主峰的女弟子都跑出围观这被誉为修真界第一修士的洛阳,平日里这位貌若天人,修为卓越的天之骄子绝少现身,纵然现身也是惊鸿一现。

    但自昨日亲自迎接那位灵草峰丹术过人的清华,两人并肩而行让不好弟子大饱眼福,没想到今日竟然又在山前逗留这么久。

    洛阳皱了皱眉头,往灵草峰方向看了一眼,不见有任何人赶来的迹象,不由叹了口气怅然若失的御器而去。

    一出宗门,洛阳便恨恨的将手里那张只写着寥寥几字的灵符撕碎随手丢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