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公然悔约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公然悔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且不说陆培满腹心事的回到自已的洞府,且说吕秋儿如今正躺在一位全身包裹在一件黑衣斗篷里的黑衣人怀里,娇媚的问道“我做的怎么样?”

    那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道“做的好!”说着随伏身吻向怀中那娇俏的人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个月时间很过去了,苏青终于寻出一件拿出给梅仙子双修大典当礼物的法宝。她用当初从胡柞手里学来的将鲜花入灵玉的方式,经过两个月时间用并蒂花嵌入上等灵脂玉中,做成一套灵气盈然的首饰。

    虽然品阶不太高,但却十分美丽清雅,寓意也好。

    当她拿出来给前来寻她的洛阳看时,被其毫不吝啬的盛赞不已“苏青,没想到你倒有这等巧思!竟然不用灵力便将那灵花融入灵玉制成首饰!”

    苏青有些得意的说“呵呵,这也是从他人手里学来的呢!漂亮吧,你说梅仙子会不会喜欢?”

    洛阳指着那淡绿色的并蒂花道“这套首饰做的确十分精美,难得是这并蒂花用也巧妙!她一定会喜欢的。”

    看着苏青开心的笑颜,洛阳不禁有些恍神苏青一直都是这样,做事首先想到的是合时宜,而不是所做事情的价值。

    这一点恐怕整个修真界没几个人能做到。若是送礼大家想首先是体面,价值,而不是对方有没有用。

    除非是特别好的师兄弟才能这般为对方着想的吧!

    想当初他跟苏青还不熟悉之时,当她得知自已畏寒之时,就很热心的帮他。在他所居的房间放了两个炉子,整间房子都暖融融的。

    当时,甚至连自已都不知为何一到冬天会那般难熬!可苏青却自想出了办法。

    “洛阳师兄!你又发什么呆!我问你来寻我有什么事吗?”苏青出声打断他的思绪。

    “呃,我想来问你十日后有时间一起去朝阳门参加隐玄的双修大典吗?”洛阳面色一红,轻声道。

    苏青眉头紧皱问道“十日后?怎么这么巧?十日后是梅岭跟玉林的结侣大典,我跟乔晓嘉都约好了一起前往呢!”

    洛阳也有些不可思义的说“倒真的很巧!难不成十日后那个日特别好不成?”

    苏青突然想起洛阳曾说过,当初隐玄之所以能跟赵冬语结成道侣,除了他在中间挂线之外。最重要是雪原点头同意。

    “隐玄双修大典的日子是谁选的?”苏青若有所思的问道。

    洛阳不疑有他随口回道“是赵冬语的兄长,雪原道友亲定的。怎么,有何不妥?”

    苏青微笑着摇摇头道“没有,只是好奇问问而已。”

    “苏青。你准备了什么礼物给梅岭?”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乔晓嘉还在院中,便朝苏青叫道。

    见她进来,烟儿很有眼色的跑出去捧了一杯她最喜欢灵花茶来。

    苏青将放在手边的那套并蒂花首饰首拿给她看,乔晓嘉一眼便喜欢上这套淡雅精美的首饰。直嚷着要苏青也给她做一套来带。

    见两人在一起热烈的讨论起女修所喜的首饰衣物,洛阳自觉插不上话。于是很便起身告辞。因乔晓嘉来访,苏青便吩咐烟儿送他出门。

    “苏青,你说赵春秋给其妹选个跟梅岭同一天结侣有何用意?”当苏青将赵春秋为隐玄双修大典选日子的事情跟她说后,乔晓嘉不由疑惑的问。

    苏青白了她一眼说“你难道不知赵师兄一直很中意梅仙子吗?他之所以选这个日子,很明显就是找个理由不参加她的双修大典,免得伤心难过。”

    乔晓嘉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有道理!这样也确实不用触景伤情。”

    此时,天玄宗送嫁的銮车已在路上,为显隆重那銮车以九只九尾灵凤拉车。以彩虹搭路在空中缓行。

    銮车所到之处霞光万道,銮凤和鸣,一派神仙气像!

    而此时玉隐宗上下一片喜色,长明真君亲自出山坐镇布置双修礼台。

    到处张灯结彩,宾客如云,人声鼎沸。欢声贺语不断。

    作这主人的陆培倒是成了门中最闲的人,近日里他一直呆在自已的洞府闭关,直到掌门人差人送来大红色吉服。

    看着那刺眼的红色,他突然想起许久未见的吕秋儿。若是得知自已明日跟他人结侣,她不知会不会伤心。

    陆培不自觉的沿着山路来到后山。这里曾是他当年下决心不再见她之地!半年前也是在这里,秋儿突来寻他。

    “你心里还挂着吕秋儿吗?”一个全身裹在黑斗篷里,面上覆着一个木质面具的男子神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当苏青跟乔晓嘉一直赶到玉隐宗时,才刚刚破晓。梅仙子的銮车还未到。玉隐宗上下一片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敢问两位仙子从何而来?”一位练气八层弟子,从挂着红色琉璃灯盏的山门回事房出来。

    待两通了宗门姓名之后,这位练气八阶弟子亲自引二人入山门。

    玉隐宗跟其他山门有所不同,它的山门大殿并未建在玉隐山上,而是在山前的平地所建,所以一进宗门便直接看到不远处那个高大的楼台。

    “这便是玉林师叔今日跟梅岭仙子结侣的高台!”那弟子指着高耸入云的巨大楼台道。

    围着楼台四周也搭起几坐高楼。供前来观礼的宾客休憩。

    没想到为迎梅仙子玉隐宗也是下花下大力气,这高台纵然是结成金丹大典也没这般气派张扬!

    “师祖!玉林师叔不见!”一位筑基中阶修士慌张的跑到正在玉隐宗大殿坐镇的长明真君面前道。

    闻言本来刚端起玉杯的长明真君手一松,那玉杯直接掉到地上,一声清脆的玉碎之身传出殿外。

    紧接着一阵令人无数呼吸的威压自殿内发出!使得陆续到达观礼台的各宗门修士不由为之一窒!苏青感觉膝盖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仅一瞬间,那威压突然消弥于无形!众宾客见状大为不解,不知玉隐宗哪位大能动怒!因为,在刚才那霎那间,大家感觉到一股无以言表的愤怒之意!

    苏青心头一紧,没来由的感觉今日梅仙子的双修大典可能会有波折!

    此时,看着空荡荡的洞府,长明真君怒火冲天的问守护陆培洞府的第子“玉林去哪儿了?!”

    那位伏在地上的筑基中阶修士颤声回道“禀师祖。玉林师叔昨日申时还在洞府,之后弟子见他去了后山玉桦林——”

    长明真君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然后呢?他一直没回来?你为何到现在才来告诉我?”

    那弟子抬起头肯定的说“后来,弟子亲眼见玉林师叔又回了洞府。可是,就在刚才弟子准备催他换服。进去一看洞府已空无一人!”

    待那弟子感觉面前威压消失,才发觉长明真君已不见踪影!他揉了揉跳动不已的太阳穴,良久才从地上爬起来。

    怒气冲天的长明真君担忧的看了眼空中闪现五彩朝霞,想起不见踪影的玉林,心中如在烈油中烹一般!

    他咬了咬牙从怀里拿出一柄古镜。将手覆在其上。以灵力激发。

    只见那原来平平无奇的镜面如水纹般荡开,接着,陆培出现在境中。

    他像是漫无目的得来到这里,突然镜中一闪,他竟然凭空消失了一般!那镜中徒留一片静悄悄的玉桦林。

    长明直君冷哼一声“看来是有人故意破坏我玉隐宗的大事!竟然公然在我门内用界域!哼!莫以为如此我便寻不到人!”

    说完,将手轻轻一招,一盏玉灯破空现于其睛前。他闭了闭眼,良久方才张开,目中一片坚毅之色“玉林,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宗门如今到这种地步。你还是这样一意孤行!不要怪为师心狠!”

    说完,挥手那盏十分明亮的玉灯熄灭!

    正跟吕秋儿滚作一堆的陆培突然感觉到心口一阵锐痛,从吕秋儿身上滚下来,身子痛苦的缩在一起。

    吕秋儿正要起身,感觉一阵劲风刮过,接着身才缕的自已莫名飞出门外几里远!

    当陆培再次睁开眼时,看到长明真人那双几欲喷火的面容,不由心底一颤!

    看着衣衫不整陆培,长明真君强忍怒火扔给他一套衣服淡声道“快穿起来吧!不要误了吉时!”说完吩咐洞府外面的弟子道“去长生殿将玉林的魂灯点上!”

    本来突然被抓回来心怀忐忑的陆培听闻此言,顿时想起昨晚那黑衣人跟自已所说的话。不禁怒从中来,他大声朝已经远去的长明真君质问道“真君,请问我今日一定要作棋子跟天玄宗连姻吗?”

    闻言,本来稍稍熄下去的火气又噌的一下子窜上心头!长明真君回首将手一挥。隔空扇了陆培记耳光!

    “呵,好,打的好,你今日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大典!”陆培伸手抹一把嘴角流下的血渍笑道。

    长明真君狠狠的盯着他说“你明白最好!我只前真是太过纵容于你,结果竟然溺的你如此胆大包天!好了,吉时已到。快出去举行大典吧!你给我听着,好好将大典完成。否则,别怪我下狠心将你逐出师门!”

    陆培木然的看着远去的长明真君,耳边响起黑衣人的话其实,当年你的父亲被玉隐宗所利用,而死在落仙山。

    玉隐宗之所以将你悉心养大,为的之不过是你能为宗门谋求利益尔。

    一丝绝然的冷笑爬上他的唇角,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师门以及长明真君的恨意!突然,心口一颤,想起正跟自已欢好的秋儿,如今也不知怎样了。

    想到吕秋儿,他一片冰冷的心意方有一丝柔情。昨日秋儿一直在玉华林外等着自已,原来,她也一直深爱着他。

    当五彩朝霞铺满整个玉隐宗上空时,长明真君御风而起亲自高喝“吉乐,起!”一座玄浮于空的云台突然出现在空中,四响声一阵悦耳的乐声。

    随着那动听的弦乐之声,一辆由九只凤鸟拉的銮车从空中彩虹桥上缓缓驶过来。随之,玉隐山最高处数百中灵雀冲天而起!一时间,空中百鸟朝凤,鲜花盛放。

    苏青看着神色淡然的向那銮车而去的陆培,突然感觉其神色有些不对。正欲跟身侧的乔晓嘉说一声,只见梅仙子已弯腰从銮车上下来。

    看着两个如同谪仙一般的人儿,苏青努力压下心中的惶然,跟众宾客一起身起向两人祝贺。

    长明真君亲自现身接待了前来送亲的玉树真人,同时也是梅仙的大师兄。

    待两方长者皆入座之后,玉隐宗掌门人玄灵真人正欲开口宣布双修大典开始之时,只见陆培上前一步扬声道“各位前来观礼的长辈,道友,多谢你们拔冗前来参加我的双修大典!”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接着道“但是很抱歉,我今日不能跟梅岭仙子结为双修道侣!因——”

    “胡闹!玉林,两宗缔结好合不是闹着玩的!你莫要胡说,大典必须继续!”长明真君一挥手将他们二人隔离出来,面不改色的冲他大吼。

    只见陆培冲他诡异一笑,长明真君见立于其身侧的梅岭淡然道“是我累了贵宗的玉林师兄,既然玉林师兄无意无我结侣,那么我们之间的约定就此作罢!”说完扬长而去。

    玉林见梅仙子决然离开,他心里一时间突然涌上一丝愧疚之意。不管怎么说,在这场突变之中受伤害最大的都是她。

    但一想到一心等着他的吕秋儿,他心里那丝愧疚很快消散!

    长明真君看着一众讶然的宾客,知道刚才玉林的话他根本没能拦的住,玉树真人已挟众天玄宗弟子来到他面前质问“长明真君,你们玉隐宗真的是欺人太甚!今日若不给个说法,我们天玄宗决不会善罢干休!”

    长明真君此时也顾不得排元婴大能的架子,亲自过来给他们陪礼,并苦劝梅仙子莫要计较玉林的疯言颠语。

    同时,逼迫着陆培上前去跟梅仙子赔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