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破阵得救二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破阵得救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谁知刚一进入山洞便被两个凭空出现的筑基修士困住!

    “没想到又撞进来一位美人!”一个令人作呕的声音随之传入耳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梅仙子冷然一笑,突然出手。

    一枝梅树迎风而长,朵朵绿梅随之盛放!不等那些修士近前,枝上繁花便将其团团围住!接着一手祭出一件梅花玉铛,将冲上前的两人逼至角落里。

    随后看到乔晓嘉被一张灵网困住,一位生的十分猥琐的修士正欲对其下手。见她过来,立刻回身施法相对。

    结果,还未出手便被梅仙子一招落梅化雪制住。

    上前将乔晓嘉从灵网上解救出来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苏青呢?你们没有在一起吗?”

    乔晓嘉先踢了一脚,已被梅仙子用捆仙绳牢牢绑住的那个,欲对她行不轨的修士,方才回答“苏青,对,苏青还被因在这几个人布的阵中!梅岭,你快救她出来!”

    梅仙子点点头对她说“这几个人交给你处理,我现在就开始寻出阵法之踪救苏青出来!”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玉色的阵盘在山洞内仔细搜寻起来。

    乔晓嘉先将这几个筑基修士暴打一顿,然后封了其半个月的灵力,随手将四人丢到附近十分盛行男风的平城。

    当苏青被梅仙子破阵放出来后,见乔晓嘉不在洞内十分担心的问“梅仙子,乔晓嘉她怎么样了?是不是还被因在阵中?”

    梅仙子淡然笑道“她啊,亲自去教训将你们困住的那四位筑基修士了!”

    闻言,苏青方才呼了口气谢道“多谢梅仙子及时将我从那阵法从解救出来,否则我快要灵力耗尽了!”

    在阵法之内还不显,但一了阵法,苏青便感到一阵虚脱之意。再一查才发觉丹田内灵力已耗尽!

    梅仙子本欲开口,见苏青面色十分苍白,像是灵力不继的模样。便十分关切的问“苏青,连日被困那凶阵之中,你是不是灵力不继?你快服下灵丹打坐恢复修为吧!”

    苏青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瓶上品聚灵丹服下之后,开始就地打坐恢复丹田。

    当陆培再次睁开眼之时,发现一个十分冷清的背——坐在自已不远处小心看顾着一炉灵药,时不是以手里的灵扇打几下。

    一股浓郁的药香传入他的鼻中。

    陆培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些什么。干脆又闲上眼。

    为什么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不是秋儿?几日前他被长明真君一寸寸废去经脉之时。那种巨痛比筑基之时,拓展经脉更难以忍受,他就是心里念着吕秋儿才熬住没出声,直到最后晕过去。

    结果,待他第一次醒过来后欣喜若狂。因为他发现自已被宗门弟子丢到距吕秋儿所居之处不远的一处山凹中。

    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张玉符捏碎,这是他跟时常用来跟吕秋儿相会的玉符。

    结果,他伏在山石上等了一整天,都没等到吕秋儿前来。

    难道自已失了灵力那灵符也传不出去了吗?在伤心失望,以及浑身巨痛之下又昏了过去。结果,整整三天过去了,仍然不见吕秋儿的踪影。

    他将面前放着的食物艰难的扒入口中,这正是几十年未曾尝过的宗门弟子食物。不,是玉隐宗弟子所用的食物。

    想到这里。他将手里的灵米团子丢到地上。

    但是没了灵力的陆培自然无法再吸取天地之间的元气为已所用,所以,当他饿的实在受不了时,又将眼前的灵米团子捡了起来。

    看来,长明真君对自已还有一丝师徒之谊。可一想起他毫不犹豫的半自已修为废去。陆培心里又充满了愤恨。

    可能因为身上内伤太重,他只能座起身子却无法立起来。那天他亲眼看到吕秋儿从不远处经过。

    欣喜若狂的陆培大声唤她,可她却根本没听到。头也不回的径直离开。

    极度伤心失望之下,他又晕了过去。

    没想到再次醒来,发现救自已根本不是一直心念着的吕秋儿。而是他让其在整个修真界颜面大失,也伤之最深。最为无辜的梅岭。

    可能因为陆培身为修为之故,他醒来后梅仙子一直没有查觉。反倒是刚打坐收功的苏青,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对梅仙子道“梅岭,你来寻我是为了陆师兄吗?”

    梅仙子面色一暗低下头道“正是。当初陆培他被废修为后逐出玉隐宗。我怕他无人照料,会有什么三长两短。”

    苏青叹了口气大声道“所以,你放心不下,就一直在玉隐宗附近细细寻他?当初你在玉隐宗现身肯求长明真君不要抽取陆师兄的灵根,我以为你会就此放下他。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般念着他。”

    梅岭见苏青这般说,只得低下头道“苏青。我只不过从心所愿罢了!若说不怨他当众悔约置我于无比难堪之境,那也绝不可能。纵然如此,我还无法看着他受难而置之不理!”

    苏青状似无意的朝陆培所躺之地瞥了一眼道“梅岭,你是着像了,长明真君虽当众将陆师兄逐出师门,但他必竟跟陆师兄有着近百年的师徒师情份,不会说断就断的,一定会暗中着人照顾他,不致于让他真的陨命。”

    听闻苏青一番话,梅仙子愣了片刻道“是我心中一直放不下他罢!苏青,当我寻到他时,他发现其身人侧布着禁制,以防止野兽猛禽伤他。同时还有些玉灵米团子等食物。当时,我一边对自已说,玉隐宗不会伤他,同时却又不忍心他在野外受难!”

    “啊?陆培怎么也在这里?”乔晓嘉从外面回来,看着躺在一侧的陆培惊叫道。

    苏青看她一眼道“是梅仙子看不得他受难,悄悄把带到这里的。你快说说怎么处置那帮修士的?”

    乔晓嘉闻言,十分兴奋的说“哈哈,我将他们封了一时灵力仍到平城最有名的楚馆里去了!那里的老板见凭空出现这几个不错的货色眼冒绿光!哼,这几个东西竟然想着占我便宜!”

    听闻此言,躺在一边的陆培差点失笑出声,没想到生的天姿绝色的乔晓嘉,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梅仙子耐心的听她们说完关于处置那四个筑基修士之事,末了随口头问道“乔晓嘉。你可知这四个出自何门何派?”

    乔晓嘉一愣“啊?我竟然没拷问这个!要不现在回去打探下?”

    梅仙子失笑道“既然这样,就莫再去询问了,万一真的是大宗门弟子,反倒不好为难他们。这样以后他们回了宗门告状,被人追究起来也可以以不知者无罪之词开脱。”

    乔晓闻言击掌赞道“还是梅岭你说的对!哼,管他们怎么来历,既然敢惹我,就得报应加身!对了。梅岭,你打算怎么处置陆培?我看不如将他送给吕秋儿算了!他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此生非她不结侣吗?”

    苏青哂然一笑道“吕秋儿见他如今这个模样怕是不会见呢!”

    乔晓嘉转头看了眼因失了灵力而满头银丝的陆培道“可不是!吕秋儿那人最重皮像,如今陆培像个六旬老头儿一般,她怎么还会喜欢他?”

    六旬老头儿!陆培紧闭的双目一颤!怎么会这样?难怪秋儿当日不理他,难道是自已失了灵力之后颜色大变,以至于她根本认不出来了吗?

    “苏青,我知道你在入道之前一定有过奇遇,得天道所眷顾。是以,一向出手不凡,所以我肯请你看在我们当年在桃源镇上一起客居过的份上。救救陆培吧!”梅仙子突然抓住苏青的手肯切的说。

    苏青一愣,她没想到梅仙会这般肯求自已。

    见她没应声,梅仙子继续说“若是仍由他这样下去,说不定很快就会寿终而尽,陆陪他自幼入道。这些年来一直过的是修士生活,若是自此之后身无灵力,肯定很不习惯的,苏青,你就想办法帮帮他吧!”

    苏青叹了口气道“梅岭,纵然你不来寻我。见陆师兄这样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必竟,当年若没有陆师兄,我也不会入道。”

    接着,她郑重的说“所以。我一定会尽力帮他重新入道!”

    闻言,梅仙子长出一口气道“如今,我只能寻你帮忙,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苏青,你也是我唯一能求助的人了!”

    紧闭着眼的陆培心里掀起一阵惊涛他没想到纵然自已如今已没往日风姿,地位。修为,可梅岭还是一如继往的为情深如许,

    而一向不显眼的苏青竟然也曾得天道所眷顾,应下帮自已得新入道之事。看来,自已一直以来都小看她了。

    梅仙子将已煎好的药递给苏青过目“这是我从世俗药铺抓来的草药,你看看对陆培身上之伤可有作用?”

    苏青将那碗黑漆漆的草药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说“可以,这药开的很好,你拿去给陆师兄灌下吧!”

    “咳咳——”陆培闻言,终于忍不住张开眼。

    “哟,陆培,你醒了呀!梅岭,把药给他灌下吧!”乔晓嘉声冲梅仙子招呼道。

    谁知,梅仙子却将手里的药碗塞到苏青手里说“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说完转身离去,甚至没看陆培一眼。

    看着梅仙子消失不见背影,陆培突然感觉松了口气。同时,也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苏青亲手将那碗灵药递给陆培道“陆师兄,快将这碗药服下吧!你身上的伤势不能再担搁下去。”

    陆培接过那碗药一饮而尽,之后激动的看着苏青问“我真的还能入道吗?”

    苏青随着递给他一瓶灵潭水道“其实,我也不确实,先慢慢将经脉丹田养好再说吧!”

    陆培饮下一大口灵潭水道“苏青,你真的有办法帮我重新恢复修为吧?”

    苏青淡然一笑道“这个我没有办法,若是修复经脉丹田之后。再次引气入体成功后,能不能恢复修为就要靠你自已努力。”

    陆培知道自已如今的状况,能重新入道就很不错了,可是纵然能重新入道,如今他已年过七旬,若不能筑基成功的话,也没有多少寿元可活。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苏青,麻烦你给我一面镜子吧!”

    看着镜中容颜苍老,满头银丝的老者,陆培一时竟然不敢相信那就是昔日那个如谪仙般出尘的自已。

    对于容颜陆培一直都知道自已生的气质非凡,在一众同阶男修之中也十分出类拔萃。如今却在几日之间垂垂老去。

    他一定要恢复修为,否则这幅容颜怎么去见吕秋儿?

    若苏青知道他现在一直挂念着吕秋儿,一定会将吕秋儿的种种不是细说于他。

    “苏青,不如我们带陆培回宗门你的洞府为其疗伤?”乔晓嘉对正在认真给陆培配药的苏青说。

    “这个主意好!苏青,不如由我以天玄宗的名义护送你们回去?”梅仙子从外面进来道。

    苏青自然无有不从,如今因胡家造谣惑众说她盗其秘法,结果整个修真界大部分心怀不轨的修士都在打苏青的主意。

    所以,对她来说呆在宗门才是最安全的。此时,苏青才真正明白身为大宗门弟子的好处。若她还是一介散修,肯定每天东躲西藏的惶惶然的过日子。

    梅仙子亲自御器将苏青三人送到玉隐宗之后,便匆匆而去。期间,从未看陆培一眼。

    这让一心想着跟她认真道歉的陆培十分沮丧。苏青跟乔晓嘉两人明知他心中所想,鉴于之前其所为,也都装作不知。

    来到云中涧之后,陆培十分惊讶苏青一个一峰之主的入门弟子,洞府竟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院子!而且,整个洞府只有一个弟子随侍在身侧。平日里自已用饭还要亲自动手。

    不过,也因此陆培每日都能吃到苏青亲自烹饪的美食。让他有种又回到从前的感觉。记得五十几年前,他们在桃源镇上就是为她出手的美食所折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