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欲练神丹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欲练神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烟儿看着乔晓嘉期望的眼神,又看看苏青脸平静的微笑,方才开口说“半个月之前小谷曾发给我一张传讯符,说她想出去散散心——”

    “真的,符纸在哪?她有没有说要去哪里?……”乔晓嘉闻言立刻上前抓住烟儿的衣服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烟儿有些尴尬的又怀里掏出一个符纸给她说“乔师伯您请过目!”说完逃也似的跑到苏青身侧站定。

    乔晓嘉看着纸符上那熟悉的字迹,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些年来她自问对姚小谷已经够尽心,没想到她却背着自已悄然出去。

    苏青看着她那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安慰她说“小谷可能是修练之中出现了瓶颈问题,又怕你知道了担心她,所以才想着自已出去平静下。”

    乔晓嘉还是很失落的说“她修练之中遇到什么问题,不是可以去问我吗?身为她的师父,就是要指点她修行,心境,之类的呀!”

    苏青闻言暗自叹息看来乔晓嘉真的是太过在意姚小谷这个弟子了。不过,姚小谷本身也是个十分有主见的人。不愿一举一动总被人看着吧。

    特别是修至练气高阶之后,更加不愿被乔晓嘉时时提点着吧!

    “苏青,你说小谷在外面会不会遇到危险?她修为还不高,若是——”乔晓嘉还未从失落情绪中恢复,又开始担心起姚小谷的安全来。

    苏青不由失笑道“她又不是没有出去历练过,上次不是安然回来了?你想想当年我们做散修时,不过练气中阶修为,还不是也活的好好的?不要再担心了!”

    送走依然忧心忡忡的乔晓嘉后,洛阳从东厢房出来摇摇头对苏青说“乔仙子对她的那个弟子管得也太过了吧!只是出去没跟她报备都紧张成这样,平日里还不知宠的多历害!”

    苏青虽然感觉的他的话不怎么中听,但却十分有道理。

    烟儿也私下跟她说过几次,姚小谷对乔晓嘉这种事事皆亲自教导的生活有些异议,苏青也跟乔晓嘉提过几次,可她根本不听。

    本来。苏青以为这件事不算太大,这些日子姚小谷在外想通了便还会回来。谁知,整整两年过去,还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这下乔晓嘉彻底坐不住了。她跟苏青发了张传讯符说要亲自出山去寻姚小谷。

    同一天洛阳突然来向她辞行,原来近些年来门中失踪多位女修。

    “本来各峰都没太在意,以为是那些弟子在外游历未归而已。但是上个月灵器峰一位筑基中阶师姐的魂灯突然熄灭,但却查不出其在何处陨身,南天师兄亲自找到掌门师兄要他处理此事。”洛阳神色凝重的对苏青说。

    苏青看了他一眼道“我刚接到乔晓的传讯灵符。她今日出山门去寻姚小谷了。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才这般急匆匆的出山?”

    洛阳一怔“啊?她已经得知这个消息了?灵符峰倒是很灵通啊,我本来就是这来跟你先说声,然后知会她一声呢。”

    苏青有些心不在焉的应道“几年未出山门,修真界更加险恶了吗?”

    洛阳叹了口气道“修真界远比你想像的要险恶的多!”

    “洛阳师兄,你还听说其它宗门有女修失踪之事吗?”苏青突然问道,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宗门十几位女修在一两年内失踪并非偶然!

    洛阳沉思片刻问道“苏青,你是不是认为这些女修失踪跟胡家有关?必竟——”

    苏青点点头道“那胡原一直在修行鼎炉之法,但胡家必虽然势大。还不敢公然劫夺大宗门女弟子。最大的可能应该跟那莫名失踪的黑魔玉有关!”

    说到这里,她懊恼不已“都是我当初大意,才让那邪物从手里逃脱,以致于现在不知其所踪。”

    “恩,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回去查看一番其它宗门世家有无女修失踪。不过,苏青,若非得以,你不要将那鼎炉邪法存世之事公诸于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说完,洛阳随即御器而去。

    看着洛阳远去的背影。苏青心中总是无法平静,若真的是那黑魔玉作崇。能借助各宗门之力最好。

    但是鼎炉邪法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面世,不管大宗门也好,世家也罢总会有一些人受不了那般诱惑。

    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宗门之力。悄无声息的将那邪法销毁。

    很快,洛阳再次出现在云中涧。

    他神色凝重的说“其它宗门虽然也有女修在外游历,但却没见有高阶女修失踪之事。”

    “其他世家也没有吗?难道仅仅针对我们浮云派女修下手不成?”苏青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洛阳看着她认真的说“不如我们一起出去查个清楚?我已向掌门人请示过到时候会跟南天师兄一起前出外查访。”

    听闻有结丹修士一起前往,苏青不禁有些心动,但一想到还在自已洞府养伤修行的陆培便有些犹豫。

    思量片刻她还是解定不跟他们一起前往,自已所知道的关于黑魔玉的消息。已全部告诉了洛阳。他本就天姿聪颖,此次还是跟结丹真人同行。

    所以,苏青感觉自已没必要一起同行。

    还有就是不知如今修真界关于她盗取胡家秘法之事还有没有修士掂记,若还有人肖想胡家那所谓的秘法,她跟他们一起岂不是带累大家行程?

    还有一点就是她从心底有些怵那位灵器峰的南天真人。当初在自已筑基大典上,他跟苏青师父玉阶针锋相对之事,整个门派皆知。

    得知苏青不愿前往,洛阳顿时有些失落,但听她说不想跟南天师兄同行时。却恍然大悟玉阶真人跟南天师兄的矛盾也确实让苏青心存避讳。

    “其实,南天大师兄他人很正直,经过你筑基大典之后对你的丹术也大加赞赏,只是跟玉阶师兄两人有些相互看不上而已……”洛阳耐心的劝说苏青一起出山。

    苏青思量再郑重的对他说“洛阳师兄,我真的不想出山。你若有幸寻到那黑魔玉,一定不要贸然动它,将他带连回来给我销毁。”

    接着。她祥细的跟洛阳描术一遍那黑魔玉的形态。

    洛阳力劝她一起前往,苏青心里也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被她婉言拒绝了。

    看着洛阳有些失望的离开,苏青在心底祈祷希望洛阳师兄他们此次可以寻回那些失踪的女弟子。同时将那黑魔玉一道寻回。

    这天晚上,已闭关许久的陆培突然出关。

    原来,极品聚气丹的不断堆切之下,短短两年他由练气三层升至练气六层。今日刚刚晋身练气六阶。一时高兴便出关来寻苏青。

    “恭喜陆师兄进阶!呵呵,这两年来你真是进步神速啊!想必过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筑基了!”苏青见他修为涨。自然也十分开心。

    自五年前梅仙子将全身经脉丹田皆废的陆培带到云中涧时,苏青每日修练之余,基本上所有时间都在研究怎么帮他恢复修为之事。

    一开始因其年过七旬经脉骤然被废,身子比一般人更加荏弱。所以,苏青每日以灵潭水跟空间灵药圃中年份较高但无灵力蕴于其中的药草制成药丸给他服用。

    整整一年才将全身所有经脉修复。

    还是当初长明真君手下留情,每一条经脉都未曾全部废除。最关键的是他小心避开要害之处。很明显心里也想着给陆培留下一线仙机。

    但若不是最后梅仙子现身说情,将其灵根抽去的话,陆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入道。

    在灵潭水以及灵果,还有各种养经护丹田的灵药调理之下,一年之后服用三颗引灵丹的陆陪终于成功引气入体。

    之后。苏青便开十几炉极品聚气丹以及碧络丹给他日日服用,结果只用三年便修至练气三层。

    可以说若没有苏青一手高超的医术以及逆天的练丹之术,陆培纵然能重新入道,此生最多也只得修至练气三层左右。

    皆竟,他已年过七旬才重新入道而已。

    “苏青,你说我真的还能重新筑基?”陆培十分激动的扶住苏青的肩膀问道。

    看着他那张因修为精进,而更显得只有四旬左右的面庞,苏青笑着点点头道“肯定会的,我当年也是年过六旬方才筑基呢!不管怎么说,陆师兄你还筑基过一次呢!”

    陆培难得兴奋的对她说“若我真能再次筑基。苏青,你以后若有何差遣。上山下海我陆培一定再所不辞!”

    若说自他修为被废之后,只有苏青还一如继往的待他。虽然她身为筑基修士,还是口口声声叫他陆师兄。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筑基修士一样。

    虽然他十分感激梅仙子救他一命,但她却自此对自不理不采。偶然看向的目光也是同情过多,其他人就更不用说。

    不知为何乔晓嘉一直对他报有成见,就连那位曾被誉为修真界第一人的洛阳。也总是阴阳怪气的跟自已说话。

    只有苏青,还是像当初在桃源镇上时,对他尊重有加。而且悉心为他调理身体。炼制灵丹。

    “陆师兄,为祝贺你晋阶练气六层,我刚刚特意做了一桌好菜,现在还热着哪!快进来坐下吧!”苏青十分热情的招呼陆培进入上房。

    “烟儿,去再拿来一坛灵酒过来,今日为师陪你陆师伯一醉方休!”苏青边为陆培布菜,边吩咐坐在下首的烟儿。

    这一夜喝着醉眼迷离的陆培回到房间之后失声痛哭!

    将这年来所有的压抑痛苦宣泄而出!当初自已为了跟吕秋儿在双修大典上公然毁约,至今想想真的好悔!

    至于那个黑衣人所言之事,他根本就不敢去查证。

    当苏青告诉他长明真君手下留情为他留下一丝灵脉时,他就真正开始后悔,他甚至没有向师尊他求证便冒然——毁约。

    最重要的是,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担心,没有那化外灵泉为继,宗门的灵脉不知怎么样了。

    不管怎么说,玉隐宗必竟是培养他长大的宗门,自他入门起便被元婴真君亲自教导。所修所用全都是宗门最好的供给。

    但他非但没有为宗门尽一分力,反而还陷宗门于不义!

    听到西厢传来的悲泣,苏青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陆培一世清明,气质如云,却还是逃不出情之一劫,可怜梅仙子将一片真情错付。

    第二天一早,苏青刚一出门便看到陆培立在门外,不由一愣问道“陆师兄可有事来寻我?”

    陆培朝她深深施一礼道“苏青,我准备出去些许时日。去,去宗门看看——”突然间他再也说不出来。

    苏青从怀里拿出一方玉牌给他道“这是我的随身玉牌,你回来后可以拿着他直接进入浮云派山门来云中涧。”

    见陆培接过玉牌,苏青接着说“我若不再你直接叫烟儿前去接你过来。陆师兄,以后就当这里是你的洞府一样,待你筑基之后,再谋其它如何?”

    边说,苏青边回丹房为他准备灵丹。不多时出来递给他两个储物袋道“如今世风日下,修真界颇不太平,你在外行走一定要小心。”

    送陆培出了宗门之后,苏青回到云中涧冲入丹房开始继续研究手里一直握着的青色玉瓶。

    自从昨夜陆培问苏青他还能不能筑基起,苏青突然想起自已当初曾准备试着练制那早已失传的筑基神丹。

    不然的话,以陆培现今已近八旬的年纪,再次筑基有些难。

    所以,她将一直放在仙果园空间的,曾经装着筑基神丹的玉瓶又拿了出来。

    她拿着于天然纯琉璃打磨成的放大镜对准那青色玉瓶上的突起看去。只见一行行完全看不出什么的符号清楚的映入眼帘。

    苏青小心的将上面的字符一个个抄下来,然后小心移移的收起,御器向主峰传功大殿而去。

    再次来到传功大殿,苏青直奔二楼,筑基弟子可以进入观阅借读之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