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 人皮纱衣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 人皮纱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先倒一瓶灵露入炉,接着才将婆罗草投入沸腾的丹炉之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后开始边打座边以神识将一种种灵草入炉。

    在此期间,苏青如似进入到一个奇妙的境界。

    她可以清清楚楚感觉到每株灵草的状态,以及它们被融化之成所散发出的灵力,她细细的将这些灵力,一丝不留的封灵于灵丹之中。

    随着一声清音响起,一阵清灵无比的丹香溢出。整个小院全部被笼罩在柔合清灵的微光之中。

    烟儿从房中冲出来的一霎那间,只觉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如饱胀的种子一般破土而出!

    接着一阵清灵之极的幽香入体,将他四肢百骸全部涤荡一遍!在这清灵之息中,他感觉到体内一阵前所未有轻灵舒服。

    苏青看着浮在空中的九颗,朱红色的闪光的筑基灵丹,心里被成功的喜悦涨的满满的,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去收丹。

    而那筑基灵丹却好像自有灵性一般,不逃不遁,竟然围着苏青转起来!

    随着一阵清灵之极的丹香入体,苏青竟然觉着丹田有所动,自筑基之后久未动静的修为竟然有所涨。

    不知过了多久,苏青方才从一种,十分舒适玄妙的境界中回过神,她惊喜的发现,自已自筑基之后竟然又进一个小境界,进入筑基初期中层。

    她小心的将犹自在身边跳动的灵丹收起来,慎而重之的放入仙果园空间。

    结果,引来青鸟一阵惊叫“苏青,你一次就出九颗丹?竟然全是上品!哎啊,你修为虽不怎么样,这丹术确实不错。纵然是丹道大能辈出的上古修真界,也算的上是出类拔萃!”

    苏青十分高兴的问道“当真?筑基丹难道一炉只出九颗?”在她印像中灵丹一般都出双数,像聚气丹满炉是二十颗。

    碧络丹难以练制,则是一炉满丹十二颗,算是最少的了。还有他给师父练制的青隐丹则是十六颗满丹。

    青鸟白她一眼说“九乃是天数。筑基丹最高品则为上品,虽然是入门丹。却是应天道而生之丹。最挑的就是丹师的天姿。”

    原来是这样!难怪,上古时还专门有丹道一脉,不过如今则早已失传。灵丹只能作为修士修练。斗法之时的辅助之用。

    成功开如筑基丹的苏青,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开炉。而是在仙果园空间中潜心修练。烟儿则自那丹香入体之后,也终日在房间闭关不出。

    直到三个月后,云中涧那座不起眼的小院方才再次现世。

    出关之后,修为虽然只进了个小境界。但法力却大为增加。别的不说她不但可以修练那部早已将心法记的烂熟的金系法术《九矢归一》;而且《烈火绵延术》也可修练第二层。

    烟儿看着苏青又在外面修练法术,一会儿曼天火光,一时又是万箭齐放。还好整个云中涧只有他们两人。不然这动静不定引来多少人围观呢。

    苏青修练法术之时,与其它修士不同,她一向不喜先用阵法隔绝。是以,每次修练法术之时,那宏大的灵力波动和瑰丽的场面,都让烟儿不由自主的跑出来观看。

    渐渐地他发现观摩了师父修练法术之后,再回去修行明显比之前快很多。特别手上的灵剑更加灵活有力。

    当苏青醉心于法术修练之时,处出一年的乔晓嘉终于寻到已灵力尽失。修为被废的姚小谷。

    当苏青看到神色极为憔悴,奄奄一息的姚小谷时,突然想起自已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这样。

    只是,这一次比之前更显苍老而已。

    “苏青,小谷她怎么样?修为还能恢复吗?”乔晓嘉十分担心的问道。

    苏青神色冷然的看了眼双目紧闭的姚小谷说“一时性命无碍,至于修为能不能恢复我也不知。”

    闻言,乔晓嘉突然上前抓住苏青的手激动的说“苏青,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当年陆培——”

    “你连日奔波劳累,一定也很疲惫了吧!不如先随烟儿去客厅喝杯灵茶歇歇。我细细给姚小谷看看。”苏青那她满脸焦虑的脸色尽显疲色。抬手止住她的话。

    苏青看着看似已晕过去,但睫毛却在微微颤动的姚小谷说“我知道你此刻神智很清醒,你师父已经出去了,能告诉我这两年发生过什么吗?”

    虽然被苏青叫破自已装晕之事。但姚小谷依然不愿张开眼。看着她依然那副毫无所觉的样子,苏青突然心头火起。

    她淡淡的看着姚小谷冷声道“姚小谷,两年前你私自离山,你知道你师父有多担心你?若不是你还有些,准备,给烟儿留了字。她当时便要出山去寻你。是我将她拦下,说让你在外面好好思量一番!”

    看着姚小谷依然不为所动的模样,苏青心里更加森然“自收你为徒起,她事事都想着你。你扪心自问你师父待你如何?纵然有些时候对你有些严厉,那也是衷心希望你能有进步!”

    苏青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思多,心机重。当初在胡家就一直在利用我。而你师父则心思纯正,一心向道。对你也是一片丹心,而你却还对她心怀不满至私下逃离宗门。”

    可能苏青话戳到姚小谷的内心深处的痛处,一滴泪水从她紧闭的眼角流下“苏师叔,对不起,我——”

    苏青冷哼一声道“你该说对不起的是你师父。是她在你私离宗门这两年间,日夜挂心你的安危,也是她在听闻灵器峰的筑基师姐莫名陨身在外后,心急火撩的出宗去寻你!”

    姚小谷张开眼,泪水涟涟的喃喃道“是我对不起师父,我不该——”

    苏青漠然的看她一眼说“若你现在还能爬的起来,生机还可以维持一刻,就该去外面跟你师父磕谢罪!”

    看着姚小谷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一摇一晃的出了卧室。苏青心里的怒火方才平息一丝。

    希望经过她的一番点拨,能打开姚小谷心里那个莫名的结。

    乔晓嘉心疼的看着,跪伏在自已跟前的爱徒泣不成声的样子,立刻伸手一拉将她拉起来连声道“没事的,小谷。你苏青师叔一直会帮你恢复修为的。莫怕……”

    看着两师徒相拥在一起的浓浓意宜,苏青心里也豁然开朗只要乔晓嘉不觉姚小谷过份,自已又何必总替她担心?

    说到底来还是怕姚小谷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乔晓嘉受不了这个打击而伤心。

    一看到苏青。乔晓嘉立刻叫她过来“苏青,你快过来帮小谷看看,她有没伤及根本?”

    苏青依言来到两人面前,将食指跟中指并拢搭在姚小谷腕间大脉之上,一丝灵力顺着她的经脉行止已然干涸的丹田。

    苏青神色愤然的收回手问道“姚小谷。你是不是遇到胡家人了?”

    姚小谷闻言,有些不解的看了苏青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小声回道“未曾,半年前我在游历时被一位筑基男修所伤,后来他把我带到桃源镇,一直囚禁到师父寻到我——”

    苏青定定的看她一眼问“那伤你的男修生的什么样子?这半年来你可知其出身哪个门派,世家?”

    姚小谷身子一顿,随即摇摇头道“他生的十分高大,模样却很寻常。至于出身,我也不知道。”

    模样寻常。看来那筑基修士不像是胡家人,胡家人皆生的一幅风流相貌,可能因修练鼎炉之法的原故,特别是男修只要一出现,有种让人眼前一亮之感。

    苏青在胡家一年多时间,对于胡家的十几个筑基修士,虽未全部见过,但却也从胡柞口中听闻这些人的风姿。

    想到这里,苏青看了眼神色有些焦急的乔晓嘉,淡淡的说“姚小谷没受伤。只所以成现在这般模样,是被人采补太过所致!”

    闻言,一直垂着头的姚小谷突然抬起头,脸上现出十分震惊又悲凉的神色。接着像是想到什么。以手覆面倒在乔晓嘉身上。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竟然这般狠毒!”乔晓嘉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青问道“是不是胡家?我——”

    苏青拍拍她的肩膀,叹了口气道“按小谷刚才的描述,那筑基修士应该不是胡家人。胡家人个个都生的一副好相貌,特别是筑基修士,让人过目难忘。再者,若真是胡家人。也不可能会将她带到桃源镇而不是桐城。”

    “难到那黑——”乔晓嘉激动之下正欲提起黑魔玉之事,结果被苏青截住话头说“有这个可能!姚小谷本身无大碍,以后若要恢复修为,只能慢慢调养,勤加修练了。”

    乔晓嘉本打算让姚小谷留在云中涧恢复修为,苏青却以自已无法教导其修练,以及近来准备出山游历为由婉拒。

    听到苏青不愿自已留在云中涧之言,姚小谷被白发掩盖的面上闪过一丝痛色。

    送走乔晓嘉师徒之后,苏青决定出山亲往桃源镇一趟。

    “师父,您这次出去能不能带着我?”临行前烟儿跑到她身前问道。

    苏青慈爱的看着他说“我这次出山不仅仅只是为了历练,还有一些事要办,你如今修为尚浅,跟着一起会有危险。”

    看着烟儿失落的神态,苏青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为师这一去多则三五年,少则数月,你在家好好看着门户。恩,记得去后山收拾灵草园子。”

    交待好之后,在烟儿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御器而去。

    苏青身着一身烟青男式道袍从宗门出去之后,径直向桃源镇方向而去。为掩人耳目,她收起平日所用的雪玉灵簪,以隐玄赠于她的流云盏为器御行。

    不愧是元婴真君留下法宝,用起来比她的雪玉灵器快几倍,而且激发之后自带防风阵法,坐上面十分舒服,而且可以自行收敛灵息。

    可能因为流云盏的原故,苏青在一路上十分顺畅,从未再遇到被人拦路打劫之事。

    几日之后,一看到桃源山附近,苏青寻了一条小溪流边停下来。连日御器,虽然无垢但一见清灵灵的溪水,苏青还是不住蹲来鞠一捧溪水洗面。

    突然,从上游飘下来一条素纱裙。苏青本来没打算管,但那纱衣堪堪停在她面前。

    一般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冲处鼻中,苏青心思一动,随手拿起一根小木棍将那衣服挑起。结果,一张血淋淋的人皮呈现在眼前。

    饶是苏青经历过许多怪异之事,但是看着眼前的人皮还是让她吓了一跳。

    自从她挑开那件素纱衣后,那人皮便不断开始往外渗血。

    只一息功夫那小溪便被染成血色。苏青睛神一凝,立刻向后退去,随着一股极腥臭的味道传来。

    苏青将手里的流云盏激发,生生将那欲流走的小溪截住。然后随手扔去几块灵石,布成一个结界。

    一时之间结果之内血腥之气泛滥。苏青冷笑一声,拿出火灵扇将归树放去。随着一声欢呼声,归树尽数将结果内的血腥之气吸收。

    看着眼前的素纱衣,苏青一时有些犹豫她从心底有些恶心这种阴邪的东西,不过若真的一走了之的话,怕这东西再起妖法害人。

    她叹了口气收回刚发出的毁灭之火,这看似十分单薄的纱衣却烈火不燃!无奈她只得上前将那纱衣收入仙果园空间。

    随后,她拿出流云盏,将面前已被染成血色的溪水收入其中。

    当苏青再次进入仙果园空间时,只见原妖十分兴奋的拿着那件素纱衣往试图往身上套,见她进来,兴奋的跑过来道“主子,你再哪里寻来这至阴纱衣?能不能送我穿?”

    苏青打量她一眼那飘荡在面前的原娇,随口说“自然可以,这流云盏里的血水你要么?”

    “当然,这可都是十分难得好东西啊!”说完,只见那流云盏中盛着的血水,被悉数收入原娇的界域之中。

    待原娇高高兴兴的披了素纱衣出来后,苏青看了眼化成人形的柳木精,见她原本腊黄的脸红润有光泽,身姿阿娜,眼波流转,端的一个美人坯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