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 指点剑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 指点剑法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纵然出山历练,说不定也带着门派的任务呢,就像自已此次出阁门也是带有任务在身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正当苏青欲离开之时,只听许杰扬声叫住她“苏青,哪个,乔仙子她这些年,恩,还好吧?这次没跟你一起出来吗?”

    苏青微笑着点点说“她三十年前便筑基成功,如今有些事情在身,没跟我一起出山历练。待我事毕之后,你随我一起到浮云山去指点我那徒弟剑法时,我自会请她过来洞府一聚。”

    看着御剑离开的许杰,苏青匆忙来到林宅外面,结果刚一出来,便见原娇从里面惊慌的冲出来对苏青说“主人,快遁入洞地!”

    苏青闻言,心知不妙,带着原娇闪入仙果园空间之中。

    不过半息,只见一位身着黑色斗蓬的男子从天而降,来到林府之中。

    当他发现洛云飞已不见踪影之时,不由大发雷霆!随手放出一团烈火将林府付之一炬!

    苏青通过院中那棵紫藤花传来的消息,得知林府被一身怀邪异之息的修士烧了之后,摸了摸兀自跳个不停的心脏,庆幸自已又躲过一劫。

    原娇躲到本休良久方才出来“主人,吓死我了!若不是我们跑得快,怕是我的地盘要被人吞并了!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让人害所的界呢!”

    “哦?你说洛云飞也能布界?”苏青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原娇轻哼了声道“他?现在还在我的盘里正乐呢!忙着采补那些个女尸呢!不过,他身后的人好像很历害!”

    苏青眉头一紧“身后之人?”原娇以手托着腮道“恩,应该是他的主子吧!当我正要去取他身的黑魔玉时,立刻被其发觉。所以,我才出来寻你躲避。”

    苏青惊讶的问道“你是说黑魔玉真的在那洛云飞手里?”

    “我刚才进去把它取出来了,主人你看!”说着,原娇将手里的黑魔玉递给苏青。

    见到黑魔玉,正在埋头啄着仙果的青鸟丢掉嘴边的果子,飞到一棵灵果树上将另一块黑魔玉衔过来丢给苏青道“快,将这块魔玉合在一起回毁掉!”

    苏青激动的看着两块一模一样的黑魔玉相遇之后合二为一。就双玉合并的一刹那间。苏青按照青鸟吩咐的方法,自丹田引出木之木体,辅以丹火将那块黑魔玉包住。

    顿时,一道极强大的力量自那魔玉中窜出。此时。青鸟展翅引颈长鸣!苏青只觉得眼前一片生意盎然,春暧花开之意。

    随着青鸟的清鸣,被缚的黑魔玉中激发出的那股,令人不安的气息越来越淡。只听咔嚓一声,那黑魔玉竟生生化为齑粉!

    三日后。当苏青从仙果园空间出来后,发现林府已化为一堆焦土。

    苏青只得叹息一声,便前往镇上的茶楼而去。

    待苏青到来之时,许杰早已等在那里,看到苏青上楼他十分感慨的说“想当年我就是在此遇见孙道友的,后来由他引荐我认识你们这些朋友们。不过五十多年过去了,却不知他云游何处!”

    提到孙仪,苏青心也不禁感慨万千,她不自觉的坐到,当年孙仪来这里时所坐的位置“自几年前他筑基成功之后。我便没见过他了。”

    “说起孙道友,我前天好像看到他从这里经过,本想上前打个招呼。结果一转眼就看不到了!”许杰随口说道。

    然后,他看了苏青一眼说“就是我们偶遇的那天,我还以为你见到他了呢!”

    苏青双眼一亮道“没有,我那天正好在办事,所以没有遇见他。难道他也来桃源镇了么?”一想到孙仪可能也在附近,苏青心里没来由的开始跃雀。

    许杰看了眼神采飞扬的苏青问“前几日你见到我时还一副行色匆匆的模样,今日一说起孙道友,便这般高兴。难道是事情办成了?”

    苏青本以为他也发现了自已对孙仪的情思。正欲开口掩饰,谁知他却问起自已当日所言之事。

    “是的,此事我已追踪许久,如今终于办成。在故地遇老友。真是一大快事啊!”苏青十分开怀的说。

    许杰点称是“当然,你这就要启程回浮云派了吗?”

    “正是,若是许师兄不嫌弃,我们一起前往浮云山如何?只是不知——”黑魔玉以及其上所记的鼎炉邪法彻底被毁,苏青正是心情大好。

    许杰不但十分好奇苏青座下那位阴阳同体的弟子,而且。想到已过半百之年未见到的心仪之人,自然无有不应“当然可以,我正好近日无事,去浮云山见识下你的仙洞也好;同时,也见见你那位高足。”

    听他这么说,苏青从心底替烟儿高兴,若是能得像许杰这样的正宗剑修指导,一定对他大有裨益。

    “那我先替小徒谢过许师兄了!”苏青高兴的举起茶杯。

    许杰看了眼她手中的由粗瓷器制成的茶杯,若有所思的说“苏青,如今你已筑基有成,早已不再入厨了吧?”

    苏青神色一怔,继而开怀大笑“许师兄此言差矣!我虽已筑基却因体质之故,不能完全辟谷。是以,是常还要下厨做些食物吃。”

    接着,她又补充道“我的洞府不大,只有我跟徒儿两人而已。所以,平日里的吃食都是我亲自动手烹制!”

    听她这么说,许杰更想早点去到浮云山。但苏青却好像不太急着走,一直在桃源镇附近徘徊几日方才带他一起启程离开。

    他本以为苏青是因在此入道,对故地留恋所致。其实,苏青只是想着,能不能在这里偶遇孙仪。

    结果,许杰跟着她在桃源镇以周围逛了个遍,也未曾遇到孙仪。看来,当初孙仪可能只是由此经过而已。

    来到云中涧苏青所居的小院,看着跑过来迎接两人的烟儿问道“这位,就是你的高徒?”

    眼前这位——恩,真的是生的雌雄难辨。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含烟桃花眼,眼角处微显粉色。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烟儿,快过来行礼,这位是为师的故友——”苏青看着许杰,他们一见苏青便以师兄称之。故一直没问许杰的道号,而许杰也没想到告诉她。

    许杰忙接话说“在下道号灵渊,苏青,这便是你座下高徒?”

    机灵的烟儿见状立刻朝着许杰伏身下拜“晚辈烟儿,见过灵渊前辈!”

    许杰亲手将烟儿扶起来。看着他说“听你师父说,你如今也再修灵剑之术?可是想做个剑修?”

    烟儿闻言,受宠若惊的问道“前辈,我,我真的可以当剑修?可我还没有引气入体,但是我真的很喜欢灵剑术!”

    “当真?既然如此,不如练上一趟,让我开开眼界?”许杰饶有兴趣的开口道。

    烟儿刚十分干脆的应道“前辈之意,晚辈莫敢不从,只是剑法拙劣。莫污了前辈的眼!”

    说完,恭敬的向苏青两人施一礼,方才退到一处开阔之地,抽出苏青送他的阴阳双剑开始舞动。

    许杰看着这位手持阴阳双剑的少年,将那一双灵剑挥洒的如行云流水般,纵然没修出剑意,但随着他的身移影动,一道道灵剑之芒,散发出绝然的剑气。

    “好,好。好剑法,修得好剑气!”一阵惊艳之色的许杰在烟儿收助灵剑之后,忍不住大声赞道。

    苏青见状,也是十分高兴。朝着呆立在原地的烟儿招手道“快过来,你这们灵渊前辈可非同一般修士,而是出自御剑阁的天才人物!真正的剑修,你以后若能得他指点一二,剑术一定大有进益。”

    闻言,烟儿激动莫名的跪倒在两人面前“烟儿先谢过灵渊前辈赏识!多谢师父为徒儿引见前辈高人!”

    许杰一向不拘礼节。不待苏青口,便一把将烟儿接起来问道“烟儿,你可愿入我御剑阁为徒?”

    苏青一听心下虽有些不舒服,必竟她跟烟儿师徒多年的情分,若是他再入其他门派,心里有总些不舍。

    但见许杰这个态度,心里也十分欣慰。本来,烟儿一直以来都只挂在她自已名下,虽为她的弟子,却并未曾入浮云派。

    所以,理论上烟儿还可以加入其它门派。

    而苏青之所以将他引荐给许杰,也确实打算让他进御剑阁。因为她也发现剑儿在修灵剑一途,有着特别的天分,而自已虽已修出剑意,但必竟是法修。

    苏青感觉自已在修练之路上,并不能教给烟儿什么东西。

    而且,在御剑之道上远不如烟儿有天分,故才有意让他通过许杰进入御剑阁。

    结果,烟儿听到许杰的话后,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苏青面前,看着许杰诚挚的说“我烟儿此生只认师父一人,师父在浮云山,烟儿便也是浮云山的弟子。让灵渊前辈失望了!”

    苏青也没想到烟儿,会这么干脆的拒绝许杰的提议,正欲开口劝烟儿,只听许杰哈哈大笑道“好,好个侠义之人,烟儿,你说的对,你早已拜师怎么能再入它门?是我考虑不周!”

    接着,又回身对苏青说“苏青,对不住啊,方才一时爱才心切,竟然望记了烟儿是你的弟子之事!没想到你个弟子真难得一见的剑术奇才啊!”

    苏青爽朗的笑道“其实,我本来打算让烟儿跟着你进入御剑阁呢,不是我不喜欢这个徒儿,而是怕他跟着我白费了这般天赋。”

    她话刚落音,烟儿再次跪倒在她面前十分惶恐的说“师父你不能不要我!烟儿此生只认你一个师父,当年若不是您带我入仙山,如今也没有我这般成就!”

    苏青闻言,心下一酸,忙弯腰将他扶起来说“若你愿意一直跟着为师,那就抓住机会让灵渊前辈多多指点你的剑法吧!”

    许杰见状也熄了收烟儿入山的想法,十分爽快的应道“放心吧,苏青,在你这里作客这些时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烟儿的!”

    说完,当即拉着烟儿开始指导其修剑。

    苏青笑着摇了摇头,回到小院开始准备酒菜。

    待许杰十分开怀的带着烟来到院中时,闻到一股让人口水直流的香味。这正是他掂记了几十年的红烧灵鹿。也是当年自已最爱吃的一道菜。

    “愣什么!快进来入座吧,许师兄!”苏青手里拿着一坛灵酒,冲呆立在院中的许杰招呼道。

    一口灵鹿肉入口,那肥嫩爽口,鲜香无比的口感,勾起了他久违的食欲!他仿佛还是刚入道之时,饿极了看到美味的饭菜一般。

    烟儿十分机灵的给许杰,苏青各倒一杯灵酒,苏青刚举起杯,许杰已一饮而进。自已手执酒边倒酒边笑道“几十年没吃过这么好的酒菜了!”

    “苏青,你不知道,自从筑基之后,不论吃什么都不是那个味。食物根本无法入口,还好筑基修士可以辟谷,不然我非得天天啃辟谷丹!”许杰说着将手里的灵酒一饮而进。

    接着,他夹起一块粉蒸肉说“那时候我就想,不知苏青做的美味,是不是也不如之前那般好吃了?没想今日一尝,味道更佳!”

    苏青笑着说“若是许师兄喜欢,我天天下厨也可以。只盼着你能多留些时日,好好教导烟儿一番呢。”

    许杰眯着眼看了烟儿一眼说“你收了个天赋绝佳的好徒弟,不过,烟儿跟着你也算是幸运之极。不说你这一番时时为他打算的心,还有这手厨艺就让多少人流口水!”

    见苏青但笑不语,他接着说“我看整个修真界,也只有你有这手好厨艺了吧!再厉害的大厨也未能及你一二!”

    已经跟他混熟的烟儿不以为然的说“洛阳师叔就学到师父八成的厨艺呢!”

    许杰抬手拍了烟儿一把掌问“真的假的?作为徒弟,你有学到你师父多少手艺?”

    苏青微笑着看着两人边吃边笑闹。直过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宴罢,因久未这般开怀畅饮,许杰已喝的大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