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五章 结开心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五章 结开心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见状,许杰忙应道“我在这里这段时间,一定认真帮你教导徒儿!苏青,你可要给我至少三颗上品青隐丹为报酬啊!”

    结果,当两个时后,苏青便递给许杰一个玉瓶道“这里是十六颗上品青隐丹!许师兄请过目!”

    看着玉瓶中丹香扑鼻,灵气萦绕的上品青隐丹,许杰心头一阵激动“苏青,真是太感放谢你了!我——”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简郑重的递给她说“这虽不是本门秘法,但确是我多年来根据宗门几大灵剑密法所总结出的一套可修到筑基中阶的灵剑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闻言,苏青扬声叫来烟儿,让他跟许杰行三拜之礼,之后以师叔称呼。

    当陆培再将回到云中涧时,发现往日十分安静的小院,如今却是欢声笑语,一派热闹景像。

    当许杰看到一身布衣,收拾的十分扑素的陆培从外面进来时,不由惊叫道“这还是被修真界誉为谪仙的玉林吗?”

    接着,他好奇的围着陆培转一圈说“没想到你竟然又修至练气高层。当年你可真把梅仙子从云端踩到了泥里啊!”

    陆培神色一怔,面色平静的说“几十年不见,一看到我,你就这般揭人伤疤,许杰,你是不是太不厚到了?”

    许杰哈哈一笑“你当年可是哄动整个修真界的人物啊!当年我师父还特意去玉隐宗参加的你结侣大典了呢!若不是为稳定境界,我一定也会目赌那一奇事!”

    “许道友,你要看什么奇事?”一声冷清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正是被他刚刚调侃过的梅仙子!

    “我,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啊!真的,梅仙子你也来拜访苏青?哎啊,当年我们在桃源镇结识的老朋友们都聚齐了!只差孙仪跟吕秋儿了!”许杰忙掩饰自已之前的话。

    不过一提到吕秋儿,又想起陆培跟梅仙子这双本该结侣之人,就是因为她才闹得天下尽知,梅仙子颜面尽失,而陆培则名声修为全无。而当年吕秋儿又十分倾慕孙仪。

    此时,许杰恨不得打自已两个嘴巴!

    见场面一时冷了下来,苏青忙上前道“今日大家难得一见,待会我亲处下厨整治一桌酒菜。今日我们品酒论道,不醉不归!”

    对此,许杰自然第一个赞成“好,好,陆培。梅仙子,快上坐,快坐!”

    当苏青亲在梅仙子的帮忙下,将一桌丰盛的酒席摆好之后,众人一一落坐。烟儿跟姚小谷两个则在厨房自开一桌。

    可能因几十年未见,如今再相聚,大家都已成功筑基,心情难免激动。其中心里最为感慨的当属陆培。

    他本是这故友中最早筑基,修为也最高的,如今只有他还在练气期。

    想到自已当年所犯下的错。他感觉犹为对不住梅仙子。若是没有她当日一言,如今自已很可能化为一堆黄土。

    他这次出去游历之时,不由自主的去寻找吕秋儿的下落,结果被偶然遇到的洛阳说他见到吕秋儿跟孙仪一起。

    为此,身为修士的他一时心神大伤,竟然大病一场!若不是临行前苏青给他准备的灵丹,很可能就交待到外面了。

    病好之后,他便连日赶路回云中涧。一路之上顺畅异常。他本以来是自已运气好,未曾遇到什么打劫之恶徒。

    当梅仙子的声音,刚刚在他身后响起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是她在暗中护着自已!这让他更加的无法面对她。

    还好,梅仙子还是一如继往的冷傲,从来不跟他说一句话,目光也从未停在他身上过。

    对于陆培的心思。在座的人全然不知,大家只是为故友相聚单纯的开怀。

    看着大开着的上房传来一阵阵笑语,以及高谈阔论之声,姚小谷眼中流露出一丝艳羡之意。

    见状,烟儿笑着对她说“这些前辈都是师父往日还未曾入道时结交的好友。据闻,当初师父每日里为这些前辈们烹制佳肴。方才渐渐俘获众前辈的心。”

    姚小谷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真的?苏前辈她甘心而为之?那跟厨娘有分别?”

    烟儿冷泠的看她一眼说“师父当初一介凡人,能跟这些修真前辈说上话句话都不错了,怎么会敢肖想太多?若不是她一手厨艺,这些个天之骄子怎么会注意到她?”

    说完,他忍不住又说了句“人,最重要的是要看清楚自已的位置!当年你我遇到我师父时,不也是诚惶诚恐的尊为仙人吗?”

    姚小谷闻言,只是低头默默的拔饭,良久未出一言。

    烟儿见状,也不再理会她,径自吃自已的饭。心道,为人弟子还总心存不满,到底是被乔师叔宠坏了!

    “苏师叔真是好机缘,早年间结识这么多大宗门子弟,如今全部筑基有成,人生也算快意!”良久,姚小谷才又开口道。

    烟儿不以为然的说“相比之下还是你我二人的机缘更好,在人生最低谷时,遇到我师父各乔师叔!将我们一手带入仙山。”

    姚小谷一怔,她已多少年没有想起以前作为凡人的日子了,全倒是烟儿还一直记挂着苏师叔跟师父知遇之恩。

    这一刻她心里真的泛起一阵感激之意,不由动情的说“是啊,若不是师父提携,别说入道,我们怕是早成一堆黄土了!这些年来是我自已想左了,总认为修为不前,跟师父好教导太过有关,早望记了她对我的知遇之恩!”

    对于她的这番肺腑之言,烟儿十分动容“小谷,你能想通就好了!说到底师你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我们的修为要靠自已本身努力。而不是师父怎么教,你看我师父虽然平日里很少指点我,但却为我寻功法,灵剑,还请故友前来教我剑术。”

    姚小谷放下手里的筷子赧然的说“是啊,师父对我,确实呕心沥血。时时事事为我着想。比苏叔师对你更加关心!”

    烟儿点点头接她的话说“而且,你所修之法跟你乔师叔相契合,她方能时时提点于你!说实话早些时候,每当我剑法无所寸进之时。不知多想有个能像你那样的师父。”

    姚小谷不由讶然“烟儿,你也曾羡慕我吗?能有个好师父?”

    烟儿点点头说“当然,你灵根,天赋,所修法术跟师父一样。可时常得其指点,不比我到现在无法引气入休好太多?”

    “那你怨过苏师叔么?”姚小谷不由问出声。烟儿不可思义的回答道“我怎么能这般没有良知?说真的,对师父的大恩,我这一生都报不完!怎么还会生怨!”

    听他说完之后,姚小谷心头豁然开朗“原来,我的心境已经扭屈成这个样子了?这些心魔到因何而起的呢?”

    烟儿叹了口气说“小谷,说句不该说的话,有时候心思灵动聪慧是好事,但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心机太重终究不是怎么好事!”

    姚小谷闻言猛然抬头“烟儿。你说我心机太重了么?是啊,师父也曾多次这般指化过我,而我当时却诚惶诚恐,以为是她对我不满。”

    烟儿惊讶的说“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乔师叔对你满意得很啊,不但去哪里时时将你带在身边,提起你来也是一脸自豪。”

    经过烟儿一番细心开导,姚小谷终解开心结,再次面对乔晓嘉时,多了一份由衷的敬重之意。

    苏青发觉之后。十分欣慰,不但送她一瓶灵潭水,又开口留她们师徒,在云中涧多住些时日。

    因小院中房间有限。苏青又不想占用王师弟的房间,于是便把她的随身洞府打开,招待各位故友。

    “苏青,你手里宝贝不少啊,竟然有随身洞府这种古宝!”许杰看着在苏青激发之下,突然出现在院中的玲珑楼叹道在。

    饶是出身天玄宗。梅仙子见过宝物无数,却也从未见识到随这种,可以随时入住的玲珑楼。她难道开怀的对苏青说“今天,我就住这洞府之中了!苏青,这古宝你是从何得来的?”

    不等苏青开口回答,只听乔晓嘉应道“是修真界第一修士洛阳送的!怎么样?梅岭,是不是也想拥有一个?”

    梅仙子顾不得打趣她,正欲开口只听许杰大声问“你说这个随身洞府是洛阳炼制出来的?若我没记错,他也只是筑基修为吧!竟然可以炼制出这等法宝!”

    苏青有些自豪的点点头“这是正是洛阳师兄为庆祝我成功筑基,特意炼制的随身洞府相赠,名为玲珑楼!若是大家不弃,今晚,我们就此楼烹茶品酒,谈天论道,如何?”

    一直未有出声的陆培,不由自主的登上玲珑楼高声应道“好!我们依然不醉不归!哈哈——”

    他此时已有些熏熏然,登上小楼被风一吹,只觉得心头的淤积全部随风散去,心里一畅,不由开怀大笑起来。

    梅仙子看着他仰天长笑,风姿卓然,欲随风而去的样子,不由再次怦然心动!其实,这些年来,她心里一直没真正放下陆培,那份深情被她深深压在心底而已。

    苏青见状,不由暗自叹了口气梅仙子到底没有走出自已的情渊!若陆师兄真的能接受她的一份痴心,倒是不失——

    可是,纵然两人有情,天玄宗一定不会同意梅仙子再次跟他结侣。

    故友重逢之后,云中涧连着几个宴饮论道。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随着梅仙子开始开苏青辞别,紧接着乔晓嘉也收到师父的传讯玉符,带着姚小谷匆匆离开云中涧。

    接着,许杰也向苏青告辞离去。

    最近只留陆培依然在苏青这里修行,经过跟朋友一起论道,大家的一番畅谈。陆培心情比之前开朗很多。

    因为他发现虽然自已修为不继,但这些故友依然待他如往日一般。

    待洛阳风尘仆仆的回到宗门之后,先去师尊洞府回过话之后,便立刻前往云中涧而来。苏青看着眼前一脸笑意的洛阳,随口问道“洛阳师兄此行可顺畅?救回多少同门女弟子?可有寻到那作恶之人?”

    “门中弟子倒是救回几个,但却没寻到那不法之徒!不过把胡家好好收拾了一通!算是帮你出口恶气!”洛阳笑着向她走近一步道。

    苏青闻言,心里不由失笑那作恶之人现在正在自原娇的界域之中享受僵尸伺候呢!他们怎么会捉的住他。

    不过,没想到门派此次出去还整治胡家一番,真算是为她出一口气。

    “惜玉现在已公然对外宣称其秘法已寻到,你以后出去不用担心,有人再以此为由打劫了!”洛阳兴致很高的对他说。

    苏青听后不禁心情大好“多谢洛阳师兄帮我出头!哎,这些年,我一出宗门都得小心移移的,总怕被人莫名敢路打劫。”

    洛阳冷然一笑道“苏青,到底是你心太仁慈,从未下重手整治那些个欲图谋不轨的修士,才使得他们总找上你。”

    苏青闻言笑道“我总不能因此将他们修为废掉吧!这样也太过狠戾!”

    洛阳不以为然的说“对这些人就得这样才好,你呀,这副心肠真是成神的好料!”

    “那借你吉言了啊!对了,洛阳师兄,我听乔晓嘉说你们也去桃源镇了,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吗?”苏青收住脸上的笑意问道。

    洛阳叹了口气说“若没乔师姐提点掌门人,我们还不会这么早回来呢,此次带回来的八位门中女弟子都是桃源镇附近所救。”

    闻言,苏青不由眉头紧皱“当真?你们在何处救得人?”

    洛阳沉思片刻方才开口道“是在桃源千分附近的桃源山外一处山谷之中,那里隐着一个极端邪恶之教,竟然以修士人皮为因祭祀邪神!”

    若不是大师兄发觉此地地气有异,我们还真的想不到那个不起眼的山谷中,竟隐着这么大的邪宗。

    竟然有这等事!惊讶过后苏青方才想起,自已在桃源山附近小溪中发现的那人皮以素纱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