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重游故地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七章 重游故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摇了摇头说“这筑基丹不过是近日方才练出,如今只有我们三人知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这里,洛阳神色肃穆的对玉天枢说“玉道友,今日之事切莫向外人透露,若真的被外知晓,苏青今后将永无宁日!”

    说完,他又深意味长的看了苏青一眼问“筑基神丹的材料当真已绝迹于世?”

    苏青点点头说“之前我曾就里的灵草问过师父,他老人家都未曾有所耳闻。想起确实早已绝于世界。”

    接着,她又补充道“不过,那些遗留在世的古修洞府,还有化外福天洞地之中应该会有。我这次就是在一处神秘遗府所得。”

    王师弟看了她一眼,认为苏青所说的遗府很可能就是在洪家庄,两人一起进入的遗府,他记得当时,苏青在里面采了不少上古灵草。

    之所以她一直未炼制出筑基丹,很可能只到最近方才破解那筑基丹方,他记得苏青一直收着那只当初曾经盛着筑基神丹的古玉瓶。

    不过,他却没有向苏青求证,并为自已得知其秘密而窃窃自喜。

    若是苏青知道洛阳为她找这么好个借口,一定大加赞赏,因为他们当年被卷入遗府之事,身边的朋友可都知道。

    但经历两人却从未对外人言过。

    玉天枢珍而重之的将筑基丹收入怀中道“两位前辈放心,我玉天枢对天发挚,此生一定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若有——”

    苏青忙止住他说“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当初胡家鼎炉之法一事,未在修真界走露一点风生,我对你已是很放心。”

    洛阳虽有些不满她制止玉天枢对天起挚,但玉天枢身为天机门之人,一念既起,必当饯诺,不然天道同样不会放过他。想到这里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苏青原本从没想这么多,如今经洛阳一指拔,才明白自已手里的筑基丹对修真界而言,是如何的重要!

    特别大宗门。若是得知此事,苏青此生难以自由。

    她感激的看了眼洛阳说“还是洛阳师兄你想的周全,是我之前疏忽了,只一心想着能炼制出神丹,却从未想到它对修真界的意义。”

    洛阳叹了口气说“若那丹方上的材料能为此界所有的话。该如何造福于整个宗门啊!”

    苏青闻言一愣,她从未想到这些大事,一直以来所做之事只凭平心喜好而已,虽不伤及他人,但除了挚友,也想过惠及他人。

    这一点倒不如洛阳思虑长远,必竟是从小长在元婴大能座下,考虑事情自然比自已看的更远。

    就算仙果园空间里生着可炼制筑基丹的灵草,但必竟数量有限,本身空间不过十亩大小。其有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灵潭,以及由其流出的灵溪。

    余下一半全都是仙果林,还有一部分被她作为灵药圃,是以,就算其中可炼制筑基丹的灵草材料尽出,也出不了多少神丹。

    所以,苏青决定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再开炉炼制筑基丹。

    因玉天枢在此地多年,自有一套自已的消息来源,每次苏青沁竹园,都会下意识的向他了解一下修真界的新动向。

    这次也不例外。当他提到胡家时,有此些忧虑的看了苏青一眼说“苏青,若不必要你最好还是易装而行,莫要前往桐城方向去。”

    洛阳不由气愤的问道“怎么?难道胡家还不死心不成?当初他们不已向修真世出均令言明。其秘法之失根本于苏青无关么?怎么又出尔反尔?”

    苏青感激的看他一眼,叹了口气道“我与胡家的仇怨,不仅仅只是放跑那黑魔玉,让其失去鼎炉邪法。而且,我还从胡家救出两批被采补的女修。”

    “啊?!苏青,你胆子可真不小啊!这无异于虎穴探子啊!”玉天枢不由心凉叫道。

    因为之前苏青只说自已无意中撞见胡家结丹修士。偷偷修行鼎炉邪法,从而导致那邪法逃遁。

    没想到她还放跑了人家寻来的鼎炉。看来当初苏青进入胡家,根本不像她自已所言及那样偶然被其挟入。

    一定是早有预谋的!

    结果,未等他们开口,只听苏青淡然道“不止如此,胡家还有一位筑基修士陨身在我手上!其实,当初我从胡家本来就是找到那黑魔玉,然后销毁!”

    洛阳有生气的说“所以说当初你以访友为名,坚持自已前往胡家?”

    苏青摇摇头说“我当时并不知那黑魔玉在哪时,只不过听玉天枢说起,桐城附近缕现练少女及修士莫名失踪之后,方才兴起往前一探之心。”

    当苏青将当初寻得黑魔玉之事跟两人细细说了一遍之后,当然,其中许多惊险之事都略过不提。

    纵然如此,面前的两人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她竟敢只身闯入结丹真的的洞府,不但中断其双修之术,还放跑那黑魔玉。

    洛阳十分震惊的看着苏青,只听她曾轻描淡写的说起过自已修为全无,没想到竟然是因生生受了结丹真人全力一击!

    莫说在三年之内恢复修为,纵然能保住性命都让人感觉不可思义!

    “苏青,你竟如此鲁莽行事,若真的因此陨身——,哼,以后还救什么鼎炉!有这个仁心也不看看自已修为几何!”洛阳越想越生气不由沉声道。

    苏青不以为然的笑笑说“这不是已成功销毁了那邪法么?呵呵,大难不死,说不定有后福,天道还是很眷顾我的。”

    玉天枢从震惊之中回过神,不由叹道“苏青,你平日里处事淡事,还颇为冷静自持,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管不住自已的好奇之心呢?”

    苏青横他一眼说“我那是叫做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心,当年若非有这番心境,你怎么能重见天日?”

    玉天枢立刻点头称是“是,是,苏青,别的不说。你这副赤诚为人之心,在修士之中当真难得!你自从道以来,替天行道之事怕是做过不少吧?”

    洛阳哪里不知道两人是在宽解自已,不由讽道“肯定不少。不过没见几个报恩的,倒是惹来不少杀身之祸!”

    苏青无奈的叹口气说“没办法,天道保佑,让我每次都能死逃生,然后一有机会再替它行道呗!”

    三人间笑间。不知不觉天色已近午时。苏青起身说“你们先论道,我去后厨整治两个菜来佐酒。”

    谁知,她刚一起来,洛阳习惯性的随之一起站起来说“好,我来帮你烧火。”

    见状,玉天枢立刻跑到苏青前面说“我去收拾厨房!等会给两位前辈打打下手!”

    笑话,他一个练气修士,怎么敢自已坐着让两位筑基前辈下厨?

    虽然玉天枢从未进过厨房,但在他心思玲珑,眼明手快。淘米洗菜倒是做的很麻利。比烟儿不知好多少倍。

    很快,在三人配合之下,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上桌。

    苏青拿出一坛自酿的灵酒,三个把酒言欢,谈天论道。几杯灵酒下肚,玉天枢放松下来之后,开始口无遮拦,天南地北说起修真界之事。

    “刚才说到胡家,惹出苏青潜伏其中惹出的一通事,我听小道消息说。胡家在修真界发出的绝杀令对付你呢,苏青!”玉天枢饮尽一杯灵酒之后,看着苏青道。

    苏青淡然一笑“我命大着呢!不怕他们怎么折腾!”

    洛阳倒是有些担心的说“玉天枢说的对,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妙!不如。我们两人易容而行?”

    苏青看了眼他那张生的倾城绝色的脸说“只要你不介意变,恩,丑点的话,我没问题!反正这些年来行走江湖一直是以俗家居士身份。

    说完,她不由自主的从不储物袋里拿出那把莫言真人送她的拂尘。

    想到能换个面目行走于世,洛阳也有些意动。他端坐在镜子前面,闭着眼任由苏青拿一些奇怪的东西在脸上涂画。

    当他再次睁开眼,看着镜中那个年过三旬,面目微黄的,眉眼平凡的男子之时,不由大为惊奇。

    镜中那张脸,乍一看完全不是自已!他自已都有些认不出来。没想到苏青还有一番这等手艺。

    比起在高阶修士面前根本毫无作的易容丹,这种可恍过所有人的易容术,更让人放心。

    就这样,不到片刻功夫,洛阳成了一位十分貌不惊人的筑基散修,而苏青这次则同样化身为一介世谷居士。

    看着一张老年男人脸上那双慧捷的双目,洛阳不任不住笑出声,苏青竟然还粘上长长的胡须。

    当两位出现在翠微镇街上之时,竟然无一人认出。

    若不是亲眼看着两人易容变装,两人现身时,连玉天枢都差点没认出来,苏青他还见其易容之后的形象。

    倒是洛阳那么一张绝色的脸,竟生生被弄成一张十普通的面孔,这样一来,那绝身姿倒是跟这张脸有些不配。

    纵然变了容颜,但他那冷清的风度,以及玉树临风般的身姿却是无法改变的。

    第一次走在大街上没有被人以热切的目光注视,洛阳不由心情大好。此时,他终于可以完全放下因容貌而招来的过分瞩目。

    虽然苏青以一介居士身份跟一位筑基修士一起行走,但却没人感觉到怪异。好像他们本应该并肩而行一般。

    自翠微镇出来不久,两人一路向西而去。

    因为洛阳提及想到百兽林看看,两人依然乘着流云盏,当路过一座小山时,苏青突然想起,这是几十年前首次见到洛阳之地。

    当年,他已是名动天下的少年筑基天才,是浮云派弟子口中的骄傲,而自已却是在一旁听艳羡听着的低阶散修。

    没想到几十年后,他们能站在一起,并肩重游!想到这里,苏青不禁感叹“洛阳师兄,当年,我在此处听闻你的大名,见识到你绝然仙姿!”

    洛阳侧头看她一眼问“当年,你也随门中弟一起来往百兽林了吗?我怎么没有一丝印象?”

    苏青闻言轻笑道“当年我还未曾入宗门呢,是以散修身份进入其中的,你自然不知晓。说起来,百兽林一行虽未有所得,还差出不来。但是,却也成就了我加入宗门之路。”

    “真是造化弄人,当年若无百兽林一行,我们也无从结识。”洛阳叹了口气道,他第一次对于百兽林之事放下心里的怨怼之意,这般平静的说出来。

    想到他曾在此身受重创,差点毁坏一世道基,苏青怕他触景伤情,有些后悔自已不该说当初遇见之事。

    不料,洛阳突然转身对着她说“我不后悔经历这一劫难,若非如此,我如今还是那个不谙世事,自以为是的所谓天才。”

    说完这里,他顿了顿说“而且,若没有哪件事,我也不可能遇到你,苏青。更不可能结识到一群天之骄子的朋友。”

    说起朋友位,苏青相自豪“是啊,我最为幸运的就是在落魄之时结交了这那么多挚友,没想到竟然都是修真界的天才。不但出身不凡,修为资质更是绝佳。”

    两人边行边聊,不过一刻钟,便来到百兽林之外。

    “两位道友请留步!请问前往此地有何事?”刚一靠近百兽林,只见一位筑基初期修士,突然现身问道。

    苏青忙上前一步施礼道“分道跟仙师一起畅游天下,路经此地,见此处有妖兽出没之迹,所以,想入林中一探。不知这位仙师可否行个方便?”

    那位筑基修士只淡淡扫他一眼,直接对其身后的洛阳道“这位道友也是此意?”

    洛阳微微颔首,只听那位筑基修士道“在下奉师命镇守此林,虽严禁世人入内。但对于众道友不行阻拦。只不过百兽林中时有高阶妖兽出没,为保二位道友安全,这枚玉符你们带着,若遇到危险,可以激发阵法将你们直接送出来。

    两人从那位天玄宗修士手里拿过玉符,道过谢之后,一起进入百兽林中。

    洛阳心里想着师父说起的化妖泉之事,故提议步行深入林中。苏青对此十分赞成,因为,她在这林中发现不少外面难得一见的灵草灵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