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皮偶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皮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样情况下,一个练气七层女修,特别生得十分秀美动人的女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个人行走于世是很不安全的。

    越秀闻苦笑一声道“本来是我们师姐妹三人一起出来,谁知两位师妹在一次于人斗法之时,被对方所俘虏。李师妹为保全我逃离,自爆丹田而亡!……”

    从她讲述中苏青得知越秀两位同们女修一起处出游历,结果在半年前为一位筑基修士所劫。

    最后,三人不敌为捕,在其一位师妹以牺牲性为代价,为重伤的越秀赢得一线生机。越秀逃跑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进入百兽林。

    “这么说,你已经在面兽林中呆了三个月之久?”一直没有出声的洛阳,听完她的话开口问道。

    越秀十分恭谨的答道“回前辈,正是如此。之前,因晚辈有重伤在身,所以,一直躲在此地养伤,近日初愈刚一出阵便遇到那几个歹人,多亏遇到两位前辈。不然,晚辈恐怕保性命。”

    “相遇便是缘,你既然重伤初愈,必然修为不稳,这瓶碧络丹拿去用吧!”苏青见她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眉宇间隐含一股坚韧之色,不由心生怜意,随手拿出一瓶碧络丹赠于她。

    越秀千恩万谢的受了灵丹之后,便十分恭谨的向二人道谢辞别。

    当她的身影消失在百兽林之后,洛阳看了眼苏青笑道“苏青,你出手可真够大方,一个萍水相逢的修士,都以上品碧络丹相赠!”

    青苏微笑着摇摇头道“此言差矣!我们之前也曾有过一面之缘!若是她不说自已出自青瑶门,我还想不起来呢!”

    洛阳闻言,不由笑道“呵,你结识的人物可真不少啊!熟人随处可见啊!不过,看来人家根本没认出你来!”

    苏青微笑着说“若真能被人认出来,我这易容术还真不能拿出手。怎么敢给你改头换面?”

    见洛阳只笑而不语,她正色道“这们越秀是我之前救出一位被送往胡家的鼎炉,没想到会在此地再次见到。所以。才说我们两人有缘!”

    “如今修真修怎么乱成这个样子,到处都是心怀不轨之人,真是世风日下!”听她说完,洛阳不禁叹道。

    苏青长出一口气说“不论什么时候。以强凌弱都有,不过如今修真世人心浮燥,过份依赖法宝,修为,而不注重练体修德。所以,才会道心不坚,以致行不检!”

    两人边聊边往百兽林外行走,不到半日功夫便出了林子。

    跟那位在此驻守的天玄宗筑基修士道别之后,苏青便祭出流水盏,两人一路往西而去。

    可能因流水盏可以自行隐藏灵力波动,一路之上从未到任何打劫之人,倒是遇见不少起修士被打劫之事。

    只要行凶者修为不是太高,苏青跟洛阳两人都会停下来行侠仗义。

    不过,他们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有次两人在流水盏上发现两个练气高层的修士,拦住一位练气八层的女修意欲劫财抢人,苏青两人立刻现身。

    他们本打算将这两个修士吓跑便罢,没想到其中一人竟然身怀匿灵法宝,看上去仅练气七层的修士,竟然有筑基中期修为。

    洛阳与苏青两人虽然也算的上筑基初期修士中的个中翘楚,但一力降十会,想隔一个阶层的修为,相差十分巨大。

    结果,两人连手中法宝尽出。方才得以脱身。

    而作为逃命工具的流云盏,在关键时刻拦住了那筑基中期修士手里法宝,同时,也耗费其中的大量灵力。

    于是。洛阳建议两人干脆安步当车,慢慢游览世界盛景。将流云盏收起来,慢慢恢复些灵力再用。

    苏青对此当然毫无异议。她本来此次出山纯粹为游历而行,没任何目的性,自然怎么样都可以。

    就这样,两人并肩而行。边体悟世情边跟洛阳谈天论道。

    这天,两人来到一座普通的世俗小镇上,因已连续半个多月一直在路上。所以,苏青打算在此地休息一晚。

    两人均作世俗道士打扮,来到小镇上唯一的一间小客栈,叫两间上房。

    苏青一进入房间便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自出山以来半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跟洛阳在一起,晚上休息也在他的随身洞府之中。

    所以,她一直都没要机会进入仙果园空间。

    见苏青进来,青鸟立刻飞过来大叫“苏青,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空间修练了?不会是又遇到生死大劫了吧!”

    苏青生气的瞪它一眼说“你这死鸟怎么说话呢!我最近平安得很!”说完撇下它径直往灵药圃中行去。

    青鸟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的看了一眼,自语道“哼!虽然现在没有,很快就会有的!说完,一拍翅膀飞向仙果林深处。

    而此时正在专心采集灵草灵药的苏青,根本没注意到它说了什么。

    将可以入丹的灵草采完之后,苏青又在发溪中修练几个时辰,感觉外面时间差不多过去一个时辰,方才摘了些普通灵果闪身出来。

    结果,刚一现身。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苏青随手一挥,将阵法撤去。大门应声而开。

    洛阳满面笑意的看着她说“苏青,听闻今日乃世俗界的灯节,如今外面一片灯火阑珊,刹是美观,不如,我们也一起去看看?”

    哦,原来已到了元宵节了啊!此界虽无此节,但也会在正月初十这天举办灯会,每逢此时,忙碌一整年的人们都举家出去赏花灯。

    故这天被称为灯节。

    望着外面纷纷扬扬飘起的大雪,各着街道两旁各色花烟,以及街上热闹的人群,苏青突然有种身在前世现代社会的感觉。

    这些思绪不过在心里一闪而过,她高兴的冲着洛阳点点头说“好,我们也出去凑凑热闹!”

    当两人并肩来到街上,边赏灯边随着人流往前行,苏青还时不时的停下买些小吃,边走边吃。

    洛阳则在手里提了几盏做工十分精美的灯笼。虽不如修真界的琉璃灯漂亮,但却也别有一番巧思。

    当两人来到一处由各式花灯搭成的灯塔前时。只见所有的人都涌向不远处的一座高台前面。

    苏青定睛一看,原来是有人在玩皮偶戏,顿时大感兴趣,跟洛阳二人也一同挤进人群中观赏。

    只见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皮偶。手上提着各式各样的花灯,在台上来回不断的走动。最绝的是那皮偶做的竟然有如真人般大小。

    随着围拢的人越来越多,那些本来绕着台子转的皮影,竟然开始演绎简单的故事,甚至还根椐身份配上惟妙惟肖的声音。

    一时之间。台下叫好声不断,苏青也深以为奇,没想到这个世界有如此巧手之人。

    但渐渐地,她心里慢慢升起一股不祥之感!总觉得自已也如同那皮偶中的人物一般,在台上演绎着一出出悲欢离合。

    她感觉有种无形的力量,在拉着她往台上而去。

    “苏青,这皮偶有异!”一声低喝在她听边响起,才将她的神智拉回来。

    转头见已经易容的洛阳那张平凡的脸上,一双黝黑的星眸正满含忧虑的看着她,见苏青神色恢复清明。

    洛阳伏在她耳边低声道“这皮偶戏不简单。你看!这些人好像中邪一般——”

    苏青随即向四周一看,只见身边的人都像失了魂似的,双目痴呆的的盯着台上,一味的拍手叫好。

    她发现身边的那位老者声音已经嘶哑,手掌也因长时间鼓掌而肿胀起来,但他依然保持着同样的热情不变。

    苏青试着叫他好几声,都未能将其叫醒。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这种疯狂痴迷之中,苏青心中大骇!

    她重新盯着台上的皮偶,越看越觉得于真人无异。但却又无一丝生机,于是。她趁着又一波人群流过来之机,趁势挤到台前,正好有一个扮作贵族小姐的皮偶经过台外侧。

    苏青迅速伸出手,拉了下那皮偶扫到高台边上的宽大衣角。一丝灵力随之探向那皮偶。

    随即。她神色一恍,侧头对已来到身侧的洛阳低声道“这是真正的人皮!但里面却是妖兽之骨!”

    洛阳却如恍若未闻一般,重重的踩上她的脚。

    苏青神思一转,随即装作跟一周围狂热的人群一样,目光热烈又痴呆的望着台上的皮偶戏。

    很快,她发现那此皮偶都是活的!它们所演绎的故事。所有的唱词,都是从自已口中所发,幕后根本没有人!

    当那些皮偶转到台子的另一边时,苏青跟洛阳迅速对视一眼这皮偶戏有蹊跷!

    于是,两人也装作被其所迷惑的样子,随着身边的世俗人叫好。

    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场由人皮兽骨所制成的,有着神秘魅惑之力的皮偶戏开演一个半时辰后,如正常的表演一般谢幕收尾了。

    有个生的十分普通的四旬男子上台,将这此个栩栩如生的皮偶归拢在一起,然后向台上热情的观众致谢后,开始指挥身边的随从拆台收工。

    这时,苏青发现刚才那些陷入痴迷的观众,虽然脸上带着浓浓的遗憾之色,但却神色清明,不像是为人所迷惑的样子。

    洛阳看身边一片赞叹的人群一眼,悄声对苏青道“真是虚惊一场!这皮偶戏确实不错!”

    苏青却不这样认为,她之前明明白白从那皮偶眼神中,看到对台下观众的垂涎之色。

    她本以为这些皮偶的幕后之人,会借着这灯节有所行动,但却没想到他们只是表演一场,然后规规距距的悄然离去。

    但这样更让人不解。

    看过这么一场精采的皮偶戏之后,两人都没了观花灯的兴致,于是相伴一起回客栈。

    “苏青,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不妥?”回到客栈之后,洛阳没回自已的房间,而是随着苏青一起来到她的房间。

    当苏青把那皮偶是用人皮兽骨所制成的,而且还有自已的思维之事跟他说了之后,洛阳惊然起身“当真?!”

    苏青郑重的点点头说“绝无虚言!之所以没当场告诉你,是因为我现其中一个皮偶已注意到我们。”

    洛阳呼出一口气说“果然如此,当时我也正是感觉到有种被人盯上之意,才装成于身边人一样痴迷其中。”

    接着,他神色凝重的对苏青说“后来,我见他们收场之后,台下众人都恢复了清明,便以为是我想多了,没想到——哼!竟然真的是们他们!”

    闻言,苏青面有讶然,正要开口讯问,只听洛阳急声摧促道“他们现在应该还未曾出镇,走,我们跟上!我怀疑他们之中有那次在桃源山逃掉的邪教之徒!”

    听他这么说,苏青方才想起自已曾在桃源山附近的小溪中捡到一件覆着人皮的纱衣!之后,又听洛阳说起他们曾在桃源山中发现,一个规模宠大的以人皮祭天的邪教之事。

    “洛阳师兄,你确定他们之中真的有邪教中人吗?”苏青指着几个身无一丝灵力的世俗人问道。

    洛阳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个普通的世俗大马车店中,来来往往忙着安置马车的世俗人,心里也突然没了底。

    他记得当初发现那个邪教之时,明明探测出里面有近几百人众,但进入之后却发除去浮云派的八位女弟子,整个教徒不足十人!

    而且,全部都已身亡!

    是以,当初南天师兄认定余下的那些邪教之人,一定是以密法逃走了。

    但当时洛阳在整个教中寻了一遍,根本没有发现一丝阵法之踪。看来,对方手里若非有异宝,就是这些人修练了什么逃遁之法。

    不过,当初那些人可全都是人怀灵力之人,但眼前这些人跟本就是一般世俗之人。

    “这位客人,贫道观你面色青白,天灵这迹发紫,似是有大祸在身亡命至此!是也不是?”

    正当洛阳苦思之时,化为世谷道士的苏青,已拦位其中一位皮偶戏团中的一名正在喂马的壮汉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