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被吞入腹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被吞入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则以万箭齐发之术,将漫天锐金之箭射向阵中,但这也只阻了座山灵雕一息之时,随即,它挥动巨翅冲出阵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跟洛阳两人对视一眼,跳上流云盏,迅速向客栈外逃遁。

    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巨雕,苏青加大灵力激发流云盏向前方飞遁,随即开启匿灵之阵,但那灵雕依然离他们越来越近。

    “这雕魂好像根本不惧法术灵力攻击!”洛阳看着离流云盏,越来越近的座山灵雕忧虑的说。

    闻言,苏青灵激一动“洛阳师兄,你可知这雕是何系妖禽?”

    “观其速,应该是风系,最惧雷火之法!可惜,它如今只是灵体,灵力法术对伤害不大!除非天雷地火方能起作用。”洛阳随口应道。

    苏青冷笑一声“天雷没有,地火手雷倒是不少!”说着,便拿出一大把火雷符向已近欺身飞来的巨雕扔去。

    同时,又猛然加大灵力激发流云盏飞遁。

    随着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在身后响起,只听一声凄厉的尖啸声传来。苏青回头望去,久久未见那只座山巨雕追上来,方才舒了口气。

    “苏青,你刚才仍出去的是什么灵符,竟然有如此之威,竟可引动自然之力?”洛阳十分惊讶的看着她问道。

    苏青随手递给他一沓火弹符说“这是我未入道之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取到不少然火油,随后,跟着乔晓嘉学会制符之后,将烈火符与之相结合才制出此符。”

    说到这里,苏青不禁感叹道“想来,自进入练气中阶,手中有了法宝可用之后,几十年来基本上没用过这火弹符了,没想到今日还能派上用场!”

    “你竟然可以自创灵符?既有这等天赋,当初为何没跟乔仙子一起进入灵符峰?”洛阳十分惊讶的问道。

    苏青看他一眼笑道“难道洛阳师兄觉得我丹术不精吗?”接着。不等他出声,苏青淡然笑道“呵呵,原因无他,只因我心喜丹术罢了。”

    洛阳看她一眼笑道“练丹绘符于我而言。全都一窍不通。不过也知道能越阶练丹,自创灵符,绝非常人所能及。”

    苏青谦然笑道“跟洛阳师兄你还是不能相提并论,如今修真界,怕是无人可以练制的出随身洞府吧!”

    闻言。洛阳却是久久无言。苏青以为他只是低调默认,但洛阳心里此刻却是泛起一阵波澜。

    他自幼便极擅练器之术,虽然由元婴师祖亲手相传,但他却很快青出于蓝。

    自他练制出第一件此界不存的灵器之时,就知道自已跟一般修士有所不同。他不但修为快于常人,且有很多东西竟然可以无师自通。

    对此,执善真君视其为掌上之宝,自小悉心教导,说他身怀古修之风度,将来必成大器。但却根本无法解释他根本身无灵根的原因。

    是的,洛阳身上根本未有显示有任何灵根,但却是任何法术都能修练,尤擅火系法术。

    所以,执善真君才取尽天下异宝,为其练制了汇聚五行法术的,混元灵盘为随身法宝。

    就在洛阳思绪微动之际,只见苏青再次向身后扔出一沓火弹符叹道“没想到这只座山雕竟然恢复这么快!”

    原来是那只五阶座山灵雕的兽魂又追了上来,洛阳看着被炸的失了半个翅膀的座山灵雕兽魂,尖叫着落下云头。不由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两人乘着流云盏,被这只五阶妖禽的兽魂追着一直跑,亏得苏青如今已筑基成功。可以御器而行。

    否则,像流云盏这样的高阶灵器,连续一个多月的飞行,耗费的灵石都不是她能所承受的。

    被火弹符炸过几次之后,那只座山灵雕不再靠近流云盏,开始时不时以风系法力攻击。结果,在飓风之下,流云盏竟然被吹到北海之上。

    最后,进入北海之后,竟然连座山灵雕都找不着目标了。

    当两人从流云盏里出来时,发现四周全是冰。到处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闪动着摄人的寒光。

    洛阳虽已筑基成功,但仍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从法衣外面钻进来。

    “师兄,把这个穿上吧!我亲手做的,虽然不怎么好看,还可以御寒!”苏青随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件红色的披风。

    洛阳接过来一看正是由当初他们在百兽林,捕到的火狐之皮制成的披风。他记得当初苏青只问他取了火狐之皮去。

    他本以为她要练制法衣所用,没想到她只是如世俗女子一般为他,不,为二人各自动手做了一件火狐披风。

    本来,当苏青递给他那件火红色的披风时,他以为其只做的一件,没想到他刚披上,只见苏青自已也拿也拿出一件披上身。

    “怎么样?我的针线还行吧?皮子处理的也还不错吧?”苏青扯着身上火红的披风笑着问他。

    洛阳抚了抚身上柔软,光滑,油亮的披风道“还不错,那几张火狐皮全做成披风了?”

    苏青点点头道“是啊!这么好的皮子,难得还是火狐之皮,制成披风最好不过了,穿着多暖和呀!对了,洛阳师兄,你的畏寒之症还未痊愈吗?”

    洛阳叹了口气说“我本身体质就有些怕冷,自从那次百兽林出事之后,又中了寒毒,本以为筑基之后可以自愈,没想到如今还是畏寒。”

    苏青听罢笑笑说“这里确实很冷啊,你看,我不也穿着毛皮披风吗?”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装着金色火灵的玉盒给他道“这些是我近来练丹所集的火灵,你若是觉得冷,就拿着着吧。”

    装着火灵的玉盒一入手,洛阳便感觉到一阵暖意涌向四肢百骸。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平静如镜的冰层突然被冲开,一条巨鲲破冰而出!

    随着苏青的一声惊呼,两人被一股庞然无匹的冰灵力封住。当他们回过神时,早已被这头六阶巨鲲吞入腹中。

    冰面很快恢复了平静,依然光亮如镜,刚才的一幕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如今。苏青还可以看到,对面的洛阳手里半打开的玉盒,闪动着一丝丝金色的灵光,那是火灵之光。

    二人虽然神智依旧。但却连眼珠子都不能动,没想到刚摆脱一只五阶妖禽之魂的追杀,却又落入六阶海妖腹中。

    看来他们注定要葬身妖腹了,苏青没料到当年,自已从结丹修士全力一击之下死里逃生。如今却是被一条海妖吞食。

    她心有不甘,试着向对面的洛阳以神视连络,却发觉冰封着两人的冰块,被卷入一扇巨型叶片之中,随着一堆冰块搅拌。

    结果,包裹着他们的冰块越来越厚,苏青发觉自已身内的灵气也随之慢慢逸出。

    待那冰块再次停下之后,苏青发现洛阳面色有些不对,虽然两人之间隔着冰层,但她还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灵力的流失比自已快的多。

    可能是因体质原因。自冰块停下之后,苏青体内灵力基本上停止了逸散,但洛阳丹田内的灵力,却依然源源不断的被冰层吸收。

    可能因灵力大量流失之古,对面披着火红色披风的洛阳,面色异常苍白,几近透明。

    眼看着他体内灵力一点点被吸取,苏青心急如焚却是无计可施,因为她自已连眼睛都眨不了,莫说动用法力救人了。

    除了神智还清醒着。她根本无法支配身体。

    所幸,封着他们的冰块没有再次被搅动,而是静静的立在一个,如同山洞一般的地方。甚至还时有光透进来。

    苏青曾一度怀疑他们并未在那巨鲲腹中,但是,洛阳身上无时无刻,被抽走的灵力提醒着她,他们依然在那头六阶海妖体内。

    随着洛阳的脸色越来越透明,苏青也越来越担心。

    正当她以为两人就此葬身于此之时。发现洛阳手里的火灵竟然依然闪着金光,而且,光芒好像更盛。

    渐渐地,她惊奇的发现本来在洛阳手里的玉盒,不知何时已脱了他的手,慢慢向自已靠拢!

    当火灵将苏青四周的坚冰融化之后,她惊喜的发觉,自已还可以调动体内的灵力!

    于是,苏青立刻从仙果园空间,将她所储藏的火灵全部放出来。

    看着着慢慢被融化为无形的冰层,苏青心里一阵激动,她小心的扶起已耗尽灵力的洛阳,召回不少火灵围在其身边。

    因洛阳生机微弱,苏青又无法将其带入仙果园空间之内,只能放出原娇,准备将其它置在它的界域之中。

    谁知,面对六阶大妖,身为精怪的原娇根本不敢打开界域。

    无奈之下,苏青只让那些火灵将冰层融化至一间房屋大小,便全部收回来置于洛阳身侧。

    她发现其经脉之中有一股极寒之息,一直在侵蚀他的身体。于是,苏青便试着将火灵纳于丹田,然后输送到洛阳体内。

    但是,她发现那此火灵虽然跟他很亲近,但却是无论如何也纳不到丹田之中。

    无法,苏青只得先给他服用极品碧络丹滋养丹田,然后将自身火根中最为纯粹的火灵力抽出,不断输入洛阳经脉之中为之驱寒。

    虽然苏青在练丹之时,会从云中涧所出的灵草中提取火灵,不过大部分火灵,都被她随手放在洞府的丹房之中。

    仙果园也只有很少一部分,还是她本打算用来,以紫金丹炉练丹所用。

    没想到出来这些久,平日练丹所用都是清泉师兄所赠的,封存了地火的小丹炉,一直没动用这些火灵。

    不过,随着洛阳身内寒气被慢慢逼出,苏青身上的火灵也几近被耗尽。本来融化了如一间房屋大小的冰坚冰。

    因火灵被消耗,又重新结成冰墙,待苏青发现时,发现周身只有几尺见方。仅容她与洛阳两人相处。

    看着手里最后一盒火灵,苏青叹了口气,从仙果园空间拿出一批,蕴含火灵的仙草开始练丹。

    所幸,仙果园空间的灵药圃中所植的灵草,绝大部份都是从云中涧灵草园所出,其中富含火灵之力。

    在苏青连续开几十炉聚灵丹之后,手边又多了三盒火灵。

    于是,她先将这四盒火灵分别放在自已与洛阳,东西南北方向。然后,又接着开炉练丹。

    当洛阳睁开眼时,只见苏青正坐在他对面,神色无比专注的打着繁复的手势,如行云流水般练丹。

    他怕打扰到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将灵草中的火灵一丝丝抽取出来,然后融灵成丹。

    当苏青将一炉上品碧络丹成功收起之后,才发现洛阳已经醒过来。她十分高兴的起身,来到他身边问“洛阳师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经脉中可还有异常之感?”

    洛阳依言试着运行法术,突然感觉到丹田中暖融融的十分舒服,原来,在他丹田之中有一簇金黄色的火灵摇曳。

    他激动的张开微闭的双目,盯着苏青问“你用了什么圣法,才让火灵成功进入我的丹田呢?”

    闻言,苏青一愣反问道“你说火灵已经进驻你的丹田之中?我怎么不知道?难怪原来的那些火灵越来越少呢!”

    说到这里,她释然道“本来,我还以为是被那坚冰所化,没想到竟然都被入吸收入体了!”

    见她这么说,洛阳急切的向她讯问,自已晕迷之后发生了什么,当苏青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之后。

    洛阳呆呆的看着她良久,方才激动的抓住苏青的手说“苏青,你果真什么都没做,只是将火灵放在我周身大穴之处?”

    苏青轻轻抽回手说“这么说也不尽然,因为当时我还发现你体内有股极寒之气,一直在侵蚀着你的经脉。”

    听她说起这个,洛阳不由紧张起来“难道是那寒毒之症又发了?”说完,以灵气在经脉走了一个大周天,却无发现一丝寒气。

    看着他不解的精情,苏青笑着说“现在是不是感觉不到那股极寒之息了?”

    不等洛阳出声,她接着说“当时,我一边将火灵置于你周身大穴之处护体,同时,还从丹田之中抽出火灵根,一点点输入你的经脉之中,将那股极寒之息慢慢逼出体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