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怪异的渔村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怪异的渔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真是太不可思义了!

    “海底一定有异宝!”洛阳激动的对苏青说“我们不能错失这般机缘!不如——”

    苏青对他微微一笑,随即御使流云盏破冰入海!虽然没有那红光为引,但他们依然记得之前那光爆发之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能没了红光中那巨力的阻挡,流云盏很快将二人带到海底深处。

    “就是这里!”洛阳指着海底一座黑漆漆,形态怪异的小山说道。苏青点点头附合“那宝物很可能就在这里面。”

    二人封了口鼻之息,自流云盏内出来,向那座看上去毫无灵力的海底怪石而去。

    只见洛阳自怀里掏出一个小小水晶灵盘,小心的围着这颗如小山一般的怪石绕了一周,手里的水晶灵盘却毫无所动。

    “怎么没灵到一丝宝气?”洛阳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怪石自语道。

    苏青则不以为然的说“若真的是天地异宝,虽为我们有幸得遇,若要真正寻出来,却也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寻得到。”

    闻言,洛阳激动不已的心方才平静一些。

    但是,两人又围着这海底怪石上下走了几遭,却还是一无所获。

    “莫非,这宝物生在这怪石之内?”苏青试着对眉头深锁的洛阳说道。

    她的话刚一落音,只见洛阳随手扔出法宝,然后拉住她向后疾退,面前一个大水花炸开,将附近的海水搅的混浊无比。

    看着眼前安然无恙的怪石,洛阳失声叫道“这果然是异宝,连极品灵石所练制的金灵钺都无法辟开!”

    “莫不是海底玄铁?”苏青不由出声问道。

    洛阳十分兴奋的点点头“虽然不能肯定是,但也绝非一般灵材!莫是弄出去练制成法宝,定然所向无敌!”

    闻言,苏青也很开心,但却不像洛阳那般激动。必竟,她对于练器一途确实知之不多,所以。对于这些可能是难得一见练器材料也不多关注。

    “我们怎样把这么大的一块材料拿走?”苏青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灵材虽至坚,但还归属于金系,我们以丹火相融,定能得到些许。”洛阳仔细打量这怪石一番。踟蹰片刻说。

    刚才他所用的金灵钺,本来出自其师父执善真君之手。其激发之后威力,相当于结丹修士全力一击。

    但此物反应较为缓慢,不适用于斗法,其本为采集异宝所用。也是他手里最为锋利之器。

    当两人调出丹火靠近怪石之即,在丹火的映照之下,突然发现那怪石上竟然上面竟然覆着一层细螺!

    这些细螺虽生的细小,聚在一起却是坚不可摧。洛阳见这并非海底玄铁,不由有些失望。他本以遇到这么大一块至坚玄铁,可以练制出不少绝佳法器。

    遇到丹火之后,这些看上去如同石质的细小螺蛳,纷纷从那巨石上掉落下来。见状,两人心下一喜,思忖着细螺后面可能藏着异宝。便抽出更多的丹火,二人连手将这巨石全部没入没丹火中。

    随着着那细螺纷纷归海,这巨石也整整小了一圈。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巨石’竟然是一株不知生长多少年的古老珊瑚丛!

    这丛生在北海底下近万年的珊瑚丛上面,布满一个个的小孔,里面不知生存多代的珊瑚虫。

    其中在这丛珊瑚顶部有个手掌大小的洞,同时也是这株珊瑚上面最大的孔,苏青跟洛阳两人不约而同的探向里面。

    随着一道微弱的红光闪过,两人同时施法,结成一个取宝之图,瞬间。将里面的宝物取出竟然是三支如小儿手臂大小的极品灵珊!

    “这极品灵珊最低也有万年了吧?”苏青欣喜的看着手里红中泛紫的灵珊,高兴的对洛阳说。

    洛阳却不像她那般高兴,他随意点点头道“这极品紫灵珊虽然难得,却也不足引动天像。”

    苏青不以为然的说“说不定是我们倒霉。正好赶上海啸而已,这极品灵珊本就生于此地,不算是出世吧!”

    洛阳皱着眉头说“若真只是天像而至,不会连那只追着我们的灵雕都无从查觉,再说,我们都已筑基。也可窥得一丝天机之意,竟然对天像降临无一丝惊醒之意?”

    听她这么说,苏青也有些疑惑“是啊!不如,我们再找找?莫因大意错过了异宝!”

    结果,两人把这株珊瑚,以及附近海底翻查了几遍,还是未发现任何异宝。

    失望之下,苏青两人进入流云盏,自海底而出。

    “没想到这三支灵珊灵然如此灵力!”苏青立在玄冰之上,拿着手里的灵珊对递给洛阳说道“洛阳,这株灵珊你也拿去吧,我根本不通练器之术,这灵珊在你手里才有大用。”

    洛阳笑着将苏青执意全部给他的灵珊收起说“可惜,之前因天像所引,将其中万年的灵力用去大半,不然材质会更好!”

    原来是这样,难怪苏青一直有些纳罕这三支灵珊虽贵重,但却跟之前所现那道红光相比,其灵力相去甚远。

    没想到竟是那海啸之故。说起海啸,苏青心里也有不小的疑虑在她所认知之中,海啸规模远不只如此。

    想到这北海玄冰之下,隐着无数莫可知的高阶妖兽,以及机时可能发生的危险,苏青两人决定立刻离开此地。

    不知是不是刚才的小海啸给附近海妖的震慑,两人驾着流云盏离开之途十分顺利,竟然没有遇到一个高阶海妖。

    当绵延不断的山峰出现在眼前之时,已是半个月之后。

    苏青从来没想过这北海竟然如此之大!更没想到两人竟已入北海深处!难怪会遇到高阶海妖追击。

    当苏青两人踏上海岸之时,不由同时叹了口气!洛阳张开双臂大声道“呼!终于上岸了!苏青,快看,前面不远处,哪里,有个小渔村!”

    当两人快步来到这个小村子时,已华灯初上。闻着弥撒在空中有些咸腥的味道,苏青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苏青,你说。这个村子是不是太安静了些?”洛阳开口打破了沉静。

    “是啊!这也太安静了!”苏青深有同感的应道。

    此时,天才刚刚擦黑,大概申时中左右。正是世俗人家准备幕食的时辰,但这个小村子里却无一丝炊烟。

    不过。在世间行走的多了,什么样的奇特风俗都见识过,两人并无多少好奇之意,但却同时感觉到一股非同一般的感觉。

    筑基修士可窥得一丝天机之道,每到遇到不同寻常。有违天道之事时,多少都有所查。所以,这小小的渔村必有什么蹊跷。

    进入村了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基本一每家人都在院中默默制做鱼干,而且,院门都敞开着。

    真正令人感到可思义的是,所有的人都默不作声,只一味的低头劳作,就连孩子们也都在一边。懂事的帮着打下手,不出一声。

    两人将整个村子走了一遍,发现每家每户皆是如此,不由大感奇怪。

    苏青不禁在一家渔民院门口停下,她轻轻敲了敲由木头扎成的院门。结果,院中的一家五口,像是没看到她一般依然忙着制作鱼干。

    “我二人由远处而来路经此地,请问能收留一晚吗?”苏青不死心,又继续敲了敲面前开着的简陋的木门问道。

    然而院中渔民依然恍若未闻,苏青跟洛阳对视一眼。两人悄悄进入院中,来到那些忙碌的渔民身边。

    借着夕阳微光,看到一个个渔民干枯呆滞的脸上,竟然无一丝生气!

    见状。苏青心下一恍凝随手拍拍面前正忙着制渔妇的肩膀,随手将一缕灵力注入其经脉之中。结果却发现她体仙竟然毫生机!

    “你说,这些人都是活死人?”洛阳惊讶的看着苏青问道。

    苏青沉重的点点头“他们虽然还能劳动,但身内生机已断,只有那两个孩子身上,还有着一丝生机。”

    他们将整个渔村全部看过一遍后。发现所有的渔民皆是如此。洛阳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这些人到底算活着吗?”

    苏青也十分不解的摇摇头说“按道理而言,世俗人一旦生机竭枯的话,根本不可能在存活于世。”

    说到这里,苏青顿了顿道“但这个渔村里的人生机虽断,但体内尚存一魂三魄未灭,虽无精神以及五感之能,却还能进食劳作。”

    洛阳对异怪魂体这些事情所知不多,他不由惊叹道“这样的人存于世岂不有违天道?苏青,他们还能不能重获生机?”

    苏青叹了口气,指着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童子道“若是寻到其它六魂四魄,像他这样体内留有一丝生机的人还能苏醒,只是神智比常人要差上许多。”

    看着海上升起的一轮红月,洛阳不由叹道“到底是什么人,就作这般阴损之事,不但取尽生机,还活生生的抽出魂魄!”

    苏青则盯着院中一位渔民手里的鱼干,久久不语。

    只见那本来只有些许腥气的鱼干,随着红月的升起,由干扁变的如鲜鱼一般大小,色泽赤红,在朦胧的月光之下,显得血腥异常!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血腥之气!”洛阳皱着眉头叫道。

    随即,那些本来一直在机械的制做着鱼干的渔民突然都站了起来,双眼发光的看向二走过来。

    “洛阳小心!”随着苏青的一声惊呼,洛阳发现他们被这些行动呆板,却目现谈精光的渔民层层围住!

    苏青随手施一个防护灵遁将二人护住。

    看着状似疯狂的冲击着防护罩的人们,洛阳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是什么时候冲过来的?”

    苏青一边从怀中拿出一阵盘,边道“就是在红月升起,你失神的一息之间!”说完,将手里的阵盘随手激发。

    这是之前陆培所赠于她的阵盘,只需输入灵力激发,阵中便可自成一界,将敌人隔离在外,当然,这只是对方不懂阵法方可。

    自已的**之事,之前他从未此刻这般想清清楚楚的了解苏青一切故事。

    同时,他也甘愿将自已的秘密坦诚相告。

    但他知道,若真是这样问的话,苏青一定不会再像如今这般跟他容洽相处。

    而此时苏青却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她正沉侵在当初跟着孙仪一起游历时的回忆之中。当初因为他的突然离去,她曾黯然伤神许久。

    不知何时——想到再次相见,她不由叹了口气,若是孙仪不现身,自已如何寻得到他?

    因为两人各怀心思,一时之间都沉默下来。

    为打破这种有些沉闷的气氛,洛阳抬转头看着苏青问道“苏青,我们要在阵中多久?那些村人根本困不住我们,为何——”

    苏青回过神道“那些人明显失了神智,背后定然为人所用,既然我们遇到此事,就是我们的因果。”

    说到这里,她望着远方说“那些稚龄孩童还有一线生机,我不忍心看着他们也变成如同长辈一般的行尸走肉!”

    洛阳笑着摇摇头“若这样也算是因果的话,我们得帮人了却多少因果啊!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苏青笑着点点头“这也算是我的弱点吧,见不得看到世人有难,可能是入道太晚之故,心里的俗世之念太重。”

    “其时,阵外那些渔民于你我而言,根本不在话下!但若真的起冲突,作为筑基修士随手一个法术,那些人就灰飞烟灭!”苏青接着说。

    “而且,很有可能还会惊动那幕后之人出手!”洛阳笑着补充道。

    其实,他们若真的一走了知,也不会惊动到任何人,但苏青却是想救下这些还有一丝生机的渔民。

    所以,她才选择带洛阳一起避入阵法。

    看着洛阳依然有些不以为然的脸,苏青心下不由暗叹希望自已当时的感觉是错的吧!

    “我们要在阵中呆多久?”洛阳继续问道。

    苏青随口应道“待到日出之时,我们应该可以出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