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六章 剑修没落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六章 剑修没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其实,也是两人太过大意,当初洛阳施烈火术时,明明灵火一直被那妖物所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本就说明对方实力远非二人所能及。

    所以,当苏青说先回宗门请援住之后,洛阳立刻点头同意。经过昨日中毒之事,让他对那从未现身的妖物,也深怀忌惮之意。

    当苏青收回阵盘之时,发现二人已置身于渔村背后的大山之中。

    “苏青,你这个阵盘果然非同一般,竟还可以随机带人转移!”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村林,洛阳舒了口气叹道。

    “是啊,还是陆师兄巧思,制出这等精妙的阵盘。”苏青十分欣慰的将手里小巧的阵盘收入怀中。

    当初陆培赠她这八卦乾坤阵盘之时,苏青虽然也很欢喜,但因其已收了清泉师兄如意阵盘。所以,当初未将之放在心上,没想到这阵盘会在今日救他们一命。

    同时,想到清泉师兄所增的如意阵盘已毁于一旦,本来有些心疼,不过思及那阵盘也为两人赢得一线生机,便心怀大慰。

    “陆培果然是阵法天材,难怪一直被长明真君当心头肉般疼爱,以致于纵其任性妄为,最终落得如此下场。”洛阳一向与陆培不合,对其当众悔婚之事也多有微词,尽管如此,也不得不配服其阵法之能。

    “是啊,陆师兄也算是跟你差不多的天之骄子,只是遇人不淑罢了,结果,却为情所害!”苏青了叹了口气道,心里对吕秋儿更多一层恨意。

    当两人离开北海之后,原本死寂的渔村突然热闹起来。

    那些原本机械呆滞的渔民,突然变的鲜活起来,纷纷自院中出来,来到北海边……

    再说苏青跟洛阳二人御着流云盏,一路向东南而去。

    为防止半路被高阶修士以及妖兽所劫,所以。苏青将流云盏上的匿灵之阵全部打开,而且,还由洛阳布了个隐形阵法,隐去全部形踪。

    就这样。两人日夜兼程,寻着直线而行,整整全力御行三个月方才回到浮云宗。

    看着熟悉的门派大殿,俩人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此次出山。竟然前后三年之久,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北海。

    说起北海,非但其附近没有修真门派,更是人烟稀少。

    本来,此界生产力不高,且各国之间时虽有争端,所以,人口一直不丰,但对于此事。修真界倒是从未关注过。

    从北海回来途中,经历几个世俗国家,如今正在开战,烽烟四起!看着无数流离失所的世俗百姓,苏青大动恻隐之心。

    也曾悄然施法救过一些人,但是这些凄惨的人见的多了,才发现这些战火之灾,非她一人所能挽救。

    期间,她也曾问过洛阳,对于世俗人间战乱。为何修真界都置之不理?洛阳当时笑道“修真之人一旦踏入道途,就等同于世俗相脱离,所以,不易过多干预这些事情。”

    但苏青的心里却依然十分沉重。不过想起纵然是她前半生所处的现代,文明已发展那么高,依然时有战火。

    见苏青一直对世俗之争不能释怀,洛阳认真劝道“苏青,天道不止对我们修士而言,同样也适用于世俗之人。其中的战乱也是世人应承受的劫难。所以,一直以来,修真界都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修真之人,特别是筑基之后的修士,不能参于到世俗之争中。”

    因为洛阳一直忧心北海夜叉之事,所以,一入山门他便邀苏青与之一起,相往其师尊洞府禀明此事。

    但却为苏青婉拒,她知道洛阳一定会将此事告之执善真君,对于此事,门中自有定论,如今她担心的却是世俗间争战四起,不知,齐国可卷入其中。

    所以,她打算回云中涧制做一批药品,然后前往齐国一趟,必竟,她跟韩进也有着一年同门之谊。

    况且,齐王后郭玉一家又于她初入此界时有收留之恩。

    回到云中涧之后,只见烟儿正在院外习剑,几年不见,他竟然也修出凛凛剑意。看到他手持双剑,忘我的投入到剑影之中,苏青本不打算惊动他。

    但刚一靠近,还是为其所觉,烟儿收起灵剑高兴的向她跑来,兴奋的叫道“师父,你终于回来了,你看我剑法可有进步?”

    一年前,他在修炼剑法之时,突然感觉有所突破,当初许师叔所授的剑法,也领悟的更加透彻。

    “很好,烟儿,没想到你这么快修出了剑意,你继续用功,为师回去梳洗一下,去灵草峰拜见你师祖。”苏青慈爱的看着他道。

    苏青正欲转身,被烟儿叫住“师父!”苏青平静的看着他,烟儿有些迟疑的说“师父,你,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灵草峰?”

    苏青不假思索的答道“好啊,难得你有这番心意,你师祖见到你一定会欢喜的!说起来倒是为师错,一直未想起带你去拜见。”

    见苏青这般轻易答应了他,烟儿不由心跃雀“真的?师父,你快请进洞府,徒儿去给你倒茶。”

    说完,殷勤的跑到她前面打开院门,直奔往上房而去。

    苏青刚一进院子,就见陆培从房中出来向她问候道“苏青,你回来了!此次出山可有遇到什么机缘?”

    “陆师兄,三年不见,你修为又有所长啊,这样下去,再次筑基也指日可待!恭喜恭喜!”苏青见他,短短三年间,修为又涨一层,不由出赞道。

    两人边聊,边并肩进入上房。

    说起这次历练之事,苏青叹道“机缘没遇到什么,倒是一直被妖兽追杀,几番死里逃生方才平安归来。”

    说道这里,她十分诚执的对陆陪道“还要谢过陆师兄你送我的阵盘,不然,我很可能早已陨身在北海。”

    “不必客气,苏青,你们此行去了北海?那里可有什么天材地宝出世不成?”陆培有些惊讶的问道。

    闻言,苏青不由失笑道“我们也是被高阶妖兽追击,才误入北海。没想到又被海妖所吞……”

    “你们竟在巨鲲腹内近一年之久?”陆培惊讶的说“能从五阶海腹内逃脱,也真是幸运之至!”

    苏青并未跟他说起所遇北海夜叉之事,本来,她也不确定那始终未曾露面的妖兽。到底是什么怪物,至少北海夜叉,也只是她的推测而已。

    “是啊,陆师兄,你近几年都在这里闭关?可有出去过?”苏青放下手里的灵茶杯随意问道。

    陆培不假思索的回道“正是。如你所说,这几看一直在贵地潜心修练,希望能快点将修为提升上去,争取早日筑基。”

    苏青原来打算将其所见的世俗争战告诉他,毕竟,他也是生为争战最为激烈的国家——离国的皇族。

    但如今见他一心向道,潜心修练以求再次筑基的态度,苏青徒然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许,正如洛阳所说的,修真之人既然脱离了世俗。就不该再过于干涉世俗之事。

    况且,由其几次外出游历可知,修真界本事也不太平。

    两人又聊了会两三年间各自修练心得,体会,之后,陆培便起身告辞。

    看着他随着修为长涨日渐挺拔的身形,苏青不由会心一笑陆培如今又恢复那个仙姿翩然,形容云舒的初见模样,只是步履之间多了些沧桑。

    “师父,我们现在就去灵草峰吗?你看我这般穿着可以吗?”待苏青稍稍梳洗一番后。见烟儿一身浅灰色弟子服,神色忐忑的看着她。

    苏青仔细打量他一眼,只见他原本阴柔秀美的面容,因修出剑意而变的冷俊些许。穿上弟子服隐隐显露出一股阳刚之气。

    见状,苏青不由大悦“好,这样就很好,不过,你从何处得来的门派服饰?说来也是师父的疏忽。”

    听到她的赞赏,烟儿高兴的说“这哪能怪师父呢?听洛阳师叔说。您当年入门时,也曾穿过他的弟子服呢!”

    “哦,你这身弟子服,也是你洛阳师叔赐于的?”苏青颇为感兴趣的问道。

    烟儿有些跃雀的说“是啊,他还教导我,早日请求您带我去见师祖……”

    没想到洛阳不但对她关怀备至,连烟儿除却一开始,不赞同自已收徒的那段时间后,也很是用心指导,想到这里,苏青心里不由暖暖的。

    苏青师徒两人来到灵草峰之后,玉阶真人见到烟儿后十分喜欢,听闻其擅长剑术之后,还特意赐下一把上古青隐剑“我虽擅长丹术,却自入道起便心慕剑道,但却因资质有限,不能成为剑修。”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对苏青说“如今为师坐下徒儿徒孙众多,会剑术的唯有你们师徒二人!”

    然后,他又慈爱的看着烟儿说“你师父虽然也有一身剑术,但她却是法修,丹术天份极高,不能全身心投入修习剑法。所以,你以后要认真修行,争取在门中自创剑修一峰!”

    闻言,烟儿心中激动不已,一股豪气由然而生没想到这位结丹师祖竟然对他如此看重!同时,也在心底暗暗立誓要好好修习剑法,不辜负了师祖的一片期望之心。

    “师父,您真的认为烟儿他在剑修一道,能有所大成?”听到徒儿被师父这般期许,看重,苏青自然也十分高兴。

    毕竟,烟儿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弟子,一直以来她都为两人体质,以及所修功法不同,无法在其修练这程中加以指点而愧疚异常,深怕误了烟儿以后修行之路。

    当初教他修习剑法,也是因为当时自已仅能教其这个,而烟儿也对剑术颇为感兴趣而已,只是没想到,他竟有如此高的天份。

    她最终的目的只是,希望烟儿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剑修,没想到师父竟然说出期望他开创门中剑修一峰的话。

    看着欣喜异常的师徒二人,玉阶真人叹了口气道“剑修一途,本为修真界修士必修之术,就在一千年前,本门还有剑修一峰。”

    说着,他起身来到殿外,指了指西北方向,那座形如利剑的孤峰道“当初灵剑峰就在那里,后来,随着越剑师叔的陨身,不过三百年光景便成一座绝峰,再无弟子踏得上去!”

    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身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尾随其后的烟儿“孩子,你好好修行剑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新踏上那灵剑峰!”

    苏青有些好奇的问“师父,那灵剑峰是否很难踏足?”

    她每次御器来灵草峰,都会经过灵剑峰,但却从未注意到它有何不同,本以为它只是门中一座普通的山峰而已。

    而今听师父这一番话,方才明白,那灵剑峰绝非如她想像那般。

    果然,玉阶真人面现怀念之色“那灵剑峰上布着九九八十一道灵剑阵,由下自上,剑阵难度逐渐增加。当年,我也曾借着一腔热血,往灵剑峰闯阵,结果只进入九阵,被困在剑心一阵,结果,终生止步于此。”

    接着,他神色凝重的对苏青说“当年,你越剑师叔陨落之前曾留下一丝精魄,叮嘱你师祖帮他寻一后人,以继承灵剑峰。”

    “越剑师叔祖座下没有弟子吗?”苏青不解的问道。

    若说身为门派一峰峰主,不说本峰,就是自已座下也该有弟子继承啊,怎么会需要托付其他峰?

    玉阶真人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来,修真界本不像你们所见那般平静,这千年来的波澜不惊,不过是各大宗门相互恒制的结果。”

    当年灵剑峰虽然弟子凋零,但却也不乏出色的人物,但却在落仙山历练之行中,一次折陨三百余人!其中所有精英弟子全部陨身!

    连带队前往的剑然大师兄,乃越剑师叔唯一的弟子,同时,也是既定的接管灵剑峰的下任峰主,一同凋落于落仙山。

    而当时整个灵剑峰不过五百弟子,此事让刚刚结丹成功的越剑师叔心伤不及,几次闯入落仙山寻徒未果后,整个人精神暴乱,无心掌管峰内之事,加上本来剑修人才稀少,所以,不到三百年,整个灵剑峰形同虚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