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制药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制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接着,玉阶真人神色凝重的回到大殿“苏青,你们可知道,本来,五个修真门派之中,除去远在西南之地的天玄宗,其他四大宗门,都是传承上万年古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年我刚拜入你们师祖门下之时,曾听其说过,这四大门派之内匀设有剑修一道。而且,提及五千年前妖魔大战之时,修真界的主力战将便是剑修,也只有剑修方可直面魔将大军,并与之当面对诀!”说到这里,玉阶真人面现激动之色。

    苏青师徒两人,犹其是烟儿,听完师祖这一番话,更是心情激荡,生出万丈豪情!

    “烟儿,听到你师祖的话吗?师父不求其他,只要你有朝一日能踏上那座灵剑峰,就是为师的骄傲!”苏青拍了拍烟的肩膀道。

    “苏青,我这徒孙如今几层修为?为师怎么也看不出来?”玉阶真人随口气问道。

    他本以为,既然是苏青的徒弟,也可能跟她一样,体质与一般修士有异,所以一开始没看出烟儿的修为,玉阶真人不以为意。

    见他到现在才问起这个,苏青不由暗笑师父的思维果然与常人不同,根本不注重修为之类。看来,真如其它师兄所言,只看重自其所心喜之事。

    于是,苏青认真的将烟儿的体质情况,跟玉阶真人述说一遍。

    听完之后,玉阶真不由大笑道“你们师徒可算是凑到一起了,一个千年不遇隐灵体,收个徒弟也是传闻中的阴阳同体!一个年过三十方才入道,徒儿更甚,身无灵力便可御行灵剑!”

    “哈哈!天降异才!此界复兴有望!”说完,玉阶真人仰天大笑!

    苏青本来只是打算游历归来,跟玉阶真人报备一声,顺便带烟儿过来拜见师祖,没想到烟儿却为师尊如此看重,不由心怀大慰。

    兴致所至之下。玉阶真人朝苏青一伸手“徒儿,来一坛灵酒,今日我们师徒三代不醉不归!”

    “好!既然师父您的雅兴,徒儿两人便陪你饮上一杯!不如。由我亲自下厨烹上两个小菜佐酒如何?”苏青从善如流的拿出一坛灵酒笑道。

    玉阶真人一挥手“好,好,为师也听闻你烹的一手佳肴,快去,快去!烟儿。你留下陪师尊先聊会儿!”

    苏青应声而去,寻一间空置的侧殿,拿出两个随身带着小火炉,然后从掌上田园拔些灵蔬出来,配着各式灵兽肉,不一会功夫,便抄出几道色香味俱全的下酒菜。

    “苏青,你烹制什么佳肴!怎么这般美味!”玉阶真人本来拉着烟儿,在大殿之侧说话。结果,被侧殿传来的浓香所迷。丢下刚认的徒孙,如一阵风般直奔侧殿。

    不等苏青回话,玉阶真人一招手,刚炒好四道菜随其一起突然消失在侧殿。

    当她将接着出锅的另外四道菜端到大殿时,只见玉阶真人面前的玉桌上,只剩下四个空盘子,烟儿正殷勤的给他倒酒。

    见苏青进来,玉阶真人高兴的叫道“苏青,快过来坐下陪为师干一杯,哈哈。好久没喝的这么痛快了!”

    说完,苏青手里托盘已空,她快步来到玉阶真人下道坐下,先将已空的四个盘子随手收起。然后又接过烟儿手里的酒坛,亲自玉阶真人满上一杯“师父请用,不知这酒菜可合胃口?”

    玉阶真人一口饮进杯中灵酒笑道“味道绝佳,只是下酒菜不多啊!徒儿!”说着,风卷残云的将面前一盘红烧灵鹿肉吃光了。

    “师父,师祖他真能吃啊!您做的十二道菜。我连尝都没来得及尝就没了!”出了灵草峰之后,烟儿悄声对苏青说。

    苏青笑着瞪他一眼说“小心你师祖听到,你在背后说他不是!想来也是为师的不孝,空有一身厨艺,却没想到给你师祖做几个菜讨他欢心。”

    烟儿听完不由嘿嘿笑道“师父,师祖他老人家待人可真亲切,没一丝金丹修士的威……”

    听着烟儿对玉阶真人如江水般不绝的崇拜之意,苏青心里暗自庆幸,自已有生之年不但拜得良师,还能收此佳徒。

    回到云中涧之后,苏青直奔灵草园而去,几年未归,灵草园灵草虽然有驳杂,不过还是被烟儿打理的十分干净。

    看来,这三年来烟儿也十分努力的帮忙收拾灵草园,只是他身无灵力,打理起来想必十分不易。

    看着新发出来不少不上年份的灵草苗,苏青心下大喜这些灵草灵虽因年份较低无法入丹,但却是制作世俗灵药的最佳材料。

    苏青将这些新生的灵草幼苗全部采下来,同时将生长过密挤的随手移入仙果园空间,虽然有灵力加持,做事很快,但也整整忙了几个时辰方才将灵草园整治一新。

    回到洞府之后,苏青一头扎进丹房,开始制药,为方便期间,她其本上将所有伤药都制成膏状,而将益补元气之药则做成丸状。

    同时,结合现代医学理念,从数类灵草之中提取出不少,用于消炎化淤之精华,然后化入益补生肌的药粉之中制成一贴贴药膏。

    看着整整一灵药,苏青心中升起一起欣慰之意,正欲一一收起,突然想起前世偶然看到一档关于战争的记录片,她记得当时提到战争伤亡之时,说是绝大部分死在战场上的士兵,都是因没有消炎的抗生素而去。

    若是能配出异世抗生素就好了!苏青心底突然萌生这像的想法。

    于是,她闭目端坐于丹竭力回想前世所见所闻。一时之间,前世自她记事开始,所见所闻通通如一张清晰的画卷一般展现在她眼前。

    果然,苏青找到自已在十九岁时,在电视上无意看到青霉素的制造流程!

    苏青找到当年孙仪送给她的一大块透明天然琉璃,本欲将其做成试验器皿。但是却发现她根不会做。

    于是,把之前曾给人做变性手术之时的工具拿出来,却发现还是少了各式透明试管。于是,她便将这些东西的形状,依然记忆绘制下来。

    想了想给洛阳发去一道传讯灵符,希望他能帮忙找人炼制出来。

    结果,灵符发出去不到两个时辰。只见洛阳匆匆赶来“苏青,你要炼制什么法宝?快点给我细细说下,过了明日,我就要跟北原师兄一起前往北海啦!”他一进院子还未入门外冲苏青喊道。

    “这么快就决定去北海了?”苏青十分惊讶的问道。

    洛阳喝了口苏青递过来的灵茶怪她说“你没看到我前些天发来的传讯符吗?宗门对此事十分重视。本来要你一起前往。谁知,我发几道灵符你都不回,我以为你闭关了呢,就向掌门师兄替你辞了此事。”

    闻言,苏青算是松了口气。她对北海有种说不出抵触之感,同时,又一心挂着世俗战乱之事。刚才乍然听到门内要她一起前往北海,心都提了起来。

    还好,洛阳帮他推了此事,不然,苏青怕是又要去灵草峰求玉阶真人方能躲过此行!而玉阶真人向来于门中其它结丹长老不合——

    想到这里,苏青十分诚执的对洛阳道“多谢师兄帮我开脱,最近我一直在研究制药之事,所以才未能看到你的传讯灵符。”

    “制药?”洛阳好奇的问道“你不练丹制什么灵药?”

    苏青将他带到丹房内指着满满两架子灵药说“虽然我们不能干涉世俗争战。但是救死扶伤却是天道所允,我准备将这些灵药带到世俗之中。”

    洛阳当即点头赞道“此乃大善!我辈修道之人虽确实要心怀仁慈,虽不能与世俗中人结下太多因果,但结个善缘还是可以的。”

    对于苏青所画出的透明琉璃瓶子,洛阳也大感兴趣,他表示只要苏青出材料,他随即就可以炼制出来。

    “苏青,我还以为你会广施灵药救人,没想到却是用来炮制世俗之剂!果然大德!若是一味的以修仙灵药施人,这样会加重获救之人的因果。”洛阳拿着苏青所绘的各式试管说道。

    原来是这样!苏青还从未想到这些。她只是想着其实战争所遇的伤痛,没有必要以灵丹相疗,只要药物对症即可。

    不过说话功夫,那几块呈六棱形态的透明琉璃。在洛阳手里变为苏青绘在兽皮上的各式试管!

    见状,苏青十惊讶的赞叹“这么快就成了?师兄果然大才!”

    “不过雕虫小枝耳!你所说的琉璃器具,就只有这些么?”洛阳指了指面前十几个形态怪异的琉璃瓶子问道。

    苏青忙点头回道“正是,这些便已足够,多谢你百忙之中还抽空亲自前来。”

    后天便要出发前往北海,洛阳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所以,只在云中涧呆一刻钟左右,又急忙赶回主峰。

    送走洛阳之后,苏青便开始着手制做青霉素。

    可能因为筑基的原故,在陪养霉菌的过程之中,她竟然可以感应到这些微生物的生机波动,虽然很细微,但却可以由此撑握其喜好。

    在此过程中,她惊喜的发现,这些青霉菌异常喜爱灵潭水!

    于是,她试着将霉菌融入经过蒸留的灵潭水中,发现其可以在非密封的环境下,自由繁衍生息!

    这个发现让她大喜过望,本来,她还为装青霉素的容器发愁呢,这样以来,这些救命良剂便可以装到一般的玉瓶之中。

    接下来让她所发愁却是针管,苏青虽知道其结构,但在这个没有玻璃,更没有塑料的世界,要制出计管,虽不无可能,但代价不菲。

    苏青思虑在三,虽然亲手做出一个玉质银针管,以修士的眼光看来,这个东西根本不值什么,但放在世俗,却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连续几天,苏青除去修练,就是在制药之时,也在想着这样个问题。

    这天,她从灵草园归来之时,无意间看到一只二阶赤练鸟在啄食木练子。

    说来也算奇怪,这云中涧因灵气有异,所以,平日里所见的灵兽灵禽大部分都是火系,只有这赤练鸟仍变异风系灵禽。

    偏偏它最爱食用的木练子,却是生长在此界一种普通树木,东大陆南陪基本上到处都有生长。

    同时,因其木质较差,生长期又长,所以,纵然世俗之人也很少伐去。

    苏青一向很喜欢这种赤练鸟,因为其性情温和,又很好客,苏青记得自已刚入主云中涧时,居于小院附近的赤练鸟还特意给她送了不少木练子呢。

    想到这里,她会心一笑,看着木练树上那只赤练鸟,十分优雅的用长喙将木练子从其柔韧的皮中啄出,然后一口吞下。

    看着落在脚边那个如拇指大小的赤练子外皮,苏青灵机一动,将其捡起来。手里深黄色的果皮只有薄薄的一层,甚至有些透明,但却十分结实。

    手里的木练子皮如一个完整的小皮囊,只在结缔处,被赤练鸟啄开一条细细的口子。

    苏青捏了捏手中的木练子果皮,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是不是可以用这个替代针管呢?

    若真的可行,那么就可以解决注射青霉素的问题啦!

    想到这里,苏青一扬手,数百颗已成熟的木练子落入手中的锦袋中。

    回到丹房之后,她小心的将一颗颗木练子果肉抠出来,尽量保存果皮的完整,清洗之后,试着将取了些灵潭水装进去。

    结果惊喜的发现,灵潭水可以存与其中而不渗出,但依然会从开口处流出来。

    苏青以各种方法试图将灵潭水密封与其中,但全部失败了。不一会儿功夫,地上扔了几十个木练子果皮。

    “哎,看来这样还是行不通!”苏青叹了口气,随手将手里的一颗木练子扔出去,结果,这颗木练子‘普通’一声,被丢到她配制出来的药液中。

    苏青惊讶的看着,木练子没入琉璃器皿的瞬间,本来平静的硫石芬草液,突然冒出一串气泡,随即,深黄色的木练子又浮出来水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