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师徒交心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师徒交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随手将它捞出来,惊喜的发现木练子果肉连同内核全被化去,只留下一层木练皮包着已化成液状的果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同时,她意外的发觉经过硫芬药液浸泡过的木练子果皮,变得更加坚挺一些。苏青用一根细细的银针将果皮刺破,一股带着涩味的果汁随之流出来。

    苏青先用力的将那如同小皮囊般的木练子皮捏扁,在沸水中烫过,然后扔到装着灵潭水的器皿之中。

    随着木练子皮撑开,灵潭水着上面的针孔进入其中。

    苏青将那喝饱灵潭水的木练子皮拿出来,在针孔处滴上一滴油蜡。这种油蜡也是从一种此界普遍存在的油蜡树上所得。

    在确实可以将青霉素保存在木练子之中后,苏青又开始发愁怎么将其输入血管之中。

    一连几天,苏青都闭门不出,有天,她突然感觉腹内有些饥饿,于是,来到厨房准备弄点吃食。

    正在习剑的烟儿闻香而来“师父,你今天不忙了?还有雅兴出关烹制美味?”烟儿抽了抽鼻子坐到灶台前笑道。

    “把灶里的柴木抽出一点儿,不用这么大火了!最近剑法可有精进?”苏青看了眼一味往灶里添柴的烟儿说。

    烟儿随手抽出两根木柴应道“恩,剑法是越来越纯熟,只是还无法结成剑阵!”

    苏青将锅里烩着的汤菜盛出来放下,看着他问道“你准备修习灵剑阵?”

    “我只是想试着练习一番,不过,目前我只能御使两把灵剑,而且,剑还不能离手。师父,是不是没有入道的原故?”烟儿有些沮丧的问道。

    苏青被他问的一愣,随即转而问道“烟儿,为师当初给你的那本阴阳合和功法,你如今修到几层了?”

    “我近来一起醉心剑术。所以,这段时间没修练,还是停在初基阶段!”烟儿没想到苏青会突然问起这个,直接脱口而出。

    苏青定定的看他一眼。严肃的问道“初基?我记得你几年前都已突破,难道这些年你一直没在修练功法?结果,导致功力跃至初期?”

    见状,烟儿低下头喏喏的说“是,是的。自从许师叔教我剑法之后,我为了专心剑道,日夜参悟,所以——”

    “所以,你就丢下可能帮你入道的本命功法,是不是?”苏青语气淡然的问道。

    话毕,烟儿‘普通’一声跪在地,低头不语。

    看着低头跪在面前的烟儿,苏青轻声道“起来,陪师父用食罢!我几日未曾尽食。腹内空的厉害。”

    说完,亲手扶起他,两人就在厨房一侧,一直放着的小桌边对面坐下。

    见烟儿一直低着头,有些无措的模样,苏青不由叹了口气说“烟儿,为师没有怪你的意思,虽然你名义是我弟子,以后的修行之路要怎么走,还是你自已决定。”

    说着。给他添了一碗肉汤“你于灵剑一途极有天赋,也肯下夫功为师自然很高兴,但是修真一道求的就是长生之道!”

    “现世之中,若要长生必需纳天地之灵力入体。所以,修练进阶是修士修行的基础。你如今虽然可无灵力而御使灵剑,相比一般人能力超凡。”说道这里,苏青叹了口气。

    见烟儿虽面有愧色,却依然不太认同的模样,她摇了摇头说“烟儿。你想想,若是不入道,没有漫长的生命为本,又无灵力基,为你纵然天资卓越,到底没入道门,又能走到哪一步?”

    “师父,是我本末倒置了!你教导的对,当初我不应该因许师叔的盛称,就以为自已很快能修成绝世剑修,以至于日夜沉吟在剑法,剑术,之中!从而忽视了于我而言,最为重要的功法!辜负了师父您对我一片慈心!”烟儿说着就要起身下拜。

    被苏青抬手止住“你明白为师的心意便好,当年经过姚小谷出走一事,我自认为对你的修练不能干涉太多,这些年来,也是为师疏忽教导。”

    “不,师父,你对我的恩德已经够高,是烟儿太过自以为是,急功进利才会这样。”烟儿忙截住苏青的话道。

    跟师徒两人坦诚之后,烟儿心底也去了一大负担,这两年以来,他一直为私自停下功法之事而自责。同时,又不愿占用演习剑法的时间,所以,一直很是纠结。

    苏青不知道的是这部阴阳合和之法,级别越高,所要花费的时间愈久。入门之后,更是一日之内,要至少三四个时辰用来练功。

    当时,正好苏青带许杰前来指导烟儿剑术,所以,他才悄悄将修习功法时间缩短,结果,两个月后功法不升反降。

    无奈之下,烟儿只得暂停功法,一心专修剑术。

    听完他的道出原委,苏青干脆拿出一壶灵酒说“难得我们师徒在一起谈心,今天边吃喝边论道。”

    烟儿起身给两人面前的杯子倒满灵酒,恍然感觉他跟苏青之间不像是师徒,倒更样是执友。想到这里突然想起当年姚小谷跟乔师叔,她们之间肯定没这般坦诚相处过吧。

    于是,烟儿心底不由升出一股自豪之感。

    酒过三巡之后,两人说话更加随意,烟儿为苏青倒一杯灵酒问道“师父,你近来是否遇到什么为难之事?”

    苏青叹了口气说“确实,为师如今研制出一种世俗良药,需直接注入血脉之中方能起效,只是——”

    “师父,世俗之人经脉未开,怎么寻得到血脉?为什么不能直接饮用?”烟儿好奇的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苏青这才想起这个世界的医者,根本不懂注射之术,对人体结构也只限于望,闻,问,切,怎么去教他们找血管注射?

    想到这里,苏青心里不由一阵沮丧之意,只听烟儿又说“不若师父将其制成热膏,随肌肤入体——”

    闻言。苏青眼前一亮,是啊,若是能将这些青霉素渗入人体毛细血管之中,虽然不如直接注入动脉效果更好。但却比口服效果来的快。

    “烟儿,你慢慢吃,为师想到一个法子,先去试验一番!”苏青匆匆跟烟儿支会一声,起身飞奔向丹房。

    埋头捣鼓几天之后。苏青终于成功制成一种,可以让青霉素直接沿着毛孔,进入体内细小血管的特殊药膏。

    这种以油蜡树皮为表,以此界较为普遍的原参为主料做药贴,使用之时,只用将木练子皮所装着青霉素倒在上面。

    使用之时,将原参贴先加热,然后将木练子皮刺破覆在发肌肤之上即可。制成之后,苏青还以自身为引做了数次试验。

    结果,不小心将青霉素化入血脉之中。又服了几日玉雪丹方才将此排出体外。

    准备好之后,苏青向灵草峰发了个传讯灵符,立刻起程前往洛阳城。

    途经鲁国之时,发现其大张旗鼓的征兵纳粮,举国上下烟尘四起。苏青不禁心头一紧不是知鲁国到底要与哪国争战。

    一想到与之紧临的齐国,苏青不禁叹道看来现今韩进也够头痛的,本来一心思虑振国兴邦,如今又逢乱世。

    再次来到齐王宫时,苏青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对自已行大礼参拜。高呼仙人,老态尽现在人是当年意气风发的齐王韩进!

    怪不得世人一心求入道,以期踏上长生之路,转眼数十载年过去了。身为修仙之人的苏青依然容颜如故,而当年初见时粉雕玉啄的玉童,如今却已成了垂慕老人!

    苏青屈指算来,自已如今已年过七旬,眼的一代君王也已六旬,再加上为君者一直劳心劳力。怎能不显老态?

    “怎么这般客气,我们本是旧识,我也只是侥幸入道而已,不用行这般大礼,快起来说话!”苏青刚扶起跪在地上的韩进,只见身着素衣的郭玉从殿后飞奔而来,刚一见面便十分虔诚的伏地参拜。

    苏青一个箭步来到其面前,将好亲手扶起来嗔怪道“你们夫妻是怎么回事,十几年未见,我修为还未见涨,你们的礼遇可是大增,再这样下去,我可消受不起啊!”

    韩进回头十分温柔的看了眼,依然有些喘息未定的郭玉,眉眼间包含着一丝感激之意,然后才恭敬的开口问道“不知道长今日前来,可有什么指示?”

    苏青寻个地方座下,然后招呼齐王夫妇也就近坐下“我们本是故友,说话本应该随意些才好,都别这么拘着了。”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殿内众随侍。

    韩进自然会意“尊道长吩咐,好,不如我们去后殿玉书房祥谈?玉儿,你也随我一起来吧!”

    韩进将意叫住本欲回避的郭玉,然后执其手恭请苏青前往后殿。

    待三人分宾主落座之后,苏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齐国如今可有战事?”

    韩进一愣,没想到苏青一开口就问到这个,他振了振衣衫肃然回道“暂日还没有,不过——”

    苏青点点头打断的他的话说“前来洛阳途中,我观鲁国如今正在备战,不知可是与齐国交恶?”

    韩进叹了口气说“我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行新政令,对于鲁国的挑衅,则是能忍则忍,尽量不与其起冲突,十几年间以三个边镇换来些许安宁。是以,两国之间如今还保持着暂时的和平。”

    他没有说的是,自十年前开始,齐国每年都要以很低的价格,输送数万石的粮食给鲁国,却只能从鲁国进一些,鲁国到处都是,却卖给他们十分贵重的油麻而已。

    但一来齐国虽大,但国力却实不如三代奋发励治的鲁国,最重要的是韩进一心想着先将变法进行下去。

    经过他十数年努力,变法之事虽然有所进展,但革新之路仍然很长。而今,又逢各国战火峰起,他虽然极力保持中立,但卷入争端也是必然之势。

    而那些一直极力反对新法的贵族,如今更是变本加厉的鼓动备战御敌,至使新法止步不行。内忧外患之下,韩进沥尽心血,方才保住齐国暂时的平静。

    苏青见齐国暂时没有参于列国争战,方才问起变法之事“现在新法推行的怎么样?国库可有盈余?”

    见苏青主动问起,韩进先是将变法进程,跟她十分祥尽的叙述一番,语言中道满艰难曲折,但说到成就,苍老的面现出一股自豪的之光“回道长的话,如今我大齐虽不如先祖盛世时富庶,但也算清泰。”

    听到这些,苏青也十分欣慰“好,看来,这些年来你确实费心了,有如此成就,难得难得!”

    韩进听此赞言,不喜反忧“道长,若是新法一直施行下去,我大齐国也可重现昔日强盛,只是这些年来,随着诸国争端不断。”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特别是自前年离国参战以来,国内那些反对势力的呼声更高,新法几乎无法进行下去。”

    “变革之路并不是那么好走,遥想****,每变法都要历经几代帝王,数十年方能见效!你如今短短十数年有如此成效,实在难得!”苏青鼓励他道。

    再次得到苏青肯定之后,韩进面上的忧色方才消了些“多谢道长夸奖,韩进如今进退维谷,不知是该备战还是——”

    “到底为何掀起诸国之争?本来不是相安无事吗?”苏青不禁狐疑的问道,她一直想不通,近百年和平共处的各国,怎么会突起争端?而且,战火越蔓延越大?

    一说到这个,韩进心里满满的郁闷“还不是被天玄子那妖道所挑拔,传承上千年的汉原国不甘心与各国共存,野心太大而发动的争战!……”

    从韩进口中得知,自从十年前,大原老皇帝驾崩之后,新登机的皇帝原枭为人霸道嚣张,一心想吞并与之相邻的玉国。

    而玉国的王后本是离国公主,自原国寻了个借口跟玉国开战之后,应其王后相救,离国与前年开始,也正式举兵支援玉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