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九章 战事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九章 战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结果,还未出兵,便被自古与原国同盟的武国,突袭其要塞重镇落雁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随之,离国的属国琳琅候出兵武国。

    如今这四国之间打的如火如涂,虽然大原,武国,同盟依仗着先发制人的优势,以及强国之国力,在开战之初势如破竹一般打下玉,离,两国数座城池,还曾一度兵临玉国国都。

    但是随着战火越烧越大,以及能人异士倍出的琳琅国参战,玉,离两国调兵遣将,开始反攻,一时间也收复不少失地,现今双方各有胜负。

    “虽然我还不知鲁国会支持那一方,但正如道长所言,想必,其不久也会参战。只怕,界时齐国也要被拖入战火之中。”韩进叹了口气道。

    他并非没有像大原那般称霸的雄心,只是如今国力才堪堪恢复,经济也稍有起色,民生刚刚稳定,实在不想在陷入争战之中。

    也可能是年纪大的原故,韩进对于列国间流传的宏图霸业之事,并不感兴趣,一心想着先将齐国治理的国富民强。

    只是,形势逼人,如今也不得不考虑备战之事,可他心里却十分不甘,因战事从而让十几年来,呕心沥血的变革付之东流。

    “恩,新法确实不能就此停止,但也要做好迎战准备。”苏青听的出韩进的苦衷,不由出声安慰他道。

    闻言,韩进突然抬起头,直直看着她道“可一旦开始征兵备战,壮丁都被抽走的话,那么之前的民生之革新,岂非形同虚设?”

    接着,他眉头深锁的说“本来国库刚刚充实一些,但若是备战,怕是又要加重苛捐杂税,我怕是刚刚整治的政令——”

    苏青随口回答“你可以行施屯田制,以兵养田,军队实现自给就行了。新法放缓一些,政令通达,二者冲突不大。”

    “屯田制?!这神策真的可以两全其美?”韩进突然从锦座上立起来,激动的盯着苏青问道。那双依然清明的眼中,拼发出狂热的光芒。

    苏青微笑着点点头,一五一十的将前世,三国时期曹操所用的以军养田的屯田制度,十分祥尽的给你说一遍。

    感谢当年中学历史老师对苏青的偏爱。得以让她在青春年少之时饱览历史盛卷,有幸目睹这些流传千古的治世良篇。

    没想到那时候的一个不被人所理解的爱好,如今成就此界的治国良方。

    当然,苏青虽以入道修到筑基,在世人看来,有着无比神通。但不也会无耻的将这这些中华精粹收归已有,她一直对韩进说,这只是其中一个兴盛大千界的历史,自已只是有幸窥得一二。

    “妙,妙哉!自古以来争战对民生伤害极大。同时,对国力经济影响甚巨。一场大战下来,多则数十年,少则数年,不说战场伤亡,只是粮草就可以拖垮一个大帝国!”韩进听完之后击掌赞道。

    “若是依道长所言,实施这屯田之法,可以让军队在战事稍松之时得以自给,良策!果然是乱世良策啊!道长请受我一拜!”说着,韩进已跪倒在地。

    苏青只是微微侧了侧身子。自已未受其跪拜,但却也没有拉他起身,看着他行了三跪九扣的大礼之后方才开口道“这个礼我虽未受,但你也应该为那个曾经提出此法之人致敬!”

    不出两刻钟。韩进便亲自执笔,将那屯田之法一字不差的默写下来递给苏青“道长请过目,可有错漏?”

    苏青接过一看,只见字字力透纸背,字迹苍劲有力,饱满而富有激情。昭示着韩进行文之时的激动之意。

    当韩进提出让苏青留下帮忙制定新法之时,苏青微笑着摇摇头“修真界有着不成文的规定,身为修士,不可对世俗之事干涉过多,至于变法以及应战之事,就不是本道所能插手的。”

    接着,当苏青提出随军医药配制之事时,韩进神色一怔,脸色的神彩退去“哎,若说军队伤亡,真正死在战场上的不足半数,大多数是死在伤病之上。”

    说到这里,他双目晶亮的注视着苏青“道长可有什么救人仙方?灵药?”

    苏青笑着摇摇头说“仙方,灵药倒没有,只是有几剂救死扶伤的良药,其中有一样效果颇为不错。”

    闻言,韩进还未来得及出声,一直静然不语的郭玉十分激动的说“苏,道长!果真有此良药?若能得道长赐下,真是大齐的造化!”

    苏青慌忙将她扶起来说“玉儿,想当年若不是你家收留,我如今还不知是何光景,你们一家于我有恩,你不能再动不动就下跪,这样的话,对我来说因果就太重了。”

    听她这些说,郭玉一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还是韩进叹了口气道“玉儿的大哥跟两个侄儿都是在沙场之上,因伤染病而亡,所以——”想到郭家身为离国之人,却对自已,对齐国一片忠心,相继两代人献身沙场,韩进心中不禁澎湃不已。

    看着迅速被招来的医者,苏青开始悉心教他们,战时紧急护理,理创,缝合等战地医术,借住于修士身份,这些年经一大把的大夫对她敬畏非常。

    但很快,苏青发现了个根本性的问题,这些应王诏而进宫习医的大夫,虽然都是德高望重之人,但年龄也都在五旬以上。

    这样的老大夫,虽然经验丰富,医术精通,但却不容易接受新东西,而且,在学习过程中,不管体力还是精力上,都有所不济。

    很快,洛阳城内各大医馆,都同时接到这样一则诏令但凡年过十六,三十五岁以下的青年大夫以及学徒全部进宫,接受神医指点。

    不愧是圣令御诏,苏青只不过跟韩进提了一句。结果,不到半日功夫,便有近百年轻大夫入宫,苏青看面前恭身而立的上百名三旬左右的座堂大夫,十分满意点点头,开始重新教他们战地医护。

    结果,这些年轻人反应十分敏捷。学习比之前的老大夫也快上许多。很快,她从中选出几个特别聪慧之人,着重培养之后,再让其教新入宫中的军医。

    同时。在苏青亲自讲授之时,韩进还派出数十书吏,将其一言一行一一记下来,以供后人学习。

    经过近三个月的教授,苏青才将她自已所知晓的。关于战地医术的知识,护理,全部教给近千名医者,其中还包含一些基本用药的配制药方。

    虽然大部分的伤药,消毒器具,韩进大都令人赶制出来,但对于最为重要的消炎药青霉素,却是无任如何也制造不出来。

    苏青明白,以此界的技术,能配制出口服。以及外敷的消炎药已是极限,只得将自已新近制出的青霉素贴郑重赠于韩进。

    亲眼见识过,经众御医诊断绝无生机的高热病人,用了这贴圣药之后,奇迹般的起死回生,韩进收下近万贴圣药,不由感激不尽。

    “若是齐国参战,我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你送来这些消炎药,所以你不必太担心战场伤亡。”苏青韩因医者无法制出圣药。而沮丧不已的韩进道。

    目送苏青御器离开之后,韩进夫妇二人,敝下宫内烦杂事务,立刻出宫前往神庙而去。

    再说。苏青出了洛阳城之后,直奔离国而去。

    来到硝烟最重的玉海关门前,到处弥撒着一血腥味,以及漫天的烟尘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一场大战。

    刚刚回到帐篷的陆玉,以食指揉了揉太阳穴。此次敌人发起攻击,相比历次都要凶猛,若没有玉海关高大的玄石城墙,如今怕是早已被攻破城门了吧。

    这场大战直打了两天三夜,身为主帅的陆玉一直亲临前线指挥。此时,饶是作为有着铁血将军之称的陆大元帅,也有些顶不住。

    但一想到刚才战场上死伤无数的兵将,心里翻涌一阵惊涛,着实无法合眼。匆匆抹把脸,干脆又来到沙盘前面,研究敌我双方形势。

    “报——,陆大帅,有位神仙请见!”哨兵的声音在帐外传来。

    神仙?难道是那位叔祖?听闻他早年拜入仙山,因天资奇佳,年纪轻轻而成仙——难道真的是他老人家前来?

    一度还曾听说那位叔祖,因得罪仙山的大神,结果被除了仙根,近此年来,王室一直未有其消息,难道他还在世?

    想到这里,陆玉内心一阵激动,连声道“快请,快请神仙入帐!”边说,边快步来到账外,只见一位仙风道骨的神仙朝自已淡然一笑。

    陆玉立刻上前施礼道“不知可是老祖前来点化于我?”

    老祖?苏青一愣,方才想起陆培,便是出自离国王室,看来这位女扮男装的将军,也是王族之人,可能把自已当成陆培了。

    为了方便其间,苏青此次前往离国,依然作男装打扮,她本是带着一片仁慈之心,将本打算赠于韩进的药物,送于离国大军所用,也算全了当初被其子民收留的因果。

    竟然见到一位现世花木兰,不由对其好奇不已没想到世俗界,也有如此出色的奇女子。

    苏青扬了下手里的拂尘,对这位扮相十分英俊的巾帼女将微微一笑“呵呵,贫道乃是一方云游修士,偶然途经此地,贵国战星特异——”

    说到这里,苏青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玉,只见他身子一抖,面上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没想到自以为天衣无逢,转凤成龙之法竟被这位仙道一眼识破,陆玉心中翻起一阵惊涛骸浪!但两年多沙场经验,让她迅速平静下来“请道长入帐一述!”

    苏青朝她轻轻点点头,紧随其后入帐,看着这张布置十分简洁的帅帐,她不由暗自点头,帐内最显眼的就是位于正中的巨大沙盘,以及挂在大帐正东的地形图。

    然后,就剩下十几张可能是与众将议事的椅子,还有一个长约五尺的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文书竹简。

    “仙长,您可是受我陆氏叔祖所托前来相助离国的么?”陆玉试着开口问道,她已知苏青不是陆家那位,入了仙山的叔祖,但依然不死心的追问。

    闻言,苏青不置可否淡然道“贫道只是路过此地,不忍见众多性命垂危而不救,姑娘,对于你女扮男装统领三军之事,贫道十分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见他并非自家叔祖所派来帮忙的,陆玉心里顿时涌起一阵失望,但从其言语间听出,这位道长同样也是为帮忙而来。

    想到这里,一向心比天高的陆玉突然跪伏在地“老神仙,可能您已经看出来了,玉海关已快要守不住了,刚刚一场大战,我方兵将伤亡极大,而后续粮草,医药却迟迟不至——”

    说到这里,陆玉抬起头决然的说“玉海关乃我离国的咽喉要塞,陆玉必当誓死坚守!”

    看着布满烟尘的脸上那双拼发着,悲壮而坚毅的目光,苏青不由为之赞叹这份忠君爱国之心,着实让人动容。

    离国近些年竟然败落至此,连一位沙场迎敌的三军统帅都寻不到,逼着这么个花信之年的女子,抛却荣华富贵,以及女儿该有优雅从容,女扮男装领兵上阵。

    苏青弯腰将她扶起来问“不知陆小姐大名?贫道虽然法术低微,不能帮贵国御敌退兵,不过,手里——”

    她本想说手里倒有一批伤药,但想起自已之前,曾在仙果园空间种过一些米粮之类,当时因其收获期很短,所以,几年间倒是存下不少。

    “小女单字名玉!老神仙真难道是来为我军赠送粮草的?”陆玉闻言,十分激动的看着苏青。

    苏青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两个储物袋说“我这里有数万石米粮,草料却是没有。但是却有一批上好的治伤良药!”

    说着随手一挥,一个巨大的架子出现在帐内。几乎将帐尽所有空间占尽。

    只见上面林林总总的摆满了各色细瓷瓶,苏青随手拿过来一个白底兰花,圆肚小瓷瓶对刚回过神的陆玉说“如今,我手里也只有这些灵药,不过,这些良药效果很好,只用些许,便可使伤口快速愈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