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向往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向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细心的将第一种药的用途,都细细的讲给陆玉听,只见她双目发光的盯着这些瓶子,激动非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接着,陆玉直接带苏青来到伤兵营,跟想像中血腥,凌乱,凄惨的情况不同,离国的伤兵营中人来人往繁忙异常,但却收拾的相对比较整洁。

    可能是陆玉本身为女子,治军较为精细的原故,整个军营安排很规整,打扫的也十分干净,苏青不由暗自点头。

    亲眼看到本来血流不止的重伤,按照老神仙的说法勒住伤口上方,然后洒上其所赠于的止血良药。又服下丹药之后,不过片刻功夫,已然昏迷的兵甲又醒了过来,陆培不由兴奋异常。

    接着,陆玉亲自带苏青来到粮仓,看着只有几百石的粗粮,苏青不由惊然出声“陆玉,军中只剩下这一点粮食了么?”

    难怪,如今已近正午,却不见有炊烟升起,原来却是因为军粮严重不足。

    看着苏青将手里不起眼锦袋打后,将雪白的拂尘一挥,本来空着粮屯中顿时堆满白花花,金灿灿的米粮,陆玉不由心头狂喜。

    苏青本以为储物袋中不过万石米粮,没想竟然倒去近三万石!

    另外五万石灵薯,苏青并没有全部赠于陆玉,而是留下一万石,希望留给那个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世人。

    在苏青最终决定离开之时,权恒再三,还是留下几百支青霉素,虽然不多,但也可以救活不少重伤发炎,较为炎重的兵将。

    看着苏青消失不见的身影,陆玉感觉自已恍若在梦中,她甚至不敢入眠,深怕一闭上眼,那满仓的米粮就会化为乌有。

    看了眼玉海关外的原**队,苏青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厌恶之感。也可能是因为之前受韩进所言,因原国野心太大,从而掀起这场混战之故吧。

    可能是亲眼见多了因战乱而带来的巨大灾难,让一直在和平的现代。长大的苏青极为不忍心,同时,内心对挑起这场大战的天玄子,也是十分厌恶。

    若不是他到处散布谣言说什么,山河图现。霸王出世,此界一统,的煽动之言,那原国纵然有称霸之心,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之势,执意对玉国发动争战。

    结果,将其它各国陆续卷入战火之中。

    其实,各国之所以参战,多少也有着各自已的私心,对于传闻中的山河图。皆有一份觊觎之心。

    苏青离开玉海关之后,直奔宗门而去。

    途经原国一个村子时,突然嗅到一股极熟悉的气息,但她却怎么都想不起,在何处曾遇到这股气息。

    正当她准备停下流云盏现身之时,突然看到一个朝思慕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是已数十年未见的孙仪!

    虽然苏青心底一直对其深怀爱慕之意,不时憧憬什么时候能跟再次他相遇,但当真正看到他时,却是因情怯而愣在原地。一时竟然不知如何现身见他。

    就在她愣住的一瞬间,只见一身黑色衣裙的吕秋儿,摇曳着身姿从他身后追上来,只见孙仪回头对她温厚一笑。眉眼间带着一丝宠溺之色。

    直到两人并肩离开,苏青一句也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她心头不断掠过孙仪回头时,面上温厚的笑容以及眉间那扶宠色。

    心事重重的回到云中涧之后,看到因其回来,而特意出关迎她的陆培。只见他玉树临风。身姿飘然,微笑间宛如谪仙临世。

    可就是这样一个昔日名门重派的天之骄子,被吕秋儿那个烟视媚行的女人,害得被逐出师门,修为尽毁。

    如今年近百岁,还在努力修练以求再次筑基。

    “陆师兄,你还好吧?”苏青未回应陆培的问候,定定的看着他许久,方才幽幽的开口问道。

    陆培深深的看她一眼,闭了闭眼问“苏青,你,是不是见到秋——吕秋儿了?她,她——”

    苏青不忍心陆培再因吕秋儿而伤神,从而影响心境,于是,故作轻松的说“是啊,回来时遇然看到她了,不过,没来得及跟她搭上话。”

    听到苏青这么说,陆培不由自主舒了一口气,语气轻松了些“那她如今修为几何?可有筑基?”

    苏青一一照实回答,只是闭口不提跟吕秋儿一起的孙仪。

    也许,在她的潜意识之中,自已本身也不想提起吧。如今,她才深刻的明白,自她心悦孙仪之时起,在内心深处,就很厌恶吕秋儿吧。

    “师父,你回来啦!”烟儿从外面飞奔进来,看到苏青惊喜的叫道“我还以为你还要历练一年半载呢!”

    苏青帮他摘掉头上的一根草叶“你去帮为师整治灵草园了?”

    烟儿嘿嘿一笑“怎么是帮你整治啊,师父,后山灵草园属于我们云中涧所辖,本该由徒儿打理,不过——”

    听他这么说,苏青心里的淤积散去些许“你好好修练便好,以后灵草园之事,为师会去亲自打理的。”

    回到房间之后,苏青直接来到卧室,布上阵法然后进入仙果园空间,本来,她打算开辟一块空地种上灵米,灵麦。

    但是却遭到青鸟的极力反对,不得已,苏青只得采集了可以入药的灵草药,又在灵溪中修练数十个时辰,方才起身出去。

    苏青突然想起,自已用来种菜的掌上田园,里面好像有大片沃土,于是,她祭出掌上田园,进入之后,将里面近百亩空地,一半种上米粮,另一半仍然栽上灵薯。

    种好之后,为保证其生长的好,又用灵潭水灌溉一遍。

    当苏青收从田园出来时,已是第二天过午时分,一直没停歇的她,也感觉有些疲劳,于是一头扎到床上睡去。

    梦中梦到自已跟孙仪历经诸多磨难,终于走到一起,正准备举行大典,只见吕秋儿哭哭啼啼的跑来,抢走了孙仪。

    极度悲伤之下,苏青不由冲他们大喊大叫。可是只有吕秋儿回头得意一笑,但是,那张脸竟然——不是她的容貌!

    苏青一个机灵从梦中醒来,回想着梦境最后所看到那个绝色面孔。虽然感觉很熟悉,却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管她是谁呢!反正,不是吕秋儿就好!

    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修练之外,苏青又开始了种田生涯。她每天都会进入掌上田园,去给那些庄稼浇水。

    比起现实种地,在掌上田园实在轻松太多,至少不用担心虫草之灾。但是田园里同时也不会下雨,浇水是必要的。可能灵潭水灵力浓郁之故,这些庄稼刚种上月余,便收获了一批。

    渐渐地,随着每日忙碌,苏青心绪渐渐开始好专。

    这天,她刚从灵草园回来。正巧遇到乔晓嘉前来拜访。

    “苏青,你现在还是亲自伺候那个灵草园子啊?”乔晓嘉瞥她一眼笑道,自筑基之后,她所居的洞府又进不少道童,宛如真正的人间宫殿一般。

    苏青淡淡看她道“怎么?嫌弃我这里不够奢华啊?”如今乔晓嘉身上,也多了一股上位者之威。

    乔晓嘉嘿嘿笑了两声“哪里啊,还是你这里呆着舒服啊!不过,你真不打再招些弟子进来?”

    “我还是喜欢洞府清静一些,必竟人多事非多!”苏青随口答道。

    乔晓嘉赞同的点头道“是啊,你说的有道理。我以前就曾深受其害,若不是你及时前往搭救,就陨落在外了。”

    两人边行边聊,一同来到小院之中。

    许久未见。两人自是一番畅谈,当苏青说起北海之行时,乔晓嘉十分遗憾的说“你怎么没跟洛阳他们一起前往呢?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如何?”

    苏青笑着摇摇头说“门派既然派人过去探查了,很快会有结果传回来的——”

    “苏青,你说真的有北海夜叉?你们见到它生的什么样子?”乔晓嘉打断她的话。好奇的问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她怪物到底是何来历,当时只是感觉更游记中所载的北海夜叉很像而已,其实,肯本没见到其真容。”苏青说着将一本游记递给乔晓嘉。

    “这游记的作者也未真正见北海夜叉,这上面所述之事,也只是他道听途说整理而得来,你也不必尽信其言!”看到乔晓嘉认真的将玉简放面前,神色郑重的以精神力察看,苏青不由自主的解释道。

    “苏青,你从何处得来这游记,看着挺有趣味的!”乔晓嘉将玉简的内容大致浏览一遍后,特别注意那篇关于北海夜叉的传说。

    见乔晓嘉对这本游记感兴趣,苏青直接把玉简递给她说“你若是喜欢看,便拿去空闲时看两眼吧,我还有一本手抄书稿。”

    可能是前世留下的习惯,苏青有些不习惯,以精神力从玉简中读取故事,她更喜欢看书册。所以,闲暇之时,就将喜欢游记之类的书,一字一句以自制的硬笔,记在锦帛之上。

    在天气睛好,开炉制药之后,沏一壶灵茶,手持温软中带着墨香的帛书,坐在秋千上细细品味此界各地风土人情,以及奇人异事。

    “你倒是挺有雅兴!还将这些文字亲自抄录下来。”乔晓嘉抿嘴笑道。

    苏青端起灵茶杯,但笑不语,她虽来到此世已过五十载,但却依然保留着前世的某种习惯,有很多关念已深入骨髓,不能彻底容入此界。

    所以,当听她说起制药救人时,乔晓嘉不已为然的说“修真之人本来就不插手世俗争战,苏青,你可莫坏了规矩啊!”

    言外之意是怪她多管世俗闲事,苏青本欲辩驳,只听乔晓嘉解释说“修士虽然也是人,同样生于世俗之中,但却比世人能力强太多,特别是筑基以上修为之人,基本上以一人之力便可撼动一国之位。”

    “所以,世俗之争时有发生,战事频频,若真的都去插手世俗争战,那岂不是世无宁日?”乔晓嘉看了眼苏青道。

    苏青沉思片刻,方才叹了口气说“是我着像了,之前洛阳也曾劝过我,不要过于干涉世俗之事,以免惹上太重的因果,可当我看到因争战伏尸体满地,饿殍遍野之境时,还是忍不住想——”

    说到这里,苏青不知怎么说下去,她明白各国之战不是一人之力可以平息,但却不忍心看着那些无辜之人受怪,因战而流离失所,贫病而亡。

    但是,她自已确实又做不了什么,也许,她真的是道心不够坚定,还是心境不够澄明,以致于无法不问世事,一心求道。

    苏青低下头说“可能是我入道太晚的原因吧,道心——”

    “苏青,你有颗古道热肠之心,不必担心道心问题,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是想着济世救人,是为天道所许之事,不用怕惹下太重因果的!”乔晓嘉认真的安慰她说。

    是啊,自已只是制药救人,并未干涉世俗争战,为什么还会生出惶然之感呢?

    只是这个念头只在心底一闪而过,苏青也并未放在心上,因为乔晓嘉对北海十分感兴趣,所以,两人又聊起北海海妖。

    从苏青平静的话言间,乔晓嘉能深深的感受到,她跟洛阳数次命玄一线的惊心动魄,心中不由生出些许向往之意。

    “苏青,北海之中四阶以上的海妖很多吗?”乔晓嘉忍不住问道。

    苏青笑着摇摇头说“这个我确实不太清楚,可能是我跟洛阳比较倒霉吧,一连遇到两个五阶海妖,一般海妖都藏身于北海玄冰之下,根本无法感应其法力修为。”

    乔晓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原来这样,听你这么一说,我更想去北海亲自看看——”

    “你还是等洛阳他们传回消息再做打算吧!”苏青打断她的话,认真的看着她说。

    乔晓嘉却未置可否,只跟苏青谈了会道,便匆匆离开。

    “师父,乔师叔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这么匆忙?连饭也不吃一顿?”烟儿灰头土脸的从厨房出来,对从外面送乔晓嘉回来的苏青说。

    “她,可能——烟儿,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把厨房烧着了吗?”看到烟儿一脸烟灰,头发上还粘着几根引火用的绒草,苏青不由惊叫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