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一章 路遇饥民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一章 路遇饥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随即,她冲入厨房,一张清水符扔出去,将已呈燎原之势的灶间大火扑灭,又随手施一个清尘术“烟儿,以后没有为师召唤,莫再轻易踏入厨房!”

    “是,弟子谨遵师命!师父,我——”烟儿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试图跟苏青解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看他一眼,忍着笑道“快去梳洗下!”

    烟儿匆匆洗了脸,又跑到苏青跟前,十分诚肯的说“师父,我刚才只想着乔师叔来了,您一定会招待她在这里用饭,作为徒弟,我不能——”

    苏青笑挥挥手说“我明白你的一片心意,不过,烟儿你确实不适合呆在厨房,以后莫要再逞强。”

    烟儿出去之后,苏青也有此许纳罕,乔晓嘉往日前往云中涧,除非峰内有什么紧急之事,一般都会呆上几日,至少也要赖一顿饭才回去。

    此次,两人多年未见,她本以乔晓嘉会在此小住几日叙旧,没想到她只停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匆匆回转。

    结果,三日之后,苏青方才解惑原来乔晓嘉准备出发前往北海,临行前给苏青发一张传讯灵符。

    看着手里的灵符,苏青心里莫名一紧总感觉乔晓嘉此行,不会很顺畅。

    于是,苏青立刻回了一个灵符,依着心中忧虑,交待她些许注意事项,但当消息传至灵符峰时,乔晓嘉已携姚小谷一起出了宗门前往北海。

    “我真想不到北海有什么可吸引乔晓嘉,说走就走,还带着弟子,万一——”苏青对着刚出关的陆培抱怨道。

    “呵呵,乔仙子一向为人随性,不枸小节,她如今身为筑基修士,遇到一般危险至少可以逃得掉。再说,还有师门前辈在北海,应该没什么危险。”陆培笑着安慰她道。

    苏青叹了口气说“但愿如此。陆师兄你此次出关,可有什么事?”

    自进连气五层之后,陆培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修练,很少出关。今日却难得看到他走出房间。

    陆培神色淡然的说“近日。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心里也有些莫名的烦杂之意,所以,决定出来舒一口气。”

    闻言,苏青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将离国与原国,及其它国混战之事,告之于他,谁知,陆培听完只是淡然一笑“苏青,自我入道起,便于世俗家族脱离了关系,这些事情我是不会插手的,本来,世俗帝国之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起些争端。”

    没想到陆培竟然想的这般通达,他还是出身离国皇族,依然不愿抻去管祖国之事。那么,自已是不是真的太过于操心世俗之事了?

    “苏青,你怎么对这些事情了解这么清楚?莫非近日去过离国?哼,陆氏王族这几代人,全被世俗权欲迷了心,近百年来连一个有灵根的弟子也未出。”陆培提起离国皇族,言语中也带着浓浓的不满。

    “陆师兄,若离国真的被其它国家所灭。你——”苏青不死心,试着问道。谁知,她还未说完,只听陆培淡然道“那就明离国气数已尽!”

    苏青不由赞道“陆师兄果然道心坚定!”

    陆培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说“苏青。修真界本身就危机四伏,各大门派也非如你想像的那般稳固,我等身为修士,哪有心力去管世俗之事?”

    说完,他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目带忧色的望着外面久久不语。

    苏青小心窥他一眼“陆师兄。你可有什么难言之事?我能不能——”

    “没有,苏青,你能收留我在洞府修练,还供给上品灵丹于我,我已感激不尽。真的没什么事情……”陆培连连否认,可越是这样,苏青越得他有心事。

    不会是又想到吕秋儿了吧,看着陆培落莫的背影,苏青不由联想到,那个害他至此,陆培却依然对其痴心不改的女人。

    心头再次闪过孙仪,那带着宠溺的神情看着吕秋儿的画面,苏青突然感觉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一般,难受不已。

    苏青深吸了口气,走出小院来到后山的灵草园,着着一畦畦整整齐,散发着灵气的灵草,她心里方才舒展了些。

    就这样,苏青每日里忙着修连,习剑,炼丹,制药,去掌上田园浇灌庄稼,每晚都是困极而眠。

    很快,半年时间过去了,她手积攒不少粮药,看着面前满满一架子药品,苏青决定再往洛阳一趟,顺便了解一下世俗之战如何。

    于是,她给玉阶真人发了张传讯灵符,带上这粮药,御使着流云盏,出了宗门之后直接向洛阳而去。

    一路之上,看到无数因战争而逃亡的饥民,最多的目测上万人之众,全部前往原国方向而去。

    其中大多数有老弱妇孺,时时有人因病饿而亡,苏青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化身为一位游方道士,来到一群迁徙人群之中。

    周三狗子正拖着瘦弱无比的妻子往前走时,感觉眼前一花,接着一位神仙从天而降于其面前。

    他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四周呼啦跪下一大片山呼神仙救命!神仙救命!

    苏青有些促不及防得看着,随着她现身跪下一大片饥民,忙高声叫众人起身“众位乡亲,快快起来,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士,会些微道法,当不得神仙之称,你们快起来!”

    结果,连呼几遍,这些人依然跪地不起,还有很多人经此一跪,便再也起不了身了!

    见状,苏青顾不得许多,只见她手轻轻一抬,那些本来伏地不起的饥民,身子不由自主的立了起来。

    周三狗子也随着众人跪下,莫名被一股力量托起来之后,他口里跟别人一样喊着‘神仙,神仙现世!’结果,却不见神仙踪影。

    “让一让,莫要往前挤,把这些水喂给他,自然就醒了!”只听一个让人心神安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来,那神仙正在救已经迷过去一天的小栓。

    不知是饿的还是病的。小栓已昨天就迷过去了,都快不出气了,同村儿的人都劝小栓爹把他丢下,可他怎么也不舍得。

    想当初。他的两个儿子都是这么死在路上的,自孩子没了之后,妻子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怕是也熬不了多久。

    如今——,“这位小哥儿。扶着点你娘子,把这丸药喂她吃下去!”神仙的声音突然在耳响起。

    不知何时,神仙已来到自已身边,将一枚青色的带着淡淡药香的——仙丹递给他。

    周三狗子愣了下,慌忙接过仙丹,抖索着手小心移移的塞入妻子嘴里,只见那神仙随即给他一瓶仙露“把这些水给她喂下去,将药化开。”

    他刚拿到那个小巧贵重的玉瓶,神仙就消失在眼前。他一边扶起妻子瘫软的身子,边抬头张望神仙被埋没在人群间。远远的只能看到一角雪白的衣衫。

    苏青本打算问下这些饥民,为什么都往原国方向去,但看到这些人中,许多病危之人,以及饿极频死之人,不由心生恻隐,一开始只是为那些垂死之人诊治。

    结果,她发现这些人之所以重病,大多数还是衣食不续,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所至。于是。苏青干脆拿出一个装着粮食的储物袋。

    当一众饥民看着神仙,从一个锦袋中倒出取不尽的,白花花的大米时,不由再次跪地山呼神仙临世。

    直到夜色降临时。苏青才算看着这群饥民每人手中一碗米饭,面前的大锅内还煮了一大锅肉汤,已散发出浓浓的肉香味。

    “老人家,你们这是要往那里去?”苏青侧头问恭敬的立在身边的一个老者,貌似眼前这群人都听他的。

    那老人十分恭谨的朝她行了一礼,方才开口道“回神仙。听说南方大开国门欢迎黎民入城,而且还在开仓放粮。”

    “所以,我们附近几个村子,实在是因连番征兵,课税,没法让人活下去了,这才带着家小出来寻个生路。”那老者语气苍凉的说。

    因为,他们此行不但要离开生长一辈子的村子,还要背国离乡,若是真的被收留还好,一旦——他们简直不敢往下想。

    但如今之势,只能抱着希望出去一试,必竟,周围许多村里人都已经出去了。

    苏青叹了口气说“我观你们所行方向,可是欲往原国而去?”

    “神仙英明,小老儿这些人正是要往大原而去!不知神仙有何仙示?”那老者低头应道。他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苏青。

    “你们可知,如今这场战乱,本身就是原国所挑起来的,到处争战时,粮草消耗必然不少,国内怎么会有多余的粮食来供给他国饥民?”苏青神色肃穆的反问道。

    闻言,那老者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救神仙指给我们一条生路吧!其实,对于投奔原国,小老儿心里也没底,只是走投无路,不得已而为啊!”

    说着,失声痛哭起来,见状,附近近百人也都同时跪求。虽然国家因战争从而加重课税,逼得他们没有生路,但一想到去到别国,心里也十分惶恐。

    苏青看着跪在地上的数饥民,心中不由升一股负重之感,若是放手不管,真的行到原国,这些很可能十不存一。

    她以神视将方圆上百里地巡视一编,发现近万名饥民,同时,也发觉一处土地肥美的山洼,可容数千人居。

    于是,苏青将附近的地势绘于麻纸之上,然后,寻了个识字的书生出来,将那个山洼的具体位置标记出来,教他自明日起带这些人进山。

    看到连树叶都被采光的小山,苏青不由暗叹战争的残酷,以及此界人民的蒙昧。

    在她看来,到底荒芜的山野都可安家,但是这些人却一直固夺着世代所居之所,明明十分肥沃的土地,看他们看来,根本无稼可生。

    “神仙,这里真的能安家吗?”这群人中唯一识字的书生,看着前眼这个满目荒草,树纵,蛇虫出没的山涧问道。

    苏青本来只打算将这个地方指给众人便离开,但一想起这些人纵然寻到那地方,没有她的指点,也未必能够生存下去。

    果然,那位处于领导者地位的老人指着眼前流过河水说“神仙,若说此地,只有这条河可以养人,但四周没什么可食之粮,我们这一众人怕是难以生息。”

    “我观你们都带着农具,这里依山榜水,土质肥美,又无课税兵役之扰,怎么不能安顿下来?”苏青从地上抓起一把带着野草的土,慢悠悠的说。

    接下来的几日之间,在她的指导之下,化定几块离水源较近的土地,教这些人砍树除草,松土,积肥,施肥。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不过半月功夫,这个看似十分慌凉的小盆地,被理整出几块泛着黑色油光的良田。

    其间,还下了一场大雨,正好,苏青将随身所带着的灵米,灵薯,灵麦子种子给这些饥民分发下去。

    如今正值春末,虽然下种有些晚,但应该还可以收获的吧。

    另外,她着重教这些人关于灵薯的育种之术,因为,这东西生命力极强,而且产量又高。更重要的是,它本身生在灵气浓郁之地,食用后可延年益寿。

    当苏青离开这个一手打造的新居处时,众人皆长跪不起,她心中也升起一股说不出的自豪之意。

    看着,被规化的整整齐齐的茅屋,一块块已经出苗的良田,苏青心里更有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待苏青离开之后许多,那位带领着村民出来的老者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语重心长的对跟身后的人说“既然神仙特意来点化我们来此安居,以后,我们这个地方就叫神仙沟吧!”

    那位唯一识字的书生,走上前郑重的提议“老财叔,既然神仙于我们有安家活命的大恩,不如,选一块地方为其立个庙供奉如何?”

    老全叔连连点头“秀才,你说的对,我也正有此意!”

    经过半个多月的精心设计,一座用土坯建起来的小庙出现在村头,但是,不管村里的泥匠刻画的神仙像再怎么出神,只要一放到庙中,只要有人跪拜,就会突然坍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