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三章 赤心剑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三章 赤心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非但千年无元婴现世,如今百年来,练筑基修士都大为减少!苏青突然想起手里的九颗筑基丹,不由收紧十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难道,筑基丹真的到了要面世之日吗?

    一直以来,自筑基丹练制成功之后,苏青从未想过让其流传出去。本来,她只打算为陆培再次筑基所用。

    其主要原因是目前为止,练制的材料,以及条件都十分苛刻,可以说只有她能开炉,所以,注定其无法大量练制。

    洛阳见她久久不语,以为苏青为其所言所憾,不由安慰她道“天道如何,必竟不是你我所能改变的,这十年间,虽然宗门没有筑基成功的弟子,但我也曾听说其它门派,以及修真家族,甚至散修陆续有人筑基成功!”

    听到这里,苏青倒是舒了一口气,不过心里也不禁为门中所忧既然其它门派都有人筑基,但但只本门无弟子成材,掌门人等想必也很焦心吧!

    想到这里,苏青突然脱口而出“我手里还有——”

    筑基丹三个字还未出口,只见洛阳紧盯着她道“苏青,那几枚神丹,你切收好,留待更加有用之时再拿出来,不然自已防身用也好!”

    接着,他向外张望一眼,郑重的看着她说“你也曾说过那炼制神丹的材料,绝世难寻,你能炼制成功也殊为不易,还是自已留着到关键时候用吧!莫再向外人,特别宗之人提及此事!”

    苏青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她总觉得做为宗门弟子,明明手握着这么大的机缘,却无作为,是否太过于自私?

    接着,又听洛阳道“筑基丹之事一旦为宗门所知,苏青,怕是连你师父都保全不了你,想想你以后还会自由的日子吗?”

    是啊。那必竟是筑基神丹!若真的为宗门所知,她可以炼制,那么一定会强制她——苏青不敢在想下去,洛阳之言。的确有道理。

    “当你修为更高之时,至少结丹之后,在宗门中有一定地位之时,再作打算吧!”洛阳语重心长的对她道。

    虽然,对于宗门人才渐稀之事十分忧心。但洛阳更希望苏青能够随心所欲的呆在云中涧修练,莫要为宗门所迫。

    目送洛阳离开云中涧之后,苏青暗自决定再开一炉筑基丹。

    之前,她之所以封炉,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怕自已上次的成功乃侥幸所成,怕再也开不出这绝世上万年的神丹。

    必竟有过一次成功开炉经验,很快,苏青便将各式灵草,材料。丹炉,火灵皆准备好。沐浴更衣之后,在丹房外设了阵法,便开始炼制筑基丹。

    结果,在成丹之时,那紫金丹炉突然暴走,直接冲开丹房内的防御阵法,向外飞遁而去。苏青见状纵身追去。

    但这紫金丹炉却极为灵活,在她法宝尽出的情况之下,才堪堪将其困在院中。正在房中研习剑术的烟儿被惊动。跑出来看个究竟。

    结果,被苏青一怒之下,将其击飞的紫金丹炉撞上,随即丹炉大开。其中一枚赤红色的筑基神丹被其顺势吞入腹内!

    苏青看着空空如也的紫金丹炉,还有因吞食筑基丹而昏迷的烟儿,只觉得十分头大。

    她根本不知此次练制出几颗筑基丹,甚至连成功于否都不知,就被烟儿莫名吞下腹去。苏青仔细为其切了数次脉,都显示与常人无异。被吞下的灵丹也消失无影。

    但烟儿怎么也醒不过来。

    苏青担心不已,只怕烟儿以寻常人之体无法承受筑基神丹之力,又怕那颗筑基丹根本没成丹,从而深中丹毒。

    但最让她不知所措的就是,烟儿心府内脏,以及经脉丹田都无完好无恙,包含天地之威的筑基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苏青,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烟儿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院中的动静,也惊动了正在修练的陆培,他但欲出关帮忙,一想到自已如今修为不济,而且很快感觉到苏青出手。

    于是,便不打算现身添乱,但还是收住功法静观其变,结果,当院中那股灵力消失之后,只听苏青十分焦虑的一遍遍叫着烟儿。

    陆培忍不住现身,结果,只见苏青满面惊慌的抱着,已昏迷不醒的烟儿。

    “陆师兄,你快帮来看看,烟儿他是怎么了?”一看到陆培,苏青忙不迭的叫他过来。

    陆培随意瞟了烟儿一眼道“苏青,莫要惊慌,你看他气息平稳悠长,面色舒展,只是困极而眠罢了!”

    说完不由笑道“你也太紧张这个弟子了!放心吧,如今他正在深眠之中,怕是要过个两个时辰方能叫醒!”

    “真的!?烟儿,他只是睡着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他——”苏青闻言将烟儿抱起,放到他的床上舒了口气道。

    陆培笑着摇摇头“你这是关心则乱,呵呵,不如去我房间喝杯灵杯压压惊?”

    苏青从善如流的跟陆培一起,来到他所居的西厢房,自陆培入住以后,苏青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平日里都是,她邀请陆培一起到上房聊天论道。

    只见房间保持着自已当初收拾出来的样子,这些年来,陆培未曾添置一桌一椅,但房间内却十分整洁。

    只在临窗处放着一长案,其上面放着苏青当初摆着的青色玉瓶,靠近南墙的长踏之上,并排放着两只蒲团,踏角的锦被看上去已许久未打开过。

    整个房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冷清之意,就在苏青打量房间之机,陆培已起身,亲自给她倒一杯水。

    苏青接过这杯冷水,不由开口问道“陆师兄如今不喝茶了么?”她知道这是烟儿每天早上,都给他送的,烧开了的灵潭水。

    陆培涩色一笑“到我这个年纪,什么东西入口都一样!”

    苏青看着他面不过三旬,依然十分优雅的面上,闪过一丝苍老,凄凉之意。

    到底,陆师兄还是过不了心中的坎啊,莫说其他。以其已过百岁的年纪,以及已显老态的心境,若要筑基,怕是很难!

    只是。想到手里的筑基神丹,苏青侧过身子紧紧盯着他说“陆师兄,相信我,我一定会再次筑基的!”

    陆培本想反驳,只见苏青手突然出现一颗灵力浓郁异常。依稀闪着丹晕的朱红色绝品灵丹!

    “陆师兄,这是我专门为你所炼制的——筑基神丹!”苏青一字一句的认真道。

    筑——基——丹,这三个字如同天雷一般炸在陆心头,激起他心中隐着万丈雄心,以及一颗坚定的道心,将近日来紧随其身的颓然之气彻底击散!

    “苏青,这,这真的是筑基丹?”陆培激动的盯着那朱红色的神丹,声意有些颤抖的问道。

    自过了百岁之后,陆培感觉到修行日益艰难。同时,自已生机也再悄然流逝,若非苏青一直提供上品聚气丹给他,怕是终生卡在练气八层修为。

    在此期间,他曾无数次的悔不当初,但却无事于补,越是这样修为越发难以进益,就在他准备认命之时,苏青突然拿也一颗失传于世的筑基神丹。

    这颗传说中的筑基神丹,让他重拾信心。握着盛着神丹的玉盒,陆培不知该如何对苏青表达他的感激之意。

    见陆培手里紧紧纂着玉盒,激动不已的看着她,苏青也能猜得出一些他的心情。于是笑着说“陆师兄,你快去修练吧!感谢之言,待到筑基之后再行表达吧!”

    闻言,陆培起身只朝她深深施了一礼,苏青亲自扶他直起腰后,语重心长的说“这筑基丹也是我早年间机缘巧合所得丹方。灵草材料,经历数次失败才偶得几枚。”

    说到这里,她郑重的交待陆培“望陆师兄能替我保守此秘事,若要流传出去才是。”,

    对此,陆培自然应下,他也知道若此界真能轻易炼制出筑基丹,也不会失传近万年之久。看来,于苏青而言,这神丹一定来之不易。

    他还不知道,虽然可以说,此界是苏青最先发现筑基神丹,但她两次筑基,却根本没筑基丹可用。

    若非仙草园空间,苏青也难以成功筑基。

    从陆师兄房间出来之后,苏青内心涌起一股难以言愉的轻松之感,觉得心境上有什么过不去的桎梏徒然消散。

    她先去烟儿房间看了看,见他还在熟睡之中,然后回到上房布上防御阵法,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开始修练。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当她从灵溪中起身时,只觉浑灵力异常充盈,心境也无比开阔。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修为又进了一个小境界。

    如今,苏青已升至筑基初阶中期修为,若能再进一个小境界的话,便可闭关冲击筑基中阶。

    “苏青,你这次修练这么长时间啊!”许久不见的青鸟难得跑过来,殷勤的给她一颗不知名的灵果。

    苏青先咬了口灵果,只觉得一阵巨大的灵力随着口腔炸开,她还未回过神,那股灼热而强势的灵气已进入内府之中。

    突然,她胸前的木之精华发出一阵碧色华光,苏青只觉得心口一热,那灵力竟被木之精华全部吸取!

    青鸟忍不住高呼“啊,我好容易给你寻到一颗成熟的易髓果,怎么被那破叶子给吃了!你这个……”

    对于青鸟的怒骂,苏青早习以为常,她整理好衣衫之后,悠悠然的为到灵药圃,将可以入丹的灵草灵药采下。

    同时,也收取不少年份较轻的灵药,用来制成良药,赠于处在水深火热生活之中的世人。

    “以后,这些低等的东西,莫再往洞府里弄了!真是浪费灵气……”见她不理自已,青鸟又飞到面前指责道。

    苏青冷冷的看它一眼说“你若嫌弃我的仙果园空间,随时可以离开,反正我们又没签什么契约,你一直都是自由的!”

    她的话成功的让青鸟闭了嘴,它停在灵药圃边一根朱果藤上,歪着小脑袋,一直斜着一只小黑豆眼儿打量苏青,见她真的有些动怒,不由讪讪的将头扁到身子上。

    苏青则像没看到它一样,依然在灵药圃中忙着采集灵草药。

    不远处的原娇刚一露头,便被青鸟一个凌厉的眼神,吓的立刻缩回本体之中。

    收获不少灵草的苏青,又来到对面仙果园中,随手摘取一些已成熟的灵果,准备拿出去吃,突然感觉到外面阵法有异,立刻闪身出来。

    看到怀里抱着一堆灵果的苏青从上房出来,洛阳笑着问道“苏青,你可是在掌上田园忙活?竟然可以种出这么高品阶的灵果?”

    见是洛阳前来拜访,苏青不由自主轻了口气,随手递给他一枚青玉果说“呵呵,过奖了!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苏青,你看这把灵剑可还使得?”说着,洛阳拿出一把长约三尺,剑身通身碧色,只有剑心处一抹赤红。

    苏青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把灵剑,线条流畅,简洁,入手微凉,灵力蕴而不发,外形虽平淡无奇,但其阶别却很高。

    “好剑!洛阳师兄,你真的打算送给我吗?”苏青认真的抚着手里的灵剑问道。

    洛阳点点头说“当然,这把剑本来就是为你量身而制,你可知是何材料所练?”

    苏青盯着着剑心那抹赤色,总有种熟悉之感,不由脱口而出“难道是用那万年灵珊为材料?”

    只见洛阳微笑着点点头说“正是,只可惜前两支入灵之时,未成控制好火候,结果只练成这一把赤心剑。”

    “这也太过贵重了,我不能收,洛阳师兄不如你自已留着防身之用?”闻言,苏青欲把赤心剑还回去。

    洛阳当然不收“苏青,我又不擅剑法,再好的灵剑也发挥不了作用,相反,你一向酷爱灵剑之术,这把灵剑在你手里必有大用。”

    见他如此说,苏青方才收了赤心剑,心情激动之下,当即激发灵剑,一时间只见漫天剑影重重。

    巨大的灵剑之息,将已昏睡多日的烟儿惊醒,他噌的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冲到小院外面。只见一阵阵温和如水的剑意扑而来。

    这种奇异而强的剑意,让烟儿一时愣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