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烟儿入道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烟儿入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直以来,他认为的剑意都是锐意凛然,勇往直前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还从未想过,剑意能发挥的这般细柔如水。

    顿时,沉侵在这无边的剑意之中,心若一叶扁舟,随着如流水般的剑意,四处荡漾,烟儿感觉周身好似真的被水所包裹着,十分舒适,轻爽。

    待苏青收住剑法之后,洛阳不由击掌而赞“好,好,这赤心剑果然最适合你所用,苏青,你竟然能将其剑心逼出!”

    苏青不顾得回话,看到呆立在一旁的烟儿,立刻奔上前,正准备叫他,却被洛阳拦住“苏青,慎言!烟儿如今正在顿悟之中,你莫要打断他的通天之灵!”

    “啊!?”苏青顿时缩回手,收住声惊喜的问“你说烟儿在顿悟?也就是说他已可以引灵入体,感应天道了?”

    洛阳笑着点点头说“应该是这样!恭喜你,首徒入道!”他知道苏青这些年,一直为烟儿无法入道之事为忧。

    如今,烟儿成功入道,她一定十分高兴。果然,听了他的话,苏青仰天大笑道“哈哈——老天不负有心人,烟儿努力这么多年,终天踏入道途。这下,我总算彻底放心了!”

    接着,她又回过头对洛阳说“洛阳师兄,刚才多谢你及时拦住我!等下,我亲自下厨炒两个小菜,今日不醉不归!”

    洛阳笑着指了指烟儿说“既然是烟儿入道,何不等他了悟之后,我们一起庆祝?反正我最近也无事可忙!”

    苏青自然点头称是,但烟儿这一顿悟,却是半个月之久,期间还下了场小雨,苏青本欲施法为其避雨,却被洛阳喝止雷霆雨露皆是天道所赐,不能刻意回避。

    所幸这些天一直有洛阳从旁指点,不然。苏青早就忍不住叫醒烟儿了,她从未曾想过,顿悟要这么久。

    结果,当烟儿醒来之时。因刚刚入道,长时间未有进食,而突然晕倒在地。

    “洛阳,你说他只是饿晕过去了?”苏青紧张的抱的着烟儿问道。

    说完,立刻拿出玉瓶。喂他喝下一些灵潭水。果然,几口水吞下后,烟儿纤长的睫毛动了动,眼睛睁开一条逢,看到苏青后,艰难的说了一个字“饿——”

    苏青将他放在长踏之上,立刻飞奔入厨房煮饭。洛阳则伏下身子,交待烟儿躺着慢慢休息,之后也来到厨房,十分自然的坐在灶前帮苏青烧火。

    红通通的火苗添着锅底。看着苏青神彩飞扬的在灶上忙活,洛阳突然感觉到心里无比的踏实。不由想起他第一次遇到苏青时,就被一堆火,一顿热腾腾的食物温暖了的身心。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才开始亲近火。喜欢坐在灶前,看着明亮而炙热的火焰,只有在这个时候,他心底才是最为舒展的时刻。

    为了能堂而皇之的呆在灶间,他还细心留意苏青所烹制的每一道佳肴。并不断在心中反复研磨,长久下来,他竟然也能做得一手好菜。

    “洛阳,你再灶间看着火。我先把这碗灵米汤给烟儿端去!”苏青小心的撇出一小碗,浓浓的灵米汤,对灶间的洛阳道。

    “师父,我自已来,让您担心了!”此时,烟儿正好从来到厨房门口。

    苏青忙把他拉进厨房“快坐下。先把这碗汤喝了,等会儿陪你洛阳师叔一起用饭!”

    烟儿边一口口喝着香浓的灵米汤,边看着师父跟洛阳师叔两个人配合默契的烹制出,一道道让人垂涎不已的美味菜肴。

    想到自已一个晚辈,坐在一边看着两位筑基前辈忙活,烟儿不由心生愧疚“师父,你看,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你歇着吧!”苏青跟洛阳两人异口同声道,见烟儿意味深长的看两人一眼,洛阳不由低下头,捡一根柴火添到灶中。苏青则毫无所觉的回瞪他一眼说“你别帮倒忙就好!坐着别动!”

    当菜快做好之时,苏青正在纠结要不要叫陆培出关时,只见他已来到厨房门口“苏青,你又烹制什么美——”

    见洛阳也在灶间,不由笑道“哇!修真界两大名厨相聚,今日,定然有口福了!”

    洛阳闻言一愣,他只觉得陆培今日像变了个人似的,一扫之前的那种死气沉沉之感,言语间异常开朗大方。

    于是,他也朗声应道“不敢承陆道友贵言,今日是苏青主厨,再下只不过添把火而已!”

    陆培难得的笑着回应他的话“呵呵,火候也十分重要啊,更难能可贵的是洛阳道友能屈身灶间,想来修真界的筑基修士能如此这般的委身庖厨的,也只有苏青你们二人!”

    看着跟洛阳谈笑风生陆陪,苏青心里也十分欣慰,她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焕发出的蓬勃之气,以及精神之开阔。

    看来,苏青所赠的筑基丹,真正让陆培重拾筑基之心。想到这里,苏青有懊悔没早些将筑基丹赠于他,白白让陆培饱受这么些年的折磨。

    之后,当她将这些告诉洛阳之后,他开导苏青说“陆培少年成才,经历跟我差不多,一路走来,都太过于顺遂。若要再次筑基,心境这关必然十分难过。而且,他又曾为情所痴,虽然筑基之时,没有情劫一关,但情之一字于心境锤炼,也犹为重要。”

    “所以,陆师兄之前所遭受的心境磨难,都是必然的?”苏青迟疑片刻问道。

    洛阳点点头说“以我的经验来看,绝对是有必要的。不过,你此时赠于他筑基丹的时机却是恰到好处!若是再晚些时候,怕是他难以再次树立坚定的道心。”

    想到洛阳当初也曾遭遇过类似之事,苏青对他的话十分信服。

    当陆培得知洛阳也是由练气一阶历经十数年,服用筑基神丹之后,再次筑基成功之后,信心更大,对洛阳也更加热情。

    对此,一向淡定洛阳也有些受宠若惊,必竟,之前陆培对他其实有几分不屑的。如今这般热情,却是让他对其成见消了不少。

    本来这场宴席,苏青本意乃为烟儿成功入道所设,结果成了洛阳与陆培二人冰释前嫌之席。苏青两师徒倒成了陪衬。

    烟儿一直到宴毕还不知晓。自已成功引气入体之事。苏青有心告诉他,见陆培跟洛阳两人谈兴正浓,便耽搁下来。

    “烟儿,这些我来收拾!你随为师来!”看到正欲收拾残席的烟儿,苏青叫住他。笑盈盈的说。

    烟儿还未应声,只见面前的桌子已干干净净,所有的杯盏整齐归位。原来是师父施法而为,他不由有些纳罕,师父一直以来不喜动用法术做这些事情……

    带着疑惑来到苏青跟前,只见她目光深沉的看着自已,烟儿心不由嘀咕难道是自已哪做不对?

    正在思忖间,中听苏青一字一顿的说“烟儿,把手腕抻过来!”

    烟儿心里咯噔一下脱口而出“师父,我是不是中了奇毒。还是内府受到重创,将命不久已?”

    苏青神色平静的将食指与中指并拢,搭在他的手腕大脉之上,从丹田抽一丝极细的灵力悄悄输入其经脉之中。

    那丝灵气顺着经脉很快行至丹田处,果然,丹田已开辟。苏青本欲收回灵力,突然感觉其丹田之内灵气有异,不由以精识附着于那丝灵气之上查探。

    结果,发现烟儿丹田内有阴阳两仪之息,而无五行相生之灵气。

    想到他阴阳同体的体质。苏青不由了然,看来像烟儿这般奇特的,可以称之为阴阳合和灵根之人,恐怕整个修真界。再找不出第二人来!

    这倒真是应了之前玉阶真人所言,有什么样的师父,自然教出什么样的弟子,苏青也没想到烟儿的入道之路,竟然比自已更加艰难。

    不过,想想当年。她也是死里逃生方能阴差阳错入道,跟如今烟儿入道之途,倒有着异曲同工之感。

    “师父,我——”烟儿见苏青一直按着他手腕,神色凝重,久久不言,不由有些心慌,再次出声。

    “你身体没事!”苏青直接打断他的话,收回手指,十分认真看着他郑重的说“烟儿,你已成功引气入体,自今日起,正式踏入道途!”

    “真的?师父,您不是哄我的吧?”烟儿一时难以置信,虽然他做梦都想着入道,但几十年过去了,都已修出了剑意,但依然身无半分灵气。

    苏青微笑点点头,再次强调说“真的,烟儿,你真的已经入道,自今日起,成为正式修士了!”

    巨大惊喜从天而降,让烟儿一时适激动的不能自抑“哈!我终于成为修士了!我成功了!师父,我——”烟儿激动的无以言表。

    “师父,我也能像姚小谷那样,一阶一阶的修练吗?”一直隐在心底的问题,终于在此时问出口,自拜师之时,烟儿自知体质异于常人,心里便存着这样的疑问。

    苏青看着他认真的说“烟儿,你虽引气入体,但灵根与众不同,对于你以后的发展。老实说,师父也未可知。”

    “但是,你既已成功入道,说明天道还是眷顾与你,一定会走出一条不同的通天之途!”苏青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师父,徒儿入道之事,要不要知会师祖一声?”烟儿狂喜过后,踟蹰半天,才向苏青征求意见。

    闻言,苏青一扶额“看我,竟然忘记要跟你师祖说声,他对你抱有很大期望。如今你成功引气入体,当然要亲自过去禀告一声才是。”

    说着,便起身亲自带烟儿前往灵草峰而去。

    见到苏青师徒前来,灵草峰的弟子老远朗声相迎“见过清华师叔!恭请清华师叔入峰!”

    没听到玉阶真人那招牌的大嗓门,苏青还真有些不适应。之前,她每次来灵草峰都是还未及峰前,便听到玉阶真人直接呼唤她快点。

    来到大殿才明白,原来今日前来拜访不知她们师徒二人,还有唯一的师姐清幻。

    见苏青带着烟儿进入大殿,玉阶真人丢下清幻快步迎出来“苏青,快带烟儿进来!哟,烟儿入道了啊,好,好!”

    “清华,这就是你的剑修徒儿,怎么才入道?”清幻打量烟儿一眼,轻笑着对苏青说。

    苏青不以为意的笑笑,恭身为礼,十分客气的回道“见过清幻师姐,正是小徒烟儿。”对清幻一直针对她的事,苏青一向不愿于之相对。

    也正是由于她的懂事退让,才让玉阶真人对清幻愈发不满,在苏青师姐妹二说话当空,他已带着烟儿进入大殿。

    “陈立,还不上前拜见师祖?”清幻见玉阶真一心扑在苏青师徒身上,特别是对那个不过刚入道的小子更是疼爱异常。

    自苏青两人进来,反倒把自已师徒晒在一边,不由心头嫉起,扬声叫来缩在大殿一角的徒儿陈立。

    前段时间听说师父他除了丹术之外,还十分酷爱剑术。于是,清幻在本峰经过精挑细选,收了这些个甘愿修习剑术的练气六层弟子。

    为此,她还特意托一位修习灵剑的师兄,帮忙教导其一段时间,直到他真正修出剑气,才带来拜见师父。

    可师父自始至终都未看陈立一眼,对她的态度也很敷衍。

    如今,见苏青那个刚入道的徒儿就被师父青眼有加,清幻不由叫过来陈立,带他行至玉阶真人跟前故作娇嗔“师父,您不能只偏着清华的徒儿,陈立也是剑修,如今已练气六层,很快就要突破七层了,在剑术——”

    “陈立,你可悟出剑意?!”玉阶真人突然开口打断清幻的话。

    突然被结丹真人指名回话,陈立一时有些惊慌“回,回师祖,还没——”

    玉阶真人不待他说完,转头对清幻说“此子不是修剑之材,清幻,你还是让他修练原来的功法吧!”

    闻言,清幻面上一阵紫涨,低下头良久才呐呐的回道“是,师父,”刚一抬起头,却见玉阶真人又跟烟儿聊在一块儿。

    她咬了咬唇,对玉阶真人施一礼暗声道“徒儿告退!”说完,不待玉阶真人出声,便带着陈立扬长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