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求之不得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求之不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没想到只因自已的一句话,一国储君被废除,更没想到齐国日后也因此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当日苏青自齐王宫出来之后,想到她之前曾安置过一群难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知,几年过去,这些人如今怎么样了。

    来到如今被命名为神仙沟的村子,苏青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境像。只见一个个农夫精神饱满的在田间忙活,孩子们在村头新修的庙旁边玩耍。

    女人们则说说笑笑的聚在河边浣洗衣物,好一幅世外田园居,跟山外因战火而萧条至极的情景,简直天差地别。

    看到这一幕,苏青算是彻底放放心了,她并打算惊动此地的百姓,又悄悄的离开这里,直奔宗门而去。

    在距原国很近的一条大江边,她突然嗅到一股异常血腥的气味!而这味道她还十分熟悉!苏青神色一凝,顺着这条混浊的江水逆流而上。

    江边的许多村子都慌无一人,只留下一座座空房,以及破败的篱笆。

    苏青沿着这条江一直走了十几里,才发现一个江边小镇。总算看到一些人烟,在小镇的码头上,不时有人往来,但却十分安静。

    苏青一进入小镇,便感觉到一阵阴冷之气。明明日上中天,但总有种累世不见天日之感。苏青抬起头,惊讶的发现,本来到十睛朗的天空。

    好像蒙上了一层阴霾,竟然连一丝阳光也透不进来。放眼望去,整个小镇都被笼罩在这种阴霾之下。

    这让她十分不解的是,这个小镇四周无一丝阵法,禁制之力。

    进入小镇之后,她发现这里居住的人远比她想像的要多,几户每个地方都挤满了人。但这些人却都异常安静,各司其职,甚至没有任何人说话。

    就如同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

    哐,哐,哐。苏青停在一家打铁店门口,只见十几个铁匠挤在十几尺大小的铺子里,打造出一把把利剑。

    透过烟火气,她看到这些衣衫已破烂。露出结实的臂膀的铁匠后颈上,有一处朱红色的印记!

    接下来,她仔细观查镇上居民,发现所有人的后颈上都有这种印记!

    她想起在北海之时,见到那些被抽了魂魄的渔民。在他们的后颈之上,也有着同样的印记,难道,北海夜叉已离开北海不成?

    苏青来到一家点心铺子里,正打算开口跟小二搭话,却惊讶的发现,店中所有的点心都是各种血食!

    难怪,来到这个镇上之后,她渐渐嗅不到那股血腥气,原来是因为这镇上一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所谓是久入兰定不闻其香。看着一种种散发着腥气,血淋淋的点心,苏青突然感觉后背发凉。

    “苏青,好久不见!”一个刻在骨子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苏青惊喜的回过头,只见孙仪背着一个形状奇特的巨剑,微笑着站在她身后。

    “孙仪——真的是你吗?”苏青掩住内心的剧跳,故作平静的跟他打招呼道。

    孙仪轻轻抬起手,拂去苏青散落在脸上的碎发。她只觉得心鼓的满满的,都要冲出内府一般。

    待苏青再次睁开眼,已是满天繁星。孙仪早已不见踪影,她的心顿时像被挖去一块似的。空的历害,根本没心情去想,自已为何置身于此地,那小镇上又隐着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她一心想着自已到底真的见过孙仪没有,他又为何突然消失不见?

    思量许久,苏青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门也许。自已是进入什么幻阵之中了吧!至于孙仪,也许他根本就未曾出现过吧。

    自以为想通之后,苏青方才开始打量四周,发现自已竟然身在翠微镇外不远,正好跟她之前所经之地方向相反。

    若说真的没遇到孙仪,她怎么在这里?可孙仪又是为何将她迷晕带倒这里呢?苏青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来到翠微镇,自然要去沁竹园去看看。

    苏青刚打开沁竹园大门,只见玉天枢飞快从院内跑出来,看到苏青不由一愣“你真的来了啊!苏青,昨天晚上那位孙前辈突然过来告诉我,你今日有可能前来,本来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

    “你说孙仪昨天来过这里?他有没有跟你交待什么?”苏青激动的盯着他问道。

    玉天枢点点头说“是啊,昨天日落时分过来的,只停留半刻钟时间。先说你今日会来沁竹园,还有就是让我转告你,莫要好奇心太盛。”

    “只有这些吗?”苏青追问道。

    “是啊,说完他就走了。有什么问题吗?你们?”玉天枢有些好奇问。苏青对于孙仪的情愫,他多少也看出来一些。

    但他一直感觉孙仪的心,好像根本没在苏青身上,感情之事多半是她一厢情愿而已。此次,孙仪特地过来交待苏青的行踪,让他一度认为两人可能情谊相通呢。

    但再看苏青的反应,好像又不是那回事儿,玉天枢不由暗自叹气看来,苏青的情路也不顺啊。

    虽然从玉天枢口中只得到一句话,但苏青心里依然十分兴奋昨天,一定是孙仪看到自已有危险,才特意冒险救她出来的。

    甚于为何将人事不知的她丢到荒郊野外,苏青根本没考虑。此时,她心里又被孙仪还在意我,这样的念头占满。

    “苏青,你有没听我说话?!”玉天枢提高声音,不满的对着兀自轻笑的苏青叫道。

    “啊?你刚说什么?”苏青回过神笑盈盈的问道,她一直沉侵在自已的思绪之中,根本没注意到他说什么。

    玉天枢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刚问你去哪里了,身上怎么有股这么重的血腥气?”

    血腥气?听到这三个字,苏青心里猛然一动,是啊,那个小镇一定有古怪!可惜,自已修为太浅,若不是遇到孙仪——

    接着,她又想到在北海时,那个自始至终都未曾现身的“北海夜叉”。不由浑身一激灵,若真还是那怪物所为,她如今怕是早已殒身。

    想到这里,更加遗憾未能当面跟孙仪道谢。

    苏青将自已自洛阳归来。路遇那个古怪小镇之事,一五一十的跟玉天枢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玉天枢沉思良久方才问道“既然孙前辈救了你,为什么不带你来沁竹园,而是将你丢到半道上?”

    闻言。苏青神色一暗,继而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他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已的用意吧!”

    接着,两人谈起世俗几国之间的争战,玉天枢语气淡莫的说“很显然是那个天玄子故意挑起的战火,真不明白那些个世俗帝王,对于几快毫灵气的贫瘠之地,有什么可争的。”

    “你说,那个天玄子为何要到处引燃战火?战争于他而言。有什么好处?”苏青叹了口气问道。

    玉天枢舒展了下臂膀,不屑的说“不过是野心作祟!什么山河图,修真界都没影的事,几个世俗小国倒是争的起劲。”

    见苏青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玉天枢不由劝她说“世俗各国之间本身就争端不断,根本没有消停过,只是这次闹的大点儿。”

    说到这里,他冷哼一声道;“修真界不也是如此?上个月天玄宗直接派三位结丹长老入主眉山,对外说是跟玉隐宗,两大门之间筑基弟子相互交流修道心得。”

    “其实。不过是寻个借口,从玉隐宗手里夺走眉山罢了!”玉天枢一向对天玄宗没什么好感。总认为其行事太过霸道。

    “有这样的事?难怪最不近见梅仙子还有赵师兄。”苏青对于这个消息不置可否,想来是天玄宗始终无法咽下,当年被陆师兄当众悔婚打脸之事吧。

    让出眉山。也可能是玉隐宗无奈之下,所做的补尝吧!

    每次来沁竹林,都能从玉天枢这里听到不少,关于修真界鲜为人知的消息,听了最近修真界大小宗门世家的动作,以及各手段让她叹为观止。

    最后。玉天枢紧盯着她,认真的问“苏青,浮云派是不是在北海有所发现?”

    “恩,我也听闻门中曾派人前往北海。”苏青没将宗门在北海发现五彩灵石之事告诉他,必竟这也算门中秘事。

    见她没有否认,玉天枢向前倾了倾身子,然后向外张望几眼,最终布上一个隔音结界,认真的问道“只说贵宗在北海发现上古灵矿?”

    上古灵矿?没想到玉天枢都已经知道这么多!北海之行本就是宗门秘事,结果,才不到两年便传出这样精准的风声。

    若说没被其它宗门及修仙世家盯着,苏青绝对不相信。

    果然,她一回到宗门,便发现一向冷清的迎宾堂,如今人满为患,而且前来之人修为最低也是筑基后期。

    见状,苏青不由苦笑着摇摇头亏得宗门势大,门中也有几位元婴大能坐镇,不然这些早已奔赴北海,怎么会客客气气的座在这里等着接见?

    看来,修真界也不怎么安稳啊!

    “苏青!”感到身后有股属于筑基修士的灵力,苏青一回头,正迎上梅仙子笑盈盈的双目,她扬声叫住苏青“真巧,你也刚回宗门吧?我也是跟着师兄刚进来呢!”

    “是啊,好久没见,修为精进不少啊!”看着梅仙子浑身灵力凝实,显得姿容更加清雅绝伦。引得不少男修向这边张望。

    对于梅子此行的目的,两人都心知肚明,所以苏青没问,梅仙子也未多加解释。所以,寒暄几句后,苏青直接邀请梅仙子一起前往云中涧的洞府一叙。

    想到几年未见,不知陆培现在什么样了。梅仙子不由欣然同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出经历这么多事,可她心里依然无法放下。

    当陆培看到跟苏青一起的梅仙子时,一反常态没有尴尬,退缩,而是落落大方的上前深施一礼,一揖到底“当年陆某有负于梅岭……”

    见到心心念念的人还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对自已的伤害,并十分坦诚的请求惊解,梅仙子一直以来,无法平息的怨气顿心削减不少。

    之前,陆培也曾多次打算开口跟她道歉,但很明显他根本没真正明白当年对自已的伤害,所以,一向高傲的梅仙子也从不松口。

    良久,她才幽幽道“往事如风,过去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听到梅岭开口,陆培心里徒然松了口气,这些年过去了,近些年才发觉,最让他愧疚的人就是梅岭,只为他一时负气,让她在整个修真界面前,颜面全无。

    但她最为感激的也是她,当初被废去修为逐出师门之后,也是她不计前嫌救起他,又求苏青收留他。

    若非如此,他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所以,对梅仙子,他不但心存愧疚,还有着重重的感激之意。但是他的心里却依然挂着,那个让他痴迷不已,却又意讯全无的吕秋儿。

    看到他们能冰释嫌,平静的坐下来谈天论道,苏青也不由为之高兴。不过,看到梅仙子看向陆培时,偶然露出带着小女儿情怀的眼神,让她心里颇为担心。

    因为,她知道陆培心里,还一直恋着吕秋儿。

    其实,陆培跟梅仙子两个真的很相似,都是只要认定一个,即便撞破南墙也不回头,固执已见。也许,同为天之骄子的他们,在感情上也不愿轻言挫败吧!

    只是,他们都不愿回头,对痴心守在身后的人儿,装作视而不见。这样,所有人心都很苦,因为求而之不得。

    自已,又谈何不是如此呢?苏青不由感叹道,不同的是,她以为身后无人为其守候而已,不过大道之路本就寂寞无比,有所大成者大多都是孤独一人。

    其实,苏青心里明白,在孙仪心中,修行之道始终才是最重要的吧!

    因为涉及到孙仪,所以,除了玉天枢苏青从未再对别人提起过,自已曾遇到那个诡异小镇之事。

    对于她过于关心世俗争战之事,几乎所有的朋友都不理解。因为,如今修真界也出大事了!北海突现五彩灵石之事,被公诸于众之后,除御剑阁之外的四大宗门各据一地。

    余下之地先由各中等门派以及大修真世家所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