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九章 愧疚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九章 愧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在紫云离他越来越近之时,只见她秀眉紧颦,神色痛苦的向他求救“洛阳师兄,救我!”苏青手持赤心剑,突然出现在紫云身后,一剑洞穿心!

    “苏青,住手!”洛阳大喝一声,一掌击向苏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欲将紫云护到身后。

    “洛阳,你疯了吗?竟然护着那怪物袭击我?”苏青生生受了洛阳一掌,以身挡在他与紫云中间,出手将洛阳推出几丈远,又拔剑辟向邪气幻化而成的紫云。

    “苏青,莫要伤了紫云!”洛阳突然激发全身火灵向她袭来!苏青慌忙祭出火灵扇相迎,同时,将气息将散的紫云一剑击杀!

    苏青抹去嘴角的鲜血,将手里一件紫纱衣重重仍到洛阳脸上“你就为了这件心上人的破衣服,不但数次立在原地等死,还屡次对我出手?!洛阳,可真有你的,叫你守住心神,抱守本心,你一句都没听见啊!”

    “咳!咳!”气愤之息引动被她强压下去的血气,一股腥甜之意又冲到喉咙口,苏青长出一气,将之强行压下。

    洛阳任由那件破烂不堪的紫纱衣挂在头上,从衣服的间隙中看到苏青被他一掌击伤,而后又被灵火将半副衣裙烧去,青丝也被烧焦许多。

    但很显然,苏青还没意识到自已现在多狼狈,因为,她正因洛阳不配合,而气极败坏的骂他。

    虽然,苏青现在模样极其滑稽可笑,但洛阳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听着她愤怒的声音,心里愧疚的无以复加,心底甚至还隐隐作痛,恨不得寻个地洞钻进去。

    跳脚责骂了半天,不见洛阳出声,依然呆呆站在原地,苏青不禁有些担心难道,他真的被那黑气重伤?

    她习惯性的抚了抚前额。准备上前查看,结果,触手一把焦毛,看着心上被烧焦的青丝。苏青心里怄的要命。又顺着手腕看到已被烧掉的半个袖子,还有半边焦黑的衣服,气得她冲上前一脚揣到洛阳大腿上。

    猝不及防之下,洛阳被踢倒在地,他扒开头上的紫纱衣。迅速看了眼双目喷火的苏青,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苏青。”

    “洛阳,我们还在阵中!你竟然又走神!”苏青气的几欲吐血。她上前将冲至洛阳身边的黑气格开。

    闻言,洛阳方才从地上起来,祭出火灵环伺周身,见状,苏青心有余悸的离他远了点,洛阳神色一暗,随即收回火灵。

    “洛阳。你莫不是又着像了?是真的苏青,不要再对我出手了!”苏青警惕的看着他说。

    本来,她还打算让洛阳帮忙破阵,谁知两刚入阵不久,他便被幻境所迷惑,让那些邪气有机盛,先是差点以灵剑刺中她,接连几次还差点邪力击中,若不是她时时刻刻注意着他,早被那邪气侵体。

    结果。为救他还是被打一掌,而且,还差点被他的火灵烧死。

    所以,一看到洛阳行动有异。苏青下意识的先离他远远的,然后才出声提醒他。

    苏青紧张的看着他,有种草木皆兵的感觉,洛阳不由心中苦涩异常也许,他刚才的所以已经伤到她的心吧,以至于对自已戒备至此。

    就在他恍神的机会。面前的湖泊突然化成一只巨大的水怪,兜头盖脸冲他扑来!洛阳还未来得及激发灵力,只见身子不由自主向后疾退。

    “你果然又在发愣!洛阳,我们现是被困在凶阵之中,随时都性命之危!拜托你守心神吧!师兄!”苏青放开他的衣领气极败坏的说道。

    说完,见他垂头不语,忙蹭的一下退后数丈。她真的怕他又突然暴起,刚受了一掌,她吞下数颗极品碧络丹,方才将内府之伤勉强压下。

    只见洛阳垂头立在原地良久,就是天地变色的一瞬间,突然暴起,霎那间金色火灵随之而出,挟万均雷廷之势冲向空中,同时将混元灵盘扔出,正好卡在一半混黄,一半碧蓝的空中。

    苏青只觉得眼前境色一变,再一看两人已回到原阳江边。

    洛阳披头散发的立自已不远处,一阵清风吹过,挂在他身上衣服空然化成一缕缕细丝被风吹去,只留下一件火红的灵衫护体。

    “洛阳,你——”苏青刚一开口,只见洛阳迅速转过身,瞬间,一袭玉色长衫上身,就在他转身之时,苏青看到其露着的手背上布满细极的伤口。

    当洛阳依然有些尴尬的回头时,却见苏青已行至其跟前,十分关切的捉住他的手腕,将手里的灵药迅速涂上去“洛阳,快让我看看身上还有没伤!这种因阵法破碎而造成的虚空之伤,一定在其发作之前上药。”

    说着,将洛阳的宽大的衣袖撸起来,结果,发现只有两只手腕上有伤。接着,她抬起头,发现其面上,颈部,细小的伤口已开始渗血。

    “苏青——”洛阳一开口,引动脸上的伤,彻骨的疼痛让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

    “莫言,莫动,不要让伤口裂开!”苏青打断他的话,手法迅速的将生肌玉膏涂在他的面上,颈上。

    之后,又扣住他的手腕,开始控查内伤,结果,发现其丹田也受到极大的震荡,经脉之中灵力也十分紊乱。、

    于是,苏青从怀里掏出一瓶极品二阶碧络丹,倒出五颗同时塞到他嘴里道“你莫动,以内力将灵丹化去便好。”

    虽然,苏青及明涂上了灵药,但是洛阳身上的伤口依然在不断扩大,不多时,整个脸上,脖颈,双手,手腕,但凡那红色里衣未有覆盖之处,全部开始流血。

    当苏青发现地上出现血色脚印时,才想起洛阳的双脚也有伤,但她却未能及时为其上药,结果,导至虚空之伤一直在扩张。

    洛阳自已也没想到,强行破会伤的这么严重,他以为只要承受一些阵法反噬之力而已,可看到被血侵染的鞋袜时,心里还有一丝余悸。

    “洛阳,你坐着别动!”苏青见他的双脚不断有血涌出。便知伤口已扩大,不得以之下,将三阶青引丹以灵潭水化开,直接敷在已连成一片的伤口之上。

    接着从怀里拿出一朵灵虚菇。据说早已失传于世的外伤圣菇,只要取只中一点点菇粉,任何外伤都可以迅速愈合。

    这个还是当初洛阳在北海,被一直未现身的北海夜叉重伤之后,苏青才让青鸟帮忙在仙果园空间寻得几朵已成熟的灵虚菇。

    只见苏青以银针将。灰白色如婴儿拳头大小的,没有一丝灵息的菇子刺破,取出点灰色的粉末轻轻洒到洛阳已血肉模糊的双脚之下。

    他只觉得一阵说不出适舒之意自双脚传入心底,接着,只见脚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点点结痴。

    真是世的罕见的灵菇!洛阳不由在心里暗叹,只觉得面上微痒,他悄悄转了个眼珠,原来苏青将那灵虚菇粉小心的洒在他面上,颈中,双手。

    待伤口完全结痂之后。苏青方才松了口气对洛阳说“现在伤口基本上愈合,若要痊愈,怕是要等些时日。”

    突然,她发觉洛阳眼角渗出一丝血色,苏青一拍脑门竟然未想到其阵境之时,五官也被虚空所伤!

    “洛阳,你张开眼,仰面,侧首!”洛阳随着她的话作出各种出作,苏青顾不得其它。直接将灵菇粉依次倒其五官之中。

    接下来的几日之中,洛阳如同木偶一般,不能言,基本上不能动。最要命是全身敷药的地方还奇痒无比。

    还好,因顾及到他的伤势,苏青就在附近布上隐匿之阵,然后,激发玲珑楼,洛阳被安置在一楼客房。她则进入丹房修练以疗内府之伤。

    虽然破阵之后,苏青未再提起自已在阵中屡被其之伤之事,但洛阳心底依然很愧疚,难堪,让他最为懊悔的是,打向她的那掌,以及后面向她发出火灵之举时,并非如苏青所想的那样,他因被幻阵所惑,将她看成敌人才向她出手的。

    而是,他明明白白对面就是苏青,但为了——

    想到这里,他心更加不难以接受自已的行为,他明明从心底不愿意再接受紫云,甚至不想提起她,想到她。

    但当看到被幻化出来的她有难之时,而且,关键是他已明白,出现在面前的紫云不是本人之时,他依然毫不犹豫的向一心救他的苏青出手。

    这样的清楚的认知,让他感到无法面对苏青。虽然,苏青已经给了他很好的借口当时他被幻阵所迷惑。

    再说苏青,自进入玲珑楼之后,为洛阳把脉之后,确定其内息稳定,而外伤也无大碍之后,给他留下一瓶极品二阶碧络丹。

    之后,进入丹房开始闭关疗伤。对于沙之境发生的事情,虽然当时让她十分愤怒,但揣他一脚之后,气便消了。

    其实,她当时之所以生气,因为看的十分清楚,洛阳向她出手时,眼神清明,而且还大叫她的名子,但为了那件幻化成心上人的破衣服,仍然义无反顾的真的出手击伤了她。

    当时,她根本没想到洛阳会在清醒之下,依然会对她动手,结果,疏于防备被一掌击中。受了不轻的内伤。

    不过,想到洛阳跟紫云之间的爱恨纠葛,苏青也能理解他当时的行为,也许因为她本身深受情深之苦吧。

    必想洛阳对紫云也是用情至深吧!想到这里,她不由想起自已一厢情意愿心系孙仪几十年之久,依然未有任何回应,看来,以后的大道之路还是要一个人寂寞的走下去。

    洛阳不言不动的在枯坐几天,但心里却如热火烹油般,越来越浓的不安在心里发酵。

    当苏青配合二阶极品碧络丹将府之伤稳住之后,立刻来到洛阳的房间,只见他如同一桩枯木一般,坐在塌上一动不动。

    原本如玉的面上,颈上结着一层厚厚的灰黑色的痂,看上去如同生了层老树皮,十分丑陋不堪。

    苏青见状,从怀里拿出一片琉璃镜,来到洛阳跟前有些捉侠的说“洛阳,你张开眼看看玉面?”

    洛阳依言张开眼,平静的看着不堪入目的面庞,声音低沉的说“苏青,我,其实就是这般模样吧!”

    苏青有些不解,只听他接着说“也许,我就应该是如此相貌的吧!”说完,直直的盯着镜中的自已久久不语。

    见他这样,苏青拿着琉璃镜一时有些尴尬,她干笑一声说“洛阳,其实,你的伤基本上已经愈合,很快就可恢复往日风采了!”

    说着,苏青伸手去探他脸上的痂,结果,还未碰到洛阳便将头生硬的转过去,可能由于用力过猛,只听一阵卡一声,他颈上的黑痂裂开。

    洛阳一时定住不动,但脸上,颈上,手上的痂纷纷落下,苏青看着他如剥了壳的鸡蛋般嫩白的脸出现在眼前,那肤质比之前更细腻光润,让苏青都羡慕不已。

    洛阳双手覆面,背过头久久不曾放开,见状,苏青以为他因容颜恢复而欢喜。她将那柄琉璃镜递到他手边“洛阳师兄,你看看,如今英姿更胜以往!”

    “苏青,我真——”洛阳转首看着她,强挤出几个字,之后,看到琉璃镜中的自已,面颊光洁如玉,未曾留下一丝疤痕。

    苏青见他呆呆的盯着镜子,不由笑道“我没骗你吧!肌肤是不是更胜往昔?”

    闻言,洛阳低头不语,苏青以来他不一介男修不愿谈及容颜,便识趣的收回琉璃镜道“既然你伤势已好,不如我们出去吧!”

    洛阳轻轻点头表示赞同,苏青收回玲珑楼之后,只听洛阳低声问道“现在,我们去哪里?”

    苏青回头看他一眼,然后指了指原阳江边的一个村子说“去村子看看,我总觉得这村子有些非同寻常。”

    她第一次来到江边那诡异的小镇时,记得沿江的十几个村子明明都已慌无人烟。如今,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个人丁众多的村子呢?

    “洛阳,把这个匿灵符激发带上。我们入村看看怎么回事。”苏青将手里的匿灵符递给洛阳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