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三章 心结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三章 心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但当他接连接到三道灵符时,仔细品味一番其中言语,急忙推开伏在身上的娇美女修,披上衣服,直冲灵草峰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慕云,你跑到哪里去了!若再不回来,为师就亲自去把你拎来!”他一走进灵草峰,便听到崇光真人气愤的大喝。

    刚一来到后殿禁地,只听师父语气急切的叫他“璋儿,小谷生了,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璋儿,你有后了!哈哈,我们原家有后了!”

    在崇光真人纵声大笑中,慕云一个箭步冲向姚小谷所居的侧殿。

    “你还知道来看眼孩子啊!大师兄。”见他进来,乔晓嘉冷冷的说道。慕云则像是没听到一样,脚步不停的直接冲进内殿。

    看着眉眼挤在一起,拳头大的小脸红红的,小小的鼻子上还布满了皮屑,慕云本来一颗热的心,顿时有些凉,不由脱口而出“怎么长这么丑?”

    随即,后脑勺被重重打了下“说什么呢!这么可爱的小家伙,你刚出生的时候,还没他俊呢!”只见崇光真人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说“刚生出来的孩子都这样,长开了就好看了,呵,这鼻子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的。”

    “我出生的时候,你知道吗?”慕云突然幽幽的问出口。

    因为,在他记忆中,在七岁入道前,一直是母亲一个人带着他,从未见过父亲一面。直到,七岁那年,一位浮云派弟子将他接走,至此之后,他再也未见过娘亲。

    自测出灵根之后,师父告诉他只有成功入道,才能下山见母亲,可是当他十二岁引气入体成功时,母亲却已不在人世。

    崇光真人一时没注意到儿子的异样,随口应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在这世界的唯一骨血,出生我怎么会——”

    他突然顿住,看了眼正好端着汤水进来的乔晓嘉,只见她迅速低下头“师父。我刚才一心想着小谷母子之事,什么都没有听到!”

    慕云疑惑的看她一眼,冷笑道“小师妹,最好口风紧点儿,否则。就是师父再疼你也饶不了你的!”

    崇光真人没有挡住慕云的话,因为,这些话也正是他心里所想,这必竟关系到他的脸面,以及慕云的身份,他也不想广为人知。

    乔晓嘉根本没理会他,只是伏身对崇光真人郑重的说“师父,请您想信我,徒儿本身也是灵符峰的弟子,这事若是传出去。不但有损您的尊威,于徒儿面上也是无光!”

    说着,乔晓嘉神色一顿,声音肯切的说“只是,既然您当年的遗憾已无法弥补,不能让嫡孙再遭此身份不明之屈。”

    “好,说的好,晓嘉的话正合我意,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慕云亏待小谷的!”说着。崇光真笑着扶起她,亲手接过托盘上的汤水递给慕云“你去照顾小谷用些补汤,我跟晓嘉先出去说话。”

    慕云呆呆的接过托盘,本想丢到桌子上。结果,被崇光真人一个凌厉的眼神止住动作,他恨恨的瞪了一眼乔晓嘉,方才来到姚小谷的床前。

    “呵,呵,晓嘉。为师真的要感激你当年收取小谷入门,不然,我们原家哪来的这一脉传承。”既然他跟慕云父子关系已经敞开,崇光真人在乔晓嘉面前也不再藏着掖着。

    乔晓嘉低眉顺目的坐在下首,干巴巴的回道“只怕大师兄,他心有不甘吧!”

    “哼,他难道还想让其子经历像自身一样的苦楚不成?纵然他不念及父子之情,我也不会再让嫡孙招人闲话,中伤。”崇光真人一提起这个,心里一肚子的火气。

    慕云不甘跟姚小谷结侣之心,他根本不能理解,在他看来,只是俩人修为有些差距,但小谷还算年轻,天分也不差,在他亲自教导之下,想必筑基也不是难事。

    退一步说,就是她不能筑基,至少也是修士身份,两人结侣之后,孩子自然身份尊贵,有何不可呢?

    其实,就连乔晓嘉也不明白,慕云为何坚决不肯跟姚小谷结侣,难道真的跟云夕感情至深,既然如此,他为何又来招惹小谷?

    不过,慕云的不甘愿,正是她所要的,不然,怎么能收回姚小谷这个深得心意的徒儿呢?

    不说灵符峰众师徒间各怀心思,只说苏青在云中涧闭关些时日之后,感觉境界稳定了,刚一出关,就见洛阳悠然的立在院中。

    “苏青,你终于出关了啊!”听到开门声,他回过头淡淡的招呼一声。

    “原来是洛阳师兄前来,烟儿怎么也不来知会我一声!请进上房说话。”说着,殷切的请洛阳进屋。

    来到上房坐定之后,洛阳模着玉杯淡然出声“听说,乔晓嘉师徒已平安归来?”

    苏青随意点头道“是啊,我们归来之前,她们已经回到宗门了,想来当初是我多虑了,到底虚惊一场,还害的你身陷险境,真是对不住。”

    洛阳听她这般说,不由抬起头张大眼睛看着她“苏青,你真的不怪我吗?”

    “怪你什么?”苏青不解的看着他问。

    “那乔晓嘉回宗之事,为何没有支会我一声?”洛阳不由自主的问出口,自回到宗门之后,依苏青之言,跟师尊请安之后,便开始闭关静修,也未曾关注宗门之事。

    他一直认为乔晓嘉师徒还未回师门,想到苏青可能只身出去寻找,在担心之余,又有些愧疚,这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一方面他又想着,也许她们师徒哪天自已游历归来就好。

    所以,他虽然在静修,却交待守门的弟子,注意从灵草峰来的传讯灵符,结果,整整半年多过去了,既不见苏青出宗门,又未见又只言片语传来。

    对于他的疑问,苏青不假思索的道“洛阳师兄,你不是在闭关静修吗?我怕打扰到你,所以。没发灵符过去。”

    苏青一句话将他接下来的话堵在口中,良久,他才低声道“是我多虑了,你想的十分周到。”

    “洛阳师兄。你别怪我多舌,你看上去心境依然不静啊!若真的有心事,不如尽快了解,一直这么拖着,莫要留下终身遗憾啊!”苏青打量他一眼认真道。

    “苏青。对不起,我——”洛阳突然抬起头,看着她说。结果一开口就被苏青打断“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若是指在沙之境中屡次入幻,那必竟不是你有意要对我出手。”

    说到这里,苏青面色有些尴尬“再说了,当时我不也在界域中踢你一脚吗?呵呵,这事儿出界域自当了断,你还记挂着干嘛?”

    听她这么。洛阳先是神色一亮,接着又黯淡下来,十分艰难的说“苏青,其实,我当时对你出手时,根本没被幻像迷惑,我,我明知面前的就是你本人!”

    苏青噗嗤一笑“我知道啊,不然,也不会气的揣你一脚了!不过。也能理解,救人心切嘛!……”

    洛阳耳中只听到她说“我知道啊——我能理解——”这两句话,他本以为,自坦白这件事情之后。苏青会勃然大怒,会对他失望,甚至是伤心。

    但她却十分轻松的笑谈,她并不介意!难道只因为那是在幻境之中吗?

    见他又在出神,苏青忍不住提高声音“洛阳!快还魂了!”这才将他的神思拉回“你真的不介意——”

    “叹,我都说了出来后不再纠结。你还一直在意什么?”苏青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

    接着,她身子向前倾,靠近洛阳低声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去北海?”“我去北海作什么?!”洛阳不解的问道。

    见状,苏青不由抚额“敢情,你刚才一直在走神啊,我说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我听到了,你说不怪我。”洛阳直接回道。

    苏青无奈的摇摇头“这不是重点,我说的是你跟——”

    “这就是重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根本不再意这件事!苏青,为什么对我这么宽容,界域中发生的事情,连我都无法原谅自已!”洛阳突然大声喊道。

    苏青一时被他的举动惊住,良久,才反应过来“我,我只是现在觉得没什么可在意的。”见洛阳眉毛又纠在一起,她忙改口说“也不是一点不生气,当时,在沙之境中,被你连续袭击两次之后,确实怒火冲天,不然,怎么会对洛阳师兄你失理呢?”

    “后来,你为了破开界域,身受重伤,我心里的气也就慢慢消去了!必竟,你当时也是被那邪气所惑。”苏青小心移移的看着他道。

    见他面色稍稍舒展,不由自主的将之前一直没机会说的话道出“其实,师兄你只是无法面对自已为何见到紫云身处险境时,不记一切的去救她吧?是情丝啊,你对她隐在心底的浓浓的深情所致!”苏青语重心长的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认真面对——”她的心灵鸡汤还未煲完,只见洛阳突然起身,拂袖而去!

    看着消失在天际的身影,苏青不由一阵纳罕洛阳这是被窥破了心思,恼羞成怒了吧!

    这个神经病!她在心底暗骂。

    “师父,洛阳师叔这么快就走了?”烟儿从外面进来,向上房张望一眼问道。

    苏青垂下眼皮轻轻哼了声,算是回答。

    结果,只听烟儿叹道“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师父,你不知道,洛阳师叔可是来过两次,就是不让我通传,怕扰了你静修,三天前就在洞府等着了,我本以来有什么重大事情跟你商讨来着。”

    闻言,苏青心里的不满顿时泄去,她看了眼烟儿幽幽的说“你洛阳师叔啊,还是人心结难消啊!”

    之后,不管烟儿怎么问,苏青闭口不提洛阳的事儿。

    “洛阳,最近可是遇到什么难以排解之难?”洛阳耳边传来师尊执善真君的声音,他心里不由一惊自已的心事难道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见他不回话,执善真君接着问道“可是心境出了问题?洛阳啊,莫要在别扭了,你跟紫云本是一双天作之合,难得又是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情谊深厚,当年的那件事也怪为师不慎,你莫再赌气了。”

    又是紫云!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自已非要跟紫云结成道侣呢?

    自已明明——想到当初在沙之境中的所为,洛阳无力的叹了口气道“多谢师尊关心,自今日起我会闭死关静修,以沉心境。”

    “师父,听说主峰的云夕前辈设了个练气弟子风云榜,选取随其一起前往北海弟子。若是门弟子,报出师从,门外弟子则若被选中,可记在其名下!”烟儿一溜小跑的冲进来,对正在晾晒灵草的苏青说。

    云夕又在整什么妖蛾子?苏青心头立刻浮起这个念头,她轻哼了声道“你去主峰,只打探出这么点消息?你洛阳师叔,可曾前往北海?”

    近来,苏青见烟儿每日里除却修练,就一心练剑,就连睡觉时间都压的很短,见他如此刻苦,虽然很欣慰其上进,不过也有些心疼。

    于是,便借着让其前往主峰打探消息的由头,让他稍稍松松精神。

    烟儿以为师父前段时间可能跟洛阳师叔起争执,这会儿心里放不下,让他前去打探消息,于是欣然前往。

    谁知,刚一出云中涧,便听到宗门弟子都在议论,执掌主峰事务的云夕前辈选弟子前往北海之事。

    “哦,洛阳师叔应该在油府闭死关吧!师父,你说我要不要去参加——”烟儿对于北海也十分向往。

    “不行,你才刚入道,仅仅练气一层修为,你说云夕会让你去吗?”苏青头也不抬的回道,对于北海,她有种莫名的抵触之感。

    “哦,那好,我去修练了,师父。”烟儿神情低落的回到自已的房间。

    “你说什么?小谷是什么榜首?”崇光真人抱着三个月大小的婴儿,漫不经心的问刚从外面进来的慕云。

    慕云双眼直盯着他怀里粉嫩嫩的婴儿道“是练气弟子风云榜,现在全宗门的弟子都知道玉符峰,乔晓嘉的入门亲传弟子——姚小谷乃榜首,三个月后,若是乔师妹回意,小谷便要跟云夕一起前往北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