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四章 诬蔑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四章 诬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哼,北海有什么可去的?小谷还要照顾宝儿,倒是你,好好准备下,收收心,待宝儿过了百日之后,为父亲自去天机阁为你求个日子,好跟小谷正式结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崇光真人不以为意的说。

    见他未领会自已的意思,慕云有些着急的说“师父,云夕已经将姚小谷,乃乔晓嘉入室亲传弟子之事宣传的人尽皆知!”他特意加重了乔晓嘉的入室亲传弟子这几个字。

    “你还让我怎么跟她结侣?跟自已的师妹的首徒结侣,那不是乱了修真界的规距吗?当年太上长老为了能让洛阳跟紫云将来结侣,还让门中人以修为论辈份,只将洛阳收入关门弟子呢!”慕云振振有词的说道。

    崇光真人气得一掌击在玉案上“又是这个云夕!掌门人一直纵着这个妖女作甚!上次就是她毁掉你跟晓嘉结侣,这次又——”

    说到这里,他突然指着慕云严厉的问道“是不是你不想跟姚小谷结侣,故意与她串通所为?”

    见状,慕云立刻跪倒在地“师父,我最近一直在洞府修练,这事儿也是今日出关之后方才得知,就立刻来向你禀报。”

    见他一脸无辜的模样,不似有假,崇光真人方才收回手淡声道“起来吧!事以至此,只能求你乔师妹松口了。”

    说完,不等慕云反应,崇光真人直接发一张传音符到雀灵宫。

    不多时,一个练气一层的弟子气来报“回峰主,宫主前日吩咐弟子,说她要闭死关冲击筑基中阶,短时间内不会出关。”

    崇光真人挥手扫去玉案上的物件沉声道“退下吧!谨守宫门,你们宫主一出关,速速来报!”

    “师父,您为什么非要逼跟姚小谷结侣呢?明明乔师妹她不舍得这个入室弟子——”慕云跪在一边,忍不住给乔晓嘉拉仇恨。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孽子!真的狠心让宝儿跟你一样,成为被人在背后议论的私子么?”崇光真人盯着他恨声道。

    慕云倔强的梗着脖子问“当年。你将我们母子独自丢到原家村时,有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会为世人所耻笑?”

    接着,他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如今我能成功筑基。成为一峰执事,为什么将来我的儿子就不能?如今,你一心想着给孙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出身,当年为何没想到给我一个正当的身份?”

    啪!崇光真一记耳光打向慕云“孽子!灵符峰峰主首徒的身份,难道还不够?你还想要什么?给我滚!”

    慕云抹了把嘴角流出的血。决然转身离开。

    “哇!”崇光真人怀里的婴儿突然啼哭起来,他疲惫的朝侧殿方向喊了声“小谷,你出来吧,放心,我会让慕云给你个交待的。”

    脸色极苍白的姚小谷自侧殿低着头出来,她默默的抱起孩子,轻轻的退下,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言。

    看着姚小谷削瘦的身影闪入侧殿,崇光真人心头不由浮现出那个模糊的女子,她也是这般柔弱无力。让人怜惜。

    当年,也是她为原家嫡支留下一丝血脉。

    璋儿,到底是对自已心怀不满,但他当年身为结丹修士,怎能与一介凡女结侣?崇光真人叹了气,颓然倒在锦塌之上。

    姚小谷一手搂着已睡熟的婴孩儿,一手熟练的为他换下一片尿布。

    突然,她想起自已怀第一个孩子时,纵然极不得世俗婆婆之心,但身边伺候的人也有十数个之多。

    如今。自这个孩子上身起,她身边基本上没有一个照料,连月子都是由身为筑基修士的师父,亲自炖汤给她。

    最后。她实在忍受不住那难以下咽的味道,自已拖着产后极虚之体自已动手作做补汤,而孩子也是自已一力照顾,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见不得光。

    所以,整个灵草峰后殿都成了禁地!以后。他若一直没有正当身份,就在独自呆这里不能面见天日。

    这个孩子不能光明正大的面世!想到这个,心头涌上一阵锥心之痛,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师父,你猜我在主峰打探到了什么消息?”烟儿冲进小院,对坐在花藤下看书的苏青说。

    自上次烟儿被派往主峰打探消息之后,每过一个月,他都会前往主峰一趟,美其名曰替苏青打探宗门动向。

    其实,不过是云中涧所处太偏僻,基本上与其它各峰隔绝,烟儿性子本就灵活好动,忍不住想出去转转。

    不但可以打探到不少宗门消息,而且,还能放松下。至于相邻的灵玉峰,自洛阳筑基之后,彻底封闭了通向云中涧的阵法。

    就连当初云中潼通向灵玉峰之间的那个湖也消失无影,为此,苏青还郁闷了许久。

    不过,一直以来,去灵玉峰都是由,当时还称之为王师弟的洛阳带路,自从他筑基之后,就再也未曾去过灵草峰。

    苏青收住手里的帛书,转头笑着问道“你打听到了什么?这般激动?”

    烟儿来到她身边神秘兮兮的说“是关于玉符峰乔师叔的——”说到这里他故意拉长声音。

    “你乔师叔怎么了?快说说她出了什么事?”听闻是有关乔晓嘉的消息,苏青立刻坐直身子盯着烟儿追问道。

    若无意外,乔晓嘉此时应该在闭关冲击筑基中阶,难道冲击失败?还是——想到这些苏青不由紧张的接着问“她是不是——”

    “不是,师父,乔师叔没事,确切的说是关于她的弟子姚小谷的消息,主峰盛传崇光真人看上了她,要把她从乔师叔坐下抢走当作自已,自已的——弟子。”烟儿面色有异的从口中吐出这句话。

    听完,苏青先是松了口气,接着惊讶的问“你的意思是那谁,崇光真人看上姚小谷了?天哪,这都什么事啊!”

    说完,苏青感觉太不可思义,忙掩住口,看向烟儿。结果他面色尴尬的说“听,听那些弟子的意思,跟师父您刚才所言相合,说是。玉符峰峰主早已将姚小谷接到他的洞府里。”

    “这也——太,太,”苏青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事儿若是真的,乔晓嘉该多遭心哪!一个是一手将她培养起来的恩师。一个是放在心头的入门弟子,这两个人可是差着整整两个辈份!

    “那你乔师叔在干嘛?”苏青面色十分认真的问烟儿。

    烟儿随即应道“据说乔师叔一直闭关不出。”

    此时,在玉符峰主峰后殿,崇光真人手里拿了个拨浪鼓,逗已半八个月大的孙子玩儿,慕云快步从外面进来,带入大殿一阵风。

    “你步子放慢点儿,别惊着孩子啦!”崇光真人不满的冲他喝道。

    慕云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求道“师父,您就让姚小谷回雀灵宫吧!若是再留她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你!你若答应跟她结侣,随时都可以带她回自已的洞府!你小师妹把不得小谷回雀灵宫呢还!”崇光真人气愤的说。

    “巴。巴——”突然,入个月大的宝儿拉住崇光真人的袖子叫道,稚嫩的声音让他的心顿时软了起来,崇光真人轻轻把他从摇蓝里抱起来,慈爱的笑道“宝儿乖乖,会说话了。”

    接着瞪了眼跪在一边,盯着他发愣的慕云说“这么聪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让他背上私子之辱?为什么就不愿光明正大给他一个名份?”

    “您怎么不给他个名份!”慕云双目冒火的,盯着崇光真怀里水嫩白胖的婴儿吼道。

    崇光真人将宝儿放到摇蓝里,紧盯着慕云问“你刚才说什么?让我给他个名份?你不跟姚小谷结侣。我——”

    慕云蹭的从地上起来,指着摇蓝里的婴儿说“你知道现在外面都怎么传吗?说,说——”他仰天长出一口气“反正,我是没办法跟她结侣。否则,我们都会被人嗤笑!”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后殿。

    “你这个孽畜!”崇光真人一把将玉案上的东西扫到地上。

    “哇——哇——”惊得旁边的婴啼哭不已。

    崇光真人见姚小谷十分识趣的从侧殿出来,将孩子带走之后。

    他便匆匆赶往前殿,随手招来一位弟子吩咐道“出去打听下,峰内都在传什么关于玉符峰的闲话。回来如实禀报本尊。”

    不到一刻钟功夫,那个弟子面有难色的来到大殿门口,正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只听崇光真人着急的叫他“还不快过来回禀?”

    “你说什么?外面传我意图染指姚小谷?!是哪个传出来的?!”崇光真人一把掌拍在身侧的玉桌上,只听喀查一声,三尺厚的玉桌顿时化为齑粉!

    跪在他面前的那位连气三层弟子,当即七窍出血,浑身如湿透!不多时便倒地不起。

    “来人,把他拖下去!”崇光真人嫌恶得看那弟子一眼厉声道“去给我查,三天内,我一定要知道是谁胆敢诬蔑本尊!”

    三天后,崇光真人立在大殿中,看着主峰方向恨声道“又是云夕这个妖女!哼,竟然往我身上泼污水!”

    一个月后,主峰所有筑基及以下弟子全部涌到执事处问为什么这个月的宗门供奉中少了灵符?

    “云夕,你说玉符峰这个根本没有供给灵符给你?而其它各峰都有?”掌门人疑惑的问道。

    立在他面前的,正是执掌主峰事务的大弟子云夕,她恭敬的回道“正是如此,徒儿曾多次派人前往玉符峰,但却屡次被强硬的拒之峰外。”

    听她这么说,掌门人气愤的说“这个崇光,到底搞什么鬼?怎么就单单不给你灵符?你先去稳住峰内弟子,我且招他前来问个原由。”

    结果,掌门人亲自发了三道灵符,都不见崇光真人来往,派人去催也未见到人。无奈他只得亲自前往玉符峰。

    结果,他刚踏入玉符峰便见崇光真人正端坐在大殿正中,不由气从心起,讥笑道“崇光师弟好大的尊驾!非得我亲自前来才肯出现啊!”

    闻言,崇光真人冷哼一声,从座上起身“不敢,不敢,掌门师兄驾到,有失远迎,是崇光的错,万望恕罪!”

    掌门人进入大殿,开门见山的问道“崇光,你为何断了主峰的灵符供给?”

    崇光真人冷冷的看着他说“那倒要问问你那好徒儿,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之事!难怪这些年来一直停在筑基顶峰无所寸进,道心太过肮脏不堪!”

    虽然知道他是对云夕不满,但对于他话,掌门人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对于他这么诋毁自已的爱徒,他心里也十分不满“云夕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也不用公报私仇,扣着一峰弟子的灵符供奉哪!枉你也身为一峰之主!”

    “好,好,云夕那个妖女,果然是被掌门师兄你宠的要上天!来到我玉符峰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我公报私愁,你怎么不去问问她做了什么再来?”崇光真人气的胡子直抖。

    “好,好,崇光,你既然说云夕她冲撞了你,那么现在你说说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般动气?”见崇光真人怒气冲天的模样,掌门人只得放软口气问道。

    “好,你今天就来说道说道你的好徒儿都干了什么好事!”接着,他一五一十的将其弟子打探来的传言说了一编。

    “果真有此事?云夕她无怨无故怎么会这般编般于你?”听完之后,掌门人也难以置信,在她心目中,作为首徒的云夕,一直十分稳重大方,对其它师弟妹也很照顾,所以,他才将主峰的事务将由她来打理。

    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散布这般恶毒的谣言,来中伤其它峰长老。

    崇光真人轻笑一声“我作为一峰之主,能空穴来风的排挤一个小辈不成?怎么会是无缘无故?你那好徒儿,一心想跟我那个不成器的首徒相好。”

    说到这里,他鄙夷的冷笑“可惜,我那个不知怜花惜玉的徒儿一直未有开窍,结果,她就将此事算在我头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