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 出关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 出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个,不可能吧!纵然云夕真的意属慕云,也不能迁怒于你啊?”掌门人不由替自家徒弟争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实,对于云夕对慕云的心思,他多少也知道一点,所以,说话就没什么底气,但同样也不认同崇光真人的说法。

    “哼,掌门师兄难道忘了,当年在幼徒的筑基大典之上,我本欲宣布他们师兄妹结侣之事,结果被你的爱徒搅的,我们师徒在门内颜面内失之事?说到底,她不过是记恨我给慕云指配道侣之故!”崇光真人一句定音。

    掌门人一时竟无言以对,因为当年之事,他虽未亲眼所见,但也有所耳闻,而且,还特地招了云夕到洞府问话。

    记得她当时只说是一时之失,他见崇光真人并未追究,便只说她几句不了了知。

    如今想想极有可能是,云夕不甘心慕云跟乔晓嘉结侣,所以,才会从中作梗。

    不过,在他心里,慕云也不是什么好道侣之选。主要是他太过好色,而且,心也从来没放在云夕身上,这一点他承认崇光说的很对。

    “师弟,你放心,宗门那些流言,若真是云夕那丫头传出来,我一定不会轻饶,不但要她在宗门面前为你洗脱,还要狠狠的罚她。总之,不会让你枉担不白之屈!”掌门人见事已至此,只得先行服软。

    崇光真人见他这么说,气也消去不少,顺着台阶下来“好,既然掌门师兄你话都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再多做深究了,就按你所的来,我希望此事能早点平息。”

    说完,随即吩咐一直候在殿外的两名筑基弟子,带上一批灵符,随掌门人一起往言主峰而去。

    待到烟儿将云夕,突然被掌门人夺去执撑主峰事务之职。关入思过崖面壁三年的消息告诉苏青时,她不由击掌称赞“好,好啊,这个女人。心思也太阴毒了!竟然诬陷人家祖孙有染!”

    “咦?师父,你怎么知道是云夕诬陷崇光真人?”烟儿好奇的问道,他正打算将这个告诉苏青呢。

    “呵呵,门中除了她天天紧张慕云,唯恐他与人结侣心酸不已。还能有谁?还不是怕崇光真人把姚小配给慕云?”苏青漫不经心的说。

    “崇光真人为什么要把小谷许给慕云当道侣?按说,他们的辈份不合啊!”烟儿不解的问道。

    苏青耸耸肩膀,一摊手说“我也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反正崇光真人不可真看上姚小谷,谁知道他们师徒在搞什么鬼,真是难为了你乔师叔。对了,烟儿,你乔师叔还没出关?还有,姚小谷回雀灵宫了吗?”

    烟儿摇摇头说“都没有,洛阳师叔也没出关。”

    很快。一年过去了,期间,玉符峰一直很安静,崇光真人也对外宣称闭关,不再见任何人。甚至,连慕云都进不入后殿禁地。

    “师祖,宝儿还不到两岁,现在启蒙会不会太早?”姚小谷有些紧张的看着正是院中追着蝴蝶跑的儿子问道。

    崇光真人目光慈爱的看着,长的粉嫩可爱的孙儿笑道“不早了,现在灵智虽然未全开。还不能测灵根入道,不过倒是能启蒙练神了。”

    看着粉嫩嫩的孩儿被拘着,一字字的学习启蒙法诀,姚小谷虽然心疼不已。但几天后,听到孩子已可以,在她面前流利的背出那些艰涩的法诀时,心里十分欣慰。

    可能因为父母都是修士的缘故,宝儿天生比一般孩子灵动许多,身体也十分健康。从未有过灾病,因为自出生起就在灵地浓郁的仙山宝殿长大,长的灵气逼人,粉雕玉琢般,惹人喜爱。

    所以,当慕云再次看到这个如仙童的孩子时,不由从心底喜爱,但孩子却视其如陌生人一般。

    “慕云,我决定将宝儿收到座下,既然你一直不愿正视他,那以后莫要再提起你们的父子情分了!”崇光真人看着两年未见的儿子,有些艰难的说。

    本来,他打算让宝儿入道之后拜在慕云门下,结果,姚小谷却劝他说,慕云根本不会好好教他。若是在他里,孩子一定不会有什么前途,既然他都不认亲子,倒不如直接拜在您门下。、

    崇光真人起初也未答应,但思虑再三,发现孙儿跟他的生身父亲一点都不亲,反倒十分依赖他这个一直看着他长大的祖父,方才下定决心,准备亲自教养他。

    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是,随着宝儿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舍不得他离了身边,也许,因为慕云小时候他并未在身边之故,对于这孙子,他寄于很深的情谊。

    “啊?师父您作主便好。”慕云将眼神从宝儿身上收回,心不在焉的回答。

    这个孩子生的真漂亮!他不由在心底暗叹,也许自已民小时候也是这般模样吧。对于崇光真的话,他根本不在意。

    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跟姚小谷结侣,因为,自当年乔晓嘉入门之后,他的心里便再装不下其他人,甚至于让他倾心一时的紫云,以及一直与他纠缠不已的云夕,都被关在心门之外。

    所以,他宁原跟云夕结侣,也不会跟姚小谷相合。

    因为,她是乔晓嘉的弟子!

    见慕云这样,崇光真人虽深恨其不够稳重,性子凉薄。但却也悄悄松了口气,他本以为,慕云会坚持将儿子收入自已门下呢。

    “母亲!”本来安安静静坐在崇光真人身侧的小宝,突然叫了一声跑向侧殿。

    只见一个细弱的身影出现在殿门外,一双纤细的手温柔的抚上小宝的头,慕云呆呆的看着这一慕,突然想起记忆深外,那个让他思念至深的人。

    当年,他的母亲也是这般慈爱的待他吧!

    “去吧,你去看看小谷母子吧!她心里一直掂记着你哪!”崇光真人对他挥挥手,他也希望儿子跟孙子父子之间更亲近些。

    “小谷,有些时日未见,你清减了不少,看着倒是更显秀丽了!”慕云来到姚小谷身边,伸手准备抚上她的肩膀。结果,姚小谷身子一侧,他的手尴尬的停在空中。

    “是啊,我也有多年未见过前辈了!”姚小谷声音平静的说。

    慕云从她的话里听出浓浓的疏离之意。不由轻笑道“小谷,你是在怪我这年没来看望你们母子吗?其时,我心里也一直念着你们的,可——”

    “请问,前辈。我该叫你什么?”突然,宝儿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虚伪的表白。

    只见儿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清澈的眼神映出他有些尴尬,无措的精色,慕云不由有些心虚,将喉间的‘父亲’两个字又咽了回去,转而,求助般的看向姚小谷。

    姚小谷神色不动的弯下腰,温柔的对孩子说“等你长大入道以后,老祖会告诉你的。”说完。便带着宝儿离开,只留下慕云呆呆的立在原地。

    明明,他记得以前姚小谷对他百依百顺,性子一向小意温柔,没想到生下孩子之后竟然会如此对他!

    “小谷,你是不是心里对我有怨?那你可知外面的传言因何而来?”慕云叫住姚小谷沉声问道。

    姚小谷拉着小宝头也不回淡然道“回师伯,小谷不知,也不愿知。”

    慕云眼珠一转高声说“这一切都是你的好师父——乔晓嘉,为了阻止你我结侣,伙同云夕而为。小谷,你莫怪我——”

    姚小谷身子一顿,正欲回头,只听一声清脆的玉碎之声传来。

    “竖子胡言!璋儿。你莫平白诬陷你小师妹,她自小谷产子之后就一直在闭关,如今还未出关,怎么会跟云夕那妖女同流合污?”崇光真人气愤的冲他吼道。

    慕云恨恨的看了眼后殿,接着对姚小谷说“小谷,你要相信我。你师父她因当年筑基大典之事,对我怀恨在心,所以,这几十年来一直针对于我。”

    “你给我滚出去!当年你作下那般丑事,竟还有脸提及!”崇光真人见慕云仍然在蛊惑姚小谷,挑拨她跟乔晓嘉之间的师徒情谊,一挥手将慕云直接扫出玉符峰。

    “母亲,你不喜那人吗?”宝儿张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姚小谷问道。

    姚小谷伸手摸摸他的头,为其整了整衣衫温和的说“宝儿好好跟着老祖习功,早点入道哦。”

    一晃两年时间过去了,这两年来,苏青一直在云中涧修练,不问世事。

    乔晓嘉则成功晋阶筑基中期,她一出关先到主峰例行公事一般,跟崇光真人报备一声,立刻前往云中涧。

    至于姚小谷及其子,她根本没见。

    崇光真人本打算招集玉符峰弟子,在峰内庆祝一番,结果被乔晓嘉断然拒绝。

    看着她迫不及待离开大殿的样子,崇光真人心中失落不已看来,因姚小谷跟慕云结侣之事,到底伤了他们的师徒情份。

    乔晓嘉倒是没想那么多,她整整闭关三年,才险之又险的成功冲破筑基中期修为,一时心中十分喜悦,所以,不想呆在玉符峰,为一些人一些事扫了兴致。

    当她到达云中涧时,苏青正在后山灵草园整治灵草,乔晓嘉刚一进入山谷,她便查觉到一股属于筑基中阶的巨大灵力。

    “你终于出关了!”看到晓嘉后,苏青忙上前迎道。

    “是啊,我一出关就来你里,哎,几年未见天日,呼,还是这里的天色更明净!”乔晓嘉笑着说。

    这时,烟儿进来给两人各倒一杯灵茶说“恭喜乔师叔晋级!您若再不出关,弟子就要不保了!”

    “是啊,乔晓嘉,你们玉符峰到底怎么回事?你师父真的想抢你的弟子?”听烟儿这么说,苏青也十分好奇的问道。

    乔晓嘉揉了揉太阳穴道“叹,这件事啊,真是一言难尽!提起来我心里就堵的慌,还是莫要谈了!”

    见她不愿说,苏青心知可能涉及到峰内辛秘,便将话题转向其它。

    两人相谈甚欢,看到天色将晚,苏青亲自下厨整治一桌酒菜,为她庆祝修为晋升,烟儿在一旁作陪。

    虽然,苏青师徒对于玉符峰的传闻很好奇,但见乔晓嘉不愿提及,便都没有再问。

    结果,晚上两个各修练一个时辰后,只见乔晓嘉随后布下隔音结界,叹了口气对苏青说“你们一定很好奇,我师父为什么非要收小谷入门吧……”

    乔晓嘉将姚小谷跟慕云私通有孕之事,以及崇光真人为给孙子一个名份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苏青。

    听完之后,苏青惊讶不已“慕云真的是崇光真人的私生子啊!姚小谷怎么跟慕云混到一起去?”

    乔晓嘉神色落莫的说“我也不知道,其实,对于姚小谷这弟子,我一直都未看透过她,正如你之前所言,她心思实在太过玲珑。”

    苏青听完不由抚额“你们玉符峰,可真够乱的!慕云可真是禽兽不如啊!竟然连自已亲生儿子都不愿认!其实,崇光真人的想法也没错——”

    “苏青,姚小谷是我的弟子,还是首徒,至今唯一的亲传弟子,我不想被其他人抢去,纵然是我师父也不行!”乔晓嘉突神色坚定的说。

    苏青疑惑的看着她,良久,方才试探着问“云夕之所以弄出这么大动静,难道——”

    乔哓嘉冷笑一声“是,是我默许的,但我当初叮嘱过她,不要伤及小谷,谁知她不听,竟然传我师父欲染指她!”

    “所以,她后来被掌门人所罚,都是你所为?”苏青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乔晓嘉灿然一笑“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是她惹恼了师父所致。不过——”她顿了下神色狡杰的说“是我的人将她造谣的证剧送到师父手里而已。”

    说完,跟苏青相视一笑。

    “云夕依仗着掌门宠爱,在宗门肆意妄为,这次让她长长记性!”乔晓嘉笑着说。

    苏青则想起当年,由云夕带领门内数千连气高层弟子入落仙山试练,结果,陨落近半数之多,而她当时却见死不救,洛阳还为此闹到主峰大殿,结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