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一章 故人所为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一章 故人所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到回来通传小将之言后,安定候心里一阵苦涩之意这个女儿到底还是在记恨着他啊,回绝的如此干脆,竟是连日后再见,之类的话都没有留!

    不过,转念一想,她连王上之命都可以不尊从,不见他这个父亲,也是情理之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到底,还他当年愧对发妻母女太多!

    也许,安定候府没有嫡子继承,就是上天对他年轻时,不修身为家的报应吧!

    当安定候进宫跟离王禀报,自已几次前往将军府却根本见不到女儿时,只听他晒然一笑“怎么,享誉盛名的凤鸣将军,难道想背上不孝之名?”

    “回王上,小女之所以未见臣下,主要原因是其军务繁忙,一心想着如何破原军大阵,收复失地,还望陛下息怒!”

    听他这么说,离王抚了抚已花白的胡须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是,陆将军本该以收复失地,彻底打败原国为重!”

    想到被人逼至青洲,兵临城下之事,离王也是满腹怒火,暂时熄了纳陆玉为后之心,主要还指望她在神仙指点之下,大败原国,以光收回失地呢!

    不过,为表达对陆玉的看重之意,他即刻下旨追封,本已是上将军的陆玉为凤鸣将军。

    此举彻底将陆玉以女子之身入军为将,之事传扬开来,不多久便美誉诸国!

    无形间也提高此界女子低下的身份地位。

    再说苏青到达原国之后,直奔其都城原洲,进入原洲之后,她才发现整个原国王宫全被阵法所护,根本无法进入窥探!

    无奈之下,她只打消直接寻天玄子的念头,决定先行弄清楚,自它国进入大原的饥民去向。

    正好,有批自玉国而来的难民刚进入大原境内,于是。苏青就扮成一个中年失妻子的难民混入其中。

    可能因有些医术在手,很快就跟这这些人熟悉起来,经了解,这些人原本是属于玉国所辖下的一方百姓。因连年争战,兵灾不断,无奈之下方才出来逃难。

    “你们为什么要来原国呢?”苏青问面前那位衣衫破烂的老者。

    他捋了捋几寸长的花白胡子说“我们也是听人说,来大原能吃上口饭,所以。才会举村迁来。”

    很快印证了他的话,这群饥民刚一进入原国不久,便被当地官府十分宽容的安置到,一处收拾的十分规整的村子里,然后,按人头发下三斤米粮。

    久未饱腹的饥民看着手里的粮食,心底不确实的惶恐顿消,对原国官差言听计从。

    况且,在他们看来,这些个差老爷不但给他们安置吃住。更重要的是态度也十分温合,让这些一直对官差敬畏不已的百姓,从心底对原国大为认同,以为自已真的到了福地。

    看着这样欢欣不已的百姓,苏青从心底感到不屑,天下绝没有这般便宜之事!

    果然,这些饥民刚刚稳定下来,又有一批百姓被送进来,顿时,这个不大的村子显的有些挤。于是,管差态度十分温和的,让原来的一批人自愿抽出一部青壮年男子出来,前往另一处地方开荒屯田。

    一开始这些人还有一点犹豫。不过,当他们听闻还有报酬时,都争抢着前往。

    苏青也混在这些壮丁之中被原国官差带走。

    很快,他们被领到一处类似军营的地方,里面已经许多人在待命,全部都是青壮男子。

    “苏大夫。官差不是说让我们去开荒吗?怎么最近一直在训练战场拼博的事儿呢?你说,他们是不是想让我们去当兵?”一个平日一直跟苏青走的很近的少年,趁着训练休息的空档,悄声问苏青。

    苏青轻哼一声问“若真像你想的那样,要去上战场打仗,你愿不愿意?”

    这名为狗子的少年嘿嘿一笑“那我也愿意呀,只要能像现在一样,吃的饱饭就成!”

    苏青转头定定的看着他问“上战场很可能就死在那里,回不来了,你也不怕?”

    “怕啥,战死总比饿死好点吧!”狗子有些无所谓的说。他反正对于来原国之后,每天能吃饱饭,有地方住,穿得暖的日子很满意。

    哎,原来,世俗百姓的要求竟然这么低,只要能活着而已!

    可惜,这个问题不管在那个时空,都历经数万年,无数代人都未能彻底解决。

    若原国真的就这么以正当的手段收敛灾民,供他们衣食无忧,抽取一部壮丁为兵,也不为过,但是,其所为远不及如此!

    在这个巨大军营只训练半个月时间,待这些人已基本上撑握争斗技巧时,便被一位全身黑衣,以面具覆脸的将领带走。

    之前,每天都有一批人被带走,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会去向何方。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人,这些被带走的人,均没有反抗之意。

    当他们被领到一座巨大山洞跟前时,苏青敏锐的查觉到一丝熟悉之气,只是太过淡薄,又稍纵即逝,所以,根本未想起曾在何处所闻。

    看着眼前那个黑漆漆的山洞,一直跟在她身侧的少年有些胆寒“苏大夫,你说,这里面真的是军营,我怎么觉得有点怕怕的?”

    “狗子,你又胡说啥呢?原国的官差大老爷能坑咱们么?要不是来这里,你能吃口饱饭?”另一边的一位年约三旬,跟狗子一个村子的小桩白他一眼说。

    苏青没空理会两人打机峰拌嘴,她一心思忖着前面山洞中,倒底有什么东西。

    因为,她心底有种直觉,这个黑漆漆的山洞,很有可能就是将这些变成活死人之地!

    “不要到处张望,都跟着我一起进山!”领他们来的黑衣面具人,回头大声交待这些道。

    进入山洞之后,众人立刻被眼前的景像所迷惑,只见一排排长条桌子上,放着各式冒着热气,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食物!

    经过半天跋涉来此进的人早已饥肠辘辘,看到这些美味无比的食物,顿时挪不动脚步。

    此时。一位身着白色道袍,生的慈眉善目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正在这些人愣怔的那空,那位黑衣人率先跪下“恭迎大祭祀现身!”

    接着。跟在其后之人只觉的腿莫名一软,皆跪倒在地,不知谁起的头,异同共声山呼神仙。

    那位白衣老者见状,十分高兴的伸手说“众位不辞劳苦来到我大原。老朽十分高兴!所以,今晚大家看到这桌席面,是为你们所的接风洗尘之宴!”

    怕是宴无好宴!苏青不由在心里暗道。

    “苏大夫,你怎么不用食?”坐在她身边的狗子推了推苏青问。

    “哦,我还不怎么饥,你——”苏青本打算劝他莫要吃,但见他已吃下去许多食物,而且,她刚悄悄以银针试过,这些——

    刚想到这里。只见狗子突然头一歪,倒在她身上,接着,再一看几乎所有人,都倒伏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苏青也随之扒下,以神识刚一探查,才发觉体内莫名多一股十分奇特的气息!

    待她准备以灵力逼出时,发觉其早已渗透经脉,内府!

    大惊之下,她立刻不动声色的自丹田抽出一丝毁灭异火。将这些气息一点点焚去。

    但这股气息虽然不强大,却是极其顽固,很难驱除。此时,苏青不由庆幸当年在北海鲲腹内将异火炼化。不然,也无法随意调动其在筋脉之中行动。

    刚刚将这体内邪气焚尽,只见那位白衣老者又凭突现身。

    “黑一,这些人都已入魇了吗?”他向一直立在山洞一角的黑衣面具人问道。

    “回圣主,都已入魇,可以带回圣殿加以入炼!”名为黑一的面具人沉着的回答道。

    难怪。自已一点未动席上之菜,也同样种招,原来,自他们进入山洞之时,怕是已经中招。

    至于入魇,苏青也不知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想总归于体内的那股特异气息有关吧!

    “哈哈,好,好,之前御兵正好损失一批,这些正好可以补上去!”那白衣老者仰天大笑“有了这些御兵,圣主大业指日可待啊!”

    随着他的话音,苏青只觉得身子被瞬移至令外一个空间。

    突然感觉到自已置身于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苏青悄然睁开眼,发现自已原来被装入一具棺木之中!

    此时,她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体白衣老者,一定就是传闻之中的天玄子。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本来,她就打算会一会这个发动六国混战的天玄子,没想到他竟然就在这里。

    是的,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位白衣人就在此地不远,如今,她只是为了弄清楚他怎么将人变成活尸,所以,才一直忍着没有行动。

    突然,她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圣主,今日又有新货送到啊?呵呵,是不是又有大动作?”

    “黄宛,真的是你?你竟然以腐境助纣为虐?”一个冷清的声音突然在黄宛耳边响起。

    白衣人十分戒备向四周张望一圈问“什么人?竟然潜入到我圣殿之内?快出来!”

    与此同时黄宛脸色苍白的问“真的是您吗?前辈?!”她话音未落,只见面前一口紧闭的黑棺突然打开,一位年约四旬的普通男子从容的从里面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那白衣人指着他厉声喝问。

    不等他说完,苏青谈然一笑说“为什么没有入你的魇?是吗?很简单,因为我也是修士!”

    那白衣人闻言,退后一步紧盯着她问“不知这位道友前来所谓何事?”

    苏青上前一步看着他问“当然是阻止你继续祸乱天下!逆天害人!”

    听她此言,那白衣人突然出手,只法术未出,却被身前的黄宛拦住“圣主,这位前辈于我有恩,还望能给我个面子!”

    接着,她又回头对苏青诚肯的说“前辈,让您失望了,我,我如此所为真的是——”说着,她突然哽咽不已。

    苏青根本没理会她,只是盯着那白衣人问“你是谁?可——”不等她说完,那白衣人十分狂枉的说“一个小小修士,还没有资格问本圣名讳!今日若不是黄佳人替你说情,本尊早已留下你的小命。”

    一番话一出口,苏青不由冷笑:“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留我性命!”

    话一出口,一根捆仙绳随音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白衣人一道道一捆起来。

    那白衣人十分惊讶的看着苏青“你,竟然已经入道?是真的修士?”

    苏青淡然一笑“正是,我只是灵力不显罢了!那么,现在,你有没资格知道尊驾的大名?”

    “前辈,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天玄子——天师。”黄宛忙上前替他介绍。

    原来,这个人真的就是天玄子,不知怎么回事,苏青心里突然有些失望,她本以为——

    突然,她发现地上只留下一截捆仙绳,天玄子竟然凭突消息不见!只留下跪在她面前的黄宛。

    难怪,天玄子被缚之后,虽然有一时惊讶,但却毫不惊慌,原来,他还留有后手。

    也是,若是天玄子真如此不堪一击的话,她一定会怀疑其身份的真实性。

    “那些人,真的是被人变成尸兵的吗?”直到此时,她才回头看着黄宛,语气悲凉的问。

    难怪自接触到那些不死原兵之后,会有一丝莫名的熟悉之感,原来,这些人自黄宛的腐境而出,而苏青,曾经进去过。

    面对她的质问,黄宛艰难的点点说“回前辈,是我!”说完,她整个人伏在身上,不敢抬头看她。

    苏青蹲下来,目光沉重的看着她说“黄宛,我真的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更没想到,你再又一次站在我的对立面!”

    说完,她缓缓站起来说“其实,野心才是你真的面目吧,比如,当年的**,今日的尸兵,不过是你想要霸世的工具而已。”

    黄宛抬起头,语气幽幽的说:“前辈,我不敢祈求您原谅,但是,您缕次救我于水火,此恩,黄宛至死难报。”

    接着,她神色坚定的说“既然,你不愿再见尸兵,那么,我便不再让其面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