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 破阵得胜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四章 破阵得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快步来到陆培所居的门前,用力敲着他的门问“陆师兄,现在可曾方便见人?”

    陆培手下一顿,一点浓墨滴在伊人如花娇颜之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从未像这般急切的,直接敲他的门,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想到这里,他随手将那副已毁掉的美人图,以灵火焚掉,然后夺门而出。

    “苏青,发生什么事了?可是玉隐宗出了大事?”陆培紧张的看着她问。

    此言一出,苏青心中的淤积之气一扫而空,陆师兄也并非只为情所困,对外物不管不顾之人,甚少,他还一心挂着自已的宗门。

    那对其生身之国,应该也不会太过于冷漠吧。

    想到自已刚才极无理的举动,苏青不由有些赧然,她干咳了声:“刚才是我莽撞了,还望陆师兄见谅,只是,事情——”

    “真的是宗门有难?!”陆培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着急的问道。

    苏青苦笑着摇摇头说“非也,玉隐宗这些年并未有什么不祥之事传出!只是,离国怕是要亡了!”、

    听到玉隐宗无事,陆培顿时松了口气,但又听到离国将亡之言,他十分惊讶的问“当真?离国虽然在世俗界算不上最强国,但也传承上千年,也算得上大国,怎么会在短短几年间被人所灭?”

    苏青神色郑重的说“妖道天玄子手下的尸兵,早已将青城层层围困!”

    “尸兵?难道真世俗大战,真的是有邪修作祟?”陆培神色凝重的说“若真是那样,我玉隐宗决不会坐视不理!”

    苏青叹了口气道“但玉隐宗确实没有出面干预此事!所以,我万不得已,才来寻陆师兄——”

    谁料,陆培突然仰天长叹“是我对不住宗门,如今,宗门怕是一门兼修自身,不敢在涉及其它事务!”

    苏青虽然不明白他所言之意。但也清楚,玉隐宗如今在修真界确实十分低调。

    可能,根天玄宗的打压有关吧!

    想起玉天枢曾说起过,两宗关于香山之争。苏青不由在心底暗叹,在这修真界也是弱肉强食啊。

    陆培很快回过神,正色道“苏青,你且说说那邪修的尸兵是怎么一回事?”

    苏青呼了口气说“陆师兄,此事说来话长。如今那妖道到处布置奇阵,你也知道,我于阵法一途实在是无堪天份,我请你出山,就要为破其阵法。”

    她看了眼天色,接着说“不如,我们就此出发,边行边听我细细与你分说?”

    陆培自然无有不应,虽然他一直对离国很失望,但不管什么说。那也是他生身之地。

    见苏青神色匆匆,陆培不由安慰她说“在青城之外,有我们陆家祖上下的层层暗禁,若是离王坚守不降,想必原军一时也攻不进去!”

    难怪,那原军一直围困青城,时时招降,却没有强攻,定然是天玄子已看出青城之禁!

    “只怕,如今陆氏那些个不成气的王子王孙。不能坚守青城!”陆培叹了口气道。

    当苏青将陆玉坚守青城之事,跟他说过之后,陆培也不由对这个后辈女将十分赞赏“好,这才是我陆家儿女应有的气概!”

    一路之上。苏青简单的将天玄子以及其练就尸兵之事,跟陆培说了一遍,末了,思索片刻才说“我发现天玄子背后的势力,乃是世俗修真世家云家!”

    “哦,难道又是胡家在后面寻事不成?”陆培一听到云家。立刻想到其背后的靠山胡家。

    苏青倒是没想到胡家可能会参于,她之前虽被胡家诬蔑盗取其秘法,导致她一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但她却不认为,胡家会是诸国之乱的幕后之人,因为,胡家已出数位结丹真人,完全没必要掺和到这些世俗之战中。

    再说,她曾在胡家潜伏过一段时日,对其多少有些了解,认为一向心气颇高的胡氏一族,也不可能会去关心世俗之争。

    “我倒觉得,很可能只是云家在背后作怪,至于胡家,应该不屑于世俗诸国之间的事吧?”苏青随口回道。

    陆培仔细一想,她所言也极有道理,于是便未曾出声辩驳。

    不过半日功夫,两人已行至离国之境。

    “连离江之地也被原军所占?”陆培看着身上飞速掠过之地,一片焦土,十室九空,不由十分惊讶的问道。

    苏青叹了口气说“是啊,如今离国被占之地的百姓,大都逃往原国而去,这样下去——”

    “真是岂有此理!自已家园被侵占,还要去投奔敌国,真是民风败坏啊!是我陆氏一族有愧于黎民啊!”陆培有些痛心疾首的说。

    他性子再怎么冷清,他必竟出身自离国,虽然自幼养在宗门之内,但其血脉之中必竟流着离国王室陆氏一族之血。

    若是没有亲眼所见,陆培也许还会泰然处之,可当他看到青城被原军重重围困之时,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义愤之情。

    没想到传承千年的古国,竟然被人兵临城下!

    “陆师兄,你看原军之阵,可能破解?”来到青城附近,苏青侧头回陆培。

    只听他轻哼一声道“不过是掩耳障目之法!不过,难得的是这阵法竟无一丝灵力,看来,天玄子倒是有几分道行!”

    两人边说,边往青城正门而去,正好遇到新受封的凤鸣将军——陆玉亲自带着一队亲兵,登上城墙巡哨。

    可能长期带兵打仗所形成的直觉,苏青两人刚一靠近青城,只听她一声吩咐“开城门,恭迎神仙入城!”

    陆培闻声向城墙之上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绒装,身姿挺拔的女子,正带着一队兵甲往城下而来。

    随着青城外的大门打开,陆玉远远跪倒在地高呼“恭迎神仙入城!”

    苏青来到她面来,先笑着扶起她,然后指着身侧的陆培说“大将军,你不是一直年着你们的陆氏仙祖吗?这位就是!”

    闻言,陆玉‘扑通’一声跪倒在陆培面前“不知仙祖莅临。玉有失孝道,望仙祖见惊!”

    陆培亲自弯腰扶起她,十分欣慰的说“你就是陆玉?不愧是我陆氏儿女,做的好!”

    说着。亲手赐于她一套阵旗说“这阴阳百花阵无需灵力激发,只要挥动旗子便可排阵,你收下枚当我送的见面礼。”

    这套阵旗本是陆玉在修为刚刚被废之时,还没未曾引气入体之时所制,当时只为排遣愁烦。如今正合身无灵根陆玉所用。

    “多谢仙祖赏赐!”陆玉激动的抱着阵旗又要跪下,被陆培轻轻扶住。

    陆培仔细打量她一眼说“既然你也是陆氏后人,以后莫要叫我仙祖了,直接叫叔祖罢!”

    这套阵旗本是陆玉在修为刚刚被废之时,还没未曾引气入体之时所制

    见陆玉从善如流的改口称叔祖,苏青也十分欣慰,只要陆培愿意插手此事,这场争战终止的机会就更大一些。

    之前,她了不是没想到求助宗门,也将此事呈报到回事处。但却一直未有下文。

    之前关于在宗门附近发现那个诡异小镇之事,她也曾上报过宗门,但后来得知,宗门根未曾派人前往。

    以及被妖兽灭村之事,虽然回事处曾公事公办的给她回了个灵符,但是,也只派一位练低阶弟子,随意去转一圈了事。

    是以,苏青如今对于宗门已不敢寄于期望,更可何如今宗门重心都在北海那边。

    “叔祖。不知您对于原军之阵有何看法?”刚一回到将军府坐定,陆玉便迫不及待的向陆培救教。

    陆培放下手里的茶杯,淡然一笑道“经我所查,原军所布之阵乃。地煞阵,此阵极阴,若是寻常兵甲守阵,便会消耗自阳气,不过,若是原军所用尸兵。那倒是相得益彰。”

    “若要破此阵并不难,只我一人便可!只是,如今由你执掌军事,此战还须经你领兵上阵。”他看了陆玉一眼道。

    陆玉随即表态“孙儿一定依叔祖之令,竭尽全力破阵退敌!”

    听到她铿锵有力的答复,陆培十分欣慰的说“若说破阵也是不难,只需先至阳童子之身兵甲五百,布成童子采月阵,在原军出阵攻击之时,趁其不备强攻入阵,破去其地煞之气便可!”

    一听到这位得道的叔祖说破阵不难,陆玉心里一阵欢心,但后来又听他说要在原军出阵进攻之时方可,不由颓然出声“可原军自攻下离水之地,兵临青城之后,就只围不攻,无论我——”

    她话未及说完,只听外面一名传令亲兵,飞速冲进来大声道“报——,上将军,敌袭!”

    “当真?!”陆玉刻从坐位上立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来报的亲兵问道,

    “回上将军,李将军刚刚在巡城之时,发现敌军有所动,特命小的前来禀报!”

    “哈哈,好,好,来的好!”陆玉不由击掌笑道,接着,她当即传令下去,命手下亲将点出五百名童子兵。

    看着陆玉边有条不紊的将一条条军令发出,边匆匆赶往城外,亲自带兵迎战,陆培从心底对这个后辈更加满意。

    暗自思忖着,要不要教她一此阵法之术,用以与原军对阵。

    说到底,他还是不像苏青那样,对世俗之战那般关心,可能在他心底,只有玉隐宗才是真正生长的之地。

    所以,他愿意以长辈修士的身份点拨下后陆氏后辈,却不愿再结更多的因果。

    对于他的所做所为,苏青也十分理解,必竟,陆培如今已修至练气高阶,之后还要冲击筑基,直的不易在世俗留下太多牵绊。

    三人刚来到青城之下,便看到五百童子兵已列队在等候。

    看来,陆玉治军果真有方,短短半刻钟时间,其传达下去的军令,便一一得以执行。

    年着面前的五百童子兵,陆培不由击掌盛赞“好,好,行动还算迅速!这些人都我亲自援其阵法之要,玉儿你前行出城迎战去罢!”

    看到自家将军,毕恭毕敬唤这位仙风道骨的年轻俊美仙人为叔祖,这些军士明白,其很有可能就是王室所出的那位仙道。

    于是,都打起十二分精神,随着仙人的指点排队成阵。

    “好,阵成!”随着陆培一声清喝,苏青方才回过神来,刚才,她虽然也十分认真的去观查其布阵,但直到阵成,仍然没看明什么。

    她不由十分佩服这些兵士,在短短一刻钟时间,便可以记住各自的位置,以凡俗之躯结成正气磅礴的大阵。

    当这支由五百童子组成的队伍,如一支利箭般直冲原军大营而去。

    本来,天玄子并不以为意,以为又是离军组成的死士之队,但当这支小队以势不可挡之时力冲进自身阵中时,他才开始惊慌起来,迅速调兵守住各个阵眼。

    然后,派数千尸兵将这些入侵者困住。

    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已手下的尸兵,根本无法靠近这些以身为阵的之兵!

    是童子阵!

    没想到离国竟然有这等布阵高人,天玄子认出阵法之后,倒抽一口冷气,正准备亲自动手解决这些人,只见一名感觉十分熟悉的女子,突然出现在阵中!

    见事情不妙,他立刻发动遁术逃之夭夭。

    本来,苏青见地煞阵已破,准备进入看看天玄子可在,但进阵中寻了许久,也未找到他。

    原国王宫后殿,只见气自若游丝的伏在白玉地面上,他面前扔着一地巫棋子。

    “说,你为何要擅自对青城开战?”那个身着黑色斗蓬的男子行至其面前说“三万啊,又在你手里折损了三万尸兵!”

    接着,他又踢了天玄子一脚说“为什么总不听话呢?看来,你根本不想得到所谓的山河图了?”

    “不,不,请,请圣,圣主恕罪,小人只是,只是急于求成,才酿成如此大祸!”天玄子挣扎着从欲从地上爬起来,却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身。

    无奈,他抹一把嘴角的血沫,气息虚弱的应道“是。”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虽然成功歼灭原军三万尸兵,但离**士也伤亡近两万人,尽管如此,第一跟尸兵对战取得胜利的陆玉仍然十分兴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