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巫毒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巫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一方面部署兵将乘胜追击,以期收回与青城相临的离河之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另一方面在军中安排大宴庆祝,独独未曾想起,派人将胜利的喜讯传至王宫。

    结果,当离王銮驾亲临将军府之时,陆玉方才跟陆玉,苏青二人告罪一声,匆匆出来迎驾。

    离王被拦在将门外,风中等了小半刻钟,才看到陆玉一身倨傲的自将军府出来,不由怒上心头。

    陆玉刚行至面前跪下拜见,只听他冷笑数声“好个凤鸣将军啊,之前未解青城之围时,便不将寡人之令放在眼里,如今,大功在身,更是连寡人亲自上门来见,都不耐烦见了啊!这是要逆天啊你!”

    “你不逆天,就是这般对待保家守国的忠良之将的?”陆培自将军府中出来,看着离王轻斥道。

    闻言,离王勃然大怒,面色紫涨正欲开口,只见身侧一拉随待忙伏在其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他慌忙从銮驾上爬下来,跪倒在陆培面前磕头如捣蒜般“原来是仙祖驾临点化,晚辈有忤逆之处,亡仙祖见谅!”

    陆培淡然看他一眼说“你也知道自已身为陆氏子孙啊!怎么会将我陆氏传承千年之邦祸害成这样?!”

    听到陆培如此严厉的指控,离王吓的冷汗真流,连声道“晚辈无能,都是晚辈的错——”

    “既然知道自已无能,还如此狂妄自大?若没有陆玉一片忠心为国,坚持不降,你早做了我大离亡国之徒!”陆盯着他冷冷的说。

    离王再也不敢出声,只得不停的叩头,不过时其额头便渗出血色来,而随其前来的众官面前也都已染红。

    陆培厌恶的看他们一眼,挥挥手说“带着你手下的官员滚回王宫去罢!莫要再来寻事!否则,我不介意换个人坐朝!”

    他话刚落,离王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小跑着往后退去。只听那位气势极重的仙祖又说“自今以后,你要尽力为陆玉大军作好后勤补给,以助其收复离国失地。”

    看着离王带人狼狈离开,陆玉突然跪倒在地“多谢叔祖今日为我做主!只是。玉之前真的屡次不奉不王诏,实乃大逆不——”

    陆培抬头止住她的话道“我明白你的苦衷,也知道离王一定因此对你怀恨在你,怕是你之后的路不好走。是以,方才特意现身敲打下离王。”

    消灭掉三万不死之兵后。其他驻扎在离国的原军便好对付的多,更何况,有陆培坐镇指点他们破阵,不到三日便收回了离河之地。

    看着眼前一片慌凉之境,陆培感叹一番之后,赠于陆玉一本亲手所记的原军阵法破解之术,之后,便御器而去。

    苏青则已于两日之前离开,直奔原国而去。

    刚到达原国边境之地,她便悄然激发手里的柳木令。

    果然。不到一刻钟时间,黄宛便匆匆赶来,见到苏青当即激动的拜下道“前辈,你终于现身了,我儿,他,现在已经能认出我了!”

    苏青亲手扶她起来说“当真?那真是大喜,对了,你儿女体内的腐毒清的如何?”

    “沛儿跟嫣儿两人坚持服用您赠下的灵药,体内腐毒已祛除大半!还有。我用您教的方式,闲时跟嫣儿一起,对沛儿说些过往温馨之事,结果。今天一早,他突然对着我叫母亲了!”黄宛激动不已的拉着苏青的袖子说。

    苏青十分欣慰的拍拍她的肩膀说“这就好,想来,他们不日都会完全好起来!”

    接着,她又有些担忧的问她“你怎么还在原国?若是被云三少发现,岂不是很危险?”

    黄宛神色有些讪然的说“我如今在这里。还有些私事未了,是以不便去别处。没事的,那位云家邪修,早已离开原国。”

    听闻云三少已离开原国,苏青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她正欲开口,只听黄宛试着问道“前辈,可是寻我取走那三万尸兵?”

    苏青点点头“正是,可曾炼制好了?”

    “几日前便练好,那前辈意欲将其投入哪国战场?”黄宛随口问道。

    这个我还没确定下来,不过,这些尸兵我有地方收着,你倒不用担心。”苏青知道黄宛怕她无法安置这三万尸兵,所以,笑着对她说道。

    黄宛一拍额头说“是我大意了,前辈您身上也有洞地呢!”说着不随手一挥,三万尸兵整整齐齐的出现在苏青面前。

    苏青随即放出原娇,将这些士兵收入其界域之中。

    接下来,黄宛从身上拿出一枚令牌给苏青,并告诉她如何以此令牌控制那些尸兵。

    辞别黄宛之后,苏青直奔离国而去,当她来到离国上空之时,发现离国在陆玉的带领之下,如猛虎下山一般,收回数位城池。

    于是,他将打消了将尸兵赠于她的念头,看来,有陆师兄坐镇,离国很书会恢复失地的吧!

    于是,她继续向西北的齐国而去。

    于她结下因果的也只是韩进夫妇跟陆玉,如今,离国已有修士相助,所以,她打算将这些尸兵交于韩进之手。

    一来到洛阳城,她便嗅到一股不同寻常之息,往日洛阳城的皇皇大气虽为萧瑟之意所取待,但依然有着一丝悲壮的王者之意。

    就如同被围困的青城一般。

    但如今这股气概基本上消失殆尽,取面代之的是一种,说不起让人十分不适的气息。

    而且,街道之上更加冷清异常,只见不时有兵甲巡视。

    待苏青进入王宫之后才发现,宫中竟然一片肃杀之意,原来,是身为齐王的韩进已病入膏肓!

    看着床上已昏迷不醒的韩进,苏青立刻拉过其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腕,为其把脉。

    “苏,姑,道长,王上的病,有没有救?”满脸泪痕的郭玉,紧张的看着苏青低声问。

    苏青把下韩进的手腕。神色凝重的说“他这根本不是病,而是中毒!”

    “中毒?”郭玉惊讶的叫道“怎么会,王上他一直与我共食,每日里各餐都由我亲自打点。怎么会中毒?”

    苏青拍拍她的肩膀说“他中绝非一般之毒,而是直接腐蚀其生机之毒!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巫毒!”

    “巫毒?!”郭玉一下子跌倒在床边“难道,跟当年我所中的一样?”

    接着,她双目拼发出一阵绚丽的光芒“当年。就是您出手救我一命,求你救救韩进吧,如今齐国这个样子,我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儿孙,小的小,不成器的不成器……”

    说着,说着,她不由失声痛哭起来,自韩进重病以来。朝事便落到她的身上,虽然韩羽也从阵前回来,一直苦求她恢复其太子之位,还有老四,也时时在她身边打转。

    若不是他们有位手握重兵舅舅,这两儿子怕是早就逼她下诏立太子了,但是,这两人在她心里皆不堪担当一国之君。

    韩羽性子不够果敢,无法敌欲美人诱惑,而幼子韩超又过于娇纵。刚愎自用。

    是以,她宁可自已咬牙撑着,也不愿立太子。

    因为,她跟韩进所意属于的诸君人选。如今还未及冠,身在沙场未归。

    可她发往战场数道诏书,都未及将他招回。

    是以,近些日子以来,她忍着群臣不满,以及宗室的讨伐。还有两个亲的逼迫,勉强撑着一国之事。

    如今听苏姑娘说韩进并非病痛,而是被人下巫毒,有可能还会得救,思及这些时日来所作的难,不由失声痛哭。

    苏青抚了抚她的背说“你一个女人家,撑起一国之政,也确实为难,莫怕,我会尽力帮他解开巫毒。”

    郭玉伏在韩进的病床前哭了很久,方才直起身子说“多谢苏道长,一直眷顾我们齐国,若是王上不治,那请道长将这封诏书交于倾儿。”

    苏青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你为何不直接下诏给他?”

    郭玉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王上有意将齐国君位传于长子长孙,但是,倾儿他顾及到还有几位叔父,故不愿授位。”

    原来是这样!相比之前的太子韩羽,苏青更加中意韩倾。

    虽然他现今年不及弱冠,但已在战场拼杀过几年,不但英气逼人,而且,身上有着一股坦荡之气,倒是有帝王之威。

    不过,对于齐国争诸之事,苏青却是不便过多插手,是以,她对于郭玉的话并未有任何评论。

    而且,现在最为重要的是,将韩进体内的巫毒解开,以及将她手里的三千名尸兵交于齐国。

    当苏青跟郭玉提及她手里有一批,比原国不死之兵厉害的尸兵可援助齐国之时,郭玉激动万分的说“当真?苏道长当直是来承救我大齐免于亡国之难!”

    说着,她立刻传下密令,让远在依然驻守在静水关的郭虎,立刻回洛阳听命。

    苏青本打算亲自前往静水关将这批尸兵送去,见郭玉已传旨下去,不由稳下心神,开始查找巫毒之源。

    郭玉刚要起身出去处理政事,结果,有个侍卫来报说“禀王后,二王子求见!已在寝宫外等着了。”

    郭玉未及细想,直接吩咐道“传他进来吧!”看到苏青也在,突然又是一愣,想起她之前对韩羽有些不满,登时后悔不已,刚想说什之时,只见韩羽已满面忧色的进来。

    他先给立在寝宫门口的郭玉行了一礼,然后边往房内行边关心的问“母后,父王的病怎么样了?今日可有起色?”

    郭玉忙拉住他宽大的袍袖,示意他止住脚步,但此时韩羽已看到正立在韩进床前的苏青。

    他没想到,苏青此时会在这里,心里不由暗骂那张侍卫,未能及时知会他一声。

    想到年就是这位所谓的苏道长,对他一个不悦的神情,害他不但失了佳人,更重要的是还丢了太子之位。

    况且——

    他暗自咬紧牙关,跪倒在地十分恭敬的道“韩羽不起苏道长前来,莽撞进来冲撞了道长,请恕羽无知之罪!”

    苏青上前欲亲手扶他起身,结果,他却跪行退到门口“既然母后于苏道长有事相商,羽先行退下!”

    苏青张着一只刚伸出去的手,看着韩羽迅速消失在寝殿之中不由摇摇头笑道“看来,这孩子是怕了我啊!”

    郭玉低下头陪罪道“都是我教导无方,因老大自小被奸人偷走,羽儿自出生起,王上与我皆对他宠爱过度,他自从太子之位被之后,便请愿去了前线,回来之后对我们就有些愤慲之意。”

    她叹了口气说“接人待物也失却了往日大方得体之形,变得有些极断,苏道长你切莫放在心上。”

    她刚才很清楚的看到苏青已伸出手,准备亲手扶韩羽起来,可却被他飞快躲开了,心里不由暗叹;怕是羽儿从心底还对苏姑娘报有成见吧!

    苏青倒是没想那么多,自她得知当年因自已一言,韩羽太子之位被废除之后,心里总觉得有些愧对他,是以,刚才本打算赠于他一些法宝。

    结果,他却是小心躲着自已,看来,韩羽依然对当年被夺太子位,对她怀恨在心吧。

    不过,她却也并不在意这些,一来因为他是小辈,再者,郭玉说的很明白,就是因为苏青不喜其作为,韩进夫妇才最终决定除去其太子之位。

    苏青随意摆摆手说“无妨,当年也算是我多言,立诸乃国之根本,还是由齐王你们夫妇决定为妙。”

    郭玉虽出身自离国,但她为后这么多年来,一直独宠于齐王,而且,当年其父兄皆为大将军,如今,其弟郭虎更是三军统帅,是以,她在齐国之威仅次于齐王。

    这也是为何,在韩进重病昏迷之时,王后撑权而不惧朝堂之上反以之言。

    因为,她不但在王宫中多年来伴随齐王,见识到不少其处理政事之手段,有能力将国家理顺,更重要的是其身后站关大军统帅——郭虎。

    再说韩羽慌忙从王宫出来之后,立刻登上马车,匆匆往其所居的羽王府行去。

    回到王府之后,他快步来到后院一个终日上着锁的小园子,这个园子位于后院最深外,同时,也是最偏僻之地,平日里少有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