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端倪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八章 端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喂,你这老和尚怎么能这样!我被砸成这样,你们寺都不搭理下,进来直接想把这尊行凶的东西弄走?!”韩翎见状,立刻气愤的嚷嚷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位老和尚像是才看到他一般,一边催小沙弥快点动手抬佛像,边对韩翎陪笑道“真是对不住,都是鄙寺神像放的不稳,方才伤到实施主,请让老衲帮您看看,腿伤的怎么样?”

    说着便近前替他查看,但却被韩翎一把推开大叫道“哎,你们这些小和尚,把那个金身佛给我放下!”

    接着,他动了动另一条腿,扯高气扬的说“今天,寺里不给我个满意的交待,这尊佛别想抬走!”

    谁知,那些抬着金身佛的小沙弥只是顿了下,然后脚步不停的往殿外赶去。

    见状,韩翎竟然拖着被砸伤的腿,向前扑了过去。

    正好抓住那尊金身佛的一只脚,那老和尚见状,正要上前去拉他,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住!

    他只得大叫那些抬着金身佛的小沙弥快点走,结果,韩翎一用力,竟然将金身佛的脚——不,是鞋,给拽了下来。

    看着手里金灿灿的鞋子,以及眼前那只白嫩细腻的纤足,韩翎不由大叫“啊!苏道长,里面是真人!”

    苏青随手一挥,侧殿的门窗全部关上。

    “砰”的一声,四个抬着金身像的小沙弥,吓的丢掉佛像,飞快退到侧殿一角,躲避到神案之后。

    “哪里来的妖道,竟然在我佛门圣地,施邪法污我金身大佛!”那个被苏青施法拦住的大和尚突然厉声叫道。

    “你这个妖僧,不要血口喷人啊!明明是你们残害少女,制成邪崇之物充当神像,以图不轨,竟然还敢诬赖他人?”韩翎紧握着手里的鞋子。看着那大和尚恨恨的说。

    那和尚正欲狡辩,苏青谈然一笑“天国寺也算洛阳城有名的寺院,若是此事传出去,怕是对你们也无堪好处!”

    “看在大家同为方外之人的份上。我才帮你们封锁了此殿!”苏青走到那个大和尚身边,定定的看着他“若是你告诉我,你们为何要请这个邪物入寺,还有,将这个金身女尸交给我们处置。我就当今日的事情没发生过!事后,你们依然可以再立个所谓的金身佛。”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一声“阿弥陀佛!”浑亮的道号。

    接着,侧殿大门无风自开,一位身材高大,满脸银须的老僧缓缓进来,他目光慈悲的看着那位大和尚说“有智,就依这位施主之言罢!”

    说完,他神色悲痛的朝苏青两人深深施一礼说“是我管教无方,才会令邪物入寺。两位请放心,我一定会让有智给你们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他转头看着呆若木鸡的有智问“有智,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在我闭关期间,你都做了什么?”

    有智大和尚‘扑通’一声跪倒在这位老僧面前“主持,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是,是越宏师叔吩咐我去洛水河畔,在一间小作坊里迎回的这坐金身像。让放在此殿恭奉,我,我也不知佛像里面会——”

    他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金像,那只白嫩的玉足。吓的也说不出话来。

    “你师叔如今身在何处?”主持神色凝重的问。

    “越宏师叔他,他自金身像请进入没多久,便出去云游去了,只交待我好好照料这尊金身像。”有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听他这么说,苏青不禁有些失望,本以为能从其口中得到点什么线索呢。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想想也是,若是那慕后之人这么容易就冲出来,哼,也枉费他煞费苦心以活人制成金身佛。

    虽然,苏青还不清楚那位越宏和尚,为何要将这尊金身女体弄到寺中来供着,但她总感觉此事有蹊跷。

    突然想起那位卜算子提到的,以及被韩翎所证实的,自这金身像入寺以来,不久,韩进便重病在床。

    很难不让苏青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还有,刚才有智提到的洛水河畔!听到卜算之言,洛水本是洛阳城王气聚集之地!

    “哼,你们放这么个邪物在这里,一定是有所图谋!大和尚,说!是不是你算好了本王今日会来,所以才特意——”韩翎气哼哼的指着有智大叫“对,一定是韩羽提使你的,是他让你们用这邪像想砸死吧?”

    闻言,苏青不由转过头,暗叹这也能扯到韩羽,韩翎对其兄可真是够有想法啊。

    这么诡异的事情,生生被他解读成了阴谋。

    苏青抬手止住韩翎还要说的话,转身对天国寺主持道“既然这位有智师父,跟主持你们并不知情,贫道也不追究贵寺之责。不过,方才听有智师父说这尊金身女体像,是在洛河边的一个小作坊请回来的,是吧?”

    有智连连点头说“回道长,正是!”

    “那么,就烦请你带我去那小作坊一趟,如何?”苏青微笑的看着他说。

    有智惶恐的抬头看了眼主持,只听他双手合十,朝苏青微微点头道“多谢道长高抬贵手,有智,你即刻随道长前往洛水河畔!”

    “就这么算了吗?苏道长——”韩翎有些不甘心的看着苏青,手里依然还拿着那只从金身女体脚上拽下来的金鞋。

    苏青来到他身边,蹲下身子,轻轻捏了捏被砸到的那条腿道“没有伤及筋骨,只是皮肉有些淤肿罢了,你回去把这些玉清膏涂上去,轻轻揉开即可。”

    说完,她啪,啪,拍了拍手,只见数位宫中侍卫自门外进来,在韩翎目瞪口呆的神色中,迅速将他背出侧殿。

    天国寺主持见状,不由暗自心惊,看来,这位看上去十分年轻清秀的女子。身份必定不凡!

    竟然可以自由行走于王室,而且,还能做王子的主,难不成乃修真之人?

    果然。他刚升上这个念头,只见苏青随手一挥,地上那具金身女体竟然凭突消失!

    他不由再次朝苏青深深施一礼,苏青看着他淡淡的说“贫道不希望此事有更多人知晓此事,想必大师与我想的一样。”

    主持连声应道“自然。自然,道长请放心,贫僧一定不会让此事外传!”

    当有智带着苏青来到洛河之畔,那间小坊时,却发现这里已闲置很久,他诚惶诚恐的指着这间空荡荡的小院说“道长,我真的没骗你,当初小僧就是在此处请回的那,那金身的!”

    苏青淡淡的看他一眼问“你确定,当时。这里是一间小坊?”她见这小院子破败的厉害,院中慌草半人深,而且,作为门面的房子也塌了个窟窿。

    “回,回道长,是这个地方没错,但那时候房子没这么破,而且,还放了不少作坊的用具!至于院子,因是晚间。我们当时没进来。”有智十分肯定的说。

    苏青叹了口气,朝他挥挥手说“好了,你且回去吧!”

    待他离开之后,苏青才信步来到院中。停在一颗巨大的玉槐树下,她仔细打量着这颗三人合抱粗的古树,不由想起在洛城时,那个附身于槐树的阴物。

    是的,她又在这颗树上,嗅到相似的气息!

    苏青眉头紧皱。她记得当初那阴物曾害过不少人,最后为孙仪所收,难道?

    不会是它又逃逸出来了吧?

    思绪一动,苏青将青鸟从空间召唤出来。

    “苏青,你这么急找本尊干嘛?”青鸟有些不耐烦的冲她叫道。

    苏青指着眼前的玉槐树问“你看这树有没古怪?”

    青鸟白她一眼说“有什么好奇怪的,这玉槐树已生长几百年,衍生出灵息了,自然跟一般的树木有所不同了!”

    原来只是这样!苏青不由松了口气问“青鸟,你能感应到此地的王气吗?”

    “王气?没听说过啊,以前只见识过人皇之气,不过,这能气息驳杂,这个破界应该没有人皇吧?”青鸟嫌弃的说。

    “这里真的没法呆,快带我回仙果园去!”青鸟在四周转了一圈,回到苏青面前叫道。

    无奈,苏青只得再次把它带回空间。

    想到被其收入空间的那具金身女体,苏青立刻闪身进入空间。

    刚一进来,就见原娇正伏身,认真的观查那具金身女体。

    见苏青现身,她兴奋的对苏青说“主人,你在哪寻的这具至邪女体?真是百年一见的阴尸啊!”

    苏青疑惑的看着她问“什么是至邪女体?”

    原娇飘到那金身女体旁边,欣赏不已的说“这种女体十分难寻,据说必需是在阴月,阴时,阴刻,由死尸腹内所产的女婴,方为阴女。”

    她抚着从金身中露出的脚指说“但若要至邪,却还此女生在大污之地。”

    “至于其作用呢,呵,若是你那位拥有腐境的晚辈得到,可直接将其炼成活尸王!就是有正常人一样的心智,但却可拥有尸兵的不死之能!”原娇十分中肯的说。

    “若是进入我的界域,可炼制成为界主,其威力无比!”说着,她眼巴巴的看着苏青。

    苏青摆摆手说“她现在于我还有大用,若以后用不着了,再送给你镇域。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作用?比如被制成金身。”

    “让我想想——”原娇搔了搔头说“制成金身我倒不知道,但是,若是跟阳男相结合,不出三日,必将其克死!”

    克阳!

    苏青心头一动,王气本来就是至阳至纯之气,那么这个女体的作用,就是克制洛阳王气!

    想到这里,她有些不明白,这女体为何会被供于天国寺之中。

    此时,她突然想到一人,也许他可以帮忙寻到答案。

    当苏青再次来到王城外的一角时,却未曾发现那个身衫褴褛的道士。她寻遍整个洛阳城大小巷,均未寻到其踪影。

    最后,想起他曾说过,其师门在洛阳有建观。

    当苏青来到那间小小的天师观时,才发现里面早已人去房空。三间间小小的红瓦小道观,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苏青有些沮丧的回到齐王宫,郭玉看到她之后,高兴的跑过来兴奋的说“苏长老!你用的仙药起效了,刚刚,王上的脚动了!而且,面上的毒气也消去不少!”

    “哪只脚?”苏青下意识的问道。

    郭玉愣了下,立刻应道“是右脚,苏道长,这个有什么玄机不成?”

    右脚?!苏青想起那具金身女体的右脚上的鞋子,正好被韩翎错手拽下来!

    难道,是巧合?

    “韩翎在哪?你叫他来见我。”苏青神色郑重的对郭玉道。

    郭玉当即吩咐宫中侍卫,去翎王府带韩翎进宫,侍卫出去之后,方才不解的问苏青“苏道长,不知找翎儿有何事?”

    苏青冲她神秘一笑“待他来了便知!”说完,将手一挥,一具金灿灿的金像出现在郭玉面前,那只白嫩的脚却惊得她往后退一大步。

    “这,这是——”郭玉一手扶住身后的玉柜,一手指那个以黄全铸就的,如真人大小的金像,还有那只翘起的玉足。

    接着,她惊讶的发现,苏青将这具金像,放在齐王韩进宽大的御床之上。

    一时间,她心里闪过一别扭,这金像貌似是个年轻女——不过,很快被其子韩翎的大叫声打断“哇,苏道长,您真的把这东西给弄回来了!”

    苏青招手叫他近前来“韩翎,你当初拽下来的那只金鞋呢?”

    韩翎随即从怀里,将那只不足五寸的小巧鞋子拿出来,从容的递给苏青。

    一边的郭玉忍不住问他“翎儿,你随身带着那鞋子干嘛?”

    韩翎不明就里的说“我当时觉着总拿在手里碍事,就放怀里揣着了!”

    说的好理所当然!

    连苏青都忍不住想笑,这神智也敢肖想太子之位!

    郭玉无奈的摇摇头,便不再理会他,只看着苏青将搭在韩进身上的锦被掀开,然后,叫人将外殿的玉踏抬进来置于床边,将那具金身女体放在上面。

    做完这些之后,她叫韩翎进前,先是关心的问道“你腿上的伤可好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