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九章 巫毒得解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九章 巫毒得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韩翎得意的拍拍右腿说“好了,一点都不痛了,果然是仙物,药到病除!”

    苏青淡淡一笑,指着金像另一只穿着金鞋的脚说“那就好,你过来近点,用力把这只鞋子也拽下来!”

    说完,她便紧紧盯着御床上的韩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韩翎闻言,立刻伸手纂住那只金脚,往后用力一拉,金身女体的另一只鞋子也被脱下。

    随之,苏青发现已昏迷数日的韩进,露在外面的左脚,也微不查的动了动!

    同时,一直观注她的动静的郭玉也发现此事,她不由惊叫出声“苏道长,刚才,刚才大王他动了!”

    闻言,韩翎一手拿着金鞋,一手扶着御床盯着其父激动的问“真的吗?那里动了?”

    “是左脚!”苏青来到他身边,微笑着说“真是奇怪啊!”

    韩翎不解的问“苏道长,何奇之有?”

    立在一旁的郭玉,心里却是有些明了,但见儿子已问出口,便极力忍住内心的疑问,只听苏青怎么回答。

    结果,苏青却吩咐韩翎继续想法,在不破坏金壳里面尸身的情况下,将其外面的那层金身扒掉。

    韩翎嘿嘿一笑“苏道长,我虽然替夫人脱过绸衣,但金衫却没有扒过!”

    说完,先是围着金身转了一周,然后又趴在其上仔细观查许久,最后决定先从这金像的头开始动手。

    只见他双手抱住金身的头,用力向后拽,只听“喀”一声,金像露出一丝玉白的脖子。

    接着,只听“咯,咯,咯”几声,金像自其面部裂开,自行分成两半,一位双目紧闭。清秀异常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这不是颜盏吗?”韩翎不由惊呼出声。

    苏青惊讶的问韩翎“你认识她?”

    韩翎点点头说“她是颜家支出的庶女,因有几份才色,便经常随颜家的嫡支女儿们一起出来。在一次赏花宴上看到我之后,就一直纠缠不休的,烦死了!”

    当他意识到口中的烦人精,已成为一具尸体时,不由有些讪然“自前段时间起。就没遇到她了,我本想着她可能是死了心呢——”

    他看了眼玉塌上的美人面,便没说下去。

    “苏,苏道长——”一个十分细微的声音,自身后发出。正是韩进!

    “王上!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最先听到动静的郭玉,立刻扑上前,握住韩进干枯的手,喜极而泣。

    韩进努力抬了抬眼皮,看了眼郭玉“玉,玉儿。水——”

    “父王,您醒了啊!我是韩翎呀!……”韩翎也跑到御床前,激动不已的说。

    苏青将一盏清水递给正要起身的郭玉,然后,一把拉过伏在韩进床上,滔滔不断表达孝心的韩翎。

    “你的任务还未完成呢!快把她身上的金壳都去掉!”把韩翎拉至颜盏趟着玉塌前。

    韩翎心里也隐约明白了,裹在颜盏身上的金壳,跟其父王的病可能有关联,于是,也不顾得忌讳。按着之前的方法,一一将女尸身上的金衣腿去。

    可是,当这具一丝不挂的女尸展现在其面前时,依然觉感无比的别扭。

    还好。苏道长眼疾手快的扔过来一条锦被,将这具如睡着般的女尸盖住。

    韩进饮进一盏灵潭水之后,竟然可以被郭玉扶着,支起点身子。

    不过,可能因久卧在床之故,说两句话就喘的厉害。

    见状。苏青上前替他把过脉,发现其体内生机渐苏,于是,安抚他几句,将那具女尸收去,便告辞出来。

    没想到韩翎也跟着她一起出来,苏青看着他笑道“怎么不再你父王再前尽孝,出来干什么?”

    韩翎嘿嘿笑着说“当然是陪苏道长在宫中逛逛,不然,您一个人也闷的慌,是吧?”

    “说吧,你还想问什么?”苏青随手接住一片被风吹落的花瓣问道。

    “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韩翎忙不迭的拍马屁道。

    苏青淡淡看他一眼,没有应声。

    韩翎有些讪讪的问“苏道长,你说为什么颜盏会被人制成金身佛?而且,一把她的金身去掉,我父王就突然醒过来了?”

    “你父王本身没有病,只是被人下了巫术,颜盏就是那个巫术之咒体。”苏青简单的给他说一遍。

    韩翎十分惊讶的问“那您是如何得知这个的?”

    苏青微微一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又从怀里拿出一枚桃木辟邪符递给他说“这个你且拿着,那颜盏可能生前对你意谊未了,若非如此,其金身也不会直倒你身上倒。自被你除去身上的黄金桎梏之后,虽然她已瞑目,但还不能确定,其阴魂会不会再来纠缠你。”

    “所以,你把这枚辟邪符带在身上,以防止有阴邪之物近身。”苏青亲手将那枚桃木符帮他佩在身上。

    韩翎十分感激的说“多谢苏道长赏赐!”说实话,自看到颜盏之尸后,他心里一直毛毛的,总觉感不踏实。

    苏青这次没急着离开,而是待韩进身子恢复一些后,方才出宫前往天国寺,准备去打听下,那位越宏和尚可曾回来。

    到达天国寺之后,主持亲自告知她,依然未有越宏的消息。

    她还特意去之前那间,供着金身佛的偏殿看了一眼,发现神台上又换了位慈眉善目的菩萨。

    可能是经过上次事故的原因,来里的人并不多,但苏青却在此发现在一位身姿端装,面目清丽的少妇,十分虔诚的跪在蒲团上,对着菩萨许愿。

    苏青悄然离开这间偏殿,没想到,刚回到齐宫,又遇见到了这位少妇!

    原来,这位跪在郭玉面前,眼泪婆娑的少妇正是其儿媳,韩羽的妻子——羽王妃。

    听其一言才知,韩羽自三天前。突然中风,羽王妃寻遍洛阳名医,皆不能治其病。

    无奈之下,方才进宫禀报王后。

    “苏长道。您能不能屈尊,为羽儿把下脉?”郭玉期盼的望着苏青问道。

    苏青十分爽朗的应道“好,若真是中风,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前往羽王府吧!”

    郭玉连连摆手说“我叫人去把他抬来就是。哪能让您亲自过去!”说着,张口欲传侍卫进来。

    结果,被苏青抬手拦住说“中风之人最忌随意搬动,而且,不可延误时机,怎么到现在才来宫中禀报?”

    羽王妃顿时脸涨的通红,小声辩白“羽王中风之后,儿臣便谴人入宫来报,可是,内务府说道长正在为王上治病。中宫关闭,无法通传。”

    听她这么说,苏青方才恍然“哦,三日前正是贫道在宫中为齐王诊治之时。”

    郭玉抬手慈爱的拍拍儿媳的手说“哎,最近我们家真是流年不利,王上刚醒过来,羽儿好好的却又中风不起!”

    “我们走吧!”苏青起身催道。

    待一行人坐上玉撵之后,苏青看着羽王妃问“羽王他因何中风?”

    谁知,羽王妃面上一红,期期艾艾的说“这个。其实,我,也不清楚,发现时已人世不醒。太医都说是中风。”

    郭玉见她神情闪灼,似是有所隐瞒,轻轻抚抚她的手背说“莫怕,你只管实话对苏道长言说,知道病因,道长才好出手医治啊!”

    羽王妃面色更加窘迫。她喏喏的说“母后,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青心知其有难言之隐,不便当着郭玉的而道出。便微笑着说“也罢,待到王府之后,见了韩羽之后,你私下跟我说就可以。”

    羽王妃连连应喏,只是身边的郭玉却是纳罕不已,心想儿子是不是又作了什么荒唐之事?

    刚一进入韩羽的寝房,郭玉立刻屏退左右,待房中只留苏青她们三人时,羽王妃十分有眼色的开口说“母后,那些个大夫说,夫君可能是马上风!”

    “怎么会是马上风?你们夫妻伦敦,不是一向?”郭玉紧盯着儿媳,惊讶异常。

    “儿臣是在后院一个小园子里,发现夫君!当时,他正跟其他女子在一起!”羽王妃语带委屈的说。

    “跟谁!是哪个妖女竟然害得我儿这般?”郭玉闻言愤怒不已。

    羽王妃抬起头,目光悲切的说“经儿臣拷问,那贱人称自已乃颜家女!”

    “怎么又颜家的妖女!”郭玉恨恨一掌击向手下黄花梨木桌子,咬牙切齿“颜家怎么尽出这些害人的妖女?!她人在哪里,还活着吗?我一定要颜家给我个交待!”

    之前,颜盏被人做成阴尸以黄金封身,行巫术害齐王之事,已经让郭玉对颜家十分不满。

    但此事实在太过于阴私,而且,颜盏也被害死,尸体又被苏青收去,她便强压下这口气,隐而不发,想着之后找到机会再收拾颜家。

    没想到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

    韩进刚刚醒过来,韩羽又被颜氏女所害,这口气她一定不能咽下!

    “韩羽之症,怕并非马上风,不过跟那个颜氏女应也有所关联!”苏青突然开口说。

    “我儿可还有救?”郭玉闻言,顾不得去想怎么收拾颜氏一族,立刻奔到苏青跟前,急切的问道。

    苏青摇摇头说“说实话,此症我也是闻所未闻,韩羽他神魂俱全,生机犹存,却对外物根实无所应。”

    还有一点她没说的是,其阳精已尽!

    所以,苏青才敢断定其疾一定于其病发时,跟他厮混的颜氏女有关!

    听她这么一说,郭玉立刻对羽王妃说“快叫人把那个妖女押进来!”

    当一个身材娇小,披头散发的女子,被两位侍卫王花大绑的带进来时,已浑身血痕斑斑,气若游丝。

    这女子被待卫丢下之后,立刻委顿在地,软成一团。

    郭玉双目冒火的看着这个害的儿子人事不知的女人,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颜氏,见到王后,胆敢如此无礼?”羽王妃上前重重踢好女子一脚厉声说。

    那极度狼狈的颜氏女闻言,才慢慢伏下身子,气息奄奄的说“见过,王后——”之后,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这贱人死了吗?”郭玉惊得从玉塌上站起身来。

    苏青淡然一笑说“她应该是饥渴过度而昏倒,于性命无碍!”

    “来人,给她灌水下去!”羽王妃立刻吩咐下去。

    待那颜氏女再次醒过来,被下子拖起来时,苏青方才看清其容貌。

    虽然极尽憔悴,但眉眼之间还以看出几分妩媚之色,难怪韩羽会阳精尽失。

    按说,若男子阳精耗尽,生机也会随之流逝,或者体极虚弱,神智正常,但他的生机却是无妨,只是失了对外感知之力。

    不能动,不能言。

    所以,苏青也倍感蹊跷,她看了眼又伏在面前的女子问“羽王发病前,可有什么症兆?”

    听到她的声音后,那颜氏女缓缓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看着她问“你是谁?也是太子妃请来,为太子治病的名医吗?”

    苏青轻轻摇头说“贫道乃化外之人,只是略通些岐黄之术罢了!你但说无妨。”

    那颜氏女又向前跪行一步,扑倒苏青面说“那请仙道救救太子殿下,他,他当时只说脚痛不已,接着便不能言,但身子还能动,小女刚为他穿上衣服,殿下便成了如今这样子。我见喊他不醒,怕延误了医治时机,就派出贴身侍女去求太子妃。”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着羽王妃说“我明白,如今太子便成这样子,姐姐您心里一定很恨我,可是,我也不愿——”

    羽王鄙夷的看她一眼说“莫要乱叫,我可不是颜家人,当不得你的姐姐!”

    那颜氏还欲再言,被郭玉喝止住“妖女!说,你一心勾引我儿,到底是何居心?韩羽太子位早已被夺,还一口一个太子殿下,是不是想要谋反?”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猛然从玉座上起来,神色恍然若悟的指着颜氏女说“好,好,原来是你们颜家有这等不臣之心,不但派你这妖女前来魅惑我儿,还肖想我大齐江山!”

    此言一出,就边身侧的苏青,也不由拍手叫绝!

    郭玉这顶谋逆的帽子,看来是给颜家扣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