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章 反噬其身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章 反噬其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来看一旁的太子妃,也是一副心愿得成的神态,看来,这颜氏女的存在,也是她心头的一根毒刺!

    就如同颜家在郭玉心中一样,是非除之而后快的存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苏青对于这个所谓的颜家,也委实没什么好感,养出来的女儿总想做小三儿上位,这个家族也是够了。

    再者,这毕竟是齐王政事,她根本不便插手。

    所以,看着郭玉婆媳两整小三儿,以及小三的家族,苏青只端了杯茶袖手旁观。

    这本就是难得一见的,最传统的正室斗小妾,哦,颜氏还算不得小妾!

    看到郭玉两婆媳对那颜氏恨之入骨的模样,苏青不由感叹看来自古以来,女人,对于小三都是一样的痛恨啊!

    这不,激情严审之下,竟然将所谓的受害者——韩羽都丢到一边去了。

    “把这个贱人带下去,严加看管,还有,莫让她死了!”随着羽王妃的一声吩咐之后,郭玉才开始关注起儿子的病情。

    “苏道长,羽儿之病可有仙法医治?”她十分焦虑的看着苏青问。

    羽王妃也一脸关切的望着她。

    苏青仔细打量了一眼床上的韩羽说“他的病症真的有些蹊跷,我总感觉有丝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她突然转头问羽王妃“自中风之后,他还能进食否?”

    羽王妃坚定的点点头说“只是能进少量的流食跟清水,只是——”

    苏青盯着她问“只是什么?”

    妃王妃面色一粉道“夫君病发之后,我一直守在床前,却未发觉他有便溺。”

    苏青摆摆手道“这很正常,因为其进食量少,仅供身体所需,所以没有排泄。”

    “我试着开一剂汤药,以唤醒其神魂。”斟酌片刻,苏青方才谨慎的说。

    侍者刚奉上纸笔,只听外面一阵喧哗之声。接着就有一位女侍慌张的跑进来报“禀报王后,王妃,翎王爷求见!”

    想到当初韩进之病,就多亏这个冒冒失失的四儿子。不若让你请来看看其兄长,说不定苏道长也能想出法子来。

    郭玉侧头朝羽王妃微微点头,示意放他进来。

    谁知,羽王妃还未及开口,只见韩翎急匆匆的冲进来。大叫道“母后,我听说二哥变成活死人了!真的吗?”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郭玉不悦的瞪他一眼怒斥道。

    韩翎立刻讪笑两声,麻利的跟王后,以及羽王妃见礼之后,直接跑到韩羽的床边苏青身边问“苏道长,我二哥还能醒过来不?”

    虽然,他脸上流露出一派关心之的神情,但苏青仍隐隐听出话中的幸灾乐祸之意。

    果然,身边的郭玉面色也黑下来“你哥成这样,你倒是开心了?你个不孝子!”

    一说他不孝。韩翎顿明有些炸毛“母后,不孝的在这里躺着呢!对了,我还听说二哥是父王醒来那天倒下去的!苏道长,你说,是不是就是他找人行巫术害的父王!”

    闻言,郭玉厉声腔喝止住韩翎“你这个逆子!你哥都成这样了,你还往他身上泼污水?你父王之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若不是是招引那颜家妖女。他父王——”

    谁料,她还未说完,韩翎“扑通”一声跪倒在郭玉面前。十分激动的说“我若有心害父王,能累死累活的跟苏道长一起访遍洛阳,还跑到天国寺,莫名被那邪物差点砸死?再说了。若不是那邪物生前对我有意,苏道长也发现不了救治父王之术!”

    接着,他转身指着床上的韩羽说“倒是,我这个二哥,当初还特地跑到天国寺迎那邪物呢!母后,你想想。他难道没有加害父王的嫌疑吗?”

    听到韩翎的一番言辞,郭玉颓然倒在玉塌这上,她口中喃喃的说“翎儿,莫再说了,你二哥,他,他怎么会去害你父王——”

    她突然看着苏青,激动的问“苏道长,您说,羽儿,他是不是不会这般狠毒,虽然王上夺了他的太子之位——”

    说到这里,她从心底开始怀疑韩翎所说之言,会不会是真的。

    因为,自从韩羽太子之位被夺之后,他确实对韩进他们二老生疏了许多。

    苏青倒是没想那么多,她一心想着去寻天国寺那位越宏和尚寻求真像,但经韩翎这么一说,她心底也明白起来。

    为何那些下巫术之人会寻到颜盏,这个出生时机如此诡异巧合之人,还有,若没有跟韩进血脉相近之人为引,行巫术之人又怎么能在在宫外加害于他!

    若是,韩羽真的参于,甚至是主使此事,那么,这一切便可以说的通了。

    虽然,她也不愿承认此事是真的,但无奈这些事实摆在眼前,而且,韩羽也受到巫术反噬。

    对,他的症状,巫术失效之后被反噬所致!

    “刚才,韩翎之言,确有道理!”苏青轻轻的吐出这句话,让郭玉如遭五雷轰顶!

    韩羽曾是她与韩进曾经寄于厚望的,也是齐王最宠爱的儿子,竟然,施邪法要夺其亲父的性命!

    这事若是传到韩进耳中,他该当如何伤心!

    “这不是真的!不是,苏道长,是翎儿他胡言乱语——”郭玉还是不愿相信这个结果。

    苏青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愿相信,巫术之事韩羽有参于!不过,也只有他参于此事,那件事才能解释的通!而今,他之所以如此,根本不是什么中风,而是,被巫术反噬所致!”

    郭玉突然站起来,双目通红的叫道“颜家,一定是颜家所为!”

    既然两件事情,很巧合都有颜氏女参于其中,在给齐王下巫术这件事情之上,苏青也不认为颜家能排除在外!

    若真是如此,她还有必要会会颜家。

    “我也随你们去颜家一趟吧!”苏青看着恨不得立刻将颜氏一门下狱的郭玉,淡然出声。

    对于苏青能主动表示前往颜家,郭玉自已欢欣非常“求之不得!只怕又要麻烦苏道长,为羽儿去除巫术了!”

    对于这个。苏青倒是不敢应承“这个只能看天命,韩羽必意是为巫术所反噬,而非被人下咒。我本来与这一途就不甚精通,怕是最终也不能解。”

    看着郭玉瞬间失望至极的神色。苏青又有些不忍“不过,倒是可以帮忙尽快寻到那施展巫术之人,也许找到他,就可以解一开朝羽身上的巫术。”

    听她这么一说,郭玉又恢复了神色。

    当齐王后亲自莅临颜家之时。时任家主的颜如海慌忙出府迎接,结果,却被迎面扔过来一具“尸体!”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子,颜如海一时愣住了,他跪在地上,看着连撵车都未下的郭玉不解的问“不知王后驾临鄙府,有何旨意?”

    “颜如海!你竟敢指使女儿潜入羽王府,戕害王子!你们颜家是不是想造反?!”

    这么大的罪名压下来,饶是历经宦海的颜如海也惊的不轻,他连连扣首“王后娘娘。真是冤枉啊,臣的女儿们一向深居闺房,怎么会去羽王府?”

    郭玉冷哼一声“你且睁大眼看看,面前的可是你们颜氏女?她竟敢以巫术害我儿!来人啊,将颜家上上下下,全部给我抓起来!”

    苏青郭玉动这么大阵势,不由暗自皱眉,羽王妃见她不忍,于是附在其耳边悄声解释“齐国一向重法典,对于巫盅之术尤为严厉。”

    听她这么一番解释。苏青方才释然。

    郭玉本身有备而来,所以,不到一刻钟功夫,颜家大大小小百余口人。全部被制住。

    一时间,整个颜府哭声阵天。

    此时,郭玉方才自辇车上下来,她亲自陪苏青一起进入颜府,听闻府哭闹之声,不由皱了皱眉“让他们都小点声!”

    身边侍卫立刻领命而去。几息功夫,颜氏便安静许多,只听到一丝丝女子低声饮泣声。

    来到颜家正房时,只见所用人都已被押解至此。

    若是按郭玉的打算,肯定是先将他们关入大牢,但是苏青还随行在一侧,为得是能从颜家寻出施巫术之人。

    颜家女儿果然个个生的好相貌,难怪个个都想攀附王子。

    苏青扫了一眼跪在正房中的颜氏众人,发现,颜家虽妻妾成群,但男丁却很少。

    如花似玉的女儿倒是不少。

    她决定亲自审问这些人,以期寻到一丝蛛丝马迹。

    但是,很遗憾的是,她细细问过众人之后,却未曾发现有任何施巫术的嫌疑。

    因为,颜家人都如一般人一样,虽为世家贵族,却也都是普通人。

    最后,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公子喊了一句话,却引起苏青的注意。

    那个生的粉团似的孩子在苏青问完话后,突然喊了句“都是表叔带的那个怪人惹的祸!他每次来我们家,就会发生不好的事!”

    苏青来到他面前,亲自松开他身上的绳子问“你知道表叔叫什么吗?他带的人怎么怪?”

    “我表叔叫颜如晦!跟着他的那人,明明是男的非要打扮成女人,难看死了!还老说我会害他们!”那孩子一被松开,立刻哭起来。

    “科儿!不得——”一位年方二十的男子刚一出声,便被身后的侍卫喝止,不敢再出声。

    而颜如海则一脸沮丧的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颜如晦!苏青感觉这个名子好熟悉!

    突然,她想起之前曾被那青衫人所逼,为一贵族少年,作了变性手术,而与其心意相通之人,就是叫颜如晦。

    不过,她明明记得,有次烟儿自外面游历归来后告诉她,颜氏一家已惨遭屠戮。

    而颜如晦也没逃过那一劫!

    可能,这人颜如晦只是与之姓名相同而已。

    必竟,世上同名之人比比皆是,这也不奇怪,不过,让她感到奇怪却是,这两人竟然都有断袖之好。

    不过,当侍卫将颜如晦提到其面前时,苏青虽未见过他,但却能从其面上看出,他就是那个几十年前已死去的颜如晦!

    因为,那位男变女的郭氏公子,在其手术其间,曾不止一次的提到其情郎面上曾有一朵桃花痣!

    更重的是,苏青看到他身上所佩的一个同心锦囊,正是当年自已赠于那位郭公子的!

    苏青紧盯着颜如晦问道“你可自平城而来?”

    闻言,本来一副无所畏惧模样的颜如晦,身子一颤,惊声问道“你是谁?”

    苏青淡淡的说“知晓你过去之人!”

    她的话音一落,颜如晦立刻委顿在地,身子颤抖不已,口中喃喃道“完了,完了,我是真的要死了!”

    而他身旁那个打扮的妖艳异常的男子,却是轻松松的挣开身上的绳索,咯咯娇笑道“看来,事情败露了呀!”

    身后的侍卫刚于近前,却发现自已根本动不了!

    苏青淡然的看着他问“是你下的巫术,对不对?”

    那男子却冲他妩媚一笑,然后看着郭玉说“确切的说,是羽王他求我帮他完成的巫术。”

    “你,你这个妖人,莫要血口喷人!”郭玉气得起身大喝!

    结果,却发现这间房子小了许多,里面只有苏青,还有那人妖人,跟自已三人,不由惊讶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苏青看她一眼问“难道,你想王室的丑闻,弄的人尽皆知吗?”

    “道长道法果然厉害!”那妖娆男子冲苏青抛一个眉眼赞道。

    “少说废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跟我说一遍!”苏青瞪他一眼道。

    从这位名梦女的男子口中得知,原来,韩羽自与那颜氏女勾搭到一起后,非但自已投怀送抱,还将家中美貌庶妹介绍给他。

    是以,被郭玉严防其近女色的韩羽,经常悄悄出入颜氏寻欢,从而结识了也经常来颜家拜访的颜如晦的伴侣——梦女。

    不过,自两年前韩羽前往军中之后,双方便未曾联络过。

    直到一年前,韩羽突然潜回洛阳城,寻到梦女,请求他帮忙做一件事。

    “是不是帮他找至邪女?”听到这里,苏青突然出声问道。

    梦女连连点头道“正是!”

    苏青不解的问“你是如何得知,那颜盏便是至邪之女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