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异童又现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异童又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梦女哂然一笑“颜家这样的百年望族,什么样的龌龊事情都有,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至邪女这样的存在!”

    原来,颜盏的生母本就是颜家支系女,却根嫡支的堂兄混到一处,结果,珠胎暗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那位堂兄却是怕被家人发现,在其临盆不成身死之后的深夜,命人将她丢到乱坟岗。

    之后,他又不忍心,带着贴身小侍折回去想将她埋掉,却惊讶的发现尸体竟然生下一个女婴。

    不管怎么说,必竟是他的孩子,于是,那女婴便被抱回安置在其外家,放在一个因生子而死的妾氏名下。

    没想到,世上真的有这等巧合之事!

    “其实,我也不会巫术,那些术法,都是羽王跟天国寺的和尚一起弄的,我也只帮他寻到颜盏而已!”梦女一五一十说完之后,不忘为自已洗白。

    对于他的话,郭玉却是根本不能接受,她厉声喝道:“一定是你们故意陷害羽儿,现在他口不能言,你想把什么事情都推到他身上!”

    面对郭玉的指控,梦女自然不会承认,他转头看着苏青辩白道“我虽然不会巫术,但也曾听那个越宏和尚说起过,若要施展此术,必定要被害之人的贴身之物为引。”

    “而且,还要其血脉至亲以阳精为渡,方能得逞。”梦女接着说“若说我一点没参于,你们也不信,但我真的不会巫术,我们青瑶门可是正统的修真门派。”

    青瑶门?苏青已经第三次听到这个门派,不禁有些好奇“我记得曾遇到过一位青瑶门的女弟,名为越秀,她说青瑶门根本不收男弟子。”

    “啊,这位前辈,您见过越师姐?!她现在身在何处?”梦女十分激动问。

    苏青点点说“多年前曾有过一面之缘!”

    梦女有些沮丧的应了声“哦!既然前辈知道我们门派的规矩,那么也明白,我为何一直男扮女装了吧。”

    接着。他看着郭玉说“齐王后,既然您跟这位前辈私交甚深,那我也不瞒你,其实。当时施法之人——正是你的儿子韩羽。我与越宏和尚也不过是帮他护法而已。”

    “所以,”他看了眼苏青继续说“前辈您即便是寻到越宏那老和尚,也救不了羽王。因为,当初是他自已以其身作法。”

    “不,不可能!羽儿他不会这样!”对于这样的结果。郭玉实在不能接受。

    但是,这个不男不女的人,竟然跟苏姑娘是同道同人,应该不会骗她这个世俗之人。

    韩羽,竟然如此决绝,竟不惜破坏龙脉的方式来诅咒其亲父。

    难道,真的是天家无亲情吗?

    看着悲伤的不能自抑的郭玉,苏青轻轻上前拍拍她的背说“莫伤心了,羽儿,他可能也是为人所蛊惑。否则,怎么会自毁韩氏一脉的王气?只是,他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却也无从查得知,其从何处习得这等巫术。”

    “是我教子无方啊!”郭玉辈鸣一声,扑倒在苏青怀里,痛哭不止。

    当三人再次出现在颜家大厅之时,却发现一屋子的突然消失无影!

    竟然当着她的面将这么多人弄走,颜如晦,当真不可小窥!

    “苏道长。这,这里的人去了哪里?我的儿媳——”郭玉慌张的拉住苏青的袖子叫道。

    她明白,三人也就离开不过几个息之时,肯定不是羽王妃将这些人带走的。

    梦女叹了口气说“看来。这颜家高人辈出啊!”

    苏青眉头一挑“难道不是颜如晦所为?”

    “非也,如晦他之不过些微道行,若有所动作,莫说前辈,就是晚辈也能查觉!”梦女十分肯定的说。

    “颜家果然是包藏祸心!”郭玉在一旁恨恨的说。

    梦女淡淡的看了眼郭玉对苏青说“前辈不如先送齐王后回宫,寻人之事。由晚辈陪您即可。”

    苏青也由此到意,她直接挟起郭玉腾空而起,不过片刻功夫,便又回到颜家。

    梦女十分惊讶的看着她问“您,您竟是筑基前辈?刚才晚辈实在太过失礼!”说着上前行了个大礼。

    苏青随意摆摆手道“无需多礼,快点找到人要紧。”

    梦女十分肯定的说“前辈,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还在颜府,很可能只是布下阵法禁制,所以,我们才探查不到。”

    苏青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因为,一从颜家大厅出来,她便嗅到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

    那正是他之前曾在韩羽身上,曾闻到过的。

    当时,她虽然觉得这种味道有些古怪,但也未多想,只是以为其故意熏的香料而已。

    此时,在这里闻到这个味道,她方知晓,韩羽当初一定是跟此人在一起,故身上才染同样的味道。

    她循着这股味道,径直来到一个已荒废已久的园子。

    “前辈,你可是有所发现?”紧其后的梦女,看着眼前这个破败的园子小心的问道。

    苏青回头反问道“你难没闻到这里,有一股不同寻常之味?”

    梦女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然后茫然的摇摇头说“没有!晚辈五识迟钝,没感到此地与别处有何不同。”

    苏青想起自已当年,无故替那只鹤妖受了一记天雷之后,五识特别是嗅觉变的异常敏感,不由心生欣慰。

    两人小心移移的潜入这个到处疯长着蔷薇花的小园子,发现里只有三间已破败不堪的房子,以及一个已塌了一半的茅草亭。

    而那股另人不安的气息,正是从那个茅草亭子里散发出来!

    抬头看了眼摇摇欲坠的草亭,梦女又小心的退了出来,只见苏青却神色凝重的立于亭里,双目微闭,似是以神识查探什么。

    突然,见她来到那根已断了一半的,用来支撑草亭的木柱旁边,轻轻扣了几声。

    结果,眼前未有任何变化。

    接着。苏青突然伸出手,在指尖凝出一朵金红色的火焰,冷笑道“我知道你就是这里,若是现在现身。放出你手上之人的话,那就罢了。否则,我手上这缕毁灭之火,可是不长眼的!”

    她话刚一落,梦女惊讶的发现。他们竟然依然置身于颜家大厅之后,不同的是,原本被苏青好解开绳索的那个男童,此时,正手持一把羽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而刚刚莫名消失的那些人,却匀已昏迷不醒。

    看着那似曾相识的神情,苏青疑惑的看着他“原来是你?我想我们是不是在青云观,有过一面之缘?”

    闻言,那童子哈哈大笑“姐姐。我们的缘分可不止在青云观再次偶遇,只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已结下很深刻的渊源了!”

    苏青不明其意,但那童子却闭口不言,他只说“姐姐,我如今也是落难于此,无意与您敌。而颜家之事,除却我取了些他们的阴息,但也还其女儿如花美貌。真的未做过任何害人之事。”

    对于他的话,苏青自然不相信“用巫术毁坏洛阳所机之事,真的不是你做的?”

    那童子闻言,双手一摊说“我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只无意间讲了故事给韩羽。”

    “哼,你这妖孽,说的倒是好听,是不是你施法迷惑我儿?”郭玉忍不住指着他质问。

    那童子咯咯一笑,只看着苏青道“姐姐是否也是般想我的?其实,故事里的事。本就无证可考,哪知道韩羽竟然当真,而且成功了呢?”

    苏青冷笑一声“哼,你若无所图,怎么会无事献殷勤?说吧,你蛊惑韩羽破坏洛阳气机,到底所为何图?”

    谁料那童子将手一摊“姐姐,我哪知道这些啊,只知我们的缘分可真的不浅呐!”

    说完,将身侧的羽王妃突然推出去,而苏青的捆仙绳正好落到她身上!

    一道阴风平地而起,待苏青祭出火灵扇,早已不见那童子的身影!

    “哇,这突伙可是厉害,竟然能在筑基前辈面前不声不响的逃出去!”梦女惊讶的说。

    接着,只听他大叫一声“颜郎!”

    只见伏在地上的颜如晦,竟然渐渐的由肌肤如玉的公子哥,化为一堆白骨!

    立于其不远处的羽王妃见状,两眼一翻,竟然吓晕了过去!

    梦女扑上前抱住还在化骨的颜如晦,悲痛不已的。

    苏青先安抚住惊骇的郭玉,然后走上前对梦女说“切莫悲伤了,他早在几十年前已身亡,本不该存于人世。”

    “可颜郎于我而言,根本就是个活生生的人,怎么突然化成白骨了呢?”梦女不甘心的说。

    苏青爱莫能助的摇摇头“这个,我却是不知,你若是能寻找那童子倒是可以问问他。”

    闻言,郭玉紧盯着苏青问“苏道长,那妖孽您也无法降伏他吗?那羽儿他——”

    苏青十分干脆的打断她的话“不能!其法力应该在我之上!”

    接着,她看了眼郭玉,神色淡然的说“纵然韩羽醒过来,能恢复如初,你让韩进怎么面对他?你又当如何自处?”

    郭玉失魂落魄的往后退了几步,双手覆面,无声抽泣起来。

    苏青并没有上前安慰她,而是语气淡然的说“他既然能行此大逆不道之事,如今自身遭此报应,也是他所应得的惩罚!”

    苏青虽然理解郭玉一片慈母之心,但却不能认同韩羽的所作所为,值得她大费功夫去寻那神出鬼没的童子。

    必竟,她也有自已的事情,并非是韩氏的御用道士。

    想到这里,她突然不想再呆在此地,当即祭出流云盏,正准备离开之时,只见梦女扔下怀里的白骨,急冲冲的跑到她身旁请求道“前辈,请您带我一道离开吧!”

    苏青看着他脸上的脂粉已被眼泪冲散,糊成一片,看上去异常好笑,但那双如星子般的黑眸却十分明亮,突然想起了初见时的烟儿。

    而且,烟儿也曾在平城,于颜如晦有过一段纠葛。

    于是,心下一软点头应允。

    离开洛阳之后,苏青问梦女“你打算往何而去?”

    梦女神情茫然的说“自我身份被拆穿之后,宗再没有容身之地,这些年一直在外流浪。”

    说到这里,他双目晶亮的看着苏青“不如,前辈您收我作徒弟吧?”

    苏青不由失笑“我已经有徒儿了,暂时还不打算再收徒。不过,你若是真的无处可去的话,到我洞府做个侍童倒是可以!”

    “真的?!”梦女惊喜非常。

    苏青微笑着点点头“也好跟我的弟子作个伴。”

    一直以来,云中涧只有烟儿他们两人,虽然安静,但委实有些太远冷清,每逢有客来访,烟儿都要放下修练,充当侍童。

    苏青有心从宗门寻个练气低阶弟子过来,但又不放心其人品,以及能否跟烟儿合得来。

    可能因为她在现代生长二十六年的原故,在苏青意识中,平等待人已如同刻在骨子里一般。

    所以,来到洞府弟子一定要合自已还有烟儿的眼缘才好。

    而梦女,她直觉烟儿一定会喜欢。

    果然,一回到云中涧,当刚自北海眼来的烟儿,看到苏青带了个女装男子时,激动不已“师父,他,他也是阴阳同体?”

    梦女小心看烟儿一眼回道“我是纯阳体!”

    烟儿疑惑的看着问“那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我喜欢当女人啊!这样不好看吗?”在烟儿面前,他莫名的十分放松。

    闻言,烟儿开怀大笑,上前拍拍他的肩“哈哈,真是知已啊!可惜自相公故去之后,我就没再穿红装了!”

    “那你现在想不想打扮下?哟,这脸也没好好保养,都有些粗了!”梦女说着,竟从储物袋里拿出数套女装,直看的烟儿眼都直了。

    苏青看着两个男人,不,是一个半男人,立在外面,你一言,我一语的,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衣饰打扮,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恶寒。

    她轻咳了声对两人说“你们先回房间,再好好研究。”

    闻言,两人匆匆跟她施一礼,一溜烟跑回烟儿的房间。

    当妩媚风流的烟儿跟明艳照人的梦女,两人携手来到上房拜见苏青时,她不由惊呆了去。

    这哪是男人啊,这相貌,身段,比一般女修也要美上不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