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域童子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域童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席间三人开怀畅饮,回忆起往昔在桃源镇时的日子,都怀念不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往日的朋友们基本上都已成功筑基,不知何时,大家能再次相聚。

    只是,如果再相聚,可能已无往日那般毫无芥蒂了吧。

    也许,只有乔晓嘉还可以坦然的面对任何人吧!

    说到底还是情丝惹的祸。

    宴席结束之后,陆培已喝的酩酊大醉,但兴致却依然十分高昂,于是,三人踏着春日暖风,去往桃林赏花论道。

    “苏青,没想到当年我偶然遇到你,会在几十年后,成为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贵人!”当说起当年出手救下苏青之时,陆培不由感叹道。

    乔晓嘉不已为然的说:“你若不是遇到吕秋儿这个命中魔星,估计,苏青也成不了你的贵人呢!”

    她本无心的一句话,让陆培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

    见状,苏青亲自为两人各斟上一杯茶说“情之一字,本来就难破。要不,结丹时怎么还有情劫一关呢!”

    乔晓嘉自知失言,忙随声附合道“你说的极是,修士也是人,怎么可能会完全抛却七情六欲?”

    听她这么说,陆培面上方有些缓和,他岔开话题道“之前,听洛阳道友说起,在落仙山东南之地,突然涌现数万妖兽?”

    乔晓嘉立刻点头道“是的,据传,那里之前只是一片巨大的茂林而已。直到半年前附近的玉树门却发现里面有妖兽出没,之后不久,天机门便向各大宗门发贴称其为万兽林。”

    说完,她看着苏青说“我这次来云中涧,本来就是打算跟你一前往那万兽林一探,听说其内各种妖兽俱全。所以,我想去看看有没有灵犀兽。”

    闻言,苏青也很是心动。一口应道“好啊,如今陆师兄已筑基成功,我也打算出去历练一番。”

    她看了眼陆培“不知,陆师兄可愿一起前往?”

    陆培微笑着摇摇头说“我刚筑基成功。心境还不是很稳,还要借你的洞府闭关一段时日。

    第二天一早,苏青交待烟儿守好洞府之后,向灵草峰发了一道灵符,便随乔晓嘉一起出宗门。前往离奇出现世的万兽林而去。

    一路之上,倒是遇到不小各筑基修士前往,看来,大家都是为传闻中的各种妖兽所吸引而去。

    据闻万兽林所在地,原名黑森林,甚于其因何得名,可能年代久远,一般人都不知晓。

    因为,其中因猛兽较多,又无可食用谷种生长。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烟。

    至于黑森林,其中也无有灵物,根本没有修士前往,而且,森林每年都在生长扩大,是以,也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大面积。

    苏青跟乔晓嘉两人乘坐流云盏,手里拿着从宗门领取的万兽林地图,因为。前往黑森林时,要经过一处小沙漠。

    这个沙漠名为鬼滩。里面没有方向,若无地图指引,或者绕道。进入其中之后,很难走出去。

    “苏青,我们直接从鬼滩过去算了,不然,又要绕几百里的道。”乔晓嘉对立在前面御行流云盏苏青说。

    苏青犹豫片刻说“我见其他前往黑森林的筑基修士,都绕道而行。你确定手里的地图,能帮我们畅通无阻的出去?”

    乔晓嘉笑着说“当然可以了!据说这可是从天机门拓下来的地图呢,为此,我还花了十块灵石呢。”

    “好,那我就信你一次啊!”说着,流云盏下面便出面一片十分荒凉的隔壁滩。

    进入鬼滩之后,苏青才发现,这里说是一片沙漠,其沙子很少,大部分都是一种黑色的巨岩。

    “乔晓嘉,你手里的地图路线标的准不?我怎么觉得一直在这里绕圈子呢?”苏青回头看了眼乔晓嘉问。

    乔晓嘉皱着眉头盯着手里的地图说“我就是按上面标的路线——咦?怎么又回到这个石屋边上了?”她突然指着地上的一座由黑石搭成的房子。

    苏青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们是真的迷失在这里了,你手里那地图,八成是假的。”

    苏青边说,边将流云盏落下,反正怎么都出不去,不如下去地面上看看。

    “真是奇怪!怎么地图上明明是一条直路,我们走起来,就一直在转圈?”乔晓嘉郁闷的嘀咕道。

    “因为,你们遇到了真正的鬼打墙啊,美丽的姐姐!啊,苏姐姐,我们又见面了!”刚从流云盏上下来,她们面前突然出现一位身着黑衣的粉面童子。

    苏青神色凝重的看着他,还未开口,只见他上前一步,十分礼貌的向两施一礼道“欢迎来到鬼域之镇!”

    “这小童子是谁?”乔晓嘉疑惑指着他问。

    “美丽的姐姐,你这样指着我是很失礼的!”随着他的声音,只见一道黑色的巨网向二人张下。

    作有准备的苏青立刻凝出毁灭之火化为数道利箭冲向黑网。

    乔晓嘉也随之甩出数十道四阶圣灵符出去。

    只听那黑衣童子咯咯一笑“好厉害!两位姐姐都非等闲之辈,若是能留下来作我的鬼将,实在是太好了!”

    说完,将那黑网收入手中,看着苏青说“苏姐姐,我们的缘分是不是真的很深?看,这么快就又见面了!这次,就请留下来吧!”

    苏青冷哼一声“你小子,倒是好大的口气!要想留下我,还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自一见面开始,苏青便看出来这个黑衣童子就是当年在青云观,指点她寻到地宫,以及在洛阳城颜家指控梦女的那个神秘童子。

    没想到今天又在此遇到他。

    “说吧,你屡次现身凡间,到底有何目的?你究竟是什么人?”苏青祭出火灵扇,严阵以待的看着那童子问道。

    那黑衣童子漫不经心的将小手一招,苏青跟乔晓嘉两人只见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殿堂。

    这个大殿由黑石砌成,散发着一股阴森之意。

    “这是哪里?”乔晓嘉警惕的打量四周一眼问道。

    只见那黑衣童子被众位浑身阴息之人拥着坐到大殿正前方的黑玉座上笑道“哈哈,这里是我的鬼域!”

    “鬼域童子?”乔晓嘉不由惊叫出声。

    闻言,那童子十分惊讶的看着她说“没想到这位美丽的姐姐见识不凡。竟然知道我的大名!”

    接着,他得意的看着苏青二人说“既然如此,两位姐姐配合点,请上鬼坛献上心头血。成为我鬼将如何?”

    “休想!”“做梦!”苏青跟乔晓嘉异同声回道。

    随即,两人连手向鬼域童子攻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让你尝尝我地狱鬼火!”鬼域童子大喝一声,顿时大殿变成一片黑色的火海。

    苏青以火灵扇御敌,乔晓嘉则以数百道灵符结成符阵,将那些鬼火隔离在外。

    “符阵!没想到几千年未出来,灵符阵又现世!难道张天师一门也要重出江湖了吗?”鬼域童子看着眼前的阵法低声自语。

    接着,他又摇摇头“不会,若真是如此,那老道儿也不会落到我手里!”

    “乔晓嘉,这鬼域童子,是个什么鬼?怎么这般厉害?”苏青扑打着被烧着的法衣问道。

    正在不断的以灵符替换。被地狱之火焚化符阵空缺的乔晓嘉随口回道“我也是从一本古书上偶然得知,据说是鬼道的一位传奇人物。”

    “鬼道?不是说在五千年前便随着张天师一门覆灭,从而绝迹于世了吗?”苏青惊讶的问道。

    看来,修真界真的不太平了,连鬼道都以重现于世,莫说容然出现的万兽林,若是几百年后,落仙山封印失灵的话,魔道也将重现于世。

    那么,真的要天下大乱了!

    “苏青!我的灵符阵顶不住了!快祭出法宝护体!”正在思忖间。只听乔晓嘉大叫道。

    苏青随即激发流云盏,并将之前莫言真人所赠的拂尘祭出。

    结果,还是在符阵被破的一瞬间,被无边的黑色地狱之火所淹没。

    速度之快。力量之大,都让她来不及遁入仙果园空间!

    “邪魔鬼怪速速回避!”只见乔晓嘉却浑身金光护体,冲到苏青面前,祭出一张巨大的金色灵符,将苏青从地狱之火中卷动。

    “驱鬼圣符!”接着,又一张闪着圣灵之光的巨符。迅速在她不断变幻的身影下形成,直取殿首的鬼域童子!

    苏青则立于那张金色巨符之上,跟一群鬼气森森的小鬼战在一起。

    “哈哈,想在我鬼域之中驱鬼,真是异想天开!”只见鬼域童子轻轻将那张圣灵符格开大笑道。

    虽然,他口这么说,但却也不敢去碰那张灵符,而圣灵符所到之处,百鬼皆散!

    见状,乔晓嘉咬破食指,以心头之血为引,再绘一张血色圣灵符直冲向鬼域童子,虽然将他吓的不轻,却根本不能近其身。

    因为,这里是他的鬼域,也就是这个界,都由其所创,所以,在这里他既可以随心所欲,又能避开任何攻击。

    苏青看着乔晓嘉面色越来越苍白,不由心急如焚!

    突然,她想起之前被困青衫的界域之时,青鸟曾教她一个破开至阴至邪之界的阵法。

    于是,她趁将一批小鬼打退之机,飞快从手腕上退下十颗至阳石,迅速向不同的方向丢去,然后又打出十枚上品灵石,接着,以身为引,结成至阳之阵,强行破开鬼域!

    “乔晓嘉,快走!”只听苏青大叫一声,眼前的黑石殿竟生生被撕开一条裂缝!

    “竟敢坏我鬼域,妖女,留下命来!”鬼域童子见自已的界域被生生撕裂,不由勃然大怒,冲苏青发出一记焚心鬼火!

    苏青直觉的五脏六腹如同被油烹一般难以忍受,她高喝一声,强行收回至阳石,在快撑不住之时,被乔晓嘉拦腰抱起,以圣灵符护体,迅速逃离鬼域。

    当苏青再次醒来之时,发现自已正躺在一张灵玉床上,头顶却只有一顶布帐。

    见她睁开眼,一直守在一边的乔晓才算松了口气“苏青,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苏青刚一张口,发现自已嗓子像着火一般疼痛,整个身子如置熔炉一般炙热非常!

    乔晓嘉见状,立刻给她端过来一杯灵符水送到嘴边“你中了那鬼域童子的焚心鬼火之阴毒,这是五阶辟邪圣符所化的符水,饮下之后可暂时压制住那阴毒。”

    苏青闭上眼,十分配合的一口喝下符水,方才感觉身上的灼热之感降下不少。

    “苏青,你是不是要冲击筑基中期了?”乔晓嘉突然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苏青张天眼睛,极力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是么?”

    乔晓嘉惊讶的看着她问“你竟然不知道?我为你祛毒之时,明明发觉丹田已满!”

    苏青十分震惊的张了张口,方才艰难的发出声音“没有啊——”她现在全身一丝灵力也感应不到,根本不知道丹田的情况。

    但是,乔晓嘉应该没有骗她,难道自已真的是因祸得福,就此进入筑基中期?

    带着这样的侥幸之心,苏青又昏睡过去。

    待她再次醒来之时,身上的灼烧之感已减轻很多,嗓子也清爽许多,只是口中被塞满不名的灵草。

    她手指一动,乔晓嘉立刻从帐蓬外面进来,小心移移的把她口里的灵草整理出来道“苏青,你是不是感觉舒服点了?”

    “快给我一杯水漱口!”苏青急切的从床上坐直来道。

    乔晓嘉惊喜的叫道“看来龙舌草真的有用啊,你都能坐起来了!”说着,从一旁玉案上拿一杯水递给苏青。

    苏青彻底清口之后方才回问道“这是在哪儿,我昏迷了多久?什么龙舌草?”

    乔晓嘉随手扯了一个锦枕放在她身后说“当时你身中阴毒,凶险无比,必须立刻清毒。无奈,我只能在鬼域附近,随意寻个地方,先安顿下来,帮你祛毒。”

    她看了眼外面说“我只觉得此地距落仙山不远,还算比较隐避,我又在外面设了符阵,应该没有危险。”

    接着,她看了眼苏青说“你已昏睡了两个月之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