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骄女被训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骄女被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本打算趁机走开,结果却被另一个东皇门的女修追上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后,经过一番混战,他方才甩掉众女修仓皇逃回宗门,来不及回洞府,就直接跑到云中涧。

    “你说那妖兽化成你的形貌之后,以你名义到处出去生事,结果,弄出许多误会。结果,给你树立众多敌对之人是吧?”乔晓嘉好奇的问道。

    洛阳点点头说:“是啊,我解释不通又说不清楚,只得偷偷跑回来,结果被众人围追堵截,仓皇跑回来才弄成这样。”

    “各位师叔,饭菜好了,请慢用!”这时,梦女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摆着七八道色香味俱全的小炒。

    苏青手里端了一个盛着汤的小陶罐随之进来,放下之后,吩咐梦女去院中花架之下取出几坛灵酒助兴。

    几杯灵酒下肚之后,洛阳终于忍不住看着苏青问“你最近可遇到什么危及性命之险?”

    苏青一愣,还未答话,便听乔晓嘉惊讶的说“还真被你问着了,我们两个在前往万兽林的路上,误入鬼域,差一点没命!若不是苏青以命相拼强行撕开鬼域,我们都已经交待在那里了!”

    洛阳闻言吐了口气道“还好,你们现今都平安无事。”

    接着,他像是解释似的说“每次苏青只要出去,总是九死一生,所以,我听说你们一起出去,就有点不放心。”

    “多谢洛阳师兄关心!我敬你一杯!”苏青端起酒杯笑道。

    洛阳将杯中灵酒一杯而尽,一扫之前的憔悴之色,兴致勃勃的跟陆培谈论起在云中涧的筑基心得。

    说起来两人还真的是同病相怜,同样的青年才俊,早早筑基。结果,都因修为不保而流落到云中涧,也都是在苏青的悉心照料灵丹供给之下再次筑基。

    也同样因此事而伤情。

    不过,相对来说,陆培要更加幸运一点,因为他一开始就遇到梅仙子。

    酒席吃到一半之时。一声嘹亮的凤鸣声响彻整个云中涧,洛阳神色一顿,放下手里的杯子,迅速消失在众人面前。

    接着。衣宫装,发髻微乱的紫云怒气冲冲的御使灵禽直接冲了进来。

    乔晓嘉一个箭步来到门外,沉声喝问“来者可是主峰的紫云师妹?你难道没长眼睛不成?竟然带灵兽擅闯他人洞府?”

    “洛阳师兄呢?你们把他藏到哪里了?让他出来见我!”紫云根本不理会她,冲着苏青大叫。

    乔晓嘉见她依然立在那銮鸟之上,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模样,顿时怒火中烧。

    她一个灵符扔去,直接将那銮鸟击落在地,恨恨的骂“你这扁毛畜牲!竟敢擅自闯入筑基弟子洞府,是不是活腻了?”

    随着一声凄厉的凤鸣声,銮鸟生生被断一条腿,而紫云则险些被其摔落在地。

    她一气之下,立刻缉出手中的紫绫带,直取乔晓嘉面门。

    结果,却被她轻轻格开。随手激发一个符阵将其困于其中。

    “不自量力!也不看看面前站着是什么人,区区筑基初阶修为,就敢对两位筑基中阶师姐不敬!”乔晓嘉看着犹自符阵中左突右冲紫云冷声道。

    她自入峰以来,便被收为灵符峰峰主亲传弟子,因为制符天份卓越,也是崇光真人一直十分宠爱的弟子。

    再说,不管在任何时候,她都见不得苏青被人欺负。

    今日若是紫云上她的洞府挑事儿,说不定也就过去了,但来苏青这里。她是一定要给紫云个教训。

    “算了,她也是心急着寻洛阳师兄,应该是无意之举,你就莫要再为难于她了。”苏青叹了口气。劝说乔晓嘉放紫云出来。

    “苏青,你就是太好说话,才会被这种目中无人东西作贱,洛阳也不个东西,自已不敢出来见人,让你在这里无故受气?”乔晓嘉义愤填膺的说。

    她话音刚落。洛阳突然出现在院门外。

    看到他之后,身陷符阵的紫云顿时珠泪横流,故作柔弱的叫“洛阳师兄,快救我!”

    洛阳根本未看她一眼,先是十分尴尬的对苏青说“对不住,苏青。”

    接着,又对怒气冲冲的瞪着他的乔晓嘉道“你说的对,乔师妹!确实不该因我之故,让苏青受此大辱!”

    “洛阳师兄,是她先出手将我灵兽打伤的,接着,又把我困在这阵法中,你快救我出去!”紫云一直在阵中哀哀的说。

    洛阳十分艰难的转头看她一眼冷冷的说“紫云,以后莫要再来云中涧了,否则,你有任何闪失,只能自食其果了!”

    闻言,紫云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极力忍住眼泪说“洛阳师兄,我,我只是急着找你,才不小心误入清华的洞府,请你原惊我这一次吧!”

    乔晓嘉实在听不下去,冷哼一声道“你急着找人,就能理直气壮闯同门师姐的洞府是不是?还有,你既然口口声声说闯入清华的洞府,那么,跟洛阳倒什么歉?难得没看到你清华师姐?”

    紫云却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只是眼水连连的看着洛阳。

    而洛阳却是满脸无奈的看向苏青。

    他知道,除非苏青亲自劝说,否则乔晓嘉根本不会轻易放过紫云,而此事若是闹到各峰,肯定不能善了。

    且不说掌门人将紫云视为心头肉,爱徒如命的玉阶真人,还有极度护短的崇光真人,都不是好惹的。

    苏青此时也很头痛,她深知乔晓嘉的个性,今天若是紫云不跟她道歉,那乔晓嘉绝不会轻易收回阵法。

    同时,她也明白身为掌门之独女的紫云,又有多高傲。

    除了面对洛阳时,对其他人都是目下无尘的样子,若要她开口向自已道歉,也确实不易。

    不过,今日之事,紫云也确实太过份,纵然再不把自已放在眼里,也不能纵兽冲入洞府。

    想到这里。她清清的嗓子,目光清亮的看着被困阵中的紫云说“你今日无故闯入我洞府,可否有错?”

    听到她的声音,紫云秀眉一皱。脸上下意识浮现一股不屑之色,她本不欲回答,却见洛阳目光如炬的盯着她,只得深吸一口气说“是我的错,清华。希望你能见谅!”

    但她面上那鄙夷不屑之色,被洛阳看在眼中之后,一时间心头怒火飞升!

    他突然想起,当初自已落难灵玉峰时,她风光来到这里跟林峰双修,所看到他时的那个眼神,怜悯之中包含着不舍,以及一丝难以查觉的不屑。

    凭什么!当年自已为救她修为跌落,可能一生都无所作为,被她看不起也就罢了。可苏青身为一峰之主亲传弟子。筑基中阶修士,又凭什么被这个女人看轻!

    苏青闻言,朝乔晓嘉淡然一笑“好了,既然紫云师妹乃无心之举,你也莫要在计较了!”

    乔晓嘉本来也只打算给紫云个教训而已,如今见她已开口向苏青道歉,便轻哼一声“好,既然清华不跟你记较,我也不再为难你,希望不会再有下次!不管你出身多高。在宗门之中,修真界中都要学会尊重前辈!”

    当紫云身姿极狼狈的自符阵中出来之后,她先是泪眼盈盈的去看洛阳,结果却发现他面若冰霜的将脸转向一边。

    不得已之下。竟是丢下灵兽坐骑,欲直接御器而去。

    结果,却被乔晓嘉喝住“紫云!这里还是人家的洞府,滚出去之后再御器!还有,把你的灵兽带走!”

    当紫云仓皇逃离云中涧之后,双目迸出一道极恨之色。

    “洛阳。你倒是跑的快啊,看到紫云跟看到猫一样,你们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乔晓嘉十分不悦的看着满脸尴尬的洛阳问道。

    一直未出声的陆培也看着洛阳问“是啊,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最好早做了断,你不能总是躲着不面对。”

    洛阳惊讶的看他一眼,心里暗想,连陆培都对我有看法?难道,一直以来我真的做错了?

    他悄悄看了苏青一眼,却见她神色十分平淡,仿佛真的毫不芥怀一般,心中不由一阵失落。

    经过紫云这么一闹,洛阳也无颜在云中涧呆下去,随即告辞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乔晓嘉仍然有些愤愤“都是些什么人啊!来人家洞府闹。”

    “好了好了,你也别再跟他们计较了,他们两个啊,还真是一对冤家!”苏青拍拍乔晓嘉的肩膀说。

    陆培却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青一眼问“你已经筑基中阶了吧?”

    “是啊!也刚进阶没多久,竟然被陆师兄看出来了?”苏青惊讶的问道。

    陆培摇摇头说“我也是猜的,不过,那筑基初期的紫云都要叫你师姐,一定是进阶筑基中期了!”

    “陆师兄你既然修为已稳定,接下来有何打算?”苏青微笑着问道。

    她知道陆培筑基成功之后,一定不会在留在云中涧,就如同当年的王师弟——现在的洛阳一般,都会离开。

    想到这里,苏青心里突然有些不舍,必竟在一个小院子相处几十年,乍然离开,可能也会像当初洛阳离开之后,心里要空上一阵子。

    果然,陆培低头沉思片刻道“我准备回宗门看一眼,然后,在外历练一番。”

    接着,他回头对苏青说“苏青,我若是有空,时常会回来的。”

    他的一句话,瞬间消去苏青心里的不适,她微笑着点点头说“云中涧永远欢迎你。”

    “陆师兄,这个浮云令你拿着,已后便可凭此令,直接进入宗门来云中涧”苏青拿出一枚筑基弟子方才拥有的宗门内令递给陆培。

    待陆培辞别之后,乔晓嘉笑着对苏青说“你这里倒是再次筑基良所了,若是哪天我也——”

    苏青截住她的话嗔怪道“你都是筑基修士了啊,可别乱说话啊!你啊,经此一劫,以后道途都会平安顺遂。”

    乔晓嘉嘻嘻笑道“借你吉言!只是这条胳膊上的伤,不知何时才能好呢!”

    苏青笑着安慰她说:“莫急,我看这两天正在生新肌,应该很快就好了!”

    “哎,苏青,你说那火真的是天火吗?怎么会那么厉害?”乔晓嘉好奇的问道。

    苏青想了想才回答“本来,我见它怎么都扑不灭,才会猜测是天火,后面取地水灭了之后,更感觉那可能确实是天火。”

    乔晓嘉点点头“反正不管是什么火,我是没本事再敢动它了,那玲珑狐算是坑死我们了!”

    苏青不由笑道“哈哈,坑的只有你,谁让你总想着杀它取血呢?”

    “对啊,为什么你一点事儿没有,那天火偏偏只烧我?那只死狐狸,下次再碰到它,一定扒皮抽筋!谁也不能拦着我!”乔晓嘉看了眼苏青恨恨说道。

    苏青边笑边调侃道“别忘了取血啊!”

    在云中涧休养三个月之后,乔晓嘉的手臂方才恢复如初。

    看着光洁如玉的手臂,乔晓嘉欣喜不已“苏青,你的灵药可真见效,你看!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那是自然,你都不看看给你用的是什么东西!我的灵菇粉都被用光了!”苏青笑着抱怨道。

    乔晓嘉见状,上去拥着她的肩膀说“好好好,你功劳大,喏,这十张五阶圣灵符是我这段时间所制,给你防身所用。还有,这里有三张符阵图,只要激发便可用。”边说,边递给她一沓灵符,灵图。

    苏青笑着收入怀里说“我可没什么新鲜东西送你,这三大瓶聚灵丹,还有这些二阶上品碧络丹给你用。”

    “每次都送这些给我!”乔晓嘉收了灵丹,看着苏青笑道“不过,也就这两种丹药最有用!”

    苏青白她一眼没说话,乔晓嘉大笑数声后,起身告此。

    送她离开云中涧之后,苏青立刻招来烟儿梦女两人,交待他们自已要闭关一段时日,若是有人来访,一概不见。

    之后,她在上房之外布下灵符隐阵,闪身进入仙果园空间开始驱毒。

    这些天来,苏青越来越频繁的感觉到心口剧痛,但因乔晓嘉在这里疗伤,她一直强忍着不表现出来,让她徒增担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