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二章 拜访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二章 拜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无法看到苏青跟云木谈笑风生的模样,逃也似的回到洞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苏青一直关注着云林口的火种之事,一时并未注意到洛阳的离开。

    从云林口中得知,引起其洞府失的罪魁祸首就是被他无意得来的‘火种’在一次外出游历之时,偶然遇到天降雷火,于是小心收集一些放在禁室之内。

    不知为何却在他闭关之时,突然窜出来酿成一场火灾。

    云木冷冷的看了眼垂着头恭敬的立在不远处的子远,也就是云林坐下大弟子对云林道“你闭关之前,难道没交待子远照应好洞吗?”

    闻言,云林面现难色“那火种所在的禁室,子远他并不知晓。”

    云木轻轻摇摇头说“好了,既然大火已灭,你快回去收拾收拾吧,我们也不打扰了。”

    苏青拿出几枚青玉果赠于云林之后也随之一起告辞。

    自云林洞府出来之后,苏青便打算回云中涧,云木又一路将她送到主峰方才折回。

    苏青回到云中涧不久,洛阳便随即而至。

    看到苏青后,他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苏青,你跟云木是怎么认识的?”

    虽然话音有些重,但苏青却未放在心上,只以为是洛阳随口一问,她漫不经心的回道“前些日子我们一起奉命前往落仙山……”

    洛阳眉头一皱,他语气凝重的问“奉命前往落仙山?!奉谁的命?我怎么不知道?”

    见他语气不对,结合自已前往落仙山前后,云夕跟掌门人的举动,苏青心也开始疑惑,她正色回道“是宗门均令,据云山师兄所言,是以掌门人的名义所发出的。”

    听她提到云山而非云木,洛阳心里算上舒展了些。

    他疑惑的问“以掌门人之名发出的宗门均令?怎么可能?你可是灵草峰,结丹真人的亲传弟子!掌门人怎么有权发均令调动?”

    “真的吗?我当时也发了传讯符到灵草峰,不过。当时师父正在闭关,所——”不等苏青说完,洛阳便十分愤慨的问“所以,你就真的奉令前往落仙山了?”

    苏青点点头说“当时那均令发的急。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不去问我?”洛阳突然有些生气的问道。

    “啊?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当时根本没多想。”苏青愣了下方才回答道。

    洛阳重重的哼了声问“你知道现在的落仙山有多危险吗?难道连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就不怕是别人设下的陷阱?知不知道进去随时可能没了性命!”

    苏青则定定的看着他幽幽的说“我也觉得此次仙落仙山之行,很有可能是个陷阱,而且,还是针对我的陷阱。”

    没想到苏青会这么说。洛阳一时之间,也顾不得生她的气,神色凝重的道“你把前这次奉令前往落仙山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都跟我详细说一遍。”

    待苏青将整个事情跟你讲完之后,当然,瞒下了她在神人谷移走聚灵泉之事,只说无意得天罚,也可能是地动之故,导致神人谷塌陷。

    “你说,除你之外。此行的所有人,全部是寿元将近,进阶无望的主峰弟子?”洛阳强压着一腔怒火问道。

    苏青点点头“我也是从云山师兄他们的口得知,而且,听闻那九十九名练气弟子全部损落之事后,掌门人却不见一丝怜惜悲痛之意。”

    “那云木又是如何进阶的?可你给了他什么神丹?”洛阳突然想起莫名进阶的云木,语气不善的问道。

    苏青倒并未在意他的异样,随口回答道“是啊,我见主峰的四位师兄均寿元无多,于是。给每人一颗上品青引丹!”

    听她说给每个人都有,而非只有云木一人,洛阳心里的郁气豁然散去,继续问道“你回宗门之后。可有将此事报给玉阶真人?”

    “没有,师父他还未出关,而且,我当初也受了伤——”苏青刚一提到受伤,洛阳立刻关心的问“可是被妖兽所伤,如今可曾恢复?”

    苏青摇摇头。轻描淡写的说“只是一些外伤而已,早已痊愈,师兄不必担心。”

    洛阳轻哼一声说“你这次落仙山之行,其中必有蹊跷!且不说掌门人无权调令你,哪有宗门均令只提前一天仓促发出的?”

    苏青心里一紧“难道是主峰有人想通过此事——”

    她无法说下去,很明显有人想借住这件事害她,而最有可能之人已呼之欲出。

    苏青此行虽身受重伤,但也因祸得福祸得福,聚灵泉使得仙果园空间发生巨变。

    本来,她不愿在去追究,必竟宗门赏赐她都已领过,不过,洛阳却坚持要她将此事告知玉阶真人,让他为苏青讨回一个公道。

    而他也准备亲自去质问掌门人,让他就此事给苏青个说法。

    苏青见他脸色不善的准备离开云中涧,忙拦下他说“洛阳,此事若真是有人不想我好,自由我师父替我出面讨回公道,你莫要再去寻掌门人打报不平了,必竟我也领了宗门之赏,若是你再闹到主峰,反而显得像是我从中作梗一般。”

    洛阳见她素手拉着自已衣袖,言辞肯切,便不忍拒绝,于是复又坐下,再三叮嘱她玉阶真人出关后,一定要告知他此事。

    苏青郑重的应下,然后,洛阳又问起苏青在这次历练之中的所见所闻,言谈间对于云木十分关注。

    苏青也感觉到他对于云木的态度,但她只是很单纯的认为洛阳也像其他人一样,对云木突然破阶感到好奇而已。

    于是,她便十分详细的跟他讲述了云木在落仙山破阶过程,而很少提及他跟自已之间的互动。

    见苏青对云木只是一般同门之谊,言谈间只是着重提及他破阶之事,并无一丝倾慕之意,心里慢慢开朗起来。

    洛阳刚离开云中涧,乔晓嘉便随即而至,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身边还跟着个稚气未脱的道童。

    “快叫师——唉。算了,就是叫师叔吧!”看到苏青出来迎接他们,乔晓嘉立刻将身后的少年推到苏青跟前。

    这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生的十分俊俏,一双狭长的双目跟慕云如出一撤。

    果然。乔晓嘉略有些尴尬的对苏青说“这个,就是我师父坐下最小的弟子,呵呵,自小在雀灵宫长大,今天我带他出来见见你。”

    “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叫什么名字?”苏青不由惊叹出声。她还记得当初乔晓嘉为姚小谷跟慕云私相授受而苦恼不已,如今,两人的孩子都长成少郎了!

    乔晓嘉目光慈爱的看着这个,一直让她十分纠结的所谓的小师弟,他名义上是她师父崇光真人的弟子,但实际上却是其入室弟子姚小谷的儿子。

    不过最为尴尬还算姚小谷,在外人面前却是要叫亲子师叔,真是让人不敢想像。

    还好,修真界大多以修为论辈份,所以。乔晓嘉对于这位小师弟,一向是直呼其名。

    “见过清华师叔,师尊赐名正阳,今年虚岁十三整。”就在乔晓嘉愣神的时候,这个钟灵毓秀的少年已恭敬的回了苏青的话。

    见这个少年言行举止落落大方,苏青由衷的从底喜欢,她从怀里拿出一瓶上品聚气丹给他说“好孩子,这瓶上品聚气丹拿去用吧,年纪轻轻已练气三层,这等天资日后必成大器啊!”她赞赏的对乔晓嘉道。

    “见过乔师叔!”烟儿见乔晓嘉进入小院。立刻从房间里出来跑出来拜见,看到她身边少年后一愣,接着问道“乔师叔,这位是您新收的弟子?”

    苏青见乔晓嘉面现尴尬之色。轻咳了声说“莫乱言语,这位是正阳,是崇光真人的幼徒。”

    烟儿连连道歉,之后又搔搔头乔晓嘉“乔师叔,那我该叫这位师叔祖吗?”

    闻言,正阳脸色一红。低声回应“这位师姐,是清华师叔的高徒吧?按修为高下叫我师弟就可以。”

    一声师姐让作女装打扮的烟儿转头对他灿然一笑,微微长挑的一双桃花眼,流波溢彩,正阳一时竟看愣了。

    苏青微笑着拍拍正阳的肩膀对烟儿说“这位师弟名正阳,你以后直呼其名就好了。”

    正在这时,梦女也从房间出来,跟乔晓嘉见过礼之后,两人便热情的带着正阳一起玩儿。

    苏青见正阳面对两个打扮的美丽无比的烟儿两人时,小脸粉红,神情羞涩的模像,只觉得十分有趣。

    而乔晓嘉则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她正跟苏青谈起姚小谷的修练之事。

    自从生下正阳之后,姚小谷虽然仍然十分努力修练,但十三年过去了,其修为却无寸进。

    最近,她找乔晓嘉哭诉,问她自已是不是无法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乔晓嘉这些年来因当年之事,对她多少有些冷淡,而且,自已也确实比较忙,所以,对姚小谷不再像之前那样时时精心指点。

    但看到姚小谷哭的十分凄惨的模样,心下一软,便安慰她说一定会有办法的,并建议她出去游历一番,但姚小谷却放不下正阳。

    无奈,乔晓嘉只得来苏青这里,打算为她讨些上品聚气丹冲击下修为。

    “这是三十颗极品聚气丹,希望服用之后,能对她有所帮住。”听她说完后,苏青当即拿出一个玉瓶递给乔晓嘉。

    接着,又到丹房给她拿一大瓶上品聚气丹。

    乔晓嘉十分高兴的收下说“有这么多灵丹,想必小谷心境再差,修为也能冲上一阶的,苏青,你真是太大方了!”

    苏青随手又给她两瓶上品聚灵丹说“上次出去历练,多亏你给我的符图,我还没谢过你呢!”

    “你什么时候又出山了,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有没遇到什么危险?受伤了没有?”乔晓嘉一听她说起出去历练,提高的声音关心道。

    苏青笑着摇摇头,并没有跟她详说奉宗门之令前往落仙山一事,只说出去遇到几头高阶妖兽,历练之中有惊无险而已。

    只怕她听完又要为自已打报不平,万一真让她闹到主峰,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若依乔晓嘉的个性,知道苏青被人设计前往落仙山,还差点陨落于此,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这几张符图是我最近绘制的,其威力比上次给你的更高,给你防身用吧!”乔晓嘉从怀里掏出五张符图给苏青。

    苏青收下之后,又拿出一沓火弹符给她说“这是我以四阶烈火符改造而成的火弹符,威力比之前更大数倍。”

    说起制符之事,乔晓嘉立刻激动不已,她虽然于制符一道天份绝佳,可以说独自恢复上古符阵之术,但却却从未有独创灵符之能。

    而苏青好像很轻松的便可以创造出,令人感到不可思义的灵符,只是,她却一心扑在练丹之术上。

    一度,乔晓嘉曾为之制符天赋婉惜不已,不过,见苏青在丹道上也十出色,才慢慢的释然。

    如今看到她又改进了火弹符,便开始游说她多花些时间用在符术之上,苏青但笑不语。

    对她而言,制符只是为了与人斗法之时用,而练丹则是自已的爱好。

    这就注定了她不会花费太多时间浪费在制符之上。

    且不说苏青二人在上房论道,只说烟儿跟梦女带正阳在云中涧游玩,被他一口一个师姐叫得,两人都笑的花枝乱颤,却未说明他们其实是师兄。

    直到多年之后,他们回想起初见时的情形,方才后悔不已。

    当然,最为后悔却是当时只觉的有趣的苏青。

    正阳自小的灵雀宫长大,生边也有不少低阶练气女修,但他从未见过像烟儿跟梦女两位师姐这般妙让人见之脸红心跳的女子。

    特别是烟儿师姐,那双如春水含情般的桃花眼,简直不敢让人直视。

    对于他的羞涩,烟儿自然也很明白,他也曾不顾世俗眼光嫁过人,而且,嫁的还是——

    所以,纵然肖氏兄弟早已不在人世,而他跟姚小谷妯娌两个也同入仙山拜师入道。

    若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就是姚小谷之子,一定会用长辈的身份待他。(。)

    PS  今天出去看一天的房,回来现匆匆码的文,头晕晕的,只改一遍,可能些粗糙,望大家见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