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连胜之谜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连胜之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果然,御剑阁的人一上台,就展现出其作为剑修绝对优势,手持一把灵剑,所向披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在台下看的血热沸腾,没有花哨的法术,只以剑气护体,勇往直前。

    很多玉隐宗弟子的法宝灵符带未用上,已被剑指眉间而败下阵来。

    尽管如此,这场对诀之中,玉隐宗还是有六位筑基中阶修士,跟御剑阁同阶相比拼中以精湛的法术胜出。

    看到这个结果,落月真人方松了口气。

    接下来上台打擂台的是浮云派跟东皇门。

    苏青听到这个结果之后,突然想起刚到云台山那晚,越秀曾来寻她说的一句话:且莫跟东皇门的人对上。

    可是,今日却正好两派相争,苏青本打算跟洛阳知会一声,但见他被紫云牢牢缠住,心里便有些腻歪。

    想到洛阳在门中一招制胜,应该不会败在东皇门弟子手中。

    只在她思索间,刚上台的一位主峰师兄已被对手一招打下莲台!

    随着东皇门弟子的一片欢呼声,以及台下其他门派抽气声,那位被击落莲台的师兄顿时昏迷不醒。

    坐在观众席上的北原真人面色黑如锅底。

    没想到一上场就遇到这么个厉害人物,让浮云派颜面折损大半。

    鉴于前一位上场的弟子,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被人一招打下擂台,所以,相继登台的那位灵符师兄,一上台立刻激发五张高阶灵符,抢占先机,结果,却被东皇门的那位女修轻轻格开,然后——发快的以苏青几乎看不清的速度,以风系法术将其击飞!

    随着一个个弟子连续败北,北原真人如坐针毡,他没想到自家弟子到东皇门弟子手里,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请两宗十一号弟子上场对诀!”连败十场之后。上场的临时候补的而来的紫云。

    本来已不报希望的北原真人,却惊喜的看到,紫云竟跟东皇门的那位女修缠斗到一起,虽然不占上风。但至少没一上台几招就被打飞。

    一打起来之后,紫云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她斗法能力虽然一般,但身上法宝众多,一时间她将对手打的措手不及。

    但她必竟斗法经验不足。交手半刻钟手便被对手寻到破绽,将其困于阵中落败。

    但其表现,却让台下众弟子看到一丝希望,对于紫云来说,也算是虽败犹荣。

    因为,她是第一个仅被困在台上,而没被打下莲台的人。

    当然,看在其他人眼里,却是东皇门弟子故意给她留一丝颜面。

    而与之交手的那位东皇门弟子却根本不这样认为,她悄悄吐了口气。将心里的疑虑深深压在心底。

    也许,因为她是女修的缘故吗?她自我安慰道。

    此次前往云台,门中将所有筑基期女修派出,只是女修还不足五十之数,方才又选了些男修。

    再说,自紫云落败之后,接着上台的一位同为主峰的师兄依然被三招打落擂台。

    待苏青登上擂台之时,台下最紧张是洛阳,最兴奋的却是紫云。

    “承让了!”对面的东皇门弟子朝她微微一笑抱拳道。

    ‘刷!’随着一道磅礴的剑意,苏青抽出手中的赤心剑!

    “剑修!”随着台上台下的一片惊呼之声。苏青已持剑跟那位东皇门弟子战到一处。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面前的人变成了孙仪?

    不对,这是自已跟东皇门弟子对诀,怎么会是他?

    苏青守住心神,将身形与剑影化为一体。直逼东皇门弟子而去。

    很快,对方设下的阵法被苏青生生破开,步步紧逼之下,那位东皇门弟子阵脚大乱,开始将身上的法宝全部激发,但为时已晚。

    他整个人已被剑气所包围。他只觉得眉心一凉,只见一把赤红的灵剑抵在眼前。

    就在此时,他本该认输之时,就连北原真人都忍不住起身欲鼓掌之间,只见那位东皇门弟子突然展颜一笑“苏青,你真的下的去手吗?”

    苏青目光清亮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已经输了!莫要再以媚术迷惑于我了!”

    她清亮的声音如同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一般,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唏嘘之声东皇派竟然以媚术取胜!

    “好,说的好!”北原真人突然出声道。

    接着,浮云派一众弟子开鼓噪起来,甚至要去冲到东皇门那哪大打一场。

    其它门派的弟子都对东皇门此举十分不齿,也纷纷在台下声讨。

    见状,越中山立刻起身来到台上,叫住欲下台的苏青“清华,请留步。”

    苏青先上前深施一礼,之后,持剑立于莲台一侧。

    越中山先是对她轻轻颔首,接着对台下诸门派弟子说“大家的义愤之情,我也知道,但若不是清华当众指明对手施媚术,连我都未曾查知。”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依然神色傲然的坐在观众席的东皇派领队说“此次云台之争,本就无任何限制,大家各施所长。比如这位出自法修门派的清华,却以剑术破开对手的阵法,媚术从而取胜。”

    “我们并没有明确规定禁用媚术,所以,大家也莫要激动。只是媚术早已失传,大家未曾接触过,所以,不知怎么抵挡。”说到这里,他看了眼苏青“清华,你可否在这里跟众位说一声,是如何破解的媚术?”

    “越道友,你何以见得,我们东皇门的弟子使用了媚术?就凭这个女修信口开河?”东皇门的领队长老御言忍不住起身来到台上。

    不等越中山回答,他目光犀利的看着苏青“你怎么知道玉山他对你施了媚术?”

    苏青上前轻施一礼朗声道“回前辈,清华虽修为低微,入道年百年间,也曾去过许多地方历练过,对于媚术也曾领略过。”

    御言轻笑一声接着问“你可曾修连过媚术?又怎知我所有弟子都以媚术取胜?”

    “回前辈,晚辈资质有限,修不得那等法术。还有,刚刚我的对手,在于我对诀之时确实有用媚术。至于其它人,我却不得而知,也从未说过他们以媚术取胜之言。”苏青态度恭谨的一字一句回道。

    御言转眼看着越中山理直气壮的质问“越家主,你也听到了。我东皇门弟子连胜十二局只是两宗弟子实力问题,而这个因修旁道而影响到本身能力的弟子,我深感遗憾!”

    此言一出,立于一边的的北原真人双目几欲喷火,没想到东皇派竟然如此不要脸。

    不但在两派弟子比拼之时用媚术。被当场拆穿之多,还变本加厉的暗讽浮云派弟子实力不济。

    “御言,期望贵派弟子真的如你所言那般实力超群!好了,比拼继续吧!”越中山快走两步,拍了拍北原真人的肩膀。

    北原真人松开紧握的拳头,回头对正要下走下莲台的苏青说“清华,做的好!”

    随即台下一片欢呼声,特别浮云派弟子,见苏青下台之后,更是激动不已“清华。快说,怎么才能破他们的媚术?”

    其实,别看苏青在台上信誓旦旦的指责与其对诀的弟子用媚术,其实,她根本见识过此术,当初之所以这样说,纯粹只是为了破那人除位修士给她的错觉。

    因为,她当时所看到被她用剑指着竟然是孙仪。

    但没想到本应在两人较量破局之言,竟然被全场之人都听到了,还引起如此大的波澜。

    更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东皇派竟然就此轻易的认下了媚术之言!

    这让苏青对东其不由疑心大起。

    “在跟东皇派弟子对战之时,一定在稳住心神,抱元归一!最好不要去看他们的眼睛!”苏青对即将登台的师兄殷殷交待道。

    她特意加大声音,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纵然被苏青叮嘱过。但第十四个登台的浮云派弟子,依然被人从擂台下踢下来。

    接下来的比拼之中,北原真的脸色越来越黑,而跟他近临的御言真人身子挺的越直。

    所幸浮云派此次筑基中期弟子只有三十人,不然,一直被东皇门弟子从莲台上揣飞。北原真人真的受不了。

    苏青一直聚精会神的盯着莲台,想找到一丝东皇门弟子的破绽,但直到本门最后一位师兄被人揣下擂台,都未曾发现任何异样!

    接下来身为修真界第一大宗门的天玄宗,竟然在五个宗门中轮空,筑基中阶,高阶各出二十人即可。

    相对于浮云派来说,玉隐宗倒是不显得那么惨。

    若是浮云派的弟子接下来,不能挑战成功,那么,筑其中阶只有苏青有进入海外仙山的资格。

    其它十九名的名额很可能将会被东皇派所得。

    所以,在诸多弟子之中,本来最不显眼的苏青,倒是成了门中的希望。

    因为,只有她能破得了东皇派的媚术。

    就连在坐的几位结丹真人,也对这个看看平平无奇,灵力不显的女修刮目相看。

    因为,纵然他们见多识广,却不能看得出东皇门弟子有什么问题,而苏青一交手便得出对手使用媚术的结论,而且,还十分漂亮的破了媚术。

    然而,被众同门拥簇着的苏青,心里却无一丝自豪之感,对于接下来的各大世家弟子之争也失了兴趣。

    因为,她一直关注着东皇门的弟子,发现其女修虽不多,但凡上场跟浮云派师兄所对诀的,基本上全部是女修。

    但其中却并没有已修至筑基中期的吕秋儿。

    苏青虽不愿多看见她一眼,但是,在打量东皇门诸弟子之时,却无法不注意到她。

    因为,其他东皇门弟子一直围拢在她身边,隐隐的以其为首。

    她记得上次见到她时,才堪堪练气十层。没想到短短几十年没见,她筑基成功,而且还冲到中期修为,苏青不由暗惊。

    不过,这也说明她很可能未走什么正道,难道她真的修练了失传已久的媚术不成?

    还是,修练了东皇门的什么不传秘法?

    相比媚术而言,苏青更加相信东皇门弟子是修行了某种不能外传的秘法。

    只是这法术要么有着关联极大的秘密,要么极阴损,一经传出可能会引起修真界群起而攻之。

    她又想起越秀那天跟她说的话,心里暂时有了计较。

    苏青的注意力又回到擂台之上,此时,正是各大世家弟子相较之即,相比大宗门弟子而言,这些世家弟子之间斗法更加精彩,各有特色,法术也是花样百出。

    整整三日,所有大世家跟中等门派方才比试完,接下来中等世家跟小宗门共有三十个名额,待大宗门世家第二轮自由比试完之后,单独开场。

    本来,接下来应该由五大宗门的筑基后期弟子上台比试,但玉隐宗的落月真人跟浮云派的北原真人联名出声,希望比赛延后。

    越中山征得其它大宗门领队同意之后,决定休息一日之后,直接开始筑基中期弟子的第二轮比拼。

    “清华,你真的能确定,东皇门弟子用媚术惑人吗?”北原真人一回到飞仙居,当众直接问苏青。

    苏青摇摇头说“我只能确定,跟我对诀的那个弟子,一直以类似媚术之阵来迷惑于我,至于其他人则看不出来有何不妥,不知各位师兄在跟东皇门弟子对战之时,有何感觉。”

    她的话刚落音,一位主峰的师兄抢先说道“我觉得对方修为根本跟我们不在同一个层次之上。”

    “对,至少高出一个大境界!一上台,其放出的威压就高出我一个境界。”另一个师兄应声附和道。

    接着,除紫云外,所有上台对诀的弟子纷纷咐和,其中还有三名练器峰的女修,两名玉符峰女修。

    “当真如此?”北原真人锊了锊下巴上的短髭,神色凝重的问。

    “师叔,会不会是东皇门以法宝将高阶弟子修为压至中阶,然后跟我们对诀?”一位主峰弟子问道。

    北原真人断然摇头道“不可能,后面还有筑基高阶的比拼,东皇门也没那么多筑基后期弟子!”

    苏青轻咳一声试着说“难不成东皇门弟子修了什么秘法,将修为比寻常修士提升一个境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