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哗然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哗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北原真人双目一亮“清华所言极有可能,只是,那媚术之说便站不住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淡然笑道“也可能是人家作两手准备,若是以秘法对付不成,然后再用媚术对付我呢?”

    “紫云,我记得是你最先跟那东皇派弟子战成平手的,而且,对方也没有表现出压倒性的能力,你说下对诀是的感受。”北原真人看着一直沉默不语,有些走神的紫云问道。

    “啊,师叔,我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只是对方比较狡猾而已!”紫云恍过神不屑的说。

    “好,大家都坐下吧,今日我们好好讨论下应对之法,高阶的弟子也要警觉了。清华,你再仔细跟他们说一遍制胜的关键。”北原真人满含期望的看着苏青。

    苏青深吸了口气,将在台上对诀时的细节的一一说出,当然,关于将对对看成孙仪之事,她只说是挚友。

    听他说完之后,其它弟子开始议论起来,为什么苏青在台上的感觉跟他不同。

    “是不是因为苏青体质特殊之故?”一直未出声的洛阳家突然出声道。

    北原真人眉头一挑“言之有理!清华体质确实有异于寻常修士。”

    苏青自已却不以为然“我刚上台的一刹那间,也有着于众位师兄一样的感觉,好像对方修为比我高一个境界。”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最终下定决心说“其实,他的修为真的高出我一个境界,因为,我如今还是筑基初期。”

    “什么?!”莫说在坐其他人目瞪口呆,就连北原真人都难以置信。

    “苏青所言不虚,她虽曾经冲破中阶,不过后因身中阴毒,为祛毒修为跌至筑基初阶。”洛阳郑重的说道。

    接着,他又补充道“苏青若是以法修身份出手。估计比用灵剑更胜三分。”

    顿时,在座所有人看苏青的目光都变了,再不像之前那般,以为她之所以取胜。很可能只是侥幸而已,而是真真切切的佩服。

    见大家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苏青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洛阳师兄过誉了,其实,我之所以能取用。也要谢过洛阳师兄所赠的赤心灵剑。”

    听苏青说起洛阳所赠的赤心剑时,本一脸淡漠的紫云面色一僵,想到自百兽林之事后,洛阳再未送过她一件法宝。

    心头如同撒了一把盐一般咸涩难忍。

    看向苏青的目光更带一丝恨意凭什么,这个丑陋无奇的女人,会得到像洛阳那般如明月般皎然的人注意?

    洛阳本就跟她是一对,怎么能被苏青这个丑女人抢走?

    这样的念头如野马般在她心头呼啸狂奔,揪心不已。

    她无法忍受洛阳跟苏青一唱一和在众人面前,特别是她面前其乐融融的模样。

    “东皇门那些弟子,不过是——是用了邪法而已!否则。修为怎么会突然大涨?”紫云冷然说道。

    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要脱口说出心中的疑惑,但她还生生打住话头。

    “哦?紫云,你可是发现了东皇门弟子有什么不妥?”北原真人认真的看着她问。

    紫云神色有些慌乱的摇摇头“回师叔,我只觉得他们上台后,表现在有些太过于强大,所以才有此一猜。”

    洛阳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紫云说“若真是以邪法得胜,我们只要找到证据即可!”

    见洛阳附合自已之言,紫云一扫之前的萎靡,她激动的说“我敢肯定。东皇门弟子一定有问题!若是被我们拿到证据的话,他们一定去不了海外仙山!”

    听她这么一番话,北原真人再次问道“紫云,你可是有什么发现?”

    紫云看了眼洛阳方才轻声回道“师叔。我也只是有此感觉而已!却是没有凭证。”

    洛阳侧过头,脸上的厌恶之色更浓。

    此时,几乎所有被踢下台过的人,都认定东皇门弟子用了邪法取胜,但是邪法取证更难,一日之中根本不能找到什么证据。

    只能想法破解。苏青给的方法就是抱元守一,心定神宁,不受外物所拢,一心施术。

    这对于剑术而言,很容易,但对于以法术见长的一修士而言,却是不易。

    特别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对诀,很难做到这一点。

    心神很容易被对方强大的威压所摄服。

    众人在飞仙宫正殿整整讨论一整天,直到天色渐晚,经洛阳提意让大家回去养足精神以备第二天之战,北原真人方才挥手让众人离开,而他则出去寻越家家主。

    “洛阳师兄,我感觉东皇门弟子表现有诸多问题,不如,你到我房中听我与你细细分析一番?”紫云见周围没人,刻意贴近洛阳低声道。

    洛阳后退一步,盯着她冷冷的说“你若真有什么发现,最好去禀报北原师兄。”

    说完,像是怕她再追上来一般,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

    徒留紫云在原地,几乎要绞碎了手里的灵帕。

    再说苏青回到房中之后,立刻布上阵法,进入仙果园空间。

    因为前日一场对记那场对诀,几乎耗尽了她丹田内所有的灵力,这几天来,又一直没有时间修练,所以,她身体实际上已疲惫不已。

    这也是隐灵体相对于一般修士因言的不便之处,因为她即使筑基,也不能随时由经脉吸及天地之间元气以维持身体自需。

    经过仙果园时,她顺手摘下几枚灵果充饥,一来仙府她便一头扎到大床上昏然睡去。

    待她睡醒养足精神之后,便开始打坐修练,恢复灵力。

    所幸,仙果园中时间比外界要快十数倍,不然,一个晚上时间远不足她休养所用。

    感觉到时间差不多,苏青刚一从仙果园出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打开一看,原来是洛阳过来叫她到主殿集合。

    “苏青,昨天可休息的好?”洛阳看着她。不由自主的笑着问。

    苏青伸了个懒腰回道“恩,很好!”

    “洛阳师兄?你一大早过来,是不是向清华讨教,打败东皇门弟子的秘密啊!”同一殿中的师兄看到两人并肩而行。紧赶几步上前跟他们一起。

    苏青笑着回道“我知道的都已经都告诉大家了,云扬师兄,你是不是根本没听啊?昨晚根本没睡,又修练一夜?”

    苏青之前曾强调若要想不被东皇门弟子有机可乘,最好休憩些许时间养足精神。

    “呵呵。说实话,我已经有上百年没睡过觉了,不过,晚上修练一样可以养神啊。”云扬不以为意的说。

    看来,昨天大家都是以修练代替睡眠的。

    苏青心里暗叹一口气,看来,还是自已体质不济啊。

    来到主殿之后,意外的发现越秀也在,看到苏青跟洛阳一起进入大殿,她立刻跑到两人身边“见过两位恩公!”

    本打算说什么。见到北原真人自后殿出来,忙上前见礼。

    之后,就由越秀带路前往云台之顶,因为众人已去过一次,知道怎么走,所以,越秀一直呆在苏青身边。

    当苏青问到她东皇门可在山中居住时,她摇摇头说“东皇门根本未入山门,一行人在山下的云台镇驻扎。”

    两人正说话,一个大红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睛前。正是吕秋儿。

    她朝着苏青妖娆一笑道“苏青,莲台之上你可是出尽了风头啊!”

    苏青冷笑一声“是啊,可能是因我体质不同,百邪不入吧!这么说来。到底是邪不压正啊!”

    “哈哈——说的有道理啊!好了,我们云台之顶再相会。”说完,吕秋儿摇拽着身子快步离开。

    其身后不远处,正是由御言真带着的东皇门弟子。

    越秀有些紧张的看了苏青一眼“恩公,这位前辈是什么人,竟然无识结丹真人。随意行走?”

    苏青轻笑一声说“东皇调教的一手好弟子,连门中师长都不放眼里。”

    不过,一向眼高于顶的御言真人,竟然也能容着她为所欲为,真是让人称奇。

    来到云台之顶后,发现其他门派还都未上来,北原真人带着众弟子到一处凉亭等候,结果,半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未有人上来。

    正在大家纳罕之时,只越中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北原兄,你们怎么在这里?”

    随着他的话,苏青只觉得眼前剧变,原来,众人依然在山脚下!

    根本没有登上云台之顶。

    北原真人面色青黑的说“我们被人以诡阵迷惑于此,多谢中山兄亲自前来探望。”

    越中山闻言,神色一凝“当真是有人在这里施术?我还以为是你因上次之事,赌气不参加云台之争了呢。”

    北原真人冷哼一声“我说那东皇门的妖女过来作堪,原来是来算计我们!真是欺人太堪!”

    越中山皱了皱眉说“东皇门近些年来,确实有些——”说到这里,已经快到云台之顶,便打住话头。

    “哟,你们浮云宗好大的架子,竟然要越门主亲自上门去请啊!”刚登上云台之顶,就听御言看着北原嘲讽道。

    北原真人冷冷的看他一眼“呵,我是倒霉,被人用邪法困于山脚而不自知。有些人也太过嚣张,竟公然在他人地盘上施术。”

    御言头昂的高高的说“北原,你也是结丹真人了,说话要有证有据,且莫信口开河啊!”

    说完,大笑着登上观礼台。

    “北原,快些上来,挑战赛要开始了!”越中山亲自招呼着,被气的脸色发青的北原真人。

    台上一众结丹真人皆暗自叹息,看来,东皇门是不甘居后,事事都要压浮云派一头了。

    只是,门中若没有实力的绝对象征,元婴真君坐镇,只凭这些小事,只会若人厌烦罢了。

    很明显,所以人都不认为浮云派弟子有多不堪一击,大家都心知肚明,东皇门必定有猫腻。

    所以,当北原真人一落座,越中山便行止莲台中间道“此次云台之争,本为争取前往海外仙山的资格,本来各宗门世家的名额已定,此举只友好交流。”

    说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所以,我们决定不管最终云台之赛结果如何,五大宗门筑基中阶,后阶各二十名弟子前往仙山的名额是一定的!”

    御言冷笑出声“那比赛还有何意义?”

    越中山回头看着他反问“若是斗法赢了却不能服众,那选出的弟子又有何用?”

    北原真人随即应声“是啊,海外仙山的妖兽,可不一定是邪术所能制住的!”

    御言蹭的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质问“北原,你可别血口喷人!谁用邪术了?我再说一遍,说话可是讲证据的!”

    “好了!你们别再吵了!前往仙山的名额,本就是几大门派世家早已订好的,还有什么可争的?”越中山不悦的说。

    御言还欲再说什么,只听耳边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御言,适可而止吧!”说话的却是一直未曾出过的天玄宗长老,也是此间修为最高之人,结丹后期顶峰。

    仅差一步便可破丹成婴,他一开口便带着淡淡的威摄之力。

    御言有些悻悻的坐下,数千年来,天玄宗一直居各大宗门之首,积威甚深,况且对方修为,比结丹初期的御言高了整整两个大境界。

    看来,东皇门此举,连天玄宗都有些看不去了。

    同阶弟子相斗,纵然是剑修与法修相斗,还互有胜负,莫说都是法修相争,同为大宗门弟子怎么可能会只一边倒?

    况且,还被对方弟子公然喊出以媚术惑人。

    接下来的挑战赛却并无门派之限,不过,上次轮空的天玄宗弟子,首先跟取胜御剑阁及东皇门弟子相斗。

    对于这样的安排,虽有些混乱,但也算合理,必竟各派弟子都能上台展示一下。

    御剑阁的弟子首先跟天玄宗弟子相斗,剑修的强悍依然让其时时剑指对手。

    最终于天玄宗也只胜了八场,玉隐宗众弟子总算舒了口气。

    但接下来的二十位跟东皇门斗法的弟子却没那么幸运,无一例外全部的被踢下莲台。

    顿时,台下一片哗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