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六章 湿身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六章 湿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他们都这么说,梅仙神色算是缓了些,但情绪依然有些低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太阳越来越贴近海面,就在即将没入海中之时,只听一声清脆的笑声自空中传来“哈哈,陆师兄,看,我们跟落日齐飞了!”

    一只四阶灵禽载着陆培跟吕秋儿两人从他们头顶飞过,迎着落日向西而去。

    梅仙子突然感觉自已像被海水淹没了一般,心底透不过一丝气来。

    她无看法看着玉林怀里搂着,害他差点失了道途的吕秋儿,在自已面前逍遥自在。

    苏青扶住她发抖的身子说“我们回房间坐吧,外面起风了!”

    洛阳本想跟着进来,却见苏青稍顿了下身子,悄悄冲他摆摆手,于是,他便识趣的悄然离开,只是,心里倒有些失落。

    苏青好像总是将她的老朋友跟他分开,总对他们关注更多些。

    突然间,他有些深恨自已为何没能早些认识她,熟不知,若是当年他真的也在桃源镇,也不过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而已。

    又怎么能跟苏青身边的一众青年修士凑到一起去?

    再说梅仙子跟苏青一起来到她的房间,她颓然倒在软塌上,神色忧伤的看着苏青“为什么?玉林他为什么还跟她混在一起?”

    苏青抬头看她一眼,心道陆培此举确实伤到了梅仙子。不然,她也不会言辞这般激烈混到一起去。

    是啊,想想不正是如此?

    陆师兄为吕秋儿能一路追寻到北海,可他的一片痴心,注定不会被吕秋儿那种水性扬花的女人所看重。

    而在他心目中执着的情谊,在外人眼里,不过是吕秋儿又跟一个男修混到一堆去了!

    这是何等的可悲,但陆培却是堪不透,宁愿一头倒在美人怀中。

    不过,情之一事,也只有当事人体味的到个中滋味。旁人怎么不看好也是枉然。

    不过,看着梅仙伤痛不已的模样,苏青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在一边默默的陪着她。

    再说陆培。历经艰辛才得知吕秋儿身在北海,可当他来到北海之时,她又随宗门前往海上仙山。

    他拿一瓶上品聚灵丹才得以跟一位筑基中阶的散修换来一楼艘灵舟出海,还好这些宗门世家的船队在一起,目标还算比较明显。而且,前行不算很快。

    经过半个多月的追赶,终于看到了船队,也如愿以偿见到了心爱的女人。

    没想到她已经进阶筑基中阶,难怪这些年一直寻不到她,原来,十数年未见秋儿也一直在成长。

    想起上前相见时,她还是练气巅峰,不到二十年间,竟然冲至筑基中阶!

    “陆师兄。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吕秋儿窝在陆培怀里,拉了拉他的手指娇嗔道。

    陆培低头宠溺的看她一眼说“秋儿,你现在修为比我还高一阶,再叫师兄,可就折杀我了!”

    吕秋儿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笑道“且莫说你已筑基,就是还在练气期,也永远都是我心上的陆师兄!”

    一番言语说的陆培心中火热,吕秋儿又是他所痴恋的女人,忍不住伏下身去。

    一时间,满室春光!

    自此之后。两人如神仙眷侣一般,时常乘着吕秋儿收伏的那只四阶灵禽,在北海翱翔,对陆培而言。这样的日子真的快活如仙。

    而梅仙子自此之后,则一直关在房间,从未在人前现身过。

    “玉林可真是被东皇门那女修迷的不轻啊!”看着前方迅速略过的灵禽,洛阳不无感慨的对苏青说。

    苏青冷笑一声说“陆师兄他看来是要吊死在吕秋儿这颗风流树了!”

    “噗嗤!”洛阳忍不住笑道“你这形容倒是贴切!对了,越中山又来寻北原师叔了么?”洛阳收住脸上的笑意,神色郑重的问。

    苏青撇了撇嘴说“那越中山也真是道貌岸然!每次来。都要借着酒醉之名,引师叔跟他一起赏美人图!酒菜刚送进去。”

    洛阳叹了口气说“最近,我看北原师叔的修为都不如往日那般凝实了!行动间有些虚飘,很明显的元阳不固。”

    苏青不好接话,必竟涉及前辈隐密之事,她小心的跟洛阳说“不然,你提醒他一下?”

    洛阳冷笑一声,有些气愤的说“他若肯听才好!如今,正乐在其中呢,越中山不来,他还去拜访呢!”

    既然是这样,那么,前辈的私事,就不要去管了!苏青见洛阳神色不愉,便将这话留在心里。

    男女****,也人之常情,苏青对北原真人的行为倒说不上多反感。

    必竟,修士也是人嘛,纵然修为再高,七情六欲也不能全部抹去,只是不明白洛阳为何这般反感。

    她不知道的是,北原真人其实是有道侣的,同为门中结丹真人,两人结侣于微时,而那位真人一向酷爱炼器之术,很少现身于人前。所以门后辈少有人知,但据传相处十容洽。

    “北原师兄,他有道侣的!”洛阳见苏青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不由脱口而出“他们结侣已三百多年,一直相敬如宾。”

    “真的!?”苏青难以置信的瞪大眼“那师叔他在外胡搞就太不应该了啊!”

    话一出口,想到洛阳在身边,感觉有些不妥,讨好的冲他笑笑。

    谁知洛阳倒是十分赞同的说“就是如此,北原师兄他几百年的清修美誉,不能被越中山给破坏了!”

    接着,他愤愤不平的说“若是一两次酒后之乱也就算了,可他们最近却一直借着酒醉沉耽于女色,而且,还理直气壮的支使你温酒做菜的伺候着———”

    说到这里,他自觉有些过火,便生生打住话头。

    苏青却还沉在北原真人有道侣这个消息之中,没回过神来,根本没注意他说了什么。

    “洛阳,那,我师父。玉阶真人有没道侣?”苏青好奇的问道。

    洛阳疑惑的看她一眼干脆的回答“没有!你师父那人虽然性子故怪,但却十分洁身自好,从不沾惹情丝,不过。听说年轻时颇喜剑术。”

    苏青了然的点点头心道看来清幻的一腔情意要付之东流了!

    “这我知道,师父他确实很欣赏剑修,所以,十分中意烟儿”提到自已的弟子,苏青不禁露出一丝于有荣焉的神色。

    “洛阳师兄。怎么从提及坐下弟子?”苏青突然有些好奇的问,她只记得洛阳只说起过一次。

    “她们只是挂在我名下而已,我又没有亲自教管过,跟你的弟子不同,恨不得能手把手的教!”洛阳看着她笑道。

    “说到教弟子用心,我哪比的上乔晓嘉,把姚小谷都当亲生女儿般教养着,恨不得时时带在身边言传身教。”见洛阳笑她对烟儿太过关注,苏青不由反驳道。

    就此,两人谈及门中那些爱徒如命。又极护短之人,不免说到掌门人对云夕的袒护。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云夕应该是掌门师兄在外的私女!”洛阳将身子向前探了探,低声对苏青说。

    “竟然是这样?我还以为她是掌门人的心头好呢!”苏青惊讶的说道。

    洛阳白她一眼说“怎么可能,在修真界中师徒犹如父子,就是辈份也不能乱的。”

    “辈份?只看怎么排了,你跟紫云不也差着辈份?”话出口之后,看到洛阳迅速黑下来的脸,苏青忙补救道“不也被掌门人硬跟你们凑成一堆?”

    “是啊!况且,我根本不想跟她结侣!苏青。你现在终于能明白我的处境了!”听她这么说,洛阳脸上立刻风吹云散,又是一片艳阳天。

    苏青不禁捏了把冷汗,这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看来。以后在他面前还是少提紫云为妙!

    “苏青,北原师兄还未出门?”洛阳有些急燥的问。

    整整三日了,越中山跟北原真人两人一直在房中未出,苏青也有些担心,虽然他们都是结丹真人,但就是一般的双修也不能这么久啊!

    “不如。我们去暗房那里看看?”苏青小声提义道。

    闻言,洛阳顿时面如染霞,他低声问“这,这合适吗?我们一起进去?”

    “那我悄悄打开暗门,你自已去吧,我一个女弟子确实不太方便”苏青从善如流的说。

    见她这么说,洛阳也只得同意。

    “北原师兄!你怎么了?!”随着洛阳一声惊哦,苏青立刻奔入暗房。

    只见洛阳正在焦急按着昏迷不醒北原真人的人中,旁边的越中山却是旁若无人般,依然跟两三个美人亲热。

    见苏青进冲进来,洛阳将手一挥,一副巨大的屏风出将不着寸缕的越中山隔起来,而北原真人则早已锦袍上身。

    两人顾不上管越中山,将北原真人带到暗房,苏青急忙拉起他的手腕为其把脉。

    看到苏青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洛阳不由担心的问道“北原师兄他可有大碍?”

    苏青未搭话,又拉起北原真人别一只手腕,凝神听脉许久,方才对洛阳说“师叔他体内焦阳外泻,经脉中有丝阴气,但却不致其昏迷。”

    洛阳疑惑的问“没有阴侵根本?”

    苏青点点头说“师叔乃是金丹真人,丹田自有金丹相护,一般阴邪之气根本难以侵蚀到根本,所以,这些对他来说只要稍稍调理些日子便能恢复,不过,若是发生筑基修士身上,怕是要伤及根本了。”

    “但为何会昏迷,怕是神识被迷,一时无法清醒!”苏青有些迟疑的说出自已的猜测。

    “神识被迷?!”洛阳难以置信的问道。

    苏青轻轻点点头说“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必毕竟北原师叔是结丹真人,一般不会被动昏迷,所以,我才推测他是神识入迷。

    接着,她朝越中山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问“越前辈怎么办?”

    洛阳面色一红,有些恼怒的说“哼,不管他,若不是他一味的怂恿,北原师兄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青拿出一颗清灵丹给北原真人服下说“那美人图毕竟是越真人的,说不定他自已明白其中一些法门,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先把他叫醒为妙。”

    洛阳迅速看她一眼说“也好,先悄悄带着北原师叔去你房间,我过去收拾那孽画。”

    苏青刚将北原真人安置到她的房间,洛阳便拖着半昏迷的越中山进来。

    “越真人,快醒醒!”苏青给越中山服下三颗清灵丹后,见他半闭着的眼睛好像要睁开,于是,便附在他听边轻唤。

    “啊!丽娘,你别走,听我说——”越中山突然大叫出声,随之一股属于结丹后期修士的巨大灵力,朝苏青二人袭来。

    “苏青,小心!”随着洛阳一声惊呼,苏青突然自房间飞了出去,他飞身上前欲拉住她,却被那股巨大的力量甩出去。

    慌忙之下,他立刻激发师尊给他的护体灵符,将苏青跟他一起护住。

    尽管如此,两人依然被巨大的灵力直接打到北海之中。

    苏青只觉得一股庞然无匹的力量突然向她冲过来,同时伴随着让人根本无法抗拒的威压!

    待她回过神时,发觉自已被洛阳紧紧搂住,虽落在海中,半片衣衫未湿。

    苏青很自然的从洛阳怀里挣出来感激的说“若不洛阳师兄及时出手相助,我怕是要伤及根本了。”

    说完,便准备跃上流云盏,却发现洛阳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直未动。

    同时,那道护身灵符形成的灵力罩虽然在减弱,但依然将两人牢牢护于其中。

    “洛阳师兄?”苏青试着叫他一声。

    “啊,苏青,你没事吧?刚才我是情急之下才——”洛阳有些语无伦次的想解释什么。

    苏青有些不解的打断他说“刚才若不你出手相救,结丹后期真人的灵力,足够要我的小命了,仅仅掉到海里算什么?你看,我们不是被灵气所护,又未湿身。”

    洛阳看着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面色发红的低下头,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失落之意,但同时,防护罩灵力溃散,苏青跃上流云盏。

    看着浑身湿透的洛阳,苏青惊讶的问“洛阳,你是不是也被那诡画给迷惑了心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