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变数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变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御言真是太狂妄!清华,明天,我们也全力发动流云盏,一定要超过东皇门!”北原真人回来之后,生气的对苏青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自那次因美人图神识受损之后,北原真人一有什么重要事情,在叫洛阳的同时,也支会苏青一声。

    这不,他刚自天玄宗的灵舟上会晤归来,便招来苏青两人到房间商仪事情。

    “北原师兄,你是糊涂了不是?竟然跟御言一般见识?若是这样的话,今天被人逼着吐出秘法可就是你了!”洛阳冷冷看他一眼,不愉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北原真人自知有些失言,他看了苏青一眼,只见她依然神色恭敬,心情不由舒展了些“清华,你说,东皇门如此嚣张妄为,我们是不是该收拾他们一番?”

    自云台之争后,北原真人一提到东皇门,心底满满的都是恶感,御言真人一有些出格之行在他眼里那就是要逆天。

    “北原师叔,你是说东皇门不愿降速跟大伙一起前行?宁愿先行一步在前方等待?”苏青感觉有些不可思义。

    这东皇门未免也太爱出风头了吧!可这样肯定会招致诸多不满。

    听她这么一问,北原真人火气上涌“还不止如此!御言那家伙在大家全部放慢速度破冰而行时,他竟然加速前进!清华,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炫耀来着?”

    洛阳冷笑一声说“经过云台一战,你还没看清明白吗?东皇门现在总想着上位,怎么会放过一丝耀武扬威的机会?再说了,御言那个人不就一直争胜好强?”

    苏青却感觉这事好像有点蹊跷,若真的是法宝无法减速也能说的过去,可是,在大家都举步唯艰之时,加速前行之举,就有些过了。

    好像深怕别人超过他们似的!

    想到这里,苏青突然心头一震。脱口问道“北原师叔,是不是自玄冰封海之后,东皇门就一直呆在船阶最前方?”

    只她这么问,洛阳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他记得东皇门最近好一直都在领着整个船阶前行。

    北原真人重重的哼声说“岂止是冰封之后啊!他们老早就跑到最前头去炫耀了!”

    “那么,这么久以来,整个船队不都跟着东皇门的人走?”洛阳疑惑的出声问道。

    因为海上仙山每次出现的位置不同,所以,这次出海。根本没有路线,只是凭着感觉前行,近些天来,苏青一直感觉,船队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

    她看了仍然义愤不已的北原真人,语出惊人“师叔,你总感觉,我们这些天,一直都在原地绕,根本未向仙山进前一丝。”

    北原真人眉头紧皱。随即恍然“清华,你是说是东皇门故意带着我们兜圈子?哈哈,御言,好毒的心思!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讨个说法!”

    说着,就要起身出去,被洛阳一把拦住说“师兄,你能不能冷静下?苏青也只有这个猜测而已,如今无凭无据的,你怎么去找人家?再说了。难道东皇门的人就不想早点寻到仙山?”

    他的一番话让北原真人泻了气势,颓然坐在玉座问“那怎么办?反正,我是不想再被东皇门牵着鼻子走了!”

    “这也不算什么难事,不如师叔您去跟天玄宗的碧桐真人商量下。先定出一个行船路线,之后,大家都按照既定之路前进不就可以了?”苏青笑着建议道。

    “好主意!清华果然聪慧!好,我这就去找碧桐去办此事,看看东皇门到底是不是心怀叵测!”话还未落音,他便消失在房中。

    “苏青。你真觉得是东皇门故意阻挠我们靠近仙山吗?”洛阳疑惑的看着苏青问。

    苏青回头冲他淡然一笑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作不得真。”

    洛阳上前一步,跟她一起从北原真人的房间出来“我想不明白,东皇门这么做到底于他们有何益处?难道,他们总不想到寻到仙山?”

    苏青呵了一口气说“对于这点,我也很好奇啊!不知他们怎么想的,也许,只是想炫耀下自家法宝罢了。”

    “好了,这些事情,众位真人自有定论,你看,又下起大雪了。不如支个火锅吃?”苏青笑着提议道。

    “好,我来给你打下手!”闻言,洛阳不由搓了搓手有些兴奋的说。

    近些天以来,苏青一直闷在房间炼丹,他也不好前去打扰他,因为仙山久行不至,他心里也总有些不安。

    难得,苏青有这个雅兴,他自然十分支持,也算是放松一下。

    两人来到船尾亭中,见正好有两位师兄在,便邀请他们一起过来涮火锅吃。

    底汤还未熬成,陆陆续续有人闻香而来,不仅有本师兄,还有在海上跟他们相距不远的玉隐宗,及天玄宗的人。

    这三个宗门因云台之争惺惺相惜,又因行船较近,所以,一直互有往来。

    苏青做得一手美食之名,也随之传扬出去。她又好客,手里食材也丰富,一开始这些人还很吃惊她怎么会带这么多吃食。

    后来,自洛阳口中得知她手里有个小小的掌上田园之后,便释然一般的掌上田园对筑基修士而言,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而且,据说其炼制之法早已失传于世。

    也只有丹师会对此有些青睐,但一般丹师现在自筑基之后,也不愿亲手打理灵草生长,所以,对于苏青手上的掌上田园,大家也只是好奇看眼而已。

    不过,里面出产的食蔬倒是鲜灵得很。

    人多自然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见洛阳都在忙活,其它人也不好闲着,大家一起动手倒很快就吃到嘴里了。

    吃到经过自已旁动的食物,自然更回香甜可口。

    因为人多,那个小亭子早已呆不下,大家就在大雪纷飞之中吃喝畅谈,好不惬意,一时之间都忘却了因仙山不至之忧。

    苏青再次看了眼众人,依然没有梅仙子的身影。这让她本来轻松的心头添上一抹忧色。

    “清华,快过来坐!你忙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热呼菜呢!”坐在亭中的那位灵符峰的师姐,见她立在雪地中发愣,起身招乎她过来。

    忙活半个多时辰的苏青确实感到腹中有些空。如善如流的来到亭中石桌前坐下。

    一片鲜嫩爽滑的灵鹿入腹,一股暖融融的热气自胃里散开,全身都热呼呼的,十分舒服。

    苏青又吃了些灵蔬,才发现大家都看着她。也不下箸,不由招呼道“你们也一起吃啊!”

    话声未落,只觉得头顶好像有块乌云一般,她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颗巨大的牙齿正悬在她头顶!

    原来,是她所烹制佳肴的香味竟然引来了巨型海怪!

    随着灵草峰那位师姐的一声尖叫,众人面前的美食一扫而空,接着,数位结丹真人联袂而至!

    “清华,你可有伤到?”最先赶到的北原真人。一把推开护在苏青身边的洛阳,关心的问道。

    苏青愣怔了片刻方才呼了口气说“没事,多放师叔关心,它只是抢走了我们的食物罢了!”

    诸位筑基弟子见数位结丹面辈出面,便满怀着未尽之意悄然散去。

    “苏青,你真的没事儿吗?”待北原真人离开之后,洛阳看着脸色苍的苏青问道。

    她深吸了口气,将心里的恐惧之意深深的压下去说“刚才只吓到了而已,那大妖至少也得有六阶吧?”

    刚才,她感觉到一丝堪比结丹真人的威压传来。感觉自已在这力量之下,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洛阳看着她说“至少有六阶,也不会引动数位结丹真人前出来!”

    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若非那大妖更加看重美食,可能等师门前辈赶来之时。他们这些人早已葬身妖腹了。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眼苏青,想起当年两人真被巨鲲吞入腹中,但还是被他们死里逃生,不由欣慰的看了眼苏青。

    而苏青此时心里却余悸难消,她总觉得那大妖消失之前。有道极丝微的神识扫她一下。

    现在想想还心里发毛。

    经此一事之后,不但各宗门都加固了防御阵法,而且,碧桐真人还借此机会提议所有的灵舟共进退,以相互照应。

    御言真人本来不同意,但碧梧真人态度强硬的表示,东皇门可以先行,但后面的船队会按自已既定的路线走,而且,若东皇门被海妖袭击,他们也不会相救。

    若真是这样,等于被整个船队所抛弃,御言真思虑三再,决定还是放缓速度跟大家一起走。

    “师叔,我们有法宝在手,还怕那海妖作什么?”吕秋儿一脸嗔怪之意的看着御言真人。

    “秋儿,你不知道,我们之前的所为,已经为其它各宗门所不喜,若是再一意孤行,必然会为他们所弃!”御言真人语重心长的说。

    吕秋不以为然的说“我们东皇门自已也能寻到仙山,又何必依靠他们呢?有师叔您在,还怕那些海妖不成?”

    但不管吕秋儿怎么磨,甚至搬出她的师父,也就是御言真人一直心之所系的静仪真人来,他仍然不为所动“秋儿,你师兄一定不会怪我的,她虽欣赏勇往直前之人,但也晓得审时度势的重要性。”

    这大妖来得真不是时候!吕秋儿在心里腹诽。

    “陆师兄?”回到房间之后,才发现陆培不在房间,她眉头皱了下,然后,抬起手轻轻捻了捻手指,一丝若有似无的黑气如线一般飞向外面。

    此时,陆培正十分激动的看着苏青说“没想你,你们在这里啊!”

    他看到洛阳也走向这里,随即改口。

    谁知,苏青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一言不发,洛阳则冷冷的说“玉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这里走走?”

    本来,在这里遇见两人,陆培心里十分高兴,可见他们这般态度,不由有些生气。

    但他深知苏青为人宽和又深明大义,不会无故这般冷落他,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便奈着性子陪笑道“我也是今日偶然听人说起苏青,方才猜测你们也在——”

    苏青打断他的话说“陆师兄,不止我们在,梅仙子她也在,你若是有空,呃,算了!”

    她本想让陆培去见梅仙子一面,以解其心结,但明知他心系吕秋儿,见了岂不是更让梅岭伤心?

    听她提到梅仙子,陆培面上闪过一丝愧色,这么多年来,虽然他曾数次当面对梅仙子表示歉意,但却从未曾感激过她。

    特别是自筑基之后,也未曾想过去找她真真正正的道一声谢。

    当初,若不是她一心寻他,又带他找到苏青安置下来,他可能不入再入道,纵然为师尊所垂怜,但那样的话,以他孤傲的个性,若没有苏青相赠的筑基丹,可能此生再无机会筑基。

    “梅仙子,她,在天玄宗的灵舟之上么?”良久,陆培终于试着开口问道。

    苏青叹了口气说“是啊,听说她现在闭关不见人,不如以后我帮他约她出来?”

    想到当年他曾让梅仙子颜面扫地,以至于整个天玄宗弟子,都对陆陪恨之入骨,苏青也不敢让他前去。

    闻言,陆部松了口气说“我已出来不短时候,秋儿若是回去看不到——”

    “陆师兄,我们也很久未见面了,既然相遇,不如坐下来好好聊聊,喝一杯如何?”本来,苏青对他的去留无意,但一听他提及吕秋儿,便打断他的话,笑着请他进屋。

    见她眉开笑的邀请,陆培心里疙瘩瞬间散去,他也知道,苏青对于吕秋儿一向有看法。

    三人刚一坐下,苏青突然感到一丝阴冷之意在陆培身侧一闪即逝。

    而就在此时,陆培心里突感十分想念吕秋儿,恨不得立刻回到他身边,他正准备将酒杯放下辞行之即,只见苏青指着他腰间挂着的一块黑玉问“陆师兄,这个是什么法宝?”

    陆培面色一红,随即笑道“这个只是秋儿送我的小玩意儿,苏青,你若是喜欢便拿去吧!”

    说着作势要解下来给苏青。

    “那就多谢陆师兄了,我真的很喜欢这块黑玉!”苏青坦然的从他手将那块黑玉拿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