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九章 进入仙山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九章 进入仙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陆培本以为苏青只是说说而已,况且,他已说明这是吕秋儿所赠之物,没想到她仍然毫不客气的将那块黑玉拿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心里有点别扭,但是那股突如起来的,对吕秋儿强烈的思念之情却是淡了下去,他的心情又豁然开朗起来。

    苏青握着那块似乎有些蠢蠢欲动的黑玉,言不由衷的赞了几句,便将其悄然收入仙果园空间。

    对于吕秋儿的东西,她根本不敢随身带着,当初在云台山不过跟她说几句话,就被其以邪法困在山脚,连结丹真人都无所查。

    洛阳见状,目不精光一闪,心知苏青一定发现那黑玉有问题。于是,立刻举杯跟邀请陆培共饮。

    突然被两人盛情以待,陆培也十分激动,他也频频举杯,刚才相见时的不快也早已抛却九宵云外。

    虽然历尽艰难寻到吕秋儿,让他高兴不已。

    一开始时,两人几乎时时腻在一起,不是饮酒作乐,便共乘灵禽翱翔,过的十分快活惬意。

    不过,近日来,身为东皇门弟子的吕秋儿,时常要出去处理些宗门事务,每当此时,陆培就一个人独守空房。

    有时在房间闷的慌了,便到外面透透气,可是灵舟之上不时会遇高自已一阶至二阶的修士。

    可能是因他跟吕秋儿的关系,女修对他倒还算和气,但那些男修却总悄悄对他施加威压。

    陆培本来也是宗门的天之骄子,若不是修为被废,说不定此时已在冲击结丹了,如今却要在此看这些人的脸色。

    无奈,他虽心中愤愤,但也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今天他本在房中刻制阵盘,感觉外面有人靠近,以为是吕秋儿回来,立刻跑到门口去迎。结果,意外听到两名女修在谈大妖突袭浮云宗灵舟之事,当听到那大妖可未及伤人,却将一桌美食弄走时。

    陆培心下一喜能做出撼动大妖的美食。整个修真界,非苏青莫属!

    于是,他便兴冲冲的来到浮云宗的灵舟上寻苏青,不期然又遇到来找苏青的洛阳。

    不过,没想到可能因梅仙子的原因。两人对他态度实在不怎么友好,不过,相比在东皇门所遭的冷遇,看到苏青两人,他心里总算安定下来。

    目送陆培离开之后,洛阳看了眼天玄宗灵舟所在的方向说“苏青,玉林是不是被东皇门那女修以什么妖法迷住了?”

    苏青冷笑一声说“陆师兄,只是被自已的心魔所控罢了!呵,感情之事,本就很难说的清楚。”

    洛阳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块黑玉真的没问题?”

    苏青淡然一笑。摊开手,只那那块雕刻成双鱼状的黑色玉佩静静的在她手心中。

    “若真是这玉有问题,那么,现在它在我手里,陆师兄不还是回去找吕秋儿,而不是寻梅仙子,哪怕是道一声入谢?”

    洛阳疑惑不解的看着她,苏青轻笑道“我讨了陆师兄这个定情物,不过是要恶心下吕秋儿罢了!”

    她如今只是感觉这块黑玉有些不对,但具体怎么样。也未可知。

    所以,苏青不想说出来,让洛阳也一起徒增疑惑,更重要的还是。不管什么邪气的东西,只要进了仙果园空间。

    自有原娇跟青鸟收拾它。

    “陆师兄,你去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还以你生我气走了呢!”刚一回到东皇门的灵舟上,只见吕秋儿一脸娇嗔的迎上来。

    陆培一把搂住这位住在他心尖上的人儿,面带愧色的说“我刚出去走走。没想到遇到几个故交,就——”

    吕秋儿身子扭,从他怀子挣脱出来“是遇到苏青她们了吧?怎么不回来说我一声呢?”

    陆培见她一双盈盈妙目满含春水的看着自已,感觉心都要融化了,连连保证说“好,好,下次我们一起去拜访苏青。”

    听他这么说,吕秋儿反而叹了口气道“哎,想当年在桃源镇上时,我们也算是故交,可如今苏青跟梅翠花都当我是仇人一般!”

    “都是我错!当你受委屈了!”见心上人儿一脸伤神的模样,陆培觉得心都要碎了,立刻上前把她搂到怀里安慰。

    他心里明白,梅仙子对吕秋儿肯定不会有好感,至于苏青,可能也只是同情梅岭吧!

    其实,苏青之所以如此痛恨吕秋儿,主要还是因为她一直死缠着孙仪之故。

    “那块双鱼佩呢?”两人正在痴缠之时,吕秋儿突然出声问道。

    闻言,陆培心下一慌,心虚的回道“哦,没在身上了吗?可是掉到哪里去了,真对不住啊,秋儿!我实在太大意了。”

    吕秋儿一把推开他,满脸不悦的问“真的只是丢了吗?”

    陆培最见不得她生气,但却也不能说被苏青讨去,不然,吕秋儿估计更生气。于是,温言哄她只说是不小心掉落了。

    对于他说辞,吕秋儿虽然不尽信,但却也找不证据。

    因为,她确实感应不到那灵玉,难道真的落入北海,被什么大妖给吞了?

    此时,吕秋儿心里掂记着的那块玉佩正在苏青手里,她刚寻了机会进入仙果园,拿了这个双鱼佩问青鸟“知道这个是什么邪物吗?”

    青鸟瞄了眼那块玉佩说“就是寻常的黑灵玉啊!没什么特殊的。”

    说完,又开始埋头啄食朱果去了,苏青暗道难道是自已感觉有误?怎么会觉得这块玉佩非同寻常呢?

    不过,她也只纠结了一时而已,因为,三天之后,船队终于到靠近仙山了。

    “苏青,马上就要进入仙山了,我思来想去,还是过来跟你一起入山。”这天,陆培突然出现在苏青面前,神色落寞的说。

    “好,我正愁身边没有阵法大家呢!有陆师兄在身边。会安全很多啊!”苏青十分高兴的应道。

    她也不放心陆培一直跟吕秋儿一直,说不定被害了都不知道呢。

    听她这么一说,陆培心里又有些动摇,他本来是因无意间看到吕秋儿跟其它同门师兄走的很近。所以才会负气出来。

    但经苏青提他的阵法之能后,他又开始担心吕秋儿会不会遇到危险,若是他不在身边,定然少了层保障。

    想到这里,他急忙向苏青辞行“我想了想。还是跟秋儿一起吧,她刚进阶中筑,又不擅长阵法之术——”

    “陆师兄,我尊重你的去留,不过,这些高阶灵符给你防身之用吧!还有,这张青木符,你贴身放好了!”苏青郑重的将一沓灵符交给陆培。

    而那长青木符只是跟她手的另一张灵符遥相呼应,若是他遇到什么不测,自已也能前往救助。

    对于陆培。她也只能帮到这些了。

    很快,在各宗结丹长老的带领下,船队已停靠在仙山之岸。

    看着眼前巍峨的仙山,苏青不由舒了口气,为登上这座缥缈的仙山,大家已等候了半年之久。

    如今,玄冰封海,但仙山四周方圆周数十里仍然水波荡漾,温暖如春。

    “北原,当日多亏你提醒。不然,我们还在跟着东皇门绕圈子!”碧桐真人十分欣慰的看着眼前的仙山道。

    北原真人看了眼不远处,踌躇满志的御言真人冷笑道“真不知道御言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是啊。找到仙山之后,比谁都心急上去,可之前却一直带着大家乱转!”另一位知情的真人愤愤的说。

    虽然在海上看着仙山并不大,但来到近处一看这哪只是座山啊,简直就是一块大陆啊!

    当苏青随队登上仙山之陆之后,立时被其浓郁无比的灵气所陶醉。同时,也为其广博而惊叹。

    难怪,修真界几乎所有大宗门世家,能以如此和平的方式,派弟子前往分一杯羹,原来,这仙山之广,确实够大家都来吃一点的。

    不过,对于为何主要派筑基修士,而非结丹真人前往,苏青之前还有些疑惑,待入了仙山之后便明白了。

    原来,这座仙山中的众地方乃中古门派筑基弟子试练之地,结丹真人只有在其弟子临危之时,方能入内救人。

    如今,虽禁制之力减弱,但结丹真人入内之后,也很难有所发现。

    本来,这些弟子会先在自家宗门所划定的势力范围之内寻宝,但由于今年灵仙山之途耗时太久,如今仙山已有部分没入北海之中。

    而且,还以肉眼可见速度下坠。

    经一众结丹真人测算,众人只能在仙山呆十数天,所以,大家直接赶往仙山正中的那个巨大的神奇崖。

    此地位于仙山正中,终于云雾缭绕,不过,经风月浸染,里面生出无数天材地宝。以及,众多的妖兽。

    之前,进入一探路的结丹真人,无一因修为过高而被禁制所弹出,所以,苏青等人手里,只有一份十分简陋的入口路线图。

    很快,所有弟子均经山谷那道禁制,进入神奇谷。

    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灵田,一众弟子眼都红了这里竟然是一处灵草园!而且,灵田中的灵草最低也有千年份。

    其中,还有许多,他们根本闻所闻的灵草!

    当所有人争先恐后跳入灵田之时,苏青却沿着灵田边的小路信步向更里面行去。正准备跳入灵田的洛阳见状,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便听到身后有人争吵“这灵草明明是我看到的!”“什么你先看到?我先采下来的呢!”……

    接着,便是一言不合,双方打了起来。

    然后,各自所属宗门的弟子加入其中,混战起来。

    只有少数心思聪敏,利心较重的弟子,根本不管这些事,自顾狂采灵草。

    但却无一人愿意离开这里,只洛阳心疼不已的跟着苏青离开此地,他心里一直想不通,一向十分看重灵草的苏青,为何对这些珍贵无比的灵草视若不见?

    “苏青,你怎么不采那些灵草?”离开灵田之后,洛阳终于道出心中的疑惑。

    “洛阳师兄,你且再往前走几步,回头再看他们采的什么灵草?”苏青脚下不停,淡淡的说道。

    洛阳依然往前紧走几步,现一回头,只见一众修士毫无形像的扭打在一起,还有一些人在疯狂的拔地上的杂草!

    “是幻阵?!”洛阳惊讶的问道。

    苏青点点头,伏身采下一颗灵草道“应该是的,还好,你当时听我的话一起出来了,不然——”

    “你根本没根我说话呀!我看到你离开,自已跟着一起出来的。”洛阳不由自主的反驳道。

    刚一说完,才想起他们刚才所经的是幻阵,不由有些讪讪,苏青却不已为然的说“那应该就是幻阵之力了。”

    “苏青,你是怎么识破幻阵的?”洛阳不解的问道。

    苏青淡然一笑说“无他,其实,我也没看出阵法之踪,但却感觉不合理而已!哪有将这么珍贵的灵草园就开在入口处?”

    她没好意思说的是,既然入口处就有这么高阶的灵草,那里面岂不是有更加珍贵的?

    但一路走过之后,苏青发现灵田里的灵草一成不变,跟入口处一模一样,她不由心生疑窦一般灵田怎么会这般布局?

    苏青仔细观查之下,很快发现了不合理之处有很多品性相冲,不宜在一起的灵草被植在一处,而那些相伴相生却离的很远。

    再者,当她极力劝那些打起来的弟子时,总觉得对方好像根本听到她的声音似了,无奈只得自已离开。

    没想到洛阳倒是心领会神,跟她一起自幻阵中走了出来。

    苏青到现在才明白,那个幻阵的用意,应该是试练弟子的道心所用,看大家面对重宝时,有没有真正沉静下心来,仔细观察。

    也许在古修真界里大部分弟子能走出,但如今的修真界人心不稳,纵然修士也是唯利是图,根本看不透这般简单的幻阵。

    “洛阳,你是不是想着回去提醒同门一声?”苏青见洛阳满脸忧虑的看着浮云宗的弟子,又跟东皇门的人扭打在一起。

    洛阳叹了口气说“我纵然回去,也叫不醒他们的,只怕要自已领悟方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