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 血图之秘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三章 血图之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啊!

    早知道不跟那些个妖兽激战,等待阵法将他们一起传到朔月之门就好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苏青不由在心底哀叹。

    “看来此处禁制还留给前来的筑基修士一线生机!”洛阳看着那扇大开着古朴大门说。

    苏青也深以为然,他们相视一眼,并肩进入朔月之门。

    入门之后只觉得好似进入另一个世界一样,眼前环境大变。

    到处都是参天古树,就连地上生长的野草也足一人高,草叶基本上都有手掌宽。

    这是进入巨人界了吗?苏青不由在心底嘀咕。

    “好浓重的妖气!”在前面开路的洛阳忍不住叹道。

    原来,让人感觉有些怪怪的气息竟然是妖气啊,苏青突然想到少年时只在电视上听到这样的话。

    如今算是真正见识到所谓的妖气。

    他们越往前行,妖气就越重,奇怪的是这里连一只妖兽也没有,真是个奇特的地方。

    两人自进入朔月之门起,有种莫种的感觉,指引着他们往前去寻那些被传送至此的弟子。

    “苏青,快看,他们都在哪里!”洛阳指着前方一处山崖,激动的对苏青说道。

    在一处巨大的断崖前,吕秋儿带着几百名修士,围着一根擎天玉碑席地打坐。

    他们正准备上前,却被阵法阻挡在外。

    “他们在干什么?”苏青紧盯着吕秋儿,心里升起一丝不安之意。

    洛阳有些茫然的摇摇头说“会不会在解毒?”

    解毒?虽然听上去很合理,但苏青依然有些不解吕秋儿明明没有中毒啊,怎么看起来这些人都以她为中心,仔细看上去,放在心口前的手都在不断的变幻。

    难道,他们来到这里,根本不是阵法之力,而是,吕秋儿故意设的局?

    她心里刚一闪过这个念头。只听一听惨呼,只见吕秋儿被阵法抛出,十分狼狈的摔在他不远处。

    “洛阳?我这是在哪儿?啊,他们在做什么?”吕秋儿懵然无知的看着他们说。

    苏青狐疑的看着她“你不知道这是哪里?”

    吕秋儿眨了眨眼问“苏青。这是何处?我们怎么到这里了?那些妖兽呢?还有,他们都在干什么?”她指了指那些围着玉柱的人。

    苏青虽然心里有疑,但见她好像真的对这里一无所知一样,刚提起的心,倒是放下不少。

    她总觉得吕秋儿近些年来。行为越的诡异,令人猜不透。

    此事若不是她所为,仅是禁制之法,他们倒还有一丝生机。

    “这里就是朔月之门。”洛阳实在不耐被吕秋儿,以那般疑惑又粘腻的目光看着,脱口而出。

    “朔月之门?那么陆师兄他们有救了?”吕秋儿十分激动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陆培所在的方向跑去。

    结果,又被阵法击出老远。

    看来,只有中血灵之毒之人,才能进入阵法之中。不然。他们三人也不会被排除在处。

    “你们是怎么被传送到这里的?”见她心里还记挂着陆培,苏青才算有点和气的问吕秋儿。

    吕秋儿回过头茫然的打量着四周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当初我们被妖兽围困之时,我突然感沉眼前一黑,再睁开眼就是看到你们,还有他们在这里。”

    苏青认真打量她一眼,见她一身素白的衣衫,上面沾了不少草色,尘土,在袖口处也划破几道口子。

    一向梳得十分精致的发髻也凌乱不已。头上的只剩一支赤红晶玉簪,耷拉在蓬乱的发髻中。

    吕秋儿一向最重仪容,弄成这样而不自知,怕是真的只是禁制之力将他们带过来的。

    就在她思索的功夫。吕秋儿已消然施了除尘术,换过法衣,并飞快了绾起飞仙髻,旁若无人的将一件件首饰簪入堆云般的乌发之中。

    苏青再看向她时,又变回那个娇媚无比的美人儿,摇曳着身姿的向洛阳靠近“洛阳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洛阳根本没看她一眼,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苏青也乐得见她吃瘪,只立在一旁轻冷眼旁观,相比紫云的粘人之术,吕秋儿的做法要高明的多。

    但效果却是差的远,甚少紫云可以借着旧情以及同门之谊近身,而吕秋儿跟本近不了洛阳身边三步。

    说实话,洛阳对于她这种人本就心从底厌恶,所以,不管她作何媚态,他只会越加腻烦而已。

    吕秋儿见不管如何,洛阳都不理她,没法只得自已寻处地方远远的呆着。

    苏青跟洛阳则是边打探附近形势,边关注着被阵法所困住的众人。

    只见这些人的结印的手法越来越快,苏青心里那种隐隐的不安也越来越重。突然,被众人围在正中的玉碑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瞬间将众人笼罩在内。

    接着,苏青惊讶的发现,阵中之人如提线木偶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着慢慢走向玉碑,靠近之后,慢慢排成一个奇怪的阵法。

    “苏青,他们要做什么?”洛阳疑惑的望着阵中诸人的举动,不解的问道。

    他心里也有种隐然的不安之意。

    突然,眼前出现让他们十分惊讶的一幕:只见阵中之人高高举起右手,自食指指尖涌出一条血线,汇聚于其头顶之下。

    “血符?”苏青看着那些血线按照一定的规律在空间交集,不由脱口而出。

    “哇!那玉碑下是不是藏着什么天材地宝?莫不是哪个上古遗府的入口?”吕秋儿兴奋的说。

    “说不定镇压着什么凶兽呢!”苏青随口讽道。

    她话音未落,只听洛阳大叫“好重的妖息!不好!这里一定镇着大妖,苏青,不能让他们再祭献下去了!”

    苏青凝神一看,那空中的由众人之血聚成的古怪图案,已近成形。

    就在这时,只见洛阳祭出混无盘大叫“是破阵的祭献血符!苏青,我们冲进去制止们他,不然,一旦血符成。若说会有什么大妖出世,这些人会消尽精血而万!”

    说着,他已手持混元灵盘冲向阵法之中,只听吕秋大叫“洛阳师兄。不要进去啊,太危险了!”

    边叫,边扑上去欲死死抱住他的腿不放。

    就是在此时,只见苏青手臂上立着一只通身青色的小鸟,以一种诡异的步法冲入阵中!

    吕秋儿眼中闪过一极阴戾色!

    见苏青成功进入阵中。洛阳一脚将吕秋儿踢开,依其步少迅速闪身入阵。

    “你们动作快点,不然百祭血图一成,大家都活不成了!”青鸟在两人身边上下飞舞着都教他们破血图之术。

    “快,引丹田本源之力,苏青,取九颗至阳石结印!你,是阳男之身吧?快,以身为引立于至阳石之中!”随着青鸟的话,两人依言而行。

    吕秋儿立在阵外盯着他们两人一鸟。眼中的隐忧越来越重。

    “好!起!去冲击血图!快!”随着青鸟一声大叫,苏青跟洛阳两人以身为器,直冲向突中那血图之中。

    就在血图之符成形的最后一笔,被两人生生破掉,随着漫天血光闪起,苏青只觉得全身掉入血海之中。

    只听到青鸟一声大叫“苏青,你个死女人,竟然不是姹女之体!害死老子啦!”

    就在她即将被那血海淹没之时,只见闪着金光的洛阳,如天神一般。将她从血海之中拉出。

    随着一阵青光大盛,只见青鸟幻化出无数精芒将与血图相连的血线一一斩断!

    只听一声清脆的断裂之声,只见前面那巨大的玉碑裂开一道半人宽的巨缝,耗尽灵力的两人直直从空跌落。

    九颗如星般的至阳石。像是有灵性一般,全部飞回苏青怀中。

    于此同时,整个仙山突然开始快速下沉。

    周围怒浪滔天!正等在外面一众结丹真人也顾不得禁制之力,全部冲入那试练之地。

    自弟子入崖之后,除却刚进入之时,天玄宗的碧桐真人接到传讯进入一次之后。各宗门世家弟子再无一次音讯传出。

    一开始,这些结丹真人还以为后续之途比较顺利,结果,当收着着弟子魂牌发觉自家弟子陨落之后,试图进入查探,结果几次都被阵法所阻。

    之后,一众结丹修士无奈的发现,他们再也进不去阵中了。

    本来前往仙山的弟子均是各门精心选出的核心弟子,谁也不忍心让他们白白折在这里,但除了等待时机,更无他法。

    如今,仙山将沉没,无论如何也要把幸存的弟子救出。

    不过,这次入崖十分顺利,再无阵法相阻,一众长老寻着这些筑基修士的踪迹,一路寻至苏青等人与妖兽大战之处。

    “北原,这是你门中那位清华所用赤心剑所留下的剑气!”御剑阁的结丹真人仔细看了下四周道。

    北原真人则弯下腰仔细看着地上的脚印“他们往这边去了!”他指着地上的符末说“这应该也是清华的手笔,大家放心,清华一向仁厚,只要有她在,一定会跟洛阳一起护住其它人等的。”

    他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自从那个各门陨落弟子无数森林出来之后,见过多处斗法之地,虽未发现陨命之人,但却只见苏青,洛阳两人出手的痕迹。

    而来到此地之后,更是连其他人的气息也不见。

    听北原这么一说,其他各门长老心里算是好受一点,他们沿着青木符飞行之时,所留下的痕迹,很快来到朔月之门。

    当看到形如干尸一般,生机将断的一众弟子之后,这些结丹真人顿时心痛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洛阳,你来说说。”心急的碧桐真人睚眦欲裂的抓住洛阳的衣领质质问道。

    见状,北原真人十分气愤的上前扒开他的手说“你没看洛阳跟清华也身受重伤吗?”

    这厢,御言真人扶着脸色苍白的吕秋儿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吕秋儿看了苏青正要开口,只听北原真人恨恨的说“你们看,只有东皇门的这个女弟子毫发无伤,哼哼——”

    他未及说完,御言见一众结丹修士围拢上来纷纷质问吕秋儿。

    “众位前辈——快,海水要上来了!我们先离开这里!”苏青看着即将漫上来的海水,用尽力气喊道。

    经她一提醒,众人才发现海浪已在身边翻滚。

    当大家各门弟子安置好之后,大家都聚于流云盏之上,听苏青讲述这次历练的经过,她本打算瞒过青鸟之事,不料,吕秋儿却在旁叫破。

    苏青只得解释说,那是自已的一只灵宠,天生通灵,能擅阵法之术,不过经此一事,灵力尽失,正在休养。

    当年的云台之战,她给大家带来太多的惊喜,所以,对于她有只能,口吐人言的灵宠,倒不显有什么出格。

    “清华,你说,那玉碑下面可能镇着大妖?”北原真人皱着眉头问。

    苏青看了眼依然口不能言的洛阳说“是啊,我们刚进入朔月之门,洛阳师兄便查觉到这里妖气很重,而这些中了血灵之毒气师兄,被莫名传到这来结血图,一定不是阵法所为!”

    听他说完,碧桐真人点点头说“清华言之有理,此事一定有蹊跷。只是,那些弟子如今——”

    苏青轻咳了声说“他们只是精血损耗过多,那血灵之毒倒是已解。”

    听她这么说,大家都轻舒了口气,无形之中,对她的信任更多一层。

    “洛阳是怎么回事?为何不能言语?”待那些结丹真人各自散去之后,北原真人十分急切的问苏青。

    “他只是闭了五识而已!”说着,看了眼随之离开的吕秋儿一眼不屑的说“当初,我跟洛阳师兄费尽灵力破血图之符,皆身受伤,精神不济。”

    说到这里,她眼中的厌恶之色更重“东皇门那妖女却趁机欲对洛阳师兄施以邪术迷惑,为防被她所诱,他只得自封五识相抗。”

    北原真人不由摇摇头,顺手将洛阳封闭的五识打开。

    “北原师兄?!”洛阳睁开眼,惊讶的看北原真人问道。

    当初,他神识受创,精神极度虚弱,苏青则直接晕倒在地。结果,那东皇门的女修,不但不上前帮忙寻出路,还试图迷惑于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