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四章 救人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四章 救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无奈,他之只得封闭五识,并尽力释放威压震摄住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突然,流云盏一阵摇晃,接着,便是数位结丹真人腾空而起之灵,北原真人慌忙起身对他们说“你们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苏青,你怎么样,有没内伤?可危及根本?”洛阳十分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灵力抽尽,有些脱力罢了!”说着,她拿出一瓶极品聚灵丹,倒出三颗递给洛阳“这是极品聚灵丹,你也服下恢复下灵力吧!”

    洛阳接过来之后,她也服下三颗,之后,又拿出一个瓶五阶养元丹给他,以助其恢复神识之伤。

    随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苏青心里也越加不安,总觉得那朔月之门内那玉牌开裂,会引动大祸事发生。

    若真的如此,那么自已罪过可就大了。当初若是她不待那阵法发动,一查觉到不对,就放青鸟出来入阵,破坏那血图形成,也不会……

    她有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头,到底是自已不够果断,总保着一丝好的幻想,认为那法阵只是为一众修士去毒。

    结果,血灵之毒确实解了,但他们的性命也差点搭进去,而且,还不知将酿成什么样的祸事。

    “苏青,莫要自责,不管怎么样,我们尽全力了!必竟,不能看着那些师兄弟身中巨毒而不顾。”洛阳不知怎么时候停下静修安慰好说。

    听他这么说,苏青眉头舒展了些。

    他忧虑看了眼外面问苏青“是青鸟找到破阵之法的吗?”

    当年在遗府,他曾亲眼见识过青鸟破阵的能力,特别上古大阵,更显得得心应手。

    “是啊,我若是早点想到青鸟就好了!”提到青鸟,苏青又有些自责起来。

    其实,血图之符最终能破,还亏了青鸟,若不是它发力斩断血线。纵然苏青两人一时冲散血图,它依然还能重聚。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一个巨浪打来,几乎将流云盏掀翻。近着,只听外面一声惊呼,将着,浑向**的吕秋儿被丢进流云盏。

    “清华,你们两人安置好这些同阶弟子。关闭阵法,且莫出来!”随着北原真人的话,数百名形如干尸般的弟子被丢到流云盏上。

    因流云盏本为苏青所有,是以,她可以随意支配。

    不知情的吕秋儿刚爬起来,只见苏青随手一挥,她便置身于一个空着房间。

    苏青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将她远远弄走之后,立刻把梅仙子跟陆培两寻出来,安置到她所居之处。亲自照料。

    至于其他人,则丢给洛阳处理。

    洛阳按各宗门,世家之分将这些人一一安置到空着的房中,之后,便去苏青房间寻她。

    来到苏青房间之后,见她将玉林跟梅岭两人并排放在一张床上,不由失笑“你这算是替梅道友讨个公道?”

    苏青叹了口气说“这只是权宜之计,这房里东西太杂乱,也只有这张床上地方大些。”

    洛阳将身子窝在软塌上笑问“那个东皇门的女修,不会再跑出来了吧?”

    苏青轻笑一声说“甚少目前不会。在流云盏上,可得听我的。”

    “怎么,你想见见她?”苏青难得捉狭的问。

    洛阳连连摆手说“不放她出来就对了,那个女人心术不正。”

    “你说。那血图之事,会不会也有她参于?”苏青看着洛阳问。

    洛阳沉思了会说“以她的行径来说,倒真有些像,但我觉得,她却没这么大的能力推动这件事情。”

    苏青仔细想了想倒也是,就吕秋儿那点法力。若没有陆培以命相护,早就陨身在血灵森林了。

    这样一想便把此事丢开,专心替梅仙子二人配起补血养元的灵药。

    洛阳窝在软绵绵的矮塌上,喝着灵茶,静静的注视着苏青有条不紊的将一味味灵药丢入药罐中,闻着浓郁的药香味,一时竟忘了身在何处。只觉得心里十分安定,平实。

    甚至,一时忽略外惊天动地的斗法。

    此时,在他眼里只有苏青以及那暖暖的药香,他的心里,唯愿此时永恒。

    “洛阳师兄,劳驾,把这些生血补元的灵药,给他们服下吧!”一声轻唤,拉回洛阳的思绪,只见苏青笑着端着药罐给他。

    洛阳应下,当他拿着药罐出来之后,才想起有几百人要灌药呢!想想他都要丢下不管,但想起是苏青苦心熬制的灵药,又咬着牙迈进第一间房。

    洛阳走后,苏青小心将玉碗中的灵药,分别给陆培梅仙子两个灌下。

    之后,她如虚脱般,倒在床边那条软墩上,连手指都不想再动,本来,在为破血图之术,她已耗尽灵力,之后,都是强打精神做这些。

    当洛阳强忍着不耐一个个的给这些人灌下灵药来到苏青房间后,看到她因累极而缩在床前睡着,不由心疼不已。

    他附下身将苏青抱起来,闪身进入自已的随身空间。

    洛阳轻轻的把苏青放在那张十分精致柔软的长塌上,他轻轻将她散落在脸上的秀发扶到耳后。

    之后,他感到精神有些不济,又服下三颗上品养元丹,一颗极品聚灵力丹,开始坐在塌前打座修练。

    在波涛汹涌的北海之上,因激战而碎成沫的玄冰,随着惊天法术漫天飞舞。

    数十位结丹真人联手跟一群高阶海妖戗战,激战之中,除了流云盏之外,其他各宗门世家的灵舟皆被灵力波动震碎。

    “碧桐,小心身后!”随着北原真人一声大喝,只见碧桐身后突然发现一阵海啸,一个惊天漩涡出现,随着一阵红光闪动,巨大无比的妖气自海底冲出。

    跟众人缠斗的大妖顿时消失无影,一众结丹真人联手本欲躲开,结果,一个时空之门突然出现在这红光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绝对不能让它开通!”碧桐真人大喝一声,纵身跃入那红光之中。

    北原真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以引暴金丹,在那时空之门分离出之前炸为灵力碎片!一片残魂带着碧桐真人一片丹心你们快回去。传于各宗,北海妖兽之门即将开启!

    北海妖兽之门!怪不得碧桐真君宁愿自暴金丹也要阻其出现世,正在众人为碧桐的大义凛然默然致敬之时。

    远在数十万里之外的东南大陆腹地的万兽林,突然打破以往的平静。数十万低阶妖兽在上千只五阶妖兽带领之下,冲破五大宗门隔离大阵,如洪水般流入世俗之中。

    不到两个时辰,距离黑森林最近的一个小仙家族,全部葬身妖兽之腹。

    同一时间。已休战数年的原国,突然对齐离鲁三国联军发动攻击。

    而未参战的数十几个国家,各地不同程度暴发大规模的黑疯病!明明好好的人,突然间陷入魔症,变得力大无比,疯狂的杀人放火,极尽所能的破坏!

    一时之间,整个东南大陆陷入一片紧张混乱之中,世俗凡人以越来越重的祭献屡扣山门求救,而修真界各大宗门修仙世家。则忙着组织人抗击妖兽,根本没精力去管世俗之事。

    当然,这些时事情对远在北海的人根本不知,本来波涛汹涌的北海暂时平静下来,因为碧桐的陨身,大家都沉默不已。

    “洛阳,清华!”北原真人领着一众结丹真人一回到流云盏上,发现苏青两不见,不由慌张不已。

    其他各长老也各自去寻自家弟子,当看到因用了灵药。脸色缓过来不少的弟子时,均舒了一口气,同时,也为北原感到惋惜。

    洛阳自不必说。就是那个貌不惊人的清华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这两人还都十分年轻,极有可能结成金丹。

    若是这么不明不白的妖兽所害,真的让人心痛啊!

    “北原兄,莫太着急,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你不是就这流云盏就是清华的法宝吗?别人都没事,至少她不会出事吧?”一向寡言的御剑阁的结丹真人也不由劝道。

    北原真人无比痛心的说“我就怕这两个人逞能跑出来——”

    “北原师兄,诸位前辈,你们回来了?”洛阳突然出现众人面前。

    见他出来,北原真人冲上去抓住他的肩膀问“清华呢?她在哪里?”

    “她灵力透支,在我的随身洞府里休息!”洛阳轻轻推开他的手,皱了皱眉头说。

    北原真人呼了口气连连说“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而其他结丹真人都被洛阳口中的随身洞府所吸引真不愧是元婴门下弟子,区区筑基后期,就被赐随身洞府这种传说中的法宝。

    可以说,现今修真界中,纵然是结丹修士里也没有这等法宝,更别提筑基修士了。

    倒是根本没人在意,为何洛阳为带苏青去他的随身空间去休养。

    也许,在这些人眼中,洛阳跟紫云才更像是未来的道侣,至于苏青这样,只有能力出众,既没有显赫的出身,又无惊世之容的女修,根本不会有人与之结侣的吧。

    苏青醒来之后,看着眼前的摆设,有着一瞬间的恍惚,还以为回到云中涧那洞府了呢,那个高几,沙发,连插花的玉瓶都跟上房的一模一样。

    “苏青,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她刚一动,洛阳便出现在面前,满脸关心的问道。

    她心里一暧,感激的说“多谢关心,我好多了!北原师叔他们回来了吗?”

    洛阳见她气色还好,就点点头说“恩,那些妖兽被打退了,不过,碧桐真人为阻止妖兽之门现世,与之同归于进了。”

    “碧桐真人陨身了?什么妖兽之门?”她一时间还接爱不了,一个结丹后期真人,就这么突然陨身。

    洛阳叹了口气说“关于北海妖兽之门,我也不太清楚,是听北原师兄接及一两句,你随我一起去见见他吧,北原师兄一直记挂着你呢。”

    闻言,苏青立刻起身,随便整理下衣衫,便随他一起出去。

    洛阳突然想起那位令讨厌的东皇门女修,只要有一丝时间,就会打扮的花枝招展,到处勾人。

    而他几乎从未见过苏青用心打扮过,突然间,心里有些期待,她盛装的模样,是如何动人。

    但就是这样扑质无华的女子,给了他最为珍贵的宁静,平和,也只有在苏青面前,他才可以卸下所有的骄傲,做真正的自已。

    喜怒哀乐,一切随心。

    “清华,没受伤吧?”看到苏青进来,北原真人十分关心的问道。

    苏青忙施礼回道“多谢师叔关心,弟子已无碍!”

    北原真人高兴的说“那种好,我听洛阳说,这些失了精血的一众筑基弟子,也是你配制的灵药?”

    苏青点点道“弟子只是略尽绵薄之力。”

    见她更加谦虚,北原真人心里对她更加赞赏“玉阶这个老家伙,真是收了个好弟子,清华,依你之见,这些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苏青略一思索说“连续服用三日灵补血培元灵药,应该就能醒过来。”

    北原真人点点头说“你把灵药配好之后,分成十八份交给我就可以了,不必都替他们熬制。”

    苏青立刻拿出已配好的灵药,麻利的分好,交给北原真人。

    见她如此用心,早已将灵药配好带在身上,北原真人欣慰的拍拍她的肩膀说“我去把这些灵药分给那些老伙,你也下去好好修练吧!”

    三日之后,待这些失了精血的各门弟子醒来之后,诸位领队的结丹真人,还特意来谢过苏青。

    经此一事,苏青在修真界中,除了法力高强之外了,还多了一项仁心善手的美誉。

    见苏青逐渐为众人所认可,赞赏,洛阳心里也于有荣焉,十分高兴。

    当流云盏一路乘风破冰靠之时,却发现往日繁盛的海滩荒凉不少。

    一回到行宫,就见紫云从主殿后跑出来,直扑向洛阳。

    洛阳忙侧身躲开,北原真人皱了皱眉头说“你们小儿女情事,私下去诉,南夏人呢?”

    闻言,一向清高自持的紫云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竟是一声不吭的径直离开了,把北原真人气的不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