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八章 再见皮偶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八章 再见皮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说苏青出了宗门之后,直奔洛阳说的瘟疫最重的汉国而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汉国地处东南大陆最南边,三面环水,民富国强,但因于其它各国均以水相隔离,所以,大凡争战很少参于其中。

    这次原国发动的大战也未被波及,但却是瘟疫最严重之地,这让苏青有些不解。虽然说原国也有瘟疫暴发,那跟其连年争战死人过多有关。

    但汉国这个几乎跟外界隔离的国家,却是瘟疫重灾区,让苏青十分不解。

    所以,她才决定先到汉国,查探清楚那瘟疫到底是何症状。

    可能因瘟疫横行之故,汉国城防特别严密,苏青以普通人的身份竟然无防进入其边城之中。

    无奈,她只得扮成游方郎中的模样,身着道袍,却背着一个大大的医箱。

    城防见是方外道士,又有医术在身的模样,还问都未问直接放她进城。

    这个名为沤水的地方,名为边城实则只是一处边防之地,进入之后,只见一片连绵的军营,方圆十数里以内并无百姓。

    看来,汉国虽不好战,但边关布防还是十分严密的。

    “这位道长,我们校将请您入帐一述!”苏青刚入城,便有一名兵甲跑过来。

    难道军中也有人患了瘟疫不成?苏青边想,边跟那小兵一起前往校将房。

    两人绕过校场,来到一排白色草房前,只见一位面色黧黑,年约四旬身着便服的男子立于外面。

    看到二人过来,那人书步上前眼神热切的对苏青说“道长还精通医术?果然道法无边,请随我到账中来!”

    对于他不伦不类又十分直接恭维,苏青只是笑笑,并未言语。

    那位校将看在眼里,不由对也更高看一眼,认为其能力一定非同一般。

    苏青跟着那校将进入一间白草房之后,只见他小心将门关上。不等苏青坐下便急匆匆的说“道长,您能不能为我卜一卦?”

    苏青抬眼瞟他一下问“你可是能遇到什么难言之隐?我观你精神疲累不堪,印堂发青,近来可是有何不一般之事发生?”

    “道长果然神机妙算!”那校将一听激动不已的说起困扰自已多日之事“我本来就王少将身边的贴身校蔚。手下人尊敬才叫我一声校将。”

    说到这里,他面上自然浮现一丝自豪之意“因为,王少将平日里不常理事,他年轻耐不得这边关的寂寞,总喜欢去沤城里玩。”

    “所以。平日里这沤水关的军务,大多由我处理。”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我本身是跟王老将军之人,后被他派到小将军身边做贴身校蔚。但事实上,一来到沤水,王小将军便将军务交于我,他则时常留连沤城不归。”

    原来那王少将军是个******靠着家族上位,却有点不思进取的二世祖。

    这位校蔚应该是他的贴身保彪,不过却被他丢到军营帮他干活。不过,看他所居之所。这白草房也只比普通兵帐强了一点,虽做着最重要的工作,也不怎么得那王少将的心。

    果然,这位校将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她的看法“近日边关平静,军务并不太多,我准备跟在少将身边护他安全,结果,他却十分生气,不准我近身跟着。”

    “因老将军之命,我不得不每日晨间趁着少将未起身之时。将军务处理完,然后,悄悄跟着他。”那校将满脸无奈的说“奈何少将每日都玩到后半夜,十天前的一晚。我实在熬不住就睡着了。”

    “结果醒来之后,却便寻不到少将的身影!但凡他常去的地方都没有.”说到这里,他脸上忧色更重“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来报,说少将他已回到军营,正要拉着将官。士兵进城看戏!”

    这个王少将也太不着调了吧!

    竟然拉着军队进城看戏,真是认人无法形容其荒唐之举。

    要知道,自古军队就是非常严肃的地方也只有现代,军古会有些文工团之类,在这个世界里,军中基本上女人都不能进的。

    当然,如今名满天下的女将军又另当别论。

    “还好,军中大部分将官还知晓军规,并没有立时跟着少将军一起胡闹,而是极力与他周旋。”校将有些欣慰的说。

    看来,这位虽级别不高,但却是有实权在握的人啊。

    “当我快马加鞭回到军营之时,已经有一部分将官准备领兵跟少将一起进城看戏。后这些人被我强行以军纪压下。少将一气之下,把我大骂一通,又乘车回沤城去了。”

    “你为何不派人在少将身边,非要亲自跟着他?”苏青有些狐疑的问。

    闻言,那校将无奈的说“老将军之所以派我前来,就是看中我一身武艺。说实话,之前我也派人去跟着少将,无奈,屡屡跟丢。”

    苏青看着他问“是不是王少将发生了什么事?”

    校将双一亮“道长神果然神通!当时少将负气走后,我一天忙着整治军纪,严令军中之人无令不得外出。直到天黑时,方才记起,当晚我虽熬不住睡着了,但也只合眼不到两刻钟而已。”

    “但后来军中将官告诉我,少将回来的时辰,就在我睡着那一刻!”校将满脸不可思义的看着苏青说。

    真是个心细如发的人,难怪那位王老将军会把他派出来辅佐其子。

    苏青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谁知,那校将接着说出一个让她也深感不可思义之事“我连续跟了少将五个晚上,每当子时左右,他都莫名失踪!但天色一亮,还会出现在军营之中。三天前的夜里,他失踪之后,到现在还没回来。道长,求您为他卜一卦,看看少将他到底去了哪里?”

    “少将失踪之事,想必事中无人知情吧?”苏青看了他一眼问。

    那校将郑重的点点头说“不瞒道长,这事怎么怎赶传出去?虽然少将不爱处理军务,但他必竟是这一方军队之首。”

    苏青抚了抚手里的拂尘说“我虽是方外之人。但也没有通神之能,若是你军务不忙的话,不如带我去沤城少将常去之所看看,是否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听他这么一说。那校将不由对他刮目相看,之前,他病极乱投医,也曾请了几位道士前来,都是先说一堆似是而非的话。

    然后卜算一通。得出个让人不明所以的结果,有指明方向的,但根本寻不着。

    为封锁住少将走失的消息,他将数位道士都关在将军府的密室之中。

    这次有人来报说,有一位道士入关,情急之下,校将才会将人请来。本来没报多大期望的,一见到这位看上去十分务实的道长,他的心莫名平定一些。

    就在他提出去沤城探查,而非拿出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占卜之时。这校将算是真从心底让可了她。

    苏青之所以说出去探查,因为她虽已入道,但所修以斗法,提乔实力为主,对于那些卜卦之术,也无所通。

    是以,她只能称修士,而非可通灵的道士。

    想到这里,那校将对苏青更加敬重,亲自带她一起来到沤城一处大戏园子里。

    “这里就是少爷最爱来的地方。”校将带着苏青径直来到那戏园之内。看来他也曾出入这里多次,以至于那些守门的小厮根本就不拦他们。

    “这是少将看戏时的包间,平时他一般都在这里看戏。”那校将熟练的打开一间半封闭的房间。

    这房间设计的十分精巧,正对着戏台之处只留一截雕花栏杆。坐在里面既可以跟外面隔开,又能十分清楚的看到舞台。

    房间内布转置的也十分精致,华美。

    镏金的案台,素银盘,看来,这位少将也是位爱享受的主儿。

    将房间仔细打量一番之后。只听外面一阵锣鼓之喧闹之声。接着,只见戏园涌进大量观众。

    不过几个呼吸间,一楼的戏台下便挤满了人,苏青不由感叹“这家戏园子,生意倒是好。”

    “是啊,自从去年来了一班皮偶戏之后,少将就迷上了这里,连青楼楚馆都不逛了,每日泡在这里等着那戏开场。”校将叹了口气说。

    皮偶戏?苏青心思一动,想到当初在一个小镇上所遇到那场诡异的皮偶戏,以及之后惊心动魄的一场大逃亡。

    如今再次听到这三个字,仍然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不如,校将陪我看一场皮偶戏,如何?”苏青神色淡然的问。

    “只要能寻到少将,莫说一场,十场也在所不辞!只是,那皮偶戏,只到月上中天时方才开始。”校将面露难色的说。

    月上中天?苏青心底更加疑惑,这皮偶戏是不是当初那台,若真是那样的话,以她如今的法力,怕是难以对付。

    当年她跟洛阳两人,还被那个以皮偶团为名的诡异剧团耍的团团转,最近还差点命丧其手。

    若是能再次遇到,她一定倍加小心!

    苏青跟台下的观众一样,怀着既忐忑又激动的心情,等着皮偶戏的开场,一时间把瘟疫之事也抛诸脑后。

    听了近一个时辰艰涩无比的地方戏之后,在月上西天之时,随着一台下观众如雷的欢呼声,所谓的皮偶戏开场了。

    第一眼看过去,苏青便是满眼的失望,这做工粗糙,形态僵硬。人物苍白无力的皮影戏,怎么能跟当初她跟洛阳看到的相比?

    但台下观众,包括她身边的校将都看十分入迷。

    不过,既然来了,又等到现在,就看看这皮偶戏到底有何玄机,竟让一方少将放弃青楼楚馆之趣,等一天也要看一场?

    开戏之后,苏青先是认真打量着台下的观众,只见他们一开始只是得偿所愿的满足,看着看着渐入佳境之后,随着戏台上情节时而揪心,时而欢喜。

    虽比看上一场大戏时更投入一些,不过,相比而言,皮偶戏也确这比那地方戏更生动些。

    见观众并未有异样,苏青才开始认真打量那些皮偶,这些皮偶一看就知以兽皮所制,不同于皮影是以纸影在入戏。

    皮偶则是以兽皮做成的人偶,如真人大小,真接穿上戏服入戏。

    它们动作虽不如真人那般灵活,但却能在操控者的支配之下,做出诸多,真人无法企及的动作。

    而且,它们的扮像相比真人而言,更加华丽漂亮。

    因为,此界戏剧并不发达,学戏之人都是男人,这一行也不收女子学戏。所以,皮偶所扮成的美人显得格别娇美动人。

    而皮偶戏一般也以武戏还美人团簇之戏最多。

    今日她看的这场是〈九美争夫〉讲的是九位美丽多才的女子,争一位俊俏书生的故事。

    当戏演到中热闹处时,九美齐出,不免产生争执,当那位着紫衣的女子,抻手推了那位身量最高,身穿绿衣的美人时,只见她反应十分敏捷的侧身躲开。

    苏青眼神一闪,感觉那位绿衣美人的动作,太过于迅速流畅,根本不像被人为操纵。

    接下来,她一直观注着这位绿衣美人,渐渐地发现她虽为浓装所掩,但仍能感觉到其眉眼间的灵动,以及一丝若有似无的英气。

    “校将,你看那位绿衣美人如何?”苏青问身边看的如痴如醉的校将。

    “啊?是第九美吗?看着倒于王少将有几分相似!之前,少将就十分喜欢这个皮偶!还说过要买下来呢!”校将不假思索的说。

    苏青眼神一闪“当真?这皮偶生的跟王少将相似?”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头升起。

    校将点点头说“是啊,王少将也最爱这部戏,所以,我也悄悄摸进来几次,只不过都是在隔壁间暗中保护他而已。”

    说到这里,他有些尴尬的走到包间东侧的那副美人图边,轻轻掀开那图画,接着,他惊呼一声,晕倒在地。

    苏青迅速在栏杆前设下障眼法,急忙上前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那副一人高的美人图后,一具干尸被嵌在墙上,那身形面容,赫然是眼前的那校将!

    苏青转眼再看地上的校将,只见他脸色紫涨,早已没了气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