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九章 父子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九章 父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心下一惊,立时以灵力探其内府,发现他生机早已断绝,只是肉身却并未腐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她抽出一缕一神识探查其魂魄之时,只见其三魂七魄俱全,但却十分恍然的缩在身体中仅留的一点先天真气之中。

    苏青以手上拂尘轻抚其身,口中轻唤“校将起身,归来!”

    随着她的话,地上这具本来了无生机的躯体,又慢慢活了过来。只是肢体僵硬许多,脸面看上去更加疲惫不堪。

    “你且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如何的死的?这副身子又从何而来?”苏青设了个结界,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只见那校将神色茫然的说“我没有死,那晚,我只是睡着了而已!道长,你说,我的身子怎么会在这里?”

    苏青揉了揉有些发涨懵的头问“你寄居的这个身子,根本不是你原本的身子,墙上的那个才是吧?”

    校将仔细看着墙上的干尸,目光呆滞的说“你说的对,那副身子才是我的!怪不得,我最近总觉得身子越来越不好使。”

    接着,他又看了眼自已的身子说“可这具身子怎么跟我的一模一样?”

    对于这个问题,苏青也十分疑惑,她想不通为什么杀了他之后,又给他弄了一副一模一样的身子干嘛。

    “你说,就是从那天在隔壁跟踪王少将时,感觉睡着了会儿——之后,是不是感觉身子有些不妥?”苏青认真的问道。

    到现在为止,校将虽然意识到了什么,但却依然不认为自已早已身死。

    “是啊,从那时候起,我感觉自已武功好像用不出来一样,而且,身子越来越疲惫,本来,我还以为是连日操劳所至。”说到这里,他突然低下头,怎么也不能面对,自已早已身亡之事。

    苏青叹了口气说“此事却是诡异非常,我们只有先寻到王少将,可能才有机会解开个中秘密。”

    “道长,您能找到少将吗?若真的寻到王少将,将军令符交给他,我就是死也无憾了!”校将激动的拉住苏青的袍袖说。

    苏青淡然一笑,看着即将落幕的皮偶戏说“很快,我们就能寻到那王少将了!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那校将跟着苏青悄悄离开包厢,来到戏院后台,传供皮偶戏休息的小院中。

    两人刚潜入到皮偶戏的换衣间,只听戏台之上一阵鸣锣落幕之声,随着一阵如雷动的掌声之后,眼前的门被打开。

    十数只皮偶在一位驼背老者的引领之下,鱼贯而入。

    只有那位身着绿衣的皮偶走在最后面,进房间之后,不像其它皮偶一般静立不动,她一屁股坐到装戏服的箱子上嚷着“哎,今天这场戏累死小爷了!”

    闻声,那校将几乎惊叫出声,被苏青眼明手快的禁了音。

    接着,只听一个十分妖娆的美人出现在门口“王将军,你真是将九儿演的了神入化啊!”

    那绿衣美人儿冷笑一声“那黑脸怪一日不死,我就无法真正执掌兵权。还叫什么将军!”说着,将头上的珠花一把扯下来丢到妆台之上。

    “王将军,话可不能这么说,十天前那晚,您可是看着他断气的,谁知道怎么又活过来了呢?那干尸还在您原来的包间里呢!”那妖娆美人一扭身子坐到那位依然化着浓妆的王将军身上“你不是也没兑现给我们的承诺?”

    王将军一把将她推开“那黑子还把持着军权,活的好好的,还想找我要什么承诺?”

    苏青感觉到手上一颗温热的东西,定神一看,原来是从校将眼中滴落的鲜血。

    见状,虽明知他已身死,苏青仍然忍不住为其感到悲哀他一心为王少将操碎了心,可惜却因手握着,他原本交给自已的军权而惨遭其毒手。

    想到这里,苏青觉得已忍无可忍,她将手一挥,本一开着门无风自关。

    一个禁制符将这间房里几人牢牢控制住。

    “是什么人?!”随着王少将一声尖叫,校将慢慢从一堆衣服后面现身。

    只见双目血泪成行,神色呆滞的看着王少将,嘴唇一直抖动不已,却说不出一句话。

    “啊!黑子,你倒低是人是鬼?怎么会从这里出来?”王少将色厉内荏的叫道。

    与于同时,那个身段面目比十分妖娆的女人冲苏青大叫“哪来的妖道,竟然管我云家班的闲事?活的不耐烦了吗?”

    苏青淡淡的瞄她一眼说“不过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妖兽,竟然也敢这么嚣张?”

    她话音一落,只见身后八个呆立不动的美人,还有那个驼背的老人,皆咻咻作声,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王少将惊讶万分的看着黑子带来的道士,仅轻轻一挥,那位娇美无比的红姑娘,哑巴驼背,还有八个皮偶美人全部化作各面目可恐的人皮兽。

    干涸的人皮被不知何物的东西撑着,实在恐怖至极!

    “仙道救我!”他立刻扑倒在苏青脚边。

    苏青收了这几只皮偶之后,从王少将口中得知,这里还有五个皮偶,一名神密的老板。

    于是,在他的带领下,很顺利的擒拿住另外五只皮偶,只是那个幕后之人化为一阵黑烟跑掉了。

    “仙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仍然顶着浓装女服的王少将,殷勤的跟在苏青身后问。

    苏青白他一眼说“你扶着校将,我们先回军营,至于戏园子这里,哼,立刻派人来查封了!”

    王少将立刻点头称是“仙道英明决断,好,就依您之言,我们先回军营,这个鬼戏园子太吓人了!本,呃,我一定派人来彻查!”

    苏青带着校将跟王少将两人,十分低调的出一沤城,直奔边关的将军府而去。

    刚一回到将军府,校将一面派人进城查封那戏园子,边便命人将之前关在密室的一众道长放出来,当面表示歉意,并每人偿百金以封其口。

    见他如此行事,苏青也十分赞赏,孰不知,这些道士,不过是沾了她光而已。

    不然,之后无论王少将能否找的回。他们都难逃被灭口之命。

    三人来到将军府内室,屏退下人之后,苏青方才开口问王少将“你为何混在皮偶戏子之中,置军队于不顾?”

    王少将有些害怕的看了眼脸色青黑的校将说“想必仙道你已经知道了,那些妖邪的东西杀了李校将,我亲眼看到他已身死,可是,”

    说到这里,他眼神瑟缩下,看了眼苏青又找回勇气“我回来后,却发现他还活的好好的,就很害怕,跑到那妖团里藏起来。它们骗我说在哪里校将找不到我。”

    苏青冷冷的看他一眼说“是你指示那些妖物杀李校将的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她问起这个,王少将愤愤然的说“哼,这里说起来我是少将,总管军队。可事实上那调军的令符却在他手里!”

    “少将,那令符是王将军亲手交给我,让我帮你撑管着的,我不知道你如此在意。”校将目光殷殷的看着王少将说。

    “哼!祖父他老人家根本就不是让我来掌军,实际上是给你这个私生子来撑管边军的!”王少将语出惊人。

    就连苏青也忍不住看了眼面色黧黑的校将,突然间觉得,他跟王少将生的有几分神似。

    难道,真的是一家人不成?

    若是这样,校将对王少将也算是叔伯对亲侄儿的一片情了吧?

    她本打算狠狠收拾王少将的一番心思,也只能付之东流了,说来说去,竟只是一场家务事。

    不过,王少将与妖物合谋害其至亲叔伯之事,真让人气愤难平。

    听他这么说,校将艰难的从喉间挤出一句话“源儿,我不但是你祖父的儿子,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苏青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王少将就灭亲之罪啊,呵,这种罪过,就让他自已背着吧!这个可恶又任性妄为的孩子!

    “不,这不可能,你骗我,你这个黑——怎么会是我父亲?我不相信!”王少将状若颠疯的大叫。

    校将闻言,凄惨一笑“是啊,当年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为了让你能明正言顺的入主王家,当年你刚一出生,被你祖父带走,我一丝怨言都没有,可怜那为生你而亡的娘,至死都没看到你一眼!”

    “不,这不是真的!我爹在京城,我娘是将军夫人——”说到这里,他嘎然而止。

    在王少将的记忆中,父亲虽然威严,但待他还算亲近,因只有一个独子,所以,一有时间都会亲自教他兵法武艺。

    但那位高贵端装的母亲,却很少正眼看过他。

    虽然大家都说是母亲不溺爱他,但他知道,娘对他是真的冷淡如冰,相反,对他三个姐妹都十分痛爱。

    以往,他总以为女儿多宠爱些是正常的,女人嘛,可能都爱女孩子。

    因为,在将军府里,不但母亲对他冷淡不已,连对姐妹十分亲切的祖母对他也十分不喜。

    原来,原来竟是为了他的身世!他根本不是王将军的亲子,只是一个私生子的儿子!一想到这个,他就痛不欲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从小到大,只有祖父对他对好,能来边关做少将,也是祖父力荐的结果。

    除了他,也只有李校蔚才会默默关心他吧,以前,他对祖父身边这个黑脸汉子也十分亲近的。

    从什么开始讨厌他了呢?

    他想起来,就从母亲当初的那句话那个人不过是你祖父的私生子,你跟他走那么近,还想当他儿子不成?

    原来,他的身世,母亲是知道的啊!

    可他身为将军府唯一的嫡出大公子,少将军,怎么会认一个私生子为父呢?

    “王少将,你父亲为了你可谓是用尽心思,你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与人勾结害他性命,真是天理难容!”苏青见他执意不认其父,不由怒从心生。

    “仙道,我错了,我不该任由他们谋害他的,请您降罪惩罚我吧!”王少将只觉得心痛欲绝,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自已的人生。

    其实,他本性并不坏,只是自小生活在那个冷漠的后院,最渴盼的父母亲情而不得,让他养成极为敏感自卑的性格。

    甚至为母亲的一句话,从而记恨亲生父亲多年,想想真是可笑又可怜。

    苏青淡淡的瞄他一眼说“你能伤害的只有至亲之人罢了,我不会惩罚你的,只要你救得父亲原惊,此事就算作罢吧!”

    看着神色极差,但却殷殷看着自已的生身之父,王少将扑倒在地,终于叫出心中那声‘父亲!’

    听他一声满含孺慕之情的‘父亲’,李校将黧黑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极欣慰的笑容,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符,步履艰难的走到王少将身边,亲自交到他手里。

    之后,竟是一句话也未留下,突然倒地。

    “仙道,您快看看,父亲他怎么了?!”王少将惊慌的拉住苏青的袖子叫道。

    苏青抽出袖子,轻轻替李校将合上眼说“你父亲他已魂归黄泉,你去将他的原身带去让他入土为安吧!”

    看着悲痛不已的王少将,苏青心里总算好过一点,不管怎么说,他能感觉到一片慈父之情也算人性未灭吧。

    苏青本打算就此离开,但是,一想到王少将曾深入过那个皮偶戏团,而且,那些奉命去抄戏园子的军士还未回。

    苏青总觉得这些皮偶团,跟之前那与洛阳遇到那个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惜的是,那些个皮偶,在得知无法逃脱之后。全部自暴身亡,苏青甚至没有来得及弄清楚它们的原身。

    还有那个逃走的神密老板,据王少将之所言。只有他曾偶然见过一面。

    虽然,她想尽快了解这些,但很显然,眼下并不是盘问的好时机。

    想到自已来汉国的目的,苏青心里又有些焦虑,她本是为瘟疫之事来,如今却被拌在这里。

    所幸,王少将并没有让她等的太久。

    因为,前往沤城抄查戏园子的军士已经回来,并带回已死去多日戏园掌柜的尸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